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後稿】凱道談轉型正義:「 蔡英文!你不是局外人!」

2017/03/19
資料來源: 

原轉小教室:蔡英文明日在原轉會需明確表態,實踐去年道歉所作的承諾

凱道抗爭的原轉小教室,目前已經邁入第25天,將近一個月了,這段時間蔡英文總統卻不聞不問,當初曾說過的:「妳想見我,妳就隨時來見我。」淪為空談,明天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原轉會)將開會,事前已有十多名委員提案要求撤回現有傳統領域劃設辦法,並以部落土地部落來劃為原則制定新的法規。

我們嚴正要求:明日(3月20日)蔡英文不得繼續閃躲,必須要對傳統領域爭議表態。蔡英文必須實踐去年道歉的承諾,還給部落真正的傳統領域與依原基法本來就賦予的知情同意權,而不適任的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也必須為其出賣原住民族的基本權益道歉、下台謝罪。

馬躍・比吼:張景森以日本殖民的思想去解釋傳統領域,加深原漢衝突

馬躍・比吼指出,現在的民進黨政府僅用一張紙,就要將傳統領域土地一百萬公頃的歷史排除,1895年日本殖民政府說原住民的歷史只有口傳、因此剝奪走原住民族的土地,而這次政務委員張景森完全是以日本殖民的思想去解釋傳統領域,代表原住民族在政府體制內的原民會,卻解釋模糊反而加深原漢衝突。

胡德夫:退一步就沒有路了

特地親臨現場的胡德夫老師說:「原住民說:『生命就是土地,土地就是生命。』我今天滿頭白髮出來、帶著我們原住民族青年們,告訴他們:『我們退一步就沒有路了。』」

原住民族青年代表Savungaz表示,原本十二位原轉會的委員共同提案討論的傳統領域爭議,卻開始接到來自政府機關的壓力,已經有人不敵壓力撤銷提案,反問這樣可以稱為對話嗎? 擁有強大媒體話語權的中華民國政府,卻以政治優勢批評在凱道抗爭的族人不願溝通,非常可惡。原住民青年要求政府停止建立衝突,將討論回歸到傳統領域並盡速規回原住民族權益。

施正鋒:國外先例可供參考,口述歷史應具法律效力

施正鋒老師則強調兩個部分,第一是原民會跟行政院故意曲解原基法第21條對於土地的適用範圍、公然限縮國會通過的原基法本意。第二,撩撥原漢之間的衝突情感,也再次對張景森的惡意扭曲發言作出批判,表示傳統領域從來沒有要拿走任何人的土地。此外,國外也有許多先例可做參考,例如1997年加拿大的「德爾加目庫案」聯邦最高法院的判例指出,必須尊重原住民族的口述史。和解必須真實面對歷史,政府現在是除了搶奪土地之外,連原住民族的文化記憶都企圖剝奪。

徐偉群:蔡英文若正視法律,便不該讓張景森等人扭曲詮釋、挑起對立

徐偉群教授表示,晚於原住民族來到台灣的現代國家體制,與被掠奪的原住民族間的紛爭若真要和解,就必須要將原住民族視為對等平行的方式處理,而原住民族遷就中華民國法律便已展現了謙卑的態度,國家應回以尊重。此外,即便是現代國家的私有財產權也是一直受到文化資產及環境保護等限制,皆不會讓私產權無限擴張;而今知情同意權更非將私有土地交還給原住民,而是在特定條件下進行制約,因此傳統領域劃設並無違憲、侵害財產權之虞。徐偉群質疑,許多法律專家都已撰文說明,政府官員卻仍刻意模糊,挑起對立,若蔡英文真重視法律,便不會讓張景森等人主導劃設辦法的公布。

黃嵩立:政府有義務說明土地的歷史,莫陷人民於不義

黃嵩立教授表示,作為台灣的人民,就應該了解每一寸土地的歷史,政府也有義務說明、正視歷史。資本主義社會崇拜私有財產,所有權利、義務都依私有財產作分配,但卻不過問這些資本在歷史中如何累積。若政府要依當下的財產權作為分配、課稅、法規施行的基礎,便要將財產、資本累積的歷史清楚說明,追尋歷史真相。這是人民對政府誠懇而嚴厲的要求:認識歷史、挖掘真相,並將傳統領域界定、領域上的生活方式交還給原住民族決定,「政府莫將不正義的惡靈,供奉在祭壇上,莫讓人民成為不正義的人。」

那布:「寧可壯大惡靈,也要幫當初象徵族人期待的檳榔要回來。」

那布首先澄清張景森說法中的謬誤,指出口述歷史作為原民領域的正當性,並舉例:當族人踏入他族的獵場狩獵時,會將獵物的前腿交給獵場的主人以展現誠意,這些獵場的邊界並非靠公文、地圖劃定,而是族人共同的記憶與口述歷史之中代代傳承。

