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微調, 挺學生, 大人站出來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5/07/31
資料來源: 

101課綱已經是「中國國民黨」執政黨的「課綱」了, 但他們還不滿足, 要把戒嚴時期的意識形態偷渡進來!

 然而, 這並不只是一個課綱的問題——如果允許當權者這樣「偷吃步」, 以微調之名, 行「政治干預教育」之實, 以後, 他們還有什麼不敢做的?

 可敬的中學生們, 已經以他們最純潔, 最真摯的心, 為此付出許多, 包括最可貴的生命; 今天早上, 一位建中同學, 他一直是走在最前面的, 卻低著頭說: 為什麼我們連專心悲傷一下的空間都沒有? 那麼, 做為一個成年人, 做為這國家的「公民」, 在這個時候, 難道我們竟然可以無動於衷?

 當然, 遇到蠻橫不講理又掌握權力的人, 我們能做的有限; 但如果我們連站出來說一聲「NO」都不肯, 且不說如何面對下一代, 只問問自己, 我們對得起自己嗎?

 為了是非與公理, 為了對抗蠻橫的當權者, 讓我們站出來, 讓全世界看到, 台灣的大人也站出來了

 我們的訴求很簡單, 當權者應該也很容易可以接受, 那就是:

 1.      取消黑箱微調課綱, 暫時回到101課綱

2.      撤換教育部長吳思華

3.      停止對林冠華及反黑箱課綱同學們的中傷與抹黑

4.      透過合法程序, 解決課綱爭議

 

「大人站出來」活動內容:

 一、7月31日(週五) 晚七點, 教育部門前, 聲援學生集會 課綱論壇

二、8月1日 (週六) 晚七點, 教育部門前, 聲援學生集會-林冠華追思儀式 課綱論壇

三、8月2日(週日)下午四點, 教育部週邊遊行 (遊行路線另外公佈)

 

發起團體及個人 (陸續增加中):

人本教育基金會、史英、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華人民主文化協會、華人民主書院、台灣圖博之友會、台灣教授協會、台灣教師聯盟

臉書討論

回應

緊急超重點澄清『反黑箱課綱』者的不實說法!
侯立藩專欄

反課綱發言人自殺,引發輿論譁然,雖目前無法確定其自殺原因為何,但各方人馬都盡力把此事與課綱微調扯上關係。反課綱者暗指政府是兇手,他們硬要這樣講,我也無話可說,但是我對於他們一再的對課綱微調的內容進行錯誤宣傳感到十分憤怒。今晚我再也無法容忍,故發此文鄭重澄清!

其實我不是第一個發相關文章的人,教育部及社會大眾不知幫忙澄清過多少次,但反課綱者依然持續傳遞錯誤訊息並吵鬧不休,我沒別的辦法,只好再寫一篇持續澄清,他們只要繼續作亂,我就繼續發文,絕對與他們戰到最後一兵一卒!

反課綱者真反的是內容,程序問題只是藉口。無論如何,他們都覺得『程序』與『實體』都有問題。以下就最常見的謬誤予以破解:

程序:
1. 檢核小組於法無據?
解惑:
檢核小組的存在及組成實於法有據。依據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第28條規定,機關得視業務需要設任務編組。國教院因此邀請有調整課綱經驗的課程綱要委員、教科書編者及審議委員等相關學科領域專家組成『高級中等學校及國民中小學社會、語文領域檢核工作小組』,簡稱『檢核小組』,參與課程綱要之統籌與規劃。
檢核小組沒有直接調整課綱之權責,其研究成果僅具有「建議」權,所建議之調整內容,尚須彙總公聽會意見,再經教育部課發會、課審大會多重審查修改,才能成為正式課綱,因此決策權還是在教育部。

