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長榮空服員的一封信

2016/07/15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理事

我們經常在桃園機場擦身而過,打量著彼此,露出會心一笑,沒有什麼機會交談。

早些年華航招考空服員時,都會有為數不少的長榮空服員前來報考,錄取機率也很高。很多關於你們的事,都是從許多前長榮空服員的同事口中聽來的,受訓期間不只訓練非常嚴格,被要求集體住宿舍,強迫吃素,這些聽來都令華航人十分訝異。報考長榮航空最有名的就是「適職測驗」了,所有想進長榮的考生都知道,只要提到「工會」,回答不需要就對了,否則就算條件再好,大概也會收到遺珠之憾的通知信吧!

12年前大學剛畢業的我,尚不知工會為何物,雖然覺得這樣的考題有失偏頗,但是畢竟當年航空業可是前景看好,為了擠進窄門,寫出違心之論好像也是不得已的事。還有,華航男性空服員人數比例雖低,但長榮可是一個都沒有,這點也讓我們相當納悶。也常常聽說某年招募的空服員素質不如預期,以往簽五年約,某年只簽一年之類的,綜觀下來,我自己覺得,進華航是相對幸運的。

累出一身病的我們

近年來,從金融海嘯、油價浮動、SARS、911事件、ISIS竄起,到廉價航空百家爭鳴,傳統航空業者面臨嚴峻的挑戰。華航雖自栩國內航空業龍頭,很多決策卻常常不如長榮明快且跟上時代腳步。

我們是羨慕你們的。

從HELLO KITTY彩繪機、金城武的「I SEE YOU」、到RIMOWA盥洗包、鼎泰豐小籠包,還有巴黎航線的馬卡龍,華航人好心急,面對老客人質疑為何商務艙座椅無法平躺,華航空服員卻只能微笑說抱歉… ….。天知道我們有多恨鐵不成鋼,雖然嘴巴上老是批評華航是隻大恐龍,心裡還是對這家公司有濃厚的感情。

在行銷策略上華航輸慘了,但是在縮減人力與延長工時這一塊,華航迎頭趕上了。座艙長不再專職,全線削減廚房人力,若在報到後旅客人數預報低於預期,還會請已經上機做完準備工作的空服員當場改當乘客,飛時折半。航線雖然越開越多,但是為了落實 COST DOWN 的經營策略,新增區域航班不再住房國外,即使超過勞基法的12工時上限,也是得打當天來回。為使人力需求更為彈性,旺季期間飛時暴增至100小時(後來聽說長榮飛120小時是家常便飯),但是為了配合公司營運,也只能安慰自己,雖累但是當作賺錢囉!

這些我們都熬過來了,但也都熬出一身病來。

到了2013年,為了提高飛機的使用率,出現凌晨起飛的紅眼航班,這就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雖然華航有企業工會,每個人都是當然會員,除了每個月薪水單代扣的幾十塊工會費以外,太平盛世,除了每年的年終金協商,誰會特別感到工會的存在是必要的?許多人甚至不知道工會辦公室在哪裡,尤其是以機艙為辦公室的空服員,上班下班要是沒接到客訴,也不會走進所屬部門的辦公室,最常去的地方叫銀行。

某次企業工會理事長帶著空服員包圍總公司,當年還是菜鳥的我,覺得攸關自身權益,拖著行李就趕到現場,到現場看到一兩百名同事,大家議論紛紛,不到十分鐘,當時的理事長就走出來跟大家宣布達成協議,要我們解散回家。大夥兒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但是見到理事長一副老神在在樣子也只好打道回府,後來才知道自己被賣了。

抗議紅眼航班,自主工會的開始

但是紅眼航班出現以後,配合臉書興起,先是在內部論壇上掀起一股排山倒海的反抗聲浪;2013年9月2日華航三分會在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的協助之下,華航空服員走上街頭發出怒吼。

