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關將近 興航員工前途茫茫
國產大樓前搭帳篷二度夜宿

2017/01/03
苦勞網記者

六年前,身為國產實業集團林家第三代的林明昇,接下了復興航空董事長一職,被譽為最年輕的航空董座。據媒體報導,林明昇有十多輛超跑,當中有數千萬元的限量超跑,也因此,有航空業者認為,他的事業跟他熱愛超跑一樣「超速」,興航擴張太快,導致人員後勤與模擬訓練等跟不上,造成興航意外頻頻。從11月22日無預警倒閉開始,興航工會抗爭至今已經一個多月,林明昇未曾現身,都說資本家只顧盈利對勞工無情,這位年輕企業家林明昇也可說是做了最佳示範。

員工心聲:「林明昇,勞工等你等得好辛苦。」(攝影:陳逸婷)

抗爭至今,興航員工一次次上政府機關陳情、遊行、參與大解協商、甚至想辦法在董事會外堵林明昇,他們的怒吼與堅持卻一再消失在媒體報導之後,林家財團依然只願意依照《勞基法》最低標準(也就是給勞工保命用的)來給付資遣費與相關工資,還宣稱自己有盡到照顧員工的責任,而勞動部則在一開始就替興航背書表示「資遣費沒問題」。無怪乎這一群曾在職場上為興航勞動賣命的員工,會一路奮戰至今。而今天(1/3),近五十位工會會員又來到了林家的國產實業大樓樓下,搭起了帳篷,開始第二次的夜宿,並要發傳單警醒同屬林家企業的中興保全勞動者:莫要成為下一個興航。

抗爭仍看不到盡頭,優惠資遣的訴求與興航達不成協議,工會已經一再讓步,目前訴求為會員中平均工資超過45,800者,加發2.5個月工資,平均工資低於45,800者,則加發3個月工資,另外加發30萬行政補償金。工會揚言,這次夜宿將持續到林明昇出來面對為止,參與夜宿的會員帶上手機、行動電源、食物、保暖衣物、打發時間用的書籍,打算跟林明昇奮戰到底。

失業員工H小姐的故事

在夜宿現場,記者找到上篇報導曾採訪到的帶小孩抗爭的H小姐。H小姐現年40餘歲,不像林明昇有顯赫的家世,16年前,正值青春年華的時候,H小姐考進了復興航空擔任空服員,她說起考空服員的緣由,是抱著一種對航空業的嚮往「就想去考考看吧」,考上一做就是16年。興航無預警關廠的時候,正是她在留職停薪休在家育幼的期間,即便是擔任了16個年頭的空服員,消耗掉的青春除了累積成為企業主的財報表數字以外,對於無法掌握生產工具的勞工而言,這個「勞動資歷」似乎別無他用。

用16年青春替興航賺錢,員工失業後,下一站在哪裡?(攝影:陳逸婷)

H小姐苦笑對記者說「說真的,空服員也不算什麼一技之長,我想現在再去學其他專長,不知道來不來得及?」說自己的年紀要再學習真的是「不上不下」,不像檢修人員或者機師,還比較有機會找到新的工作,她的話,只能去服務業找兩萬八的工作,付褓姆費就沒了,「那我不如待在家全職帶小孩」。那麼,家中二孩沈重的經濟問題怎麼辦?「就只能交給老公囉。」H小姐無奈表示。

為僱主辛勤勞動16年,卻一日之間就被當成免洗筷丟掉,H小姐把希望寄託在自己的兩個小孩身上,希望小孩未來學醫,至少「有個一技之長,懂的事情也多」。H小姐開玩笑的說,現在當別人還稱自己是「復興航空空姐」的時候,「我都會糾正他們,我現在是家庭主婦」。談起上班跟在家帶小孩的感受,H小姐說當然還是上班比較好,小孩24小時需要媽媽的關注,坦言自己一個人帶「很無聊」,且家事同樣也要做。當H小姐向我描述在家育兒的時候,時間聽起來總是過得特別慢。不僅是H小姐,被資遣將近1,800位的員工,每個人都有經濟問題待解決,夜宿現場,也有人拿著教科書閱讀,他們共同的問題就是:我的下一站在哪裡?

根據工會的估算,興航利潤盈餘,將會回到林家口袋的尚有24億多,而優惠資遣方案一共只需5億元,因此,工會合理要求林家負起經營不善的責任,擔任「照顧勞工」的角色,主動將24億盈餘與替公司賺取利潤的勞工分享,並且預告明天(1/4)將赴金管會抗議政府放任林家炒股,本週五(1/6)則將進行第五次的大解協商。

離開夜宿現場的時候,黃昏的天色漸暗,我不禁想像,這棟國產實業大樓裡,那位12歲便留美讀書、青年拿到博士學位回國、高調接管家族企業,接著開上數十輛超跑享受速度、洋洋得意的林明昇的模樣;然後再回望帳篷裡,這群興航勞工的未來。像H小姐這樣的中年失業空服員的未來,在哪裡呢?

夜宿現場,失業員工手持國考教科書,為自己尋覓一個相對「穩定」的未來。(攝影:陳逸婷)夜宿帳篷。(攝影:陳逸婷)工會標語:「共體時艱,共你老木」。(攝影:陳逸婷)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