【2017五一】訴求自由轉換雇主 喘息要休假
蔡英文曾承諾給休息 移工問「結果呢?」

2017/04/30
苦勞網記者

移工的勞動節在五一的前一天率先動員集結,今天(4/30)下午從勞動部出發一路遊行到凱達格蘭大道,質問過去蔡英文曾經對「喘息服務」做出的口頭承諾至今卻沒有實現,移工抵達凱道後對著總統府高喊「結果呢?」並提出三項訴求:包含廢除私人仲介制度、讓移工自由轉換雇主、反對長照市場化,要求落實喘息服務,讓移工休假。

移工在蔡英文看板前舉牌「要轉換雇主」。(攝影:陳逸婷)

台灣移工聯盟表示,移工為來台工作,必須先給付仲介一筆8到15萬的仲介費用,移工進入的長照市場完全被仲介壟斷,使移工遭受長期非法剝削與暴力控制。此外,移工要在雇主同意下才能夠轉換雇主,強化了資方可以控制移工的權力,聯盟認為應該修改現行規定,讓移工自由轉換雇主,發生勞資爭議時就可以主動終止僱傭關係。

在長照產業市場化的部分,聯盟認為倚靠競爭來刺激服務的方式,長時間下來可能導致資方為減輕成本而降低勞工勞動條件,並使移工直接成為受害的一方,長期照護制度在市場化機制底下,將變成兩極化:好的照顧太貴用不起、排不到;品質差的則沒人用。因此,聯盟主張應回歸由政府提供長照責任的機制,限制長照市場化。而由於外籍看護工至今仍被排除在《勞基法》之外,聯盟指出,有超過一半以上的看護工「全年無休」,因為現行規定只有「沒有聘僱外籍移工的家庭」才能夠申請喘息服務,使得移工一旦休假就無照顧人力,也導致了移工休假權受影響,移工團體呼籲修改此項規定讓移工休假,並將看護工納入《勞基法》。

台灣從1992年開放引進移工起,移工一直處於勞雇關係不對等的惡劣勞動條件中,去年(2016)蔡英文曾發言表示「執政之後,於外籍勞工休假時,雇主可以使用政府長照資源與喘息服務;並且現行家務移工沒有法令保障,無法休假的問題,承諾優先立法保障家務勞工勞動權益。」但至今卻不見任何實質作為,移工的休假遙遙無期。

來參與遊行的菲籍移工May(化名)在菲律賓曾經是幼稚園教師,然而月薪只有5,000台幣因此決定出國打工,她接受採訪表示,今年已是她來台工作的第六年,滿前三年時因為舊法規定返回菲律賓一次,然後再來台,前後已經換了五次雇主,May回憶自己的換雇主經驗,一位雇主是因為時常到她休息的房間對她大聲講話、言語侮辱;另外有兩位雇主讓May照顧到去世,但是病人的家屬也對May百般刁難;還有一位僱主則是不讓May休假、伙食提供也相當隨便,May因為長期照顧阿公,自己的身體負荷不了住院兩週,出院後醫生交代一週後要回診,雇主竟拒絕讓May回診,使得May的病情更加惡化。

直到現在的雇主,May才終於獲得休假機會,雖然一個月也只可以休兩天,今天上街遊行就用掉了一個月當中的一天休假,剩下一天。不過,May強調雖然她自己有休假,她多數的移工朋友都還是沒有任何機會可以休假,因此,她希望移工可以自由轉換雇主,讓她遇到惡雇主的時候可以主動更換,此外,也希望更改喘息服務的規定,讓移工可以休假。

今天除移工團體之外,還有許多工會和民間團體都上街支持移工的訴求,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覃玉蓉提到,移工與女性是支撐臺灣照顧系統的重要勞動力來源,扮演台灣重要的經濟角色,呼籲政府不要讓長照變成圖利財團的市場機制,應該重新思考政府的資源配置與稅制分配,讓長照真正成為公共化的服務,否則不僅會剝削移工與女性照顧者的勞動力,也會連帶影響受照顧者的照顧品質,蕈玉蓉質疑:「前瞻計畫的8,800億政府規劃得毫不手軟,長照公共化,真的沒錢嗎?」

台灣同志諮詢熱顯也到場挺移工,並提到熱線在接同志諮詢電話時,曾經接到移工來電,表示自己是同志的身份卻不知道去哪裡交朋友,熱線認為移工也有同志,同志就是移工,應該支持移工爭取勞動的權益。

射飛機還不夠,移工把紙飛機直接塞在蔡英文看板上,表達憤怒。(攝影:陳逸婷)

移工拿著寫有「自由轉換雇主訴求」的紙飛機,射向「結果呢」的蔡英文看板。(攝影:陳逸婷)同志團體到場挺移工。(攝影:陳逸婷)身障團體也到場支持移工勞權。(攝影:陳逸婷)

境外生權益小組標語。(攝影:陳逸婷)新海瓦斯工會。(攝影:陳逸婷)遊行一景。(攝影:陳逸婷)「我們是勞工,不是奴隸。」(攝影:陳逸婷)(攝影:陳逸婷)遊行一景。(攝影:陳逸婷)

建議標籤: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