2. 公聽會偷偷摸摸且一言堂?
解惑:
非也。教育部發文通知教師參加公聽會的時間確實距離公聽會時間過近,導致許多教師收到公聽會通知已距離截止日期太近或過了截止時間,這部份教育部的確有疏忽,不容否認!但是教育部有沒有補救措施?有!許多教師發現過了截止日期後打電話到教育部詢問是否可以參加,教育部全部同意,而且有人根本沒電話報名,直接到現場表示要參加,教育部依然同意,這是什麼概念?截止日期形同不存在!
公聽會有沒有辦,有辦,且北中南各辦一場,三場來超過百人,與會者皆能暢所欲言,現場正反雙方意見都有,所以不是沒辦公聽會,有辦,且辦的正大光明,也有很多人來參加,絕非辦的偷偷摸摸,也絕非一言堂,更絕非小貓兩三隻!

3. 課綱違法?
非也!這句話不只出自反課綱學生的口中,還出現在具有法律專業背景的中研院研究員黃國昌及民進黨發言人黃帝穎律師的口中。
真實情況是根據監察院的報告,課綱程序部分全然合法。高等行政法院確實有做出教育部敗訴的判決,但請注意!!!法院指的違法的部份是指教育部沒有依照政府資訊公開法公布委員名單及會議記錄,不是說課綱內容違法!!!教育部針對這個部分已經上訴,案件目前仍在審理中。
講的專業一點,高等行政法院審理的對象是課綱微調程序『後』的資訊公開與否,這與課綱微調的程序及實體是否違法完全無關。要說的簡單一點,就是法院認為教育部應該在課綱程序後公布會議記錄與委員名單而已。故隨意說課綱違法,就是妖言惑眾,其行為與周姓爛嘴沒有區別!

實體內容:
1. 我國最高峰是喜瑪拉雅山?我國首都是南京?
解惑:一派胡言!無論是新課綱還是舊課綱都沒有這樣的內容!媒體會瘋狂報導喜瑪拉雅山的問題是教育部在中部辦座談會時一位台中一中的歷史老師許全義亂說的,媒體未查證就亂報,謠言流傳至今,陰魂不散,必須要強力澄清!

2. 二二八事件被刪除?
解惑:胡說八道!新課綱不但沒有刪除二二八,還將它從原本舊課綱裡次要的說明欄提升到重點層級的標題欄!!!!

3. 白色恐怖被刪除?
解惑:大錯特錯!公民與社會科將原「…蔑視人權的歷史教訓,例如:我國的白色恐怖、良心犯、德國納粹等」舉例部分,修正為:「…蔑視人權的歷史教訓,例如政府濫用權力對人民的迫害,以及殖民政府對殖民地人民的歧視」,以概括性說明取代原課綱明確的舉例限定,回歸課綱屬綱要性規範之性質。
教科書編寫者一樣可以將白色恐怖納入其中。事實上,檢視6版本中,龍騰、翰林、三民、全華等4版本,修訂後的教科書仍維持白色恐怖內容;南一版本則是修訂前後都沒提到白色恐怖,而是以納粹屠殺為例。此外,老師上課上到這段時一樣可以舉白色恐怖為例,教育部從來沒有禁止白色恐怖出現。

4. 新課綱刪除鄭南榕?
解惑:舊課綱本來就沒有鄭南榕,新課綱要怎麼刪除?誰如果發現舊課綱有鄭南榕,來找我,我會請你去拜拜或禱告,因為你看到鬼了!

5. 新課綱用『原住民族』,不寫平埔族?
解惑:亂講!95課綱即使用原住民族,當時這樣使用,並未讓編寫者因而不寫平埔族的內容,其內容照樣出現於課本之上。『原住民族』之稱呼是依據原住民法之用語而來,並且與憲法增修條文之用語相同。雖然根據該法『原住民族』只指所謂的『高山族』,但課綱從未要求不得提到平埔族內容,課程編輯者依然可以在內容放入平埔族內容。所謂『刪除平埔族內容』之說法於事實不符。

