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原來全教總張旭政理事長連投資績效是「儲金制」的精髓都不知道
全教總到底要推動什麼樣的年金改革呢?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7/01/26

在今年1月24日的年代新聞「新聞面對面」節目中,全教總張旭政理事長針對「儲金制(funded)」退休基金的投資績效部份,做了一個非常不專業,簡直是退休基金門外漢的發言,讓監督聯盟非常訝異,因為只要是有研讀過退休基金改革入門書籍的人,都應該知道,「投資績效」是儲金制退休基金運轉是否順利的關鍵,也會知道,在儲金制的大傘下,可以決定要實施「確定給付制(DB)」或「確定提撥制(DC)」。

為了說明張旭政理事長的發言有多不專業,我們先將其當天那段與儲金制相關的發言逐字稿呈現如下:

「這個退撫基金的一個績效,它是一個極右派的思想,完全靠績效來撐退撫基金的話,那最後就是不如去走向確定提撥制,因為如果走向確定提撥制的話,基金績效越好,你領的就會越多,但是這跟年金是屬於比較左派的一個、一個屬於公共政策、一個公共年金的思想,它其實是比較有背道而馳。所以我覺得如果真的要講績效,其實拿去賭博是最快的,搞不好一千億可以翻十倍變一兆,但是這畢竟它是一個不確定,就是說不確定的因素,所以其實不能太寄望所謂的一個績效。」

為了取信於眾,監督聯盟特別聲明,以下監督聯盟所提出的「儲金制(funded)」的觀念來自於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Franco Modigliani所著的「Rethinking Pension Reform」第三章,請全教總負責年金改革的人,好好讀一讀這本書。

在書中,Modigliani指出,「儲金制(funded)」的關鍵就是投資績效。為什麼呢?因為在人口老化、少子化及長壽風險之下,用這一代養上一代,下一代養這一代的「隨收隨付制(Pay-go)」已經行不通,所以需要實施能自給自足的「儲金制(funded)」。也就是說,每個人拿來養老的退休金,都是自己工作時期的儲蓄(提撥)加上投資收益(這與是否為個人帳戶制無關)。至於投資收益要多少才夠,根據國際間的精算,需要4%~5%真實收益率(通膨率外加)才夠。所以,有的國家將退休基金長期投資績效的標準設在真實收益率4%(如:智利),有的國家設真實收益率4.5%(如:加拿大),有的國家直接設7%(真實收益率4.5%+通膨率2.5%)。在這些國家的退休計劃中,有的是採DC(如:智利),有的是採DB(如:加拿大、荷蘭)。總之,請張旭政理事長好好研讀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Franco Modigliani所提出的「儲金制」的觀念:「儲金制(funded)」退休基金的關鍵,就是投資收益率。先決定投資收益率,再決定一個長期的提撥率」。也請張旭政理事長瞭解,不管是DB或DC都要追求投資績效,而且長期的投資績效是有標準,可達成的,不是像張旭政理事長所說的賭博。以上監督聯盟所提出的內容,都是公開的資訊,請張旭政理事長用功一點再來發言,以免傷害軍公教勞警消的退休權益。

再者,追求退休基金投資績效,真如張旭政理事長所謂的「極右派」思想嗎?追求投資績效真的與年金政策背道而馳嗎?坦白說,不知道張理事長對於「左派」和「右派」瞭解多少。不過,如果張旭政理事長想要徹底瞭解投資在退休基金政策裡的重要性,請研讀退休基金學者Keith P. Ambachtsheer的著作「Pension Revolution」。張理事長讀了這本書就會知道,為了讓人民的退休生活不會與在職時落差太大,許多推動DC的國家,都努力幫委託人賺取更多的退休儲蓄,甚至幫委託人去談出足以養老的年金方案,讓委託人的退休儲蓄在退休後可以年金化,保障國人的退休生活,讓人民不會因老而窮。像美國的TIAA-CREF退休計劃、智利、秘魯都是這麼做的。

至於能否寄望投資績效?讓我們來看看國際案例。加拿大安大略省教師退休基金25年的年化投資收益率是10.1%,美國政府雇員退休金20年的年化收益率是7.2%,25年是8.3%,智利的C型中等風險退休基金35年的年化收益率為真實收益率8.6%(已扣除通膨率)。不知道這種25年甚至高達35年的投資表現,是否「不可寄望」,但我們卻知道,像我國這種不思長進,不斷用「3%的投資表現已經很好」當作投資績效不佳藉口的管理團隊,才真的讓人民不可寄望。縱觀世界各國,沒有一個國家在年金改革時敢說投資績效「不能太寄望」,因為它們只要「不能太寄望」投資績效,就會讓人民在職及退休時可支配的資產變少,對國家經濟產生負面影響。再加上,退休基金投資績效的增長,對於國家的經濟提升大有助益,所以,各國紛紛強化退休基金的投資技術,讓投資績效日趨穩定。

監督聯盟要提醒張旭政理事長,貴會不是自詡為一個擁有年金改革專業的組織嗎?貴會不是自詡在年金改革議題上要追求世代共榮嗎?為何連最基本的「儲金制」退休金的關鍵都搞不清楚,反而隨著政府起舞,附和政府投資績效不彰的各種藉口。這種連退休制度基本概念都搞不清楚的組織,能制定出讓世代共榮的年金政策嗎?教師夥伴能把自己的退休權益交給貴會嗎?

監督聯盟為了讓年金改革正向發展,不僅成立了退休制度的專責研究小組,也從退休制度的理論面及實務面出發,不僅廣讀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國際退休基金學者及OECD所出版的退休金制度相關著作,也遍讀各國表現優異退休基金的財報和退休基金投資網站,隨時監控國際間退休基金的投資狀態,以捕捉國際間最新的退休基金投資狀況。監督聯盟如此努力不懈不為別的,就為了讓軍、公、教、勞、警、消都能擁有一個安心養老的退休制度。

儘管在這場年金改革之戰中,監督聯盟走得十分艱辛,但非常值得,因為監督聯盟知道,我們的努力不僅是為了讓世代共榮,更要讓族群共榮,讓社會長治久安。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