同時那布也對姚人多的言行表示遺憾,因為傳統禁忌中,把已送交給別人的東西再討回來,會讓自己家的爐灶破裂,會讓肩膀左邊的惡靈壯大。當初交給姚人多、蔡英文的檳榔上是族人的期待,深切盼望姚能作為族人與總統的橋樑,甚至蔡英文還私下傳照片給巴奈。現在才理解,原來當初不願公開此訊息,是因為知道最終中華民國政府還是要掠奪原住民族的土地。那布感慨,「寧可左邊的惡靈變大,也要把當初象徵信任與承擔的檳榔要回來。」

巴奈:「我們實實在在地存在,請不要再犧牲我們。」

巴奈拿著去年就職典禮上與蔡英文合照,批評蔡英文在道歉時,把所有好聽的話都說完了,但「原轉會無調查權,要如何調查?」巴奈透露,去年8月3日,蔡英文在凱道前便承諾主動調查,最後劃設辦法卻是將自限於80萬公頃的公有地上,而這些公有地還有可能被轉售為私有地,屆時土地上的開發也將不受原民知情同意權的制約。

巴奈痛批蔡英文讓太多人失望,而用一張紙就要掠奪走100萬公頃的土地,去年八月的談話便只是欺騙,但「被騙一次就好,不要被騙第二次。」

巴奈也呼籲有良知的台灣人一起關注傳統領域爭議,「沒有人是局外人,就算把所有族人加起來也只有2%的人口,但我們需要98%的台灣人一起關注。我們實實在在地存在,請不要再犧牲我們。」

「石石在在」地存在,行動藝術號召各界響應

記者會後,藝術家Idas(太魯閣族)和Noli(阿美族)以石頭彩繪的行動藝術表達原民口述歷史傳統的正當性。凱道上的石頭年紀都比中華民國的憲法還要古老,而過去族中長輩在傳承傳統領域的範圍時,也會以山中岩石、樹木為記。現代國家的法律重視紙上的文字,但是原住民族的傳統卻是用不同的形式被留存,因此原轉小教室希望台灣人能不分族群一起響應,將石頭帶來凱道,讓政府看見原住民族生活方式的存在。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人肉鹹鹹,總統向原住民族道完歉又如何?
2016-07-27 民報 施正鋒

儘管加拿大是先進民主國家,還是有原住民族遭受不公不義的課題,而印地安住宿學校孩童被侵犯虐待致死,只不過是冰山的一角。由於白人政府長期以來刻意忽視,原住民族只好採取司法手段,進行民事求償;面對紛沓而來的官司,政府只好跟原住民族簽訂協定,在法院的見證下,同意成立真相和解委員會來處理。只不過,由於不是國會立法授權,委員會缺乏調查權,既不准傳喚證人,跟政府部門調閱檔案也是四處碰壁。如果說有比較正面的貢獻,是讓族人有宣洩療傷的作用,並未觸及核心的結構性問題,為德不卒。

經過六年的運作、聽取超過七千人的見證,加拿大真相和解委員會終於在2015年完成報告六卷;委員會提出94項建言,特別呼籲政府全力推動『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作為和解的框架。儘管原住民族事務暨北方發展部長 Bernard Valcourt 在結束典禮向原住民族發表了一場文情並茂的演講,大談「和解不是原諒或遺忘,而是緬懷以及改變」,然而,總理 Stephen Harper 當天在國會接受在野黨質詢,不願意背書委員會的任何建議,並表示『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只是宣示性的文件,而加拿大憲法已經明文保障原住民族的人權,所以沒有必要再簽署。還好,自由黨政府在年底上台,新總理 Justin Trudeau 誓言推動委員會的所有建議,包括簽署『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似乎是遲來的正義。

檢視加拿大真相和解委員會的經驗,真相真的能獲致和解?南非聖公會牧師 Reverend Mpambani 分享了一個故事:甲偷走好朋友乙的腳踏車,幾個月後,甲打算跟乙握手言歡,表示想要談談和解。乙說,我們先談我的腳踏車。甲說,暫且忘了腳踏車,我們先談和解。乙說,除非你先還我腳踏車,否則免談和解。幾百年來,原住民族不只是被墾殖者欺負,連傳統領域、土地、以及資源也被各種理由拿走,如果不歸還,談什麼和解?

