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那能對高士部落復建神社的看法

2017/02/12
排灣族詩人、夏潮聯合會會長

【編按】屏東縣牡丹鄉高士部落復建日本神社一事,近日引起兩方輿論交火,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先是在臉書高分貝批評民進黨政府在高士部落重建神社,又質疑部落族人的作法有辱抗日的祖先;高士部落則澄清神社是由日本民間募資和族人合作興建而成,並表示神社是「對於歷史的釋懷,是化解紛爭的象徵」,要求蔡正元為其言論道歉。

本文由排灣族後代、原住民運動者莫那能口述、兩岸犇報編輯部整理而成,批判性地回顧了牡丹社事件以來日本殖民者對原住民的侵略和壓迫,對於高士部落復建神社之舉表達遺憾和不認同,同時也直指蔡英文總統紀念台籍日本兵的行為,形同合理化日本軍國主義,強調真正的「和解」需經過日本的認錯和道歉,如此才能恢復原住民族應得的歷史正義。

近日,從媒體上得知高士部落因復建日本神社而與國民黨前立委蔡正元引發爭議,對於長期投入原住民運動的我來說,對此感到非常的驚訝。高士村是牡丹社事件的主戰場之一,我的祖先也是牡丹社事件的參與者,因此我對於抗暴英雄阿祿古頭目父子的排灣族後代,竟然會讓日本人來重建神社,我實在不能同意。試想,美國九一一事件的受害者會讓所謂的恐怖組織到紐約雙子星大樓遺址來設紀念碑,或是賽德克族可以讓日本人到部落祖居地去蓋一個日本神社嗎?

1874年的牡丹社事件其實是一場錯綜複雜的侵略事件,一方面是日本併吞琉球後,藉由八瑤灣船難的聲討來展現對琉球的主權,二方面是作為「征韓論」的替代方案,以海外擴張來解決日本的內政問題。而這些海外擴張的規劃,都是在美國公使的建議下形成的,美國想要利用日本崛起的軍國主義勢力去衝撞東亞各國開港通商,由日本去破壞歐洲列強已經瓜分東亞的布局,等於是幫美國去占領殖民地,所以很積極地提出併吞琉球與占領台灣的計畫。當時的美國顧問李仙得就提出,日本可用以八瑤灣船難為藉口,用「蕃地無主論」當作出兵台灣的藉口,並且提供了台灣的地圖、照片、河流地勢這些資料,很具體的規劃了由牡丹社入侵的計策。於是在籌備兩年後,1874年日本的3,600人軍隊更在美國軍艦「蒙那肯」號的支援下從屏東社寮四重溪口登陸,攻打牡丹社部落,這就是牡丹社事件的真相。

從原住民部落來說,不管是八瑤灣事件或是牡丹社事件,都是單純捍衛生存領域的防衛和抗暴行動,但是實際上卻從頭到尾都是美國和日本一整個侵略戰爭計畫中的犧牲品,整個事件更成為日本後來發動甲午戰爭和大東亞侵略戰爭的一個開端,原住民不能單純認為牡丹社事件只是因為誤會和衝突所引發的偶然事件。

1895年日本人占領台灣後,為了強佔原住民的土地而發佈了所謂「26號日令」,繼續利用「蕃地無主論」,剝奪了原住民的生存命脈,在這個過程中其實有很多原住民部族都起而反抗,發生了很多原住民武裝抗暴事件,從1895年到1920年之間,日軍對原住民發動138次戰役,死了7,000多人,占當時原住民總人口十二分之一,馬告地區(台中棲蘭山一帶)也曾發生全面性的激烈對抗,在討伐過程中,日軍甚至用「三光政策」(殺光、燒光、搶光)來對付原住民部落,以軍警暴力來全面控制原住民固有生存地區,一直到「霧社事件」以後,日本人才開始用「以蕃治蕃」的方式,既恐嚇又拉攏,對於不同的原住民部落使用不同的對待,像是配合「皇民化」政策來收買地方上的意見領袖,例如針對部落頭目、長老來進行攏絡,或像是把魯凱族的警察去派到排灣族部落來進行交叉統治等等,藉以分化台灣的原住民各部族,也因此在日本統治後期越來越多的人和日本統治者有比較密切的連帶關係。