其他:
1. 請弄清楚『課綱』與『課文』的差別!
抗議學生基本上搞不清處這兩者的差別,不斷的指責新課綱刪了什麼漏了什麼。事實上課綱全名叫課程綱要,他是教育部提供給教科書編寫者作為編書的依據,是非常概括性的東西。編者依據課綱編出課文,學生讀的是課文不是課綱!許多人就是搞不懂,所以拿『舊課文』來跟『新課綱』相比,然後說少了什麼什麼的,根本是亂比一通。
舉例而言,新課綱講到威權政治沒有要求舉例白色恐怖,但是編者一樣可以在課文中以此為例來說明威權問題。即使課本也沒寫,老師上課一樣可以講!

2. 『史實』與『史觀』的差別
『史實』是一件事裡確定的人事時地物,不因為訴說者的不同而改變,『史觀』是說故事人的立場,不同的人對同一件事可能有不同的敘事方式,會影響到聽者的認知跟感受。
舉例而言,一對情侶吵架,雙方對人事時地物有共識,但男方把這件事說給他朋友聽,他朋友會覺得男方對,女方不對。女方把這事說給她朋友聽,女方朋友說女方讚,男方是爛男人。為什麼會這樣?因為說故事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所以會說出截然不同的版本!(我現在緊急寫作,所以說男女。我不是歧視同性戀!不要拿這來跟我鬧!)

3. 到底該採取什麼史觀;中華民國史觀?台灣國史觀?
台灣長年因意識型態與國家認同爭吵不休,這個問題其實才是課綱爭議的根本問題,前面全都是鬧假的!
為什麼反課綱者支持舊課綱?因為舊課綱是在陳水扁前總統時代通過的,陳前總統哪一黨?民進黨!民進黨支持什麼?台獨!然而民進黨知道台獨只能說說卻根本做不到,所以不斷的在各種地方偷渡這樣的意識型態,課綱當然也包含在內。今天的新的課綱並非什麼統一課綱,而是站在中華民國憲法的基礎上忠實的反映憲法的精神。

舉例而言,新課綱把舊課綱中指稱對岸的用詞『中國』換成『中國大陸』,為什麼要這樣?因為根據憲法,中華民國才是真正的中國,既然中華民國是真正的中國,那麼當你說到中華民國憲法中屬於中華民國的領土的大陸地區時使用『中國』,就等於是把你自己排除在中國這個概念之外!

再來,慰安婦問題前加上『被迫』,這也是準確反應中華民國的史觀。事實上這也不僅僅是中華民國的史觀,凡是被日本侵略殖民過的國家都有這樣的問題,而這已經經過反覆驗證證明慰安婦是被迫從事性工作的。如果你覺得不是被迫,那顯然是你站在日本史觀中的錯誤史觀及不敢面對真相的史觀,你才會有這種幻覺!

此外,日治改成日本殖民統治,也是反映中華民國史觀。站在中華民國的立場及當時台灣人的立場,日本就是殖民統治,說日治並不能準確反映出日本『殖民』的事實。有人說日治被改為『日據』,這是錯的,新課綱沒有這樣改。新課綱也同意編者可自由選擇日本殖民統治或著日據作為用語,沒有強迫使用『日據』這回事!

最後,簡單的說一下為何要採中華民國史觀?因為今天支配我們生活的就是中華民國憲法及根據它來制定的法律,歷史課綱不可能同時列出數百種史觀,那到底要列哪一種?到底要站在誰的角度來說故事?當然是中華民國憲法及政府的角度。如果要堅持舊課綱,那就是站在虛構且不存在的『台灣國』角度來說故事。請問,台灣國建國了嗎?正常人都知道沒有!

再補充一點,關於黑箱,真正的黑箱是前朝搞的課綱微調,因為那時的調整根本沒按照任何程序,什麼公聽會、檢核小組等一概沒有,總統一聲令下,教育部僅找了獨派色彩濃厚的『台灣歷史學會』擬好課綱就火速上路。所以這些『反黑箱課綱』的人最該反的就是以前的舊課綱而不是依法而定的新課綱!

