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後稿】「基本工資保衛戰」
基本工資立刻調漲!時薪月薪調漲不脫勾!

2016/09/08

勞動部準備於今(9/8)日召開「基本工資審議會議」(以下略稱「審議會議)」,由勞資政三方審議明年度基本工資是否調升。今日上午,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青年行動委員會與反教育商品化聯盟、青年產業後備軍等勞權團體於勞動部前集結,針對勞動部與審議會議在基本工資調整上的表現進行抗議。

勞動部和審議會議在基本工資調整上的消極態度,造成基層勞動者的低薪與剝削現象的強化。從1997年到2007年間,基本工資凍漲了近十年,直到2007年,審議會議才一次漲足,使基本月薪達17,280元、基本時薪達95元。雖然近年來屢有調整,但我們認為,這些調整並未反映經濟成長的事實,根本就只是虛胖!

如果按照中經院研發的「基本工資公式」,以1997年為起算基期計算,2007年時的基本月薪早該達到21K,基本時薪更已是120元,但因為審議會議高度受到資本家的政治操作與威脅所左右,導致這二十年來,台灣數十萬打工族、兩百萬邊際勞工的薪資不見起色!而受到基本薪資偏低的後果波及,剛剛離開高等教育體系的青年勞動者,起薪更倒退回16年前的水準!

對於上述現象,我們提出三大訴求,要求勞動部與審議會議的各方代表立即出面回應:

(一)立刻調升基本月薪與基本時薪,月薪應調升至27,974元、時薪應調升至177元!

在上一次我們於八月中前往勞動部抗議,要求勞動部立刻以行政裁量權「合理折算」基本時薪為126元時,勞動部出面回覆的官員僅表示「會將勞工意見帶回部內作討論」,當時我們預期勞動部在九月召開的審議會議中,很有可能將基本時薪「調漲」為126元,再說成是「資方的善意」、「政府的恩惠」。

我們認為倘若基本時薪提升到126元,根本不是調漲!如果審議會議只做出「提升到126元」的決議,那就是代表勞動部的徹底失職,也代表保障勞工的存在意義的徹底失落!對於這樣不合理的基本薪資「調漲」,我們將提出具有現實意義、同時也更保障勞工的計算方式,作為替代。

我們基本上同意中經院研發的計算公式,並認為其中包含平衡物價漲幅、勞資均等分配的意涵,擺脫了過去在基本工資議題上,勞工所呈現的悲情與弱勢話語。首先,「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代表的是「通貨膨脹」的程度,與之相乘代表的是讓基本工資符合當期物價膨脹的幅度;而乘以二分之一的「經濟成長率」,則是代表由勞資雙方均等分配經濟成長的果實。

從1997年的十年凍漲開始,基本工資就已經與台灣社會的勞動條件現實脫節。我們認為,基本工資的調漲應該從1997年起算;而按公式計算,在這二十年間,基本工資已經累計了76.6%的應漲漲幅,但至今卻只調漲了26.3%;在名目數額上,現行基本工資與我們主張的基本工資數額,更是累積了將近八千元的落差。因此,我們主張審議會議應立刻漲足基本工資,基本月薪應調整至27,974元、基本時薪應調整至177元(參考附表),我們不能接受低於這個數字的漲幅,勿再忽略勞工最基本的保障與權益!

(二)基本月薪與基本時薪,調漲不脫勾!

除了基本工資的數額外,要調漲時薪或月薪的決定,也流於資本家的政治工具,導致調漲時間不固定。在2007年到2015年間,雖然基本工資調整七次,但其中兩次是只調漲時薪(2013年、2014年),兩次是只調漲月薪(2013年四月、2014年七月),去年的審議會議直到12月都沒有做出決議,造成本年度基本薪資凍漲的危機。

在今年,受到去年法定週工時調降的影響,時薪應該要合理折算到126元,僅需要勞動部的一聲令下就能達成。但勞動部卻想交付給審議會議,操作成是政府「德政」、資本家的「善意」。雖然目前資方團體已經放話不出席九月的審議會議,勞動部是否會以審議會議調整時薪至126元,也有待會議的結果出爐;但我們合理懷疑,按照審議會議近年來的作法,調整時薪與調整月薪已經有脫鉤的先例,該次審議會議就算調整基本工資,也可能「只調時薪而不調月薪」。

基本工資作為保障邊際勞工最低的勞動基準、同時也代表著勞資之間均分經濟成長成果的意義,但卻是個已經處在危機之中的不平衡狀態,而任何讓基本工資的問題倘若有更傾向資方一邊的條件出現,都將造成大量的勞工深受其害。在勞動彈性化下的當代資本主義社會,基本工資作為勞資鬥爭的一環,只要稍有疏漏,看時薪與月薪孰高孰低、哪一邊能夠為資本家節省最多成本,勞動者的聘僱身份與勞雇關係就會往人力成本較低的方向擠壓。

為了對抗這種局勢,必須要同時保障時薪制或月薪制的基本薪資,我們在此明確要求勞動部與審議會議各方代表:切勿再將126元說成是調漲!基本月薪與基本時薪,調漲不脫鉤!

(三)資方代表不出席,造成全體暑期打工族4.32億元虧損,應由資方代表全額負擔,立即賠償!

雖然基本時薪折算到126元,我們認為不該是審議會議的決議範圍;但是因為基本工資不調整至126元,在126元與120元之間存在的價差,仍應該由買斷勞工勞動力的資本家負擔!作為審議會議中的資方代表,就是在基本薪資議題上,導致暑期打工族頓失上千元薪資的最大元兇!

根據前勞動部長陳雄文提出的報告顯示,目前台灣約有四十萬部分工時工作者,平均工時約為22.2小時。因基本薪資仍是120元,暑假期間兩個月,每一位時薪工作者就損失了1,080元,四十萬時薪工作者就一共損失了4.32億元!我們認為,這筆賠款需由資方代表完全承擔!

青年勞動者要尊嚴,而基本工資是尊嚴的最後底線。拒絕微調假政績,經濟成長要均分!我們不能容許資方代表繼續吃人夠夠、惡化剝削,我們要向青年貧窮化的現實宣戰!

聲援團體: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青年產業後備軍、反教育商品化聯盟、師大勞權小組、世新勞權小組、桃園市產業總工會、台北市產業總工會、新竹市產業總工會、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家樂福工會

發言順序:

高教工會青年行動委員會 代表 張宗坤(主持人)

反教育商品化聯盟 代表 謝毅弘

工鬥青年產業後備軍 代表 林昱中

高教工會 理事 黃涵榆

世新勞權小組 成員 曾福全

家樂福企業工會 理事長 籃世華

台北市產業總工會 黃健泰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