在2008-2009年間,澳洲、加拿大、以及美國政府相繼向國內的原住民族道歉,被認為是用來幫政府卸責的工具,談不上促成和解,更不用說轉型正義。對於政府來說,真相是最廉價的和解方式,只要花點錢四處辦活動,在加害者及受益者缺席的情況下,讓原住民可以大談如何被白人欺負,或可收到些許止痛療傷的心理效果。然而,只要支配的結構沒有改變,第二天,大家眼睛睜開,還是各自過著在兩個平行空間的生活,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難怪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的學者 James Matt 笑說,這種「準道歉」(quasi-apology)是充滿馬其維里式的政治操演,跟沒有道歉差不多。

回顧轉型正義的各種機制,對於統治者來說,真相調查是比較不傷大雅的作法。即使是這樣,如果沒有調查權,根據體制內的遊戲規則去走,要獲得起碼的真相也相當困難;身在獸欄裡面,即使有比較大的開放空間,有吃不完的糧草,看起來比較自由,畢竟還是仰人鼻息、看人臉色,不要說正義,連起碼的和解也只有虛幻的道歉而已。我們不禁要想到皇后大學博士候選人 Jennifer Matsunaga 的反思:轉型正義跟反殖民可以相容嗎?換句話說,千辛萬苦、爭取半天,終究,還是回到原點,只不過成就墾殖國家的正常化,一旦政治表演感人、歷史改寫完畢、民族塑造完成還是回到支配與被支配的常態關係?

為陳瑩抱屈?小英族群政見召集人痛批老柯、綠委放話
2016-07-06 民報 記者唐詩/台北報導

立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今召開「原住民族促進轉型正義」公聽會。不滿部分民進黨立委私下放話,曾擔任民進黨政策會族群小組召集人、也是總統蔡英文族群政見小組召集人的學者施正鋒,在會中痛斥綠委「不要亂罵學者」。
施正鋒更當場炮轟,「小英(蔡英文)政府懸崖勒馬,跟這些立委、老柯(柯建銘)等等,不要再繼續放話修理我們的原住民立委,說他們是國民黨的幫兇。難道你們多少人不是國民黨出身的嗎?難道小英不是國民黨栽培出來的嗎?這樣子是不禮貌的」!語氣相當激動。部分在場的民進黨立委則未多做表示。他說,「我還要問,不要亂罵學者!不要只是罵國民黨。民進黨的御用學者,我認為也是不可接受的!你要知道,我們這些學者多少人是在幫忙立委做這些草案的」。
施正鋒語氣嚴厲再表示,「你們回去問你們過去三年來的黨主席(蔡英文),你們的族群組、族群事務的召集人是誰?小英的族群政見的負責人是誰?問清楚再來罵」!
針對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立法,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今(6)日召開第一場「原住民族促進轉型正義公聽會」,邀請學者專家前來表達意見,討論原民轉型正義是否應單獨立法或納入「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規範,以及原住民轉型正義應涵括哪些事項,適用期間從何時起規範、是否應設專責獨立機構、應採賠償或補償等問題。
目前有關原住民轉型正義立法共五版本,包括國民黨廖國棟、鄭天財,時代力量黨團、親民黨團與高金素梅版。民進黨原住民立委陳瑩也提出草案,將原住民轉型正義也納入「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立法,卻傳出遭到黨內施壓。
東華大學民族事務與發展學系教授施正鋒在論述時質疑民進黨政府對於原住民族轉型的態度。針對立委提案「原民促轉條例」立法,施正鋒認為,如果兵荒馬亂的時候,原住民立委可以團結起來,讓它通過一個我們自己的版本,「有什麼不可以?這只是次佳的而已喔」。而在發言尾聲時除了表達對民進黨的不滿外,他更譴責日前發佈民調的「台灣智庫」。
施正鋒引學者羅爾斯(John Rawls)寫的《正義論》提及,「正義是什麼呢?當一個社會最弱勢的族群,它覺得這個社會裏對我們很公平、很正義時,那才是真正的正義」,目前的原基法在行政等各方面沒辦法進行,才會另行一個管道。接著他話鋒一轉批評,民進黨所謂的「附屬組織、外圍組織等等這些東西,包括台灣智庫,我必須要譴責」!
施正鋒指出,台灣智庫日前做的民調指稱,大部分的老百姓是反對(原住民)真調會,「哪有這個樣子的!你用98%的人做出來說,我們已經對2%的人很好」。他舉例,立院曾委託一個團體做台灣的人權報告,其中有個問題說,「你認為花東的醫療設施怎樣?超過一半以上的人認為,東部包括宜蘭醫療設施很好,住在花蓮的人都會覺得很苦,因為退休到那邊的時候,平均餘命是比較短的,宜蘭還可以從雪隧,花蓮即使是我們東華的學生出了事以後,都還要送到花蓮市來,為什麼是這樣?我們那邊有2家很有名的,所以大家認為花蓮醫療設施很好」?
「還有個民調問說,你認為政府對原住民的照顧好不好?也是很高的認為說原住民照顧得很好」,「這種人權的東西是不能用民調的方式,這樣以後我們也不用立法了,立法院也不用立法了,我們也不用法院,用民調就可以了!那我要政府幹什麼,要國家幹什麼呢」?施正鋒痛斥這類民調的謬誤與不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