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民「傳統領域」劃設排除私有地
原團斥:偷走原住民100萬公頃土地

2017/02/23
苦勞網記者

原民會日前公布「原住民族土地劃設辦法」,將私有地排除在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劃設範圍外,遭原民團體質疑護航美麗灣等財團,使多起土地開發案爭議「就地合法」,將更加限縮原民的傳統領域。阿美族紀錄片導演馬躍.比吼等多名原運工作者今天(2/23)上午來到總統府前抗議,痛批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背叛族人」,應立刻下台,並要求總統蔡英文修訂劃設辦法,履行對原住民的承諾。

馬耀‧比吼和原民團體到凱道抗議「原住民族土地劃設辦法」不當。(攝影:張智琦)

原民歌手巴奈:政府偷走我們100萬公頃土地

何謂「原住民族傳統領域」?暨南大學原鄉發展專班助理教授莎瓏.伊斯哈罕布德解釋,原住民族傳統領域指的是原住民原本生活的領域,包括部落、農耕地、獵場、漁場等等,這些原住民土地原屬部落或家族共同擁有,但後來經過歷代政權的武力強奪和詐騙,許多已成為政府用地和財團的私有地。

莎瓏.伊斯哈罕布德說,原住民傳統領域目前是由部落認定,據估計全台灣有180萬公頃屬於原民傳統領域,她強調,劃設出這個範圍並不等於原民主張這些土地的所有權,而只是要求和當地機關「共管」且「使用」這些土地,並讓各部落有權對大飯店、風景區、礦場等開發案行使「知情同意權」。

然而,今天來到凱道抗議的原運工作者痛批,原民會2月14日公布的「原住民族土地劃設辦法」,不但把私人土地排除在傳統領域外,更規定公有地需要跟當地機關商議,才能確定是否能劃為傳統領域。而扣除私有地和可能會遭拒絕劃設的公有地後,原民傳統領域就只剩下80萬公頃。

卑南族歌手巴奈表示,劃設辦法通過後,等同於政府偷走原住民100萬公頃土地,質疑「這是有良知的政府嗎?」布農族歌手那布也不滿地說,他們等待傳統領域劃設辦法等了半年,結果政府的政策竟然進一步限縮傳統領域,他對於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身為原運前輩,卻變成聯手奪走原民土地的政府幫兇,感到十分痛心,直呼民進黨政府比國民黨更可惡。

莎瓏.伊斯哈罕布德認為,「排除私有地的劃設辦法」比沒有劃設辦法更糟,以阿美族生活的東海岸為例,目前規劃的大型開發案中,杉原灣黃金海度假村是100%私有地、成功的滿地富遊樂區是93%私有地,劃設辦法訂定後,這些財團不必徵詢當地原住民的知情和同意,就可逕行在傳統領域上開發,而原民也沒辦法主張這些土地的使用權利。

蔡英文對原民五項承諾都跳票

原民團體除了抗議「原住民族土地劃設辦法」護航財團與大型開發案,阿美族紀錄片導演馬耀.比吼也指出,總統蔡英文在去年向原住民道歉後,曾作出五項承諾,包括:開始劃設傳統領域;讓平埔族得到應有地位;設「原住民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實現歷史正義;將「原住民族自治法」、「原住民族土地及海域法」、「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送進立院;「對國人說明為何應該向原民道歉」,然而這些承諾要不是沒有成果,就是繼續默許過去的不正義。

馬耀.比吼痛批,民進黨政府最近舉辦各種紀念二二八的活動,宣稱要實現轉型正義,卻始終忽視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他強調轉型正義不應有「顏色」之分,之後幾天各部落會燒狼煙,宣示自己的傳統領域。馬耀.比吼表示,如果總統府沒有回應訴求,他們今晚會在凱道夜宿,直到回應為止。

責任主編: 

