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談】社運參政行不行?
馬來西亞與台灣的小黨經驗對話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6/07/04
資料來源: 

時間:2016年7月5日(二)19:00 - 22:00

地點: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辦公室(台北市羅斯福路二段 70 號 8 樓之 3,近古亭捷運站 7 號出口)

在台灣,提到馬來西亞的左翼,如果你不是完全沒有印象,會先想到大概也是長期遊走在馬來半島的山林之間,以游擊戰方式與政府對抗,直到1989年才放下武器的馬來亞共產黨(馬共)。很多人甚至會直覺認為,馬來西亞經歷了1969年的「五一三」事件以後,社會運動與工人運動便陷入一片長期的死寂。

事實上,馬來西亞政府自1970年代起推行「新經濟政策」,表面強調扶植經濟相對弱勢的馬來族群,實則更強化了執政聯盟及其朋黨資本家對社會的宰制力,加以後續在追趕現代化的過程中,國營事業與公共服務私有化的寡頭壟斷情形益加普遍,以發展為名對土地資源的恣意調配、掠奪也益加嚴重,此期間,普羅大眾出於工作權、居住權遭侵奪而興起的反抗時而有之,甚至在政治高壓的氣氛下,仍有一些知識份子、學運青年在各地分別投入了草根服務的組織工作,並且在街頭的倡議行動中匯流,其中比較醒目的兩股力量,分別是爭取大型種植園內工人社區權益的「園丘工人」運動與反對清拆都市非正式木屋社區的「城市開拓者」運動。

在這兩股運動的驅動下,1994年5月1日,幾個社運組織在首都吉隆坡聯合發起了一場多年未曾見過的五一勞動節大型集會,造成不小的話題,同時也埋下構想新左翼政黨的種子。後來,這些來自不同組織的運動份子除了每年繼續發起全國性的五一行動,同時也展開了籌組政黨的討論。最終在1998年五一前夕,他們正式向政府提出「馬來西亞社會主義黨」(Parti Sosialis Malaysia, PSM)的註冊申請,但卻遭當局以「威脅國家安全」為由駁回。

儘管如此,PSM依然展開了社運抗爭與選舉參與齊頭並進的政治路線。從2004年起,他們在每一屆大選都參與在野政黨的選舉協商,嘗試在有組織工作與群眾基礎的地區推出候選人。2008年,在馬來西亞反抗執政聯盟長年壟斷政權的民間聲浪風起雲湧之際,他們的候選人雖然無法以黨的名義參選,但成功地拿下了一席霹靂州國會議員與一席雪蘭莪州州議員,同年稍晚,經過了十年的漫長爭取,PSM終於獲准註冊為合法政黨。

2013年,因為在野政黨之間的利益衝突,部分選區整合破裂,PSM在協商過程中遭遇許多困難,甚至因為「社會主義」一詞的敏感性,仍無法掛黨名代表在野聯盟上陣競選,但最終還是勉力保住了一席國會議員。同一期間,他們持續在社會運動與政策倡議的場域中活躍,舉凡廢除內安法令(ISA)、反對消費稅(GST)、反對TPPA(即TPP)等全國性的運動課題,PSM幾乎無役不與,而且都是重要的中堅份子;此外,對基層群眾的服務與組織,特別是農民、移工、公部門契約工等相對弱勢的群體,他們也投注心力長期協助。儘管它的政治實力仍然微小,但不論是支部開枝散葉(從2010年的16個到2016年的33個)或黨員持續成長(從2010年的460人到2016年的1060人),都說明了PSM做為一個政黨,已逐漸站穩腳跟。

近來隨著大馬政治局勢的變化,在野政黨合作益形困難,2018年大選前景目前並不樂觀。對PSM來說,下一階段要如何面對選舉,是繼續參與主流政黨的結盟協商?或是獨力爭取普羅大眾的認同支持?其實是一個困難的抉擇。但無論如何,這個政黨十多年來堅持社運與參選並進,而且確實取得一些成果的經驗,對於剛剛經歷過一輪大選,眼前也正在思索自身與新政治格局之間關係的台灣社運與小黨,應該有參照的價值。

這一次《苦勞網》邀請到PSM三位幹部來台,也很榮幸獲得社會民主黨、綠黨與勞動黨允諾出席,才促成了這一場座談。在此廣邀各方參與,期待透過這次互動,為一月大選後某些未竟的討論再刺激出新的火花。

主持引言:

  • 林佳禾(苦勞網)

與談來賓:

  • 朱進佳(馬來西亞/PSM副秘書長、中央委員)
  • 許承賢(馬來西亞/PSM霹靂州國會議員再也古瑪辦公室助理)
  • Tinagaran Subramaniam(馬來西亞/PSM森美蘭州芙蓉支部幹部)
  • 陳尚志(台灣/社會民主黨召集人)
  • 石德隆(台灣/綠黨中央執行委員)
  • 高偉凱(台灣/勞動黨新竹縣議員)

報名表單:http://goo.gl/forms/YsaHSeVWTxHOSJGO2

主辦單位:苦勞網

協辦單位: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贊助單位:浩然基金會

活動日期: 
2016/07/05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