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特蒂是怎樣煉成的?
一位菲律賓社會主義者的看法(下)

2016/11/13
南方國際小組成員
南方國際小組成員
苦勞網特約編輯
【編按】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在很多方面都被認為是菲律賓史上前所未見的總統,但在這個長期存在共黨武裝游擊隊、左翼政治力量經歷過許多分分合合的國家裡,出現一位號稱親人民的總統,對仍懷抱社會主義的人們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雖然杜特蒂政府才上路不到半年,菲律賓左翼對他的看法已有不少歧異。隸屬於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的組織工作者柯洛(Vincent Kolo)日前訪問一名匿名的菲律賓社會主義者,其中談及一些罕見於國際主流媒體的資訊與意見,頗有參考價值。《苦勞網》於是翻譯了〈杜特蒂正在追隨馬可仕的腳步嗎?〉Is Duterte Following in Marcos’ Footsteps?)這篇原文,整理為上、下篇,並各自加上引言刊出。

在當選總統之前,主要政治經歷只是在菲律賓南部的達沃市(Davao City)長期掌理市政的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打從競選期間就不只一次公開宣稱自己是一個「左翼份子」甚至「社會主義者」。

這麼說並非完全沒有根據,1960年代他在菲律賓萊西姆大學(Lyceum of the Philippines University)求學時曾受教於菲律賓共產黨(Communist Party of the Philippines, CPP)的領導人西松(Jose Maria Sison)。後者雖已流亡在外多年,但在選舉期間曾接受菲律賓媒體的專訪,毫不掩飾自己對這位學生的支持,更直言杜特蒂是菲共結束與政府之間的武裝對抗、走向和平談判的最佳希望。

六月底杜特蒂正式就職,菲共在第一時間就發出聲明表示:「杜特帝展現出持續與民族民主運動保持合作及友好關係的意願,是與其政府進行有效結盟之可能的基礎。」

不久,菲共的政治分支民族民主陣線(National Democratic Front, NDF)即宣布其武裝分支新人民軍(New People’s Army, NPA)同意停火,並且在八月下旬於挪威奧斯陸進行的會談中與菲律賓政府重啟了和平談話,此舉為進一步的談判以及後續可能的改革鋪下了道路。

當時,杜特蒂政府正因為掃盪毒品的誇張鐵腕承受不小的爭議。菲共與杜特蒂的互動,也遭部分人士批評形同變向同意政府暴行,不但可能使得私刑變得無所不在,而且有鑑於大部分遇害的都是底層的藥販與施用者,更將對工人和貧窮階級帶來不成比例的負面影響。

在此同時,杜特蒂開始展現其戰意高昂的反美修辭,甚至藉十月間訪問中國的行程高調宣稱將「親中遠美」,為區域政治平衡丟下了震撼彈。菲律賓左翼派系對此意見不一,而菲共發出聲明認同杜特蒂的路線大致正向,又引起一些爭議。質疑者認為杜特蒂政府不可能真的完全採行民族民主陣線的呼籲,改變其外交和內政方針,加上經歷多次分裂後、堅持毛主義(Maoist)路線的現今菲共領導層,其權威不無爭議,論者或曰:民族民主陣線的立場與杜特蒂執政現實之間的矛盾,恐怕將使得自1990年代加入菲共的革命團體再度與之決裂。

以下,科洛與加百列(Gabriel)的訪談後半段,便是從杜特蒂與菲共的關係開始談起……

菲共領導人西松對杜特蒂抱予極大的政治期望,但這是菲共的主流意見嗎?(圖片來源:<a href="http://www.philstar.com/headlines/2016/05/13/1582831/afp-mum-joma-sisons-plan-return-philippines">PhilStar.com</a>)

杜特蒂與菲共的關係究竟如何?

菲共對杜特蒂的看法絕對不是統一的。它的選舉組織一開始是傾向葛瑞絲·柏吾(Grace Poe),但是該黨的官方發言人西松卻又一直都力挺杜特蒂。新政府上任以來,菲共曾多次發出批判杜特蒂施政的聲明,但同時又保持著一種「蜜月期」的關係,很難以看出到底誰是黨內真正的決策者。

不過,菲共在達沃地區與杜特蒂的確已培養出長期的合作關係。當地的黨員與該黨武裝分支新人民軍在民答那峨南部的領導層,很明顯都是親杜特蒂的。杜特蒂過去就以政府軍與新人民軍之間的協調要角著稱,甚至有能力雙向確保政治俘虜能否安全釋放這種難題。

除此之外,特別在對抗大型採礦和伐木公司的時候,菲共在南部的前線組織不時會與杜特蒂合作,以確保小農、貧民與原住民的某些政治利益不被犧牲。

但是現在我們談論的不僅是達沃而已了。杜特蒂支配著一整個國家,對於在任的總統來說,如何大規模的資金、權力甚至武裝互動,比扮演左翼組織的盟友重要。

菲共領導層中有一部分的確相信著杜特蒂代表某種可行的和平進程,能讓已經奪走三萬多條性命、曠日持久的「人民戰爭」(農村游擊戰)正式終結。

新政府組成時,杜特蒂指派了四個內閣職位給菲共,包括勞工部和農業改革部,然後要求新人民軍放下武器作為交換條件。菲共接受了條件,但表明他們不會提名黨員,而是該黨合法的外圍組織中能捍衛國家權益且具進步思想的成員。

菲共還指望杜特蒂能做到重振該國鋼鐵業的承諾。如今有些人仍對國家主導的工業化抱持著一絲希望,他們認為透過與「民族資產階級」合作或許仍有可為,但現實中菲律賓的工業完全被外國資本綁住手腳,而且也沒有什麼實在的進步面向。