回應

原住民族土地劃設辦法啟動 捍衛土地權新進展!
2017/02/14 原住民族委員會新聞稿

原住民族委員會於今(14)日正式發布「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下稱劃設辦法),由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Icyang‧Parod主持,並邀請多位縣市政府原民局處首長、鄉長、區長共同到場見證,未來將依據該辦法逐步劃設公告原住民族傳統領域或部落範圍土地,預計此階段將劃設80萬公頃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是落實原住民族土地正義的里程碑!
  原民會主委夷將Icyang表示,原基法自94年公布施行至今,12年來針對傳統領域的法制作業進展有限,劃設辦法的發布實施是回復原住民族土地固有權利的開始,是行使原住民族集體同意權的重大突破。依據原基法第2條規定,原住民族土地是指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及既有原住民保留地,原民會依據104年6月24日修正之原基法第21條的授權訂定劃設辦法,依法劃設範圍包含原住民族傳統領域或部落周邊範圍之公有土地。
  由於原基法並未針對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加以定義,劃設辦法參照政府過去10年來3度送進立法院的土海法草案版本,將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明確定義為原住民族傳統祭儀、祖靈聖地、部落及其獵區與墾耕或其他依原住民族文化、傳統習慣等特徵可得確定其範圍之公有土地。
  夷將Icyang主委進一步說明,傳統領域範圍不將私有土地劃入的原因,主要考量為:
  歷史上的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到目前已有很大的變化,許多地區是公有土地,有些則是都市地區或私有土地。而私有土地的所有權人不只包括漢人或非原住民、也包括原住民個人。若因將其劃設為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導致「個人」使用土地仍須經原住民族部落集體諮商同意,將與憲法第十五條保障的財產權產生衝突,恐引發爭議,並產生執行上的困難。因此現階段先暫時排除私有土地,將不會影響原住民與非原住民個人的財產權。
  夷將Icyang主委強調,原民會依法行政,現階段依原基法第二十一條規定僅能劃設「公有」土地,但表示今天發布劃設辦法後,原住民族地區的重大開發案,如杉原棕櫚渡假村、向山旅館BOT、孔雀園BOT等案,都可以踐行諮商同意程序,加強保障原住民族權益;至於原住民族地區範圍內私人土地上的開發行為,亦有環評、水保或建管等諸多審查機制予以重重把關,未來更有國土計畫法授權原民會與內政部訂定原住民族特定區域計畫來提供強化保障機制。
  劃設辦法將以尊重部落自主性並兼顧族群文化多元性出發,由公所協助部落或民族組成劃設小組,辦理劃設公告作業,公告後之範圍將作為原基法第21條諮商及同意權行使之法定範圍,舉凡政府或私人要在已劃設的傳統領域土地上從事土地開發、資源利用、生態保育及學術研究等,都需先諮商並取得原住民族集體同意。
  最後,夷將Icyang主委表示,今天公布的「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是歷經3次跨部會研商、12場全國分區座談會、專家學者座談會及相關會議,總參與人數達8百餘人,已綜整各方意見訂定完成。未來將作為劃設原住民族傳統領域或部落範圍土地的法源依據,逐步推動劃設公告作業,接下來原民會將協同各民族、部落以及各級地方政府合力展開傳統領域劃設作業,踏出21世紀還我土地運動的第一步。

原民會,請不要蓋著傷疤說「痊癒」
2017年02月23日 蘋果即時 作者:排灣族民族議會籌備處

《原住民族基本法》自2005年公布施行至今,經族人千呼萬喚之下,2月14日原住民族委員會終於公布「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內容卻令族人大失所望。
第一、劃設程序未能體現原住民族部落主體性,又再一次交由鄉(鎮)、縣政府主導劃設部落傳統領域,恐具限縮主權之憂慮。
第二,傳統領域的劃設範圍摒棄私有化的土地,儼然要族人忘記先前土地流失過程中受到的侵犯。
從上述兩點凸顯出,政府思籌該辦法的出發點並不是從原住民族人的角度,而是依循國家機器強勢管理的邏輯。
爰此,本「排灣族民族議會籌備處」於2月19日廣邀各界聚集於台東金崙討論該辦法的缺憾和後續因應,「台灣第一民族黨」、「台灣原住民族領域守護聯盟」、「狼煙行動聯盟」、「卑南族民族議會」等皆踴躍出席。會中部落長者憶起土地總有說不完的故事,遙望著金崙溪切穿的山脈,指著一塊塊已流失為國有及私有的土地,述說失去土地的傷痛。許多返鄉的青年這才發覺歷史的傷痕,聽著部落土地因不當法規而流失,顯得義憤填膺,憂心不已。
又如台東市新園里預設的五公頃之大的養雞場,就不偏不倚地蓋在部落傳統領域內的私有地上,距離部落竟短短不到300公尺。
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認為,族人過去所流失的土地,在時代變遷中部分已成為《憲法》保障且不可侵犯的私人財產權。其歷史觀侷限於當下,且忽略傳統領域內土地私有化的不正義過程,以恐嚇人民若將私有地納入傳統領域範疇,將危及當下土地的秩序。殊不知,這樣的思維不啻是主體社會凌駕少數原住民族的殖民式手段,原民會竟成殖民架構其中幫兇。原民會竟然要我們抹除這些當下依然複製歷史的苦難。
對族人而言,土地是神聖具有人格性。原民會選擇忘記歷史,即褻瀆了原住民族和土地的關聯及世界觀。蔡英文總統自稱排灣族也作為國家元首,蔡總統具加害者與受害者雙重身分,我們肯定蔡總統史無前例地從歷史縱深切入歷史的真相與和解,然而她所代表的政府卻像她道歉文中所指稱一群「認為不需要道歉的人」,繼續以國家法律的框架箝制原住民族。
原民會應該細思疇度蔡總統話語中的道歉本質。受傷的傳統領域必須被根治,而不是蓋著傷疤說痊癒。否則,原民會不應自詡為原住民族的父母官。我們亦嚴正拒絕承認原民會代表原住民民意的正當性。在代表台灣人民和解共生的二二八紀念日來臨之際,我們愁苦於台灣原住民族的苦難未止息。我們發現:佔據、蹂躪我們土地的那隻手,不只留存過去,現在也仍舊盤據在傳統領域之上揮之不去。
本籌備處及與會的上述組織強烈要求:
一、原民會主委爲其失格、失能下台。
二、原住民立委退回「劃設辦法」。
三、原民會及跨部會協商會議遵循蔡總統道歉文的歷史高度,撤回並重新更正「劃設辦法」,將私有地納入傳統領域劃設範圍,劃設程序上預防鄉、鎮公所因開發利益和部落產生的潛在衝突,保障部落參與劃設的人數比例。
否則,本籌備處將串聯其他族民族議會、部落議會及相關原權團體,共同捍衛傳統領域的神聖性及完整性。