這次我們沒有被摸頭。

我們也不是一開始就這麼勇敢。

2013年,在勞動條件日趨惡化之時,有位不怕死的領頭羊,登高一呼,找來一群追隨者,展現改革氣勢,以聯合競選之姿完全拿下空服員所屬的華航企業工會第三分會。雖然擁有高度民意支持,在內部的勞資會議上,我們深深感到體制內改革有多麼困難。尤其華航企業工會其他分會仍在守舊勢力的掌握之下,依照目前的理監事選舉制度與配票文化,三分會會員代表即使占了四分之一亦無法拿下任何一席理監事席位,可謂孤掌難鳴。

我們知道不能再等了,於是與全台戰鬥力最強的桃園市產業總工會聯繫上,展開體制外抗爭的漫漫長路。

2014年9月2日,在桃產總協助之下,為抗議大量出現的紅眼班戕害身心健康,三分會第一次獨力號召空服員走上街頭,近百名空服員之中,除了工會幹部之外,幾乎所有人都戴了口罩、墨鏡、帽子,深怕被現場的管理單位行政人員認出。
即使在管理上相對開放的華航,還是會透過「關心」的方式,勸導員工「有話在家裡說」,不要走上街頭。

對資方來說,窮極所有威脅利誘手段使勞工閉上嘴巴的管理方式,是最輕鬆也不需花太多成本的。即使如此,這群人還是激動得高舉標語,大聲地喊口號。因為他們明白,此刻要是不站出來,以後就沒有機會站出來了。

營收創新高,年終創新低──憐荒尾牙餐會抗議

2014年華航的營收破天荒創新高,第一線員工咬牙撐過人力短缺的困境,拚死拚活的努力卻沒有反映在當年度的年終獎金上。我們都知道年終獎金只是一個導火線,內心真正的擔憂的是,如果經營策略再不改變,高營收低獲利與縮減人力的狀況會持續下去,第一線員工的處境只會更艱難。

於是在2015年的1月22日,三分會再度發起「憐荒尾牙」,人家的尾牙在大飯店看明星表演,我們冒著寒風在南京東路華航大樓路邊吃炒米粉。

雖然資方在各大路口派出多組人馬,有的柔性勸導大家回家,有的拿出手機相機拍照錄影蒐證,但是這次,現場來了千人。

這次我們並不孤單.

除了空服員以外,現場來了許多其他單位的同仁,包括機場地勤、飛行員、飛機維修技師等等,他們都跟我們一樣關心這家公司的未來,他們只是缺乏組織。他們和空服員一起留到最後,一起激動地喊著口號,更有許多慷慨解囊贊助花費。在又冷又濕的冬夜裡,現場的氣氛熾熱高昂。

高層呢?就在華航大樓樓上開起記者招待會,向外界說明他們有多麼無奈。
理事長呢?有人指稱他躲得遠遠地偷看現場狀況,他本人表示他在松山機場坐鎮,心繫所有員工的安危。

寫到這裡,我忍不住笑了。

活動結束後數日,四名上台發言的工會幹部遭無預警暫停飛行任務,暫派地面任務,理由是「參與活動表現不夠冷靜,不符合公司期待的空服員特質」。

其實早在活動前,我們就預料到資方會秋後算帳。

幹部事前做好被解雇的心理準備,也為家人做好心理建設,獲得諒解,甚至有人家裡小孩才剛出生,急需用錢,連借錢的苦主都找好了。
別看事後說的一派輕鬆,當下內心其實惴惴不安,站在台上都不知道是因天冷而顫抖,還是緊張到發抖。

但是這次不站出來,下一次就真的沒人敢站出來了。

在這裡真的要特別感謝桃產總,憑藉他們豐富的經驗,以及源源不絕的戰鬥能量,支持我們這些小蝦米勇敢對抗大鯨魚。還有那夜台下擠得滿滿的人潮,有上班前趕來聲援的,也有下班後直接從桃園機場包下計程車無論如何都要參一腳的。
當下真的覺得一切的努力都值得了。

幹部遭停飛之後呢?