以上諸點,鄭重澄清!誰在造謠,歡迎讀者檢舉,我必再發文導正視聽!

吳思華 史英 人本教育基金會..台灣教師聯盟 練習 誠實 勇敢 回答

反微調, 挺學生, 大人站出來
2015/07/31資料來源: 人本教育基金會

經是「中國國民黨
黨」執政黨的
的「課綱」了, 但他
了, 但他們還不滿
果允許當權者這
「政治干預教育」之實,
的中學生們, 已經
為一個成年人, 做為
人, 做為這國家
的「公民」, 在這個時
又掌握權力的人, 我們
人, 我們能做的
到, 台灣的大人也站
換教育部長吳思
盟 華人民主文

.............

吳思華 史英
人本教育基金會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 華人民主文化協會
華人民主書院 台灣圖博之友會 台灣教授協會 台灣教師聯盟

練習

努力

誠實 勇敢

簡單 扼要 明確

逐條 回答 下列 基本 普通 小常識 問題

1.什麼是 國?

2.什麼是 國 之組構要素?

3.該諸 國 之組構要素 如何運作 使組構成 一

吳思華 史英
人本教育基金會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 華人民主文化協會
華人民主書院 台灣圖博之友會 台灣教授協會 台灣教師聯盟

所認為應是的民主 國?

4.什麼是 民?

5.誰是 民?

6.誰不是 民?

7.什麼是 黨?

8.誰得是 黨?

9.誰不得是 黨?

10.什麼是 政?

11.什麼是 執政?

12.誰 執政?

13.民執政 或 不是民執政?

14.得是黨者執政 或 不得是黨者執政?

15.什麼是胡扯瞎掰亂七八糟鬼扯狗屁不通的所謂 執政黨?!

16.什麼是所謂 課綱?

17.什麼是 他們?

18.誰是 他們?

19.所謂他們 是民 或 不是民?

20.所謂他們 得是黨 或 不得是黨?

21.什麼是 權?

22.什麼是所謂 當權?

23.什麼是所謂 當權者?

24.誰是 當權者?

25.誰不是 當權者?

26.所謂當權者 是民 或 不是民?

27.所謂當權者 是得是黨者 或 是不得是黨者?

28.所謂當權者 執政 或 不是所謂當權者 執政?

29.什麼是政治 中的 政?

30.什麼是政治 中的 治?

31.什麼是 政治?

32.什麼是 教育?

33.什麼條件構成 教育?

34.什麼條件使 教育 成為可能?

35.什麼是所謂 政治干預教育?

36.什麼是學生?

37.所謂學生 是民 或 不是民?

38.所謂學生 得是黨 或 不得是黨?

39.所謂學生 是使 教育 成為可能的條件 嗎?

40.什麼是 教育?!

41.什麼是所謂 成年人?

42.所謂成年人 即是民 或 不即是民?

43.成年人 是民者得是黨 或 成年人 不是民者 得是黨?

44.所謂國 即是 國家 嗎?

45.什麼是 公民?

46.誰得是 公民?

47.誰不得是 公民?

48.成年人是民者 得是 公民 或 成年人不是民者 得是 公民?

49.得是公民者 得是黨 或 不得是是公民者 得是黨?

50.什麼是 權?

51.什麼是 權力?

52.什麼是所謂 掌握權力?

53.什麼是所謂 掌握權力的人?

54.誰是所謂 掌握權力的人?

55.民 是掌握權力的人 或 不是民是掌握權力的人?

56.所謂黨 得掌握權力 或 不得掌握權力?

57.什麼是 我們?

58.誰是 我們?

59.什麼是 台灣?

60.台灣 的什麼?

61.台灣 的誰?

62.什麼是 大人?

63.所謂大人 即是 成年人 嗎?

64.什麼是所謂 台灣的大人?

