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世世代代領得到才是國家年金改革的世代正義,葉大華主張「基礎年金」「十八趴重分配」「青年代表」缺一不可

2017/01/22

年輕人該給國家年金改革方案打幾分?

這週四(1/19)副總統陳建仁於總統府正式公布了「2017年國家年金改革方案」草案,包括公教人員18%優惠存款6年後歸零、所得替代率花16年降到60%、保費逐年上調到18%、除特定職業外延後到65歲請領年金等9項改革,也就是「多繳、少領、延後退」的改革方向。這個年金改革方案版本有3大目標,「確保年金財務促進制度永續」、「確保老年生活經濟無虞」、「兼顧職業衡平,實現世代互助」。副總統並喊話希望透過此次改革,延長基金壽命,讓年金「世世代代領得到,長長久久領到老」,並預估改革後公務人員與教育人員退撫基金,會延到民國133、與132年基金才會用完,勞保部分則會延後到125年,政府也會定期滾動檢討,讓基金永續經營。

真能世世代代領得到年金?

不過細究這個草案版本,其實說穿了就是「順了姑意,逆了嫂意」,因為針對公教退撫制度的改革多採逐年漸進調整以免衝擊過大,的確有符合軍公教朋友採「溫和漸進式」改革的期待。至於針對廣大勞工,除了允諾國家每年提撥200億元入勞保基金延後破產速度,基本上就是朝向逐年多繳保費、延長薪資採計期間,未打開勞保天花板,對勞工朋友來說實益不大。也就是說目前草案確實有達成第一階段「降低給付、拉近差距」的改革目標,但採取相當漸進式的改革效果只能延後破產時間,即軍公教延後13年破產,勞工延後9年破產,仍然無法解決20-45歲青年世代領不到年金的問題。

基礎年金設計應併同勞保整合年金制度研議

而一個好的年金制度,首要保障所有人老年基本尊嚴的生活,故建立普及式的「基礎年金」制度作為地板原則,包括我個人、公民團體、社會民主黨等各界人士皆呼籲應盡速納入年改版本。但現行草案並未針對目前約有220萬名每月領不到一萬元退休金者設置「基礎年金」,以現行勞動市場中青年從事不穩定、非典型就業型態工作的比例日增,加上背學貸、起薪過低、薪資停滯等問題,現行年金制度設計若不加速改革納入「基礎年金」,這群長期收入不穩定的青年將來更易淪為貧窮老人。因此就算此次改幅度無法處理「基礎年金」,也應於年金改革國是會議提出要求立法院於修法決議時,應附帶決議將基礎年金併同納入於兩年後的勞保勞退整合年金制度進行研議。

十八趴優惠利息存款改革應重分配

現行草案將18%優惠存款6年後歸零,第1年降到9%,第3年降至6%,第5年降到3%,第7年降至0 ,同時訂有25,000元及32,160元兩個備選方案為做為是否取消利息補貼的樓地板原則,此外節省的經費扣除地方自籌款的餘額,全數撥補挹注退撫基金。設定優惠利息存款地板原則這方向算是合情合理,畢竟有一群舊制軍公教人員是依賴18%優存才不致落入老年貧窮。但對於高於地板原則的優惠利息卻需要花六年時間方能落日,且節省經費也將全數撥補挹注退撫基金,這部分明顯失去考量代間正義與資源重分配。因此站在世代正義的立場,建議應讓優惠利率存款制度改革加速落日期限至多三年,同時將每年省下的優惠利息存款經費,做為挹注長期照顧服務體系公共化財源,或是挹注於基礎年金財源,將能造福全民減輕年輕人的扶養負擔,不僅有財富重分配效果,軍公教朋友也更能獲得各界的掌聲。

設置國家級年金改革機制納入青年代表

年金改革就是財政成長資源有限下,讓階級/世代的退休所得分配能兼顧互助及平衡的價值,簡言之年金制度改革如不走向正常化,即領自己所繳的合理年金,根本無法改變年金邁向破產的事實。綜觀這次的改革草案雖有拉近給付差距與延後各年金破產效果,但除了年金年資可攜帶式制度的跨職域保障大概是唯一的福音,基本上並沒有讓年輕人受益。因此站在年輕人的立場,目前草案內容能打的分數應該會是不及格。

針對年輕世代仍無法受益於此次改革,建議應於立法院下設置常態性的年金制度改革監理機制,並應有一定比例之20-45歲青年代表參與,進行世代正義影響評估。此外針對既有職業年金制度分立造成的改革溝通成本過高,將來也將朝向年金年資可攜式制度,應可考慮針對20-45歲青年另行設置整合性年金制度,與現行紛亂的制度設計脫鉤處理。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