因此我很能夠理解,對這些歷史不理解的人,比方一些部落的後代就會認為日本人對我們是很優厚的、很友善的,而產生了感恩的情結。但是其實在日本統治的50年期間,大部分的人都是受迫害的受害者。

很讓我遺憾的是,牡丹社很清楚就是日本人藉故侵略原住民領地的主戰場,竟然發生了讓日本人來復建神社的事情,即便日本人想要跟台灣的原住民來表示和解,也應該要對殖民統治台灣50年的許多歷史事實進行道歉,包括強占原住民土地、強徵高砂義勇隊、強徵慰安婦等等,要有很嚴正的道歉,否則這次高士部落的復建神社事件就會變成一種媚日行為,是對原住民族以及英勇抗暴的祖先都是一個莫大的恥辱。

復建後的高士小神社。(圖片來源:文化部)

此外,我認為這些錯亂的歷史認識,也和民進黨政府在執政後越來越多的媚日行為有密切的關係。蔡英文政府希望聯合美日對抗中國大陸,為了討好日本,甚至願意同意在沖之鳥礁議題上犧牲漁權、在福島核食議題上犧牲民眾健康等等,甚至去年蔡英文還以領導人身份去琉球為所謂的「台灣之塔」揭碑來紀念台籍日本兵。其實在所謂的台籍日本兵中,就包含了許多被強徵到南洋打仗的「高砂義勇隊」,這實在是非常荒謬的事,事實上原住民完全是日本發動大東亞侵略戰爭的受害者,而不是共犯!而蔡英文的行為等於合理化了日本的二戰軍國主義行為,認為原住民理當為日本打仗,讓原住民變成戰爭共犯,這是我們完全不能接受的。另外,台中市長林佳龍在2015年宣布要修復神社鳥居,我認為這就間接的證明民進黨政府同意恢復神社,並且罔顧歷史正義,去認同與合理化了日本人侵台與屠殺原住民的種種暴行。

我曾經數度和韓國的日本兵後代一起到日本的靖國神社抗議,包括立委高金素梅女士也分別去抗議過,就是要求靖國神社要歸還我們被綁架的祖靈,我們的祖先應該要用我們自己的方式來紀念,不需要在冤死以後繼續留在靖國神社,為日本的軍國主義侵略行為來背書。蔡英文與民進黨政府這些越來越多的媚日行為,簡直是還把日本當成是我們的母國一樣的態度。

作為一個長期的原運工作者,自從1984年「原住民權利促進會」(原權會)成立以後,我們就一直努力在平反原住民的污名,爭取原住民族的權利與尊嚴,甚至為了破除吳鳳神話而去拆除嘉義車站的吳鳳銅像,就是這些運動讓原住民逐漸建立起民族的尊嚴。現今的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也是曾經擔任過原權會會長的人,可是他竟然可以在民進黨執政以後,對於像邱議瑩以「蕃仔」來污辱原住民這樣的事情不敢表示意見,實在讓我們感到很難過。

另外,像是民進黨政府的側翼——時代力量的立法委員林昶佐和高潞.以用.巴魕剌,去年也和蔡英文一同前往琉球所謂「台灣之塔」紀念二戰期間的台籍日本兵,又在近日針對高士村神社議題主張「和解的時代,要放下仇恨」,這真是一個既荒唐又矛盾的發言。當你紀念日本兵或神社,不就等於認同日本人欺壓台灣原住民祖先的合理性與正當性嗎?沒有認錯和道歉就直接和解,試問轉型正義又該如何落實?針對原住民傳統領域的「還我土地運動」就不提也不推動了嗎?

這次高士部落因復建日本神社而引起的爭議,也再一次提醒我們,恢復原住民族應有的歷史正義的重要性。因此我們必須要求民進黨政府,以及現任的原民會主委,要正式要求日本對台灣原住民的50年暴力統治,以及對侵占原住民土地等等歷史暴行來道歉,還應該要求日本,要讓台灣原住民把合祀在靖國神社的原住民祖先英靈迎接回來,另行在自己的故鄉興建紀念碑或祠堂,來紀念這些受害的原住民祖先。就像我們過去破除了吳鳳神話那樣,和解不能沒有真相,只有歷史的正義被平反,才是對原住民的尊重和友善。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