工會當然不能閒下來,延續街頭尾牙的氣勢,又再度發起「黃絲帶運動」,請所有空服員在值勤時在身上或是行李上配戴黃絲帶,為四位遭停飛的幹部加油打氣,期待早日返回工作崗位。

資方當然也不會閒下來,有人不聽勸告被註記的、有人黃絲帶遭扯下的、還有差點因為黃絲帶被要求當趟不得執行飛行任務的。

這群空服員並非省油的燈,經過這一連串的磨練,他們變得越來越強大,不但沒有因此退縮,還越戰越勇。

最後在社會輿論的壓力之下,資方終於妥協,對外表示「四人接受地面訓練後表現良好,提前恢復飛行任務」。

這中間還發生一段幹部再度返回南京東路「老地方」落髮抗議的插曲。

抗爭至今,我們遇到許多瓶頸,正所謂關關難過關關過,「莫忘初衷」這四個字一直提醒著我們,千萬不能放棄。

圖為今年六月華航空服員為了改善惡劣的勞動條件,藉由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啟動罷工程序。而在七月中旬長榮航空已有1500人加入空服員職業工會,未來他們也將行動中穿起藍色的工會制服(資料照:宋小海攝)

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的使命

說了這麼多,各位一定很好奇,為什麼同一群人除了持續運作華航三分會之外,還要另外成立「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

華航企業工會的不作為是原因之一,我們還有個更遠大的目標,提升台灣航空產業從業人員的勞動條件。

那就不得不提到萬惡AOR(民用航空器飛航作業管理規則)了。

自從政府背書的AOR出現以後,為航空公司開了方便大門,所有派遣原則雖然表面上維持不變,但是一遇天災或突發狀況,AOR成了最好的藉口,累死空服員從此無需特別理由。航空公司看天吃飯,哪有一天到晚風調雨順的。一下颱風、一下旅客急病、還有機械故障等等,這些變數使得空服員的工時最高可以延伸至24小時,對空服員的身心健康造成潛在威脅。

在每一次修正AOR的公聽會上,各家航空公司的代表謬論連連,醜態百出,說到底就是為了維護資方利益,置勞工生死於度外。

光是參加AOR公聽會根本沒有實質作用,靠勞基法條文也只能提出勞動檢查,遇到大老闆罰錢罰不怕,又能奈他何?再者這些救濟途徑都是等事情發生了才試圖補救,無法達到預防效果,倒楣的還是勞工。向主管機關陳情保障勞工權益的想法更是天真,勞動局勞動部不知道去了多少次,NO PAIN NO GAIN,唯有勞工團結抵抗資方,靠實力贏得資方尊重,才有翻轉勞資關係的可能。

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由桃園市空服員職業會發動的華航空服員罷工,相信大家都還歷歷在目。半夜發簡訊「邀請」空服員簽署84-1條款,簽署者的旅費就可以由每小時美金2塊調漲到3塊,接著又片面宣布更改報到地點,嚴重影響工時與休時計算方式,甚至在發起罷工投票以後,華航高層還是信誓旦旦地表示絕對有把握處理這次危機。結果在揭露罷工訊息後幾小時,居然宣布班機罷工日班機全面停飛,試圖誤導社會大眾,將矛頭指向空服員。

這次罷工掀起台灣社會不小的騷動,普遍獲得大眾支持,華航顢頇的官僚組織真是幫了大忙,也凸顯出長期以來其經營管理思維有多荒謬。

長榮高層反應十分迅速(這點華航真的要多學習)立刻宣布將空服員每小時新台幣60元計的旅費一口氣調漲至90元,調幅高達50%。接著又發信給內部員工,哭訴經營一家公司有多不容易,希望大家共體時艱。這一連串的懷柔政策,無非不是在壓抑長榮空服員逐漸萌生的勞工意識,也讓我覺得似曾相識。

很高興有機會跟各位接觸,說了這麼多,誠心的希望各位無論未來的路有多艱難,都請讓我們陪各位一起走下去。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