65.什麼是 教育部?

66.誰是 教育部?

67.所謂教育部 是民 或 不是民?

68.所謂教育部 得是公民 或 不得是公民?

69.所謂教育部得是黨 或 不得是黨?

70.所謂教育部 得掌握權力 或 不得掌握權力?

71.所謂教育部 得是掌握權力的人 或 不得是掌握權力的人?

72.什麼是 教育?!

73.所謂課綱 是使 教育 成為可能的條件 嗎?!

74.什麼是 教育?!

75.什麼是 教育部?!

76.什麼是 民主?

77.什麼是 民主 中的 主?

78.什麼是 民主 中的 民?

79.誰是 民主 中的 民?

80.誰不是 民主 中的 民?

81.所謂教育部 是民主中的民 或 不是民主中的民?!

此外

如果

吳思華 史英
人本教育基金會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 華人民主文化協會
華人民主書院 台灣圖博之友會 台灣教授協會 台灣教師聯盟

聽過看過說過寫過 - 人民為教育權的主體 這幾個字

那麼

吳思華 史英
人本教育基金會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 華人民主文化協會
華人民主書院 台灣圖博之友會 台灣教授協會 台灣教師聯盟

也練習

誠實 勇敢 回答

82.什麼是 人民?

83.所謂民 即是 人民 嗎?

84.民主中的民 即是 人民 嗎?

85.什麼是 教育 權?

86.什麼是 人民為教育權的主體 ?

( 所有
吳思華 史英 人本教育基金會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 華人民主文化協會 華人民主書院 台灣圖博之友會 台灣教授協會 台灣教師聯盟 的回答
將引領
吳思華 史英 人本教育基金會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 華人民主文化協會 華人民主書院 台灣圖博之友會 台灣教授協會 台灣教師聯盟 自身
開始或許可能有能力思考 )

既然都有人把國民黨養的專業寫手的文章都轉來
那我也該把黃老師的文章轉來
大家來公評:

課綱爭議延燒,反黑箱課綱陣營開始遭受汙衊,扯進統獨歷史觀的解讀。教育部長吳思華自己都說了:「課綱議題在台灣社會爭議已久,顯示大家對於部份史實、事件脈絡、甚至國家定位確有不同看法。」
事實上,我們早就知道這個道理,所以從去年(2014年)二月以來,反黑箱課綱一直是我們的主要訴求,始終強調先有程序正義,才有可能達到實質正義。
那教育部到底是怎麼說謊程序合法的呢?
(一)教育部說:課綱微調是2013年8月1日函請國家教育研究院檢視評估課綱微調之必要,國教院在9月1日委託「普通高中課程課務發展工作圈-國立宜蘭高中」王垠校長執行進課綱檢視工作。
事實是:「課務工作圈」宜蘭高中校長表示:「2013年9月1日起蒐集到的基層意見,跟微調內容不同,我看報紙才知道微調內容」。
從鄭麗君委員提供的關鍵錄音帶,我們才知道微調案根本與課務工作圈無關,而是檢核小組成員朱雲鵬在2013年11月23日國教院的會議中,未經教育部授權,提出臨時動議,自行決定展開課綱微調。根據逐字稿,檢核小組痛恨原本「去中國化」的課綱,甚至還大爆粗口!這個錄音帶證明了檢核小組強推課綱微調,完全就是將自己的特定意識形態強加於教育之上。

(二)教育部說:課綱微調是採納基層教師及學科中心意見。
事實是:基層課綱推動單位「歷史學科中心」與「公民與社會學科中心」一致指出,教育部決策過程完全沒有讓教師表達意見,整個計畫執行過程未通知學科中心,拒絕專業參與。
歷史學科中心直言,檢核工作小組指稱自102年11月至103年1月共召開五次會議,但學科中心均未參與,而且2014年1月14日的會議及17日的公聽會,學科中心都沒有接獲正式公文。
公民與社會學科中心洪慧瑩老師則表示,該中心這幾年來透過每年十幾場研習蒐集基層教師的意見,是最能反映課綱調整方向的資源,但教育部決策前,完全沒有讓教師表達意見。直到1月16、17日兩天,才在課綱微調公聽會首度看到草案。

