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這是勞工階級爭取權益的故事,不是政治鬥爭的故事
國道收費員自救會對於抗爭終於落幕之聲明稿

關於本會與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勞動部部長郭芳煜於八月十六日深夜達成解決爭議之方案,本會於今(18)日會員大會中追認完成。

以下為本會對於抗爭落幕之聲明稿:

一、對於兩年多來支持國道收費員抗爭的工會團體、義務律師、社會各界友人表達由衷的感謝,這份對弱勢勞工相挺的情義,收費員沒齒難忘。對於曾經因勞工抗爭而受影響的國道用路人,本會也表達致歉,請大家諒解我們情非得已的苦衷。

二、國道收費員的抗爭歷時兩年又五個月,跨越國民黨、民進黨兩朝執政。我們認為解決政府政策因素造成勞工權益受損的責任,不論那一黨執政,都是政府應該負起的責任。因此,我們不希望社會各界用藍綠這樣的眼界去解讀國道收費員抗爭案的解決,也請各有政治立場的媒體或評論人,勿再使用國道收費員做為鬥爭政治對手的工具,再次踐踏勞工的主體性。這是一個勞工階級爭取權益的故事,並非政治鬥爭的故事。

三、就事論事,我們也不畏有些評論者可能的政治抹色,對於國民黨執政時期無能、無意解決收費員案,我們要表達強烈的譴責,因為你們無視勞工遭遇的困難處境,非但未予體恤協助,還與遠通公司聯手逼迫收費員就範,你們這種在勞工與財團之間完全偏頗的立場選擇,今日你們失去執政位置,也是應該的結果。

對於蔡英文總統上台之後,克服各種限制和執行上的困難,履行選前工鬥與蔡英文見面時其對收費員的承諾,協調政府部門與遠通公司,終於讓這起抗爭得以解決,我們要表達肯定之意。照顧勞工、捍衛弱勢者的權益,這本就是政府的責任,因此我們也要求民進黨政府在勞工權益與財團權益之間,應更加重視弱勢階級的利益,切莫與國民黨執政時期相似,重視財團利益勝於勞工。

四、國道收費員的抗爭除了個別勞工的權益爭取之外,我們認為它更有幾點制度面的重大意義,一是凸顯國家以約聘雇的方式雇用勞工,其所造成的對勞工基本權益侵害的嚴重性。我們呼籲,民進黨政府不僅解決個案爭議,亦應全盤檢討目前的約聘雇制度,讓政府人事雇用全面回歸勞基法,以保障勞工的基本權益。若此約聘雇制度不經修正、回歸勞基法保障,未來也將有更多遭政府剝削的勞動者出來抗爭。

二是本案凸顯政府與財團簽訂BOT契約的草率及在財團與受影響勞工權益保障間的嚴重失衡。國道收費員抗爭的起因,肇始於遠通公司對於收費員工作轉置的粗糙、不在乎,甚至無端羞辱轉職的收費員。然而在BOT的合約中,政府竟因合約條文的粗糙或刻意放水,完全無法要求遠通履行全數安置的承諾,致令爭議延宕二年半之久,難以解決。我們認為國家資產BOT給財團,並非全民利益,同時因BOT大量解雇受雇者,勞工工作權被輕易出賣,政府亦應全面檢討目前BOT政策。

五、針對外界以“全民買單”來攻擊收費員不該取得補償,我們必須嚴正指出,國道收費員就是政府雇員,政府本就應當善盡其雇主責任,這種攻擊只是在模糊政府應盡責任。甚至在整體勞動市場中,政府本就應當透過更善待其受雇者來確保所有勞工能夠得到更好的對待,難道台灣社會希望政府帶頭剝削勞工,透過各樣派遣、外包、非典勞動來極盡所能壓榨工人血汗嗎?

過去藍綠政府動輒幫財團減稅、以BOT賤賣資產給財團,這才是全台灣勞工應該去指責或甚至去洩憤的“全民買單”。工人爭取應有權益如何可以承受一個這樣大帽子,這樣的攻擊創造出的絕對不是工人的利益,只是讓工人更無法去爭取權益。

六、最後,我們要回應“會吵的孩子有糖吃”這種攻擊。其實“會吵的孩子有糖吃”這句話,從勞工的角度理解,完全正確。勞工所有的權利都不是天上掉下來的,而是工人用盡洪荒之力抗爭而來的。我們的故事正是給其他勞工的一個啟示,自己的權利自己爭,你不爭取、不吵鬧,誰會在乎我們被賤踏、被犧牲呢?

國道收費員經歷兩年五個月的抗爭,共進行一百二十幾場的抗議行動,可謂千辛萬苦,堅持到今天,才能換得與政府達成解決方案的共識。

這是堅持到底工人的勝利,我們為自己的勇氣和堅持感到驕傲。再次感謝所有支持者的相挺情義。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