不滿土地劃設辦法 原團凱道轟夷將下台
2017-02-23 TITV 原視新聞

228前夕,紀錄片工作者馬躍‧比吼在23日召集許多族人團體集結凱道,針對原民會日前公布的「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表達不滿,認為應該要讓部落來主導劃設傳統領域的完整範圍。並且質疑原民會主委帶頭護航財團,背叛了族人,應該立即下台。
原團提到,包括台糖和東海岸大型開發案的土地,的確是阿美族人長久以來的傳統領域。在劃設辦法訂定後,排除了私有地,等同直接默許過去不正義強取原住民土地的行為。
面對連日以來多個原民團體不滿聲浪,原民會回應,劃設辦法雖有原基法第21條第4項授權,但也沒有明確規定權利能擴及私人土地,強調未來也會透過行政系統再和族人溝通說明劃設辦法。
凱道現場也有環保人士、學運領袖林飛帆前來聲援,表示劃設原住民族傳統領域並不代表私有權的轉換,而是和部落溝通,呼籲主流社會不要以漢人思維來想像。
而傍晚5點多,警方依交通尖峰理由開始驅趕族人,現場狀況一片混亂。目前他們還在現場人行道旁,強調將持續守在凱道,直到得到蔡英文總統正面的回應。

原民會:傳統領域開發 私有地不必經部落同意
2017-02-28 聯合報 記者張錦弘╱即時報導

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今晚表示,根據原住民族基本法,目前要在原住民族傳統領域進行開發案,只限公有地須經過原住民族或部落同意。台東縣都蘭部落把私有地也畫進去,原民會予以尊重,但提醒部落,這仍不具法律效力。
夷將.拔路兒指出,原住民族基本法第21條規定,政府或私人於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及其周邊一定範圍內之「公有土地」從事土地開發、資源利用、生態保育及學術研究,應諮商並取得原住民族或部落同意或參與。由於法律只限制開發公有地要經過諮商同意的程序,限制私有地因此不具法律效力。
夷將.拔路兒說,台灣土地總面積約360萬公頃,屬於原住原傳統域的公有地,就高達80萬公頃,占了近1/4,近來花東地區的重大開發案,幾乎或多或少都涵蓋到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公有地。但若所有原住民族的私有地開發都需行使同意諮商權,不只違反原住民族基本法,也恐侵犯憲法保障的人民財產權。
夷將.拔路兒指出,在都蘭部落之前,已有兩、三個部落已搶先宣告傳統領域範圍,原民會都予以尊重,但仍希望遵照現有法律。

蔡英文別再對原住民作秀!
2017年03月01日 蘋果即時 溫朗東/《udn Debate 相對論》執行主編、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

