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2016工鬥終止絕食聲明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6/07/21
資料來源: 

工鬥團體為阻擋民進黨立院「砍七天假」與「一例一修」的修惡法案,於七月十九日發動絕食行動,由八位基層工人與青年代表在立法院前展開絕食。原訂今日召開將表決砍假案的衛環委員會,在工人場外絕食抗爭施的情況下,促使衛環委員會召委林淑芬未出席會議,最終衛環委員會無法召開,砍假案亦無法進行表決,也代表著本次臨時會將不會進行砍假案的審查。

但委員會的終止,或本次臨時會不處理砍假案,並不代表民進黨就打消砍勞工七天假的企圖。在接下來八月份的臨時會,或九月會期,勢必仍是場長期的抗戰。因此,工鬥團體在今日下午2:30分宣布終止絕食,希望保留戰力、擴大戰場,不只將目標放在接下來立法院的動態,更希望集結各界的力量,要求蔡英文政府撤回砍假案案,還給勞工應有的七天假與落實週休兩例!

去年總統大選前夕,工鬥團體與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會面,蔡英文親口承諾絕對不會損害勞工利益、還給勞工七天假。然而蔡英文當選後該承諾卻立即跳票。這段時間以來,工鬥團體不斷要求民進黨與勞工對話,勿一上任就損害勞工權益,然而民進黨將勞工拒於門外,甚至強硬地在三天之內將行政院版的修法案送進立法院,想強行通過。我們想問,作為新執政黨的民進黨,不顧勞工聲音而強硬修法究竟是為了誰的利益?民進黨取得執政權後,勞工就成為民進黨的敵人了嗎?民進黨拒絕勞工,但積極與工商團體見面,會見工商大老和資本家,很明顯是只聽取資方的意見,政府聯手資本家透過制度性的修改打壓勞工,讓台灣淪為方便資本家吸血的血汗過勞之島。

台灣的工時是全球第三高,台灣的九百萬勞工一直以來都在面對過勞問題,無論是保全、司機、工程師、醫師、護士、維修員⋯⋯各種職業的勞工都面臨工時過長、沒有休息時間的惡劣環境。台灣的勞工想要休息,但在整體低薪的環境底下,勞工靠加班才能養家活口,這幾年過勞悲劇層出不窮,有多少勞工直接死在勞動現場而無人聞問?而今新政府民進黨卻要再砍假來增加勞工的工時,這是勞工團體絕對不能退讓的事情。

今天,勞工以犧牲身體的絕食抗爭,換到砍假案的終止。同時,我們也邀請蔡英文、勞動部、行政院與勞工進行公開的工時辯論,直接面對勞工!未來,我們將再接再厲,以持續的抗爭,誓言討回屬於勞工的休息時間!

臉書討論

回應

民進黨不當黨產更該檢驗
2016/07/24 中國時報 陳宜民(立法委員)

國民黨黨產其來有自,有一定的歷史背景與問題的複雜性,社會自有公評。然而,民進黨此次於臨時會提出的不當黨產條例草案,卻充滿了針對性,罔顧公平,更遑論該草案徹底違背轉型正義的原則。
首先,該草案不具前瞻性,僅針對歷史事件與政黨進行批判與鬥爭,不但無法團結人民,更無法造就奠定民主政治基石的格局。不論哪一個版本均載明,該法所規範的政黨僅限於民國76年7月15日以前成立,並依動員戡亂時間人民團體法規備案者;換言之,身為國會第一大黨的民進黨以及其他國會有效政黨,在立法通過後,不論過去或是未來都將不受該法的約束。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陳水扁總統貪汙的鉅款,即便流向民進黨,亦會被視為『合法黨產』。民進黨立法掩飾,讓非法黨產有轉變成合法黨產的可能。陳幸妤曾說:『民進黨人哪個沒拿過我爸的錢』。我不禁要問:一個執業律師,縱使他擔任過無數公職,但哪來那麼多的資金可以資助黨內同志競選?陳水扁擔任總統期間亦同時擔任過民進黨黨主席,那到底有沒有貪汙所得流向民進黨、變成為民進黨的不當黨產,民進黨也未曾向社會大眾清楚交代過;現在,立法院內所有討論的不當黨產條例都技巧性的規避了民進黨的責任,讓這一段歷史無法釐清、亦無法咎責。這就是我反對臨時會通過不當黨產條例的第一個原因。
其次,臨時會的召開有兩種方式:一是總統咨請,二是立法委員四分之一以上請求,且須以特定事項為限。此次臨時會,民進黨洋洋灑灑羅列勞基法修正案、不當黨產條例草案以及總預算等三案要進行處理,看似兩個民生法案、一個政治性法案。但第一天委員會審議勞基法修正草案時,委員會主席就刻意迴避職責,導致法案無法進行審議。臨時會召開的目的就是處理重大事項,而非變成常會的加班列車。從處理勞基法修正草案的過程來看,整個國會的表現荒腔走板,民進黨豈非將臨時會當作是兒戲、戲弄全國民眾?
第三,臨時會只處理重大急迫性法案、不應處理常會無法通過的一般性議案慣例,應該被建立。過去8年,臨時會的制度被過度使用,甚至可說是濫用,早已失去召開臨時會的意義與目的。國民黨執政時期,臨時會用來處理美牛等爭議性議案,導致社會動盪不安,早為國人所詬病;國民黨過去錯誤的殷鑑不遠,民進黨更應引以為鑑。民主制度應是激勵相互競爭的政黨彼此追求進步,而非互相比爛,否則人民終將對政黨政治失去信心。因此,立法院應審慎使用臨時會召開的機制,建立臨時會僅處理重大急迫性法案的慣例。
面對國民黨的黨產,筆者認為:國民黨終究應該勇於面對社會大眾的檢驗,否則形同揮之不去的夢魘,淪為對手的政治提款機;但這樣的信念,並不意味民進黨就可以恣意立法、違背法治精神與民主原則。
不當黨產條例草案,實不具召開臨時會之必要性與急迫性。再者,攸關勞、雇權益,即將到來的928是否放假的勞基法修正草案,既已確定無法於本次臨時會審議,民進黨即應優先處理較具急迫性的總預算案,以符合召開臨時會之意義;而有關不當黨產的問題,則應留待常會時充分溝通、討論。畢竟本屆立法院尚有7個會期,民進黨實在沒必要急於一時、而壞了建立體制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