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改惡」方案明送審
工鬥提老年基本生活保障

2017/03/29
苦勞網特約記者

年金改革委員會將於明日(3/30)總結前面二十場會議,並提出「多繳、少領、延後退」的改革方向,被勞工團體稱為「勞保改惡」方案。今日(3/29)上午,勞工團體前往勞動部前提出「老年基本保障」的重要原則,對這套改惡草案抗議。

勞工團體今日前往勞動部,提出老年年金的「基本保障」原則,與蔡英文政府主導的改惡方案對抗。(攝影:張宗坤)

年金孤兒 老年貧窮問題堪憂

台灣的公共退休金制度多達十一種,分別對應到不同的職業別與勞動者,但各種制度之間的給付高低落差極大,有部分的人甚至僅能領取數千元的年金,遠低於低收入戶的「最低生活費」標準。

根據勞動部2017年1月的統計,勞工(勞保加勞退)、農民和漁民(農漁保)、無業者(國民年金)等三類非軍公教老年給付分別是17,518元、7,236元、3,781元。若以2017年全台的最低生活費11,448元為基準,僅有第一類的勞工能夠領取到高過這個數字的金額;更仔細的看,所有勞工當中,因為各種低薪與年資的綜合因素,有高達七成五的勞工只能領取兩萬元不到的老年給付。

勞工團體認為,不論任何職種、年資如何,邁入老年後的年金給付,應該補足至基本工資。這張圖上呈現的是2016年12月的統計數據。(取自2016工人鬥總統粉絲專頁)

根據政府預估,在所有的長照、居住等社會福利體系完全由商業保險或個人家庭負擔的前提下,維持老年經濟安全的最低數額是30,901元,上述三類老年給付,完全搆不到這個「經濟安全最低數額」的邊。搭上公共長照體系財源不明、人力不足的私有化困局之下,台灣「年金孤兒」的老年貧窮問題,令人堪憂。

預設「財務永續」為討論方向 改惡方案出籠

勞團今日所極力批判的,就是在「財務永續」的討論前提下所出籠的「勞保改惡」方案。工鬥成員陳姳臻表示,蔡英文政府在這波年金改革中,刻意將總體年金的討論鎖定在財務永續的方向:為了避免破產,要全民共體時艱。卻沒有看到那些年金弱勢者的處境。

勞團則提出與「財務永續」對立的討論方向,也就是所謂的「基本保障」。工鬥認為,老年年金應該拋棄「繳多領多,繳少領少」的「保險邏輯」,轉向用來「支應老年生活的基本保障」,在這個論述前提下,工鬥提出「任何一類的年金,只要老年年金領取的數額低於當年度的基本工資,政府應該補足至當年度的基本工資。」

工鬥成員郭冠均表示,上述這個「基本保障」的方案每年需要約4,600億元的經費,政府應該透過課徵「資本利得稅」的方式補足。他強調,在台灣低稅負率的環境下,增加對資本家的稅額負擔,是希望資本家對公共服務的年金保險,負起更大的責任。不過,對於工鬥的訴求,勞動部並未派人出面回應。

明日,年金改革草案將正式由行政院送入立法院進行審議。近半年來,包含婦女新知、工鬥等各團體紛紛提出「基本保障」原則,並衍伸出「無條件給予的基礎年金」、「補足至基本工資」等各類不同的訴求,至於年改最終定案如何,最快將在今年上半年揭曉。

因為勞動部未派人出面回應,勞團立刻站上與警察對峙的的一線。(攝影:張宗坤)

勞團將斗大的訴求黏貼在勞動部的鐵門上。(攝影:張宗坤)

建議標籤: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