中國人很喜歡談拼經濟,這點跟台灣某些人倒是挺像。談GDP成長率8%、7%,看看那精美的霧靄跟貧富差距,真是有夠87。
誰不想要多賺點錢?不過整體社會財富增加,不等於你的財富增加。事實上,很可能是縮水,因為財富集中在少部份人手裡,你感受得到物價、感受不到加薪。涓滴效應、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其他人也雨露均霑的假設,建築在公平的稅制與文化法治的凝聚力上。
低廉的資本利得稅、殘缺的本土認同,造就的只是財團的資本累積快、外流多,留在台灣這塊土地的就只有被破壞後不再回來的自然瑰麗與文化資產。
從這個基礎觀念出發,來看原民會的「原住民傳統領域劃設辦法」,你就很能理解原住民族為甚麼要在凱道抗爭、為甚麼要感到憤怒……那是對偽善政策的權威傲慢,感到的失落與無奈。
過去的《原基法》(編按:《原住民族基本法》),對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定義曖昧帶過……但這未必是個壞事,沒有明確定義,多了輿論空間。台東都蘭灣杉原棕櫚濱海渡假村,全境屬於阿美族卑南族傳統領域,這給了環團有了強力的輿論施壓點,暫時阻止了自然環境的破壞。最後環評還是在去年6月29日過了,環保署把皮球丟給原民會,說現有的環評制度本來就沒納入原民考量。
然後軟趴趴的原民會在上週的2月23日說話了,說「邁出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的第一步」,這真是跟蔡英文去年跟原住民族道歉相互呼應:表面低頭道歉,背後射你一箭。
原民會在玩甚麼把戲呢?不過是愚蠢的法律文字遊戲。《原基法》並沒有對「傳統領域」做出明確定義。但是《原基法》第21條有提到,政府或私人要用到原住民族土地,如果是公有土地,部落有「知情同意權」。
請注意,《原基法》第21條沒有說「公有土地=傳統領域」,也沒有說「只有公有土地,才有知情同意權」,只有說「公有土地有知情同意權」。但是私人土地呢?沒有講,不知道。
這個差別可大了,《原基法》的意思是「我家的院子,你要用可以。在公有土地上,影響比較大的時候,要跟我討論一下」。結果被原民會亂解釋成為「只有公有土地,才需要跟我討論。私人土地要怎麼搞,我無權干涉」。前者叫「例示」,後者叫「列舉」。我不知道原民會基於甚麼樣的法律解釋方法,可以搞偷天換日。
原民會的說法是甚麼呢?他們說,私人土地如果列入傳統領域,會「與《憲法》第15條保障私人財產權產生衝突,恐引發爭議並產生執行上困難……」。要知道原民會的說法有多荒謬,必須先建立一個簡單的觀念:原住民的傳統領域,不是現代社會的私人產權概念,有點接近共有;或者說,傳統領域是一種「由原住民族為主體所進行的環評」。你有聽過私人土地就不用環評嗎?你有聽過私人土地就不用符合都市計畫規定嗎?
甚麼叫做「與私人財產權產生衝突」?你原民會不如擺明了講「與觀光飯店財團的政商利益產生衝突」?
傳統領域就算是私人土地,你是土地所有人,要蓋個小倉庫,要弄個開心農場,也不用甚麼都要原住民族同意。只有大規模的土地運用,像是挖礦、蓋機場、發電廠、捕捉野生動物……才涉及到原住民族的知情同意權。
原住民族對傳統領域的環境保護能力,與現代社會的環評制度,誰優誰劣,我想不必辯證吧。在原住民族自給自足的年代,有環境污染的問題嗎?
我們如果能夠理解傳統領域的知情同意權近似一種原住民族的環評的話,我們就會發現,原民會的解釋,說與私人產權衝突,是包藏禍心、分化族群──好像說台灣有一半土地是傳統領域,就要叫漢人要跳到海裡……有原住民族這樣主張嗎?
不管是私人土地還是公有土地,都要經過政府環評,都要符合都市計畫,這有侵犯到任何人的私人產權嗎?
「知情同意權」跟「政府環評」這兩套機制,並不衝突,而且是雙軌保障。只要是機制,當然有失靈的可能。政府環評可能在官商勾結下放水,知情同意權可能被少數部落濫用。但雙軌制度,就有雙重保障,就降低了土地被不當開發的風險。
更進一步講,傳統領域的知情同意權,並不排斥所有形式的觀光產業。只要觀光產業能夠與原住民族的文化型態共生,與林場、獵場、祭場、農耕……等功能並存,旅客一樣可以進入。
原民會所要保障的私人產權,導向的是全球化資本主義的開發思維,是破壞天然資源、短視近利的做法,可以帶來現代主義的渡假村,卻扼殺了與原住民族文化與環境保存的共生可能。即使用功利的經濟發展思維,那也是「先有本土化,才有國際化」。現代主義的建築,每個先進國家都有,而且蓋得比台灣更好。尊重傳統領域的共生發展思維,才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資產。
更別提,整個東部在中資轉港資大舉入侵下,已經變成中國人的後花園。經濟命脈掌握在中國手裡,這就是蔡英文政權下,原民會想要的「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已邁出第一步,劃設傳統領域大步向前走」?
表面上是給予原住民族權益,事實上是扼殺了私人土地上知情同意權的運作可能。不進反退,還洋洋得意,好像已經聖上施恩:「道歉都給你了、土地都劃好了,你還想怎麼樣?」這種政治操作手法,拿去騙騙死忠粉絲可以;要說服現代公民,省省吧。

只偷走100萬公頃嗎?現下愈來愈清楚: 姑且不論此劃設並非劃土地權 以為只是100萬公頃土地劃不見 也是被唬了! 因為就算是劃到80萬公頃公有地 還是可以透過各種公地釋出管道,直接變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