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台塑越鋼賠償無下落 越南人民又遭警暴力
我要賠償我要魚,不要包庇、不要暴力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7/03/15
資料來源: 

今日(3/15),多位越南移工、天主教新竹教區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環境法律人協會、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台灣人權促進會、中研院彭保羅研究員等來到越南經濟文化辦事處,針對去年四月台塑河靜越鋼廠汙染導致眾多魚群暴斃發生後,受害的越南中部人民及失業的漁民遲遲未得到補償,以及2月14日由義安省天主教神父阮廷淑帶領民眾至河靜省遞交對台塑的訴訟文件卻遭警方毆打的事件,要向越南政府提問:(1)為何台塑賠償五億美金後,受害的越南人民遲遲無法獲得賠償?甚至許多越南漁民既無工作又不未獲賠償,導致他們必須來台灣工作成為越南移工;(2)2月14日不當的警方毆打事件,事後是否有對此進行檢討?是否有任何警察因不當毆打陳情民眾而被懲處?

多位越南移工表示,他們原本是居住於越南中遇沿海的居民,之所以現在站在這裡,是因為死魚事件發生之後,他們無法出海捕魚,沒有工作,所以不得不出國打工,來到台灣工作。死魚事件發生到現在,人民的狀況分成兩種,若留在國內,就是沒有賠償沒有工作還被國家暴力相向,若出國工作,就是成為廉價勞力。不管甚是哪個結果,都是起因於台塑汙染及越南政府後續未有好好將賠償金發給受害人民。

去年曾因台塑越鋼汙染事件,來台與立法委員會面的阮廷淑神父,亦特立聲明【附件一】,表示自己也在2/14的抗爭中受傷,在當地有許民眾遭受政府殘酷鎮壓,他嚴厲譴責義安省政府的暴力行為。人民合法行使公民權利,卻反遭政府利用官方媒體惡意扭曲並誤導,阮廷淑神父期望有關單位能接受申訴,並要求政府尊重公民意志及法律。

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阮文雄神父表示,越南政府應尊重言論及遊行自由,停止對上街的人民使用暴力。而自2016年事發至今,台塑集團雖已經向越南政府賠償五億美金,但是受害民眾並沒有得到妥善補償,反而在表達訴求時,遭受政府使用暴力手段對待,應該給予嚴厲譴責。越南經濟文化辦事處為越南在台代表,應接受在台越南人民的聲音,將訴求確實轉達予越南政府,並要求提出實質檢討,程序必須公開透明。
台灣人權促進會專員林彥彤表示,越南政府提供給台塑3300公頃的土地,原本是迫遷當地居民而取得的;在污染事件發生後,也不斷刁難、拒絕各國媒體的採訪,讓社會大眾無法得知當地居民的心聲。這種打壓集會遊行、禁絕新聞與言論自由的作法,是威權政府慣用的手段,與過去的台灣政權如出一轍,除了滿足統治者的利益外,沒有任何意義。越南政府應該道歉,並開放他的決策機制,讓人民參與政治,並把補償確實給到人民手上。

除了聲援遭受越南政府無情國家暴力的阮庭淑神父,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黃怡碧亦呼籲越南政府立即釋放女性倡議者Mother Mushroom。Mother Mushroom是越南當地有名的部落客,去年10月因批評時政與聲援河靜鋼鐵廠居民而遭受逮補,關押至今。這類壓制言論的國家暴力不僅違反區域與國際人權法,甚至違反越南本地有關人權保障之法律。
中研院社會所彭保羅副研究員表示,去年越南政府強迫越鋼為其污染環境、傷害海洋生物付五億美金賠款,但至今為止漁民仍沒收到。所以政府不只沒幫到陷入絕境的人民,還給當地公安野蠻地壓迫人民。政府的保持沉默,加劇對人民傷害。這使人不禁想到越南政府為己目的堅持留住那賠款,而忽視了人民基本人權。

環境法律人協會理事長張譽尹律師表示,越南台塑河靜鋼鐵廠的汙染事件演變至今,已經可以看出台灣企業汙染加上越南政府怠惰所造成的、對於越南人民的雙重剝削。第一重剝削,是將高汙染產業外移至越南,汙染越南當地,造成當地不適居住、不適宜進行第一級產業,越南中部沿海居民失去工作,無法養活自己。第二重剝削,則是不給予受影響的居民賠償,任其自生自滅,導致沒有工作又得不到賠償的居民,必須到國外工作,更諷刺的,還必須到輸出污染的台灣工作,補足台灣的低薪勞力缺口。這完全顯現了資本全球化下環境不正義的荒謬!是不可被允許的。

現場最後越南移工及團體共同高喊「我要賠償我要魚」、「不要包庇!不要暴力!」,共同呼籲越南政府,應該將五億美金的流向完整透明的呈現在越南人民的面前,說明究竟有多少人獲得賠償、賠償金額多少、是否足夠使其回復生活,以確保所有的賠償都是用於讓受害居民得以生活以及讓環境能夠回復,並且,停止對於人民施行的暴力、釋放因越鋼案遭關押之人民、檢討追究施暴者同時對受暴者進行賠償,才是負責的政府。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