杜特蒂的陣營猶如樂隊花車,不只菲共,另一個泛「左」翼政黨——公民行動黨(Akbayan)也在國會中加入了杜特蒂所屬的民主-人民力量黨(PDP-LABAN)陣營的一個政黨聯盟。隨著有相對多數的傳統政客(trapos)加入杜特蒂的行列,他的經濟和政治改革可望在立法上取得多數優勢的確保——特別是重新恢復死刑,以及解除限制外資對本地投資的持股限制以進一步開放經濟體。

這些政黨結盟究竟是怎麼回事呢?舉例來說,公民行動黨先前曾是艾奎諾政府時期執政聯盟的一份子,部分成員因此獲得重要的內閣職位,包括總統發言人。然而,這個聯盟早在艾奎諾上台的2010年大選時就已經形成;相較之下,公民行動黨過去從未考慮過與杜特蒂的政黨合作。事實上,該黨的領導層過去對杜特蒂是非常批判的——因此公民行動黨突然換邊站即便不太令人驚訝,也是值得擔憂的現象。這種搖擺的行為,使得該黨與那些從艾奎諾所屬自由黨(Liberal Party, LP)跳船的成員實在沒什麼兩樣。

這麼一來,也意味著在自我定義為左派的政治勢力之中,如今已沒有真正站在政府對立面的反對力量。不論對菲共或對人民行動黨,杜特蒂讓某些左派政黨成員進入政府,只是為了營造左派勝利的假象,使得這些人不會將自己的角色視為發動政治革新的契機,嘗試去實現一個差異而獨立的替代路線,促使政治監督的反對力量得以由下而上浮現。

這對於所剩能批判杜特蒂的零星左派十分不利,如果他們決定跟進這條收編之路,「左派」將會長期被杜特蒂的結盟勢力汙染,而且使得怎麼都無法與杜特蒂扯上邊的進步政治意涵被進一步稀釋。

在與杜特蒂政府重新展開和平談話前夕,部分遭監禁的菲共領袖陸續獲釋。(圖片來源:<a href="http://www.philstar.com/headlines/2016/08/19/1615105/3-more-ndf-consultants-freed-oslo-peace-talks">PhilStar.com</a>)

未來可能出現大規模「反杜特蒂」的運動嗎?

過去曾有人將杜特蒂的民粹主義傾向與前總統埃斯特拉達(Joseph Estrada)相提並論。我們習慣暱稱「埃拉普」(Erap)的埃斯特拉達,在都市貧民之中有極穩固的支持度。2001年最終將他拉下台的第二次人民力量革命(People’s Power II)是以都市中產階層為主幹,而菲共也加入抗爭隊伍,但城市貧民的團體之中卻反而造成一些小動亂,他們認為這波抗爭是一場對自家總統的「叛變」。

杜特蒂的情況有些不同,現階段他的魅力跨越不同階層,因此他實際上對於公眾騷動反而有平撫的效果。他有能力廣泛建立親己的政治聯盟,使他成為統治階層超乎尋常的有用支柱。 在我看來,大規模抗議在他任內是比較不可能發生的。

有傳言說如果艾奎諾會主持另一場「人民力量」來反對杜特蒂,而且有可能成功,但是杜特蒂目前壓倒性的人氣,顯然已經使得一個菁英主導的反對聯盟變得不可能了。

反倒是杜特蒂周圍開始形成了大量菁英意見的匯集。考量到跟中國之間的區域緊張局勢以及穩步增長的經濟,其他政治菁英派系與美國外交政策的建制勢力都會希望國內情勢穩定。

然而,再考慮到長期以來菲律賓政治情勢的不穩定傾向,人們對杜特蒂的信心也有可能突然間轉變成反對力量。目前為止,基於這種不信任的正向發展之一,也許是冒充改革者的政治菁英——例如艾奎諾——顯然已經信用破產。杜特蒂極具風格的吸引力一部分正是來自於他站在艾奎諾的對立面。如果杜特蒂到頭來還是令人失望,那麼就會更加清晰地證明:改變不會永遠只靠著一個人的行動或者換一位總統就能到來,而是需要多數人民對於整個寡頭統治的鬥爭。

杜特蒂政府廣納左翼人士,對左翼期待的政治改革,究竟是福是禍?(圖片來源:<a href="http://www.rappler.com/nation/143169-philippine-optimism-norway-peace-talks">Rappler</a>)

真左翼的政治方案究竟如何可能?

我們缺少的是一個明確以階級為基礎的計畫所支持的獨立政治方案,一個能夠揭露所謂的民主如何破產並能闡釋其根本原因的方案。

一般人印象中「左翼」與杜特蒂的連結,如今恐怕很難切斷了,特別是杜特蒂已經公開自稱是個「左派」。有鑒於自我標榜的菲律賓左翼——不論是毛派、社會民主派、其他進步改革派甚至是自由派——現在都在環繞在杜特蒂左右,一般人可能甚至會以為我們選出了一位有如曼德拉(Nelson Mandela)或格瓦拉(Che Guevara)般偉大的總統!

不過我相信未來還是有空間,出現一場可以反過來促使新政黨形成的運動。這次我們不能再搞「人民力量」的復刻版了,因為那不過是擺盪在個人主義式的「英雄」與寡頭政治派系之間的產物。

邁向一個獨立的另類政治,可能也會伴隨著與傳統左派政黨的分道揚鑣。不過,我個人仍然抱著一絲希望,可以(甚至必須)跟一部分菲共的個別成員搭建起合作的橋樑。

(前往上篇

* 本文翻譯、編輯之經費,係由財團法人浩然基金會「2015-2016浩然資助計畫」所支持,特此說明並誌謝。
特約撰述: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