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要求張景森收回「不能憑口傳歷史剝奪他人財產」之偏激挑撥言論 向原住民及社會大眾道歉!

2017/03/15

行政院政務委員張景森針對原住民族抗議《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辦法》裡沒有納入私有土地範圍,對外發表:「單憑族人歷史口傳的指認,就要限制剝奪現有土地所有權人的財產權,在政治和法律上是行不通的。」的言論,引發原住民群情激憤,要求張景森收回這種混淆視聽,偏激誤導的言論,向原住民及社會大眾道歉,如果張景森不收回及道歉,就不配擔任政務官,將要求行政院長將他撤職下台。

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在生活當中,長期與土地互動建立緊密依存關係而形成,歷來在族群彼此之間,依習慣規範約定,當非原住民族侵入之時,也同樣希望以彼此尊重的態度,尋求和解與約定,雖常不可得而遭步步進逼,然而,從清至日治政府時代,皆有所謂「番界」與「番地」之認定,承認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範圍,文獻圖籍歷歷可考。以一句「單憑族人歷史口傳」,輕率地看待這些補充外來文字所不足以呈現,甚至矯正單憑文字片面記載長久以來所造成的扭曲,旨在尋求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真相的口述證據,一方面,顯示他對原住民族交互辯證的口傳歷史文化欠缺尊重與瞭解,另一方面,也顯示他無視於歷史文獻佐證資料的存在,信口開河。更糟糕的是,他扮演起法官的角色,錯誤地指控這樣尋求真相的努力,目的是要剝奪土地所有權人的財產權,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與抗拒,有挑撥製造原漢對立衝突之嫌。

原本只是一種空間區域範圍的劃設,卻因為適用於旨在維護最低限度原住民族文化及生存權利,要求該範圍內的土地開發行為要諮商原住民族取得同意,竟然被無限上綱至指控這是涉及了侵害土地產權!然而,揆諸同屬踐行法定義務要求的環評影響評估,甚至相較下,還更進一步限制土地利用的許多分區管制法令,都沒有遭到限制剝奪土地產權的指責,而要求排除私有地,唯獨將原住民族諮商同意權視為洪水猛獸,罔顧母法立法意旨,刻意曲解牽連土地產權,令人難以理解!

原住民族諮商同意權的行使另制定有辦法詳加規範,一般私人土地利用項目皆未列入,已相當弱化其規範強度,即令執意要完全排除私有土地開發納入,亦應在諮商同意辦法中規定處理,而非在傳統領域劃設辦法中處理,踰越原基法母法授權,去變更傳統領域的定義,矮化為當代公私土地權屬層次,摧毀其先於國家存在的自然主權意義與價值。

作為行政院政務委員,遇政策爭議,應善盡溝通協調之責,而非橫加堅持自己主張,強行干預。而原本不存在的傳統領域劃設侵害私有財產權爭議,嚴重誤導了政府高層及社會大眾認知,阻礙了蔡總統向原住民族道歉,承諾尋求真相與和解,推動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的進程,以及透過對等協商來決定政策方向的宣示,始作俑者居然正是身為政務委員的張景森!我們原住民族民族議會聯合組織,除了要強烈譴責張景森傲慢不守職分的政策干預之外,也要要求張景森收回不尊重、偏激誤導的言論,並向原住民及社會大眾道歉!

如果張景森不收回「不能憑口傳歷史剝奪他人財產」的言論,並做出道歉,就不配擔任政務委員,我們要求行政院長立即將他撤職!

行動團體:泰雅爾族民族議會、邵族民族議會、卑南族民族議會、布農族民族議會、賽德克族民族議會、排灣族民族議會籌備會、魯凱族民族議會籌備會、太魯閣族自治籌備委員會等

結盟團體:都蘭部落、卡拉魯然部落、達魯瑪克部落、銅門部落等

聯署聲援團體: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原住民宣教委員會、台灣原住民族部落行動聯盟、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台灣第一民族黨、原住民族轉型正義聯盟、狼煙行動聯盟、賽德克族社區人文重建關懷協會、台灣團結聯盟

行動代表人:烏杜夫.勒巴克(泰雅爾族民族議會議長)

臉書討論

回應

張景森:原民傳統領域劃設 需嚴謹法律規範
2017-03-19 聯合晚報 記者管婺媛/台北報導

行政院政務委員張景森指出,台灣原住民與非原住民混居狀態普遍,許多傳統原住民地區的非原住民人數甚至超過原住民。混居地區的私有地畫入原民土地,勢必引發非原住民族群抗議跟對立,花東後山、桃竹苗客家山區、南投、台中、高屏地區必然造成嚴重的民族衝突,引發廣泛的政治對抗,是大家的期待嗎?
他說,原民傳統領域經常變遷,到底以何為基準,用何種客觀證據證明,在畫定範圍技術上困難,紛爭難避免,需要嚴謹法律規範。就算有客觀資料可證明某個地方確實是某原住民部落的傳統生活領域,但範圍內現在的所有權人畢竟都有合法的土地權利來源,不是買賣放領就是繼承。
他說,他們的權利是受到憲法保障的,除非能證明那是偷來、騙來、搶來或其他非法方式取得。單憑族人歷史口傳的指認,就要限制、剝奪現有土地所有權人的財產權,在政治和法律上是行不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