(三)教育部說:國教院於2014年1月16、17日完成北中南三場公聽會廣徵各界意見。
事實是:從實際收文時間來看,北部學校1月14日收文,報名截止時間是1月15日。南部學校1月15日收文,報名截止日期卻是1月14日。請問這些公聽會正當性何在?

(四)教育部說:高等行政法院今年2月判決教育部必須把審查過程的相關資訊對外公布,但課綱審議會議的委員名單和個人發言若都公布,將衝擊整個行政體系。
事實是:法院判決書已經寫明:「課綱微調案,對於教師、受教之學生乃至於社會大眾均影響甚鉅,則微調案之會議進行過程是否合法、有無踐行正當法律程序、相關到場委員之意見究係表示同意、反對或並未表示明確之意見、對於該課綱微調案之討論相關情形等事項,既然攸關社會大眾之公益,具有社會大眾監督之高度正當性,應使社會大眾有知的權利及有檢驗及監督之機會,方符合政府資訊公開法第1條之立法目的。」
至於教育部擔心公布審查委員名單受到民眾干擾,法院也說:「課綱案既屬社會大眾亟為關心及重視之議題,則參與之委員必須承受一定壓力及受社會大眾之檢視乃在所難免;況苟真有被告所指發生干擾之情事,法律上將有民事、刑事等責任相繩。」

(五)教育部說:關於最有爭議的2014年1月25日課審會高中職分組會議,部長說他仔細聽當時錄音帶,是由主席宣布會議採共識決,主席說明「共識」後「確實有鼓掌」。
事實是:會議主席湯志民並未當場開票。如果是共識決,那會議記錄應該是寫在場24人無異議通過,但PTT流出的會議紀錄顯示是15人同意、8人反對。這不只是重大瑕疵,甚至可能觸犯刑法「偽造文書」,公務員登載不實罪。
這些課綱主導者,完全顯示出威權心態的傲慢,對他們而言,反正現在是我們執政,課綱要怎麼改本來就是我們的權力。甚至有擁護者也說陳水扁時代怎樣怎樣的,我建議他們乾脆說蔣介石蔣經國時代好了(也許正合他們意)。
歷史的面相不可能只有單一觀點,課綱要怎麼訂,本來就應該是由下而上、公開透明,唯有透過程序正義的保障,才能廣納多元意見,達成真正的民主審議。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出來反對黑箱課綱的原因。

*作者為高中公民與社會科教師,台灣居住正義協會理事長,「巢運」發起人之一,並擔任公民教師行動聯盟發言人。

既然都有人轉貼民進黨養的專業寫手的文章,那就應該心照不宣底地知道,課綱根本不是真正的的問題,所謂反課綱祇是在掩護臺獨、反大陸、搞右翼民粹、替蔡英文助選。

誰是黨工、誰眼中只有兩種顏色,一看就知。

Edward [email protected]
2015年7月24日6:39
今天上午與國中小學同學碰面喝咖啡,他向我抱怨,他與他老婆是20年的民進黨黨員,除了台灣獨立及阿扁貪污二事外,其他的政策都支持黨的方向,但是他萬萬沒想到昨晚他的孩子竟然被叫去衝到教育部內,他們家人一直在警局處理這件到早上,他的老婆到上午都還在法院等孩子,他提到,政治的問題不應該影響孩子的學習環境,更可惡的是那些黑色島國的人員叫他的孩子參加反課綱活動時別讓家人知道,叫他的孩子去做違法的事,〉再讓大人去擦屁股,我的老同學真的是氣炸了。到他的老婆領回他們的孩子,他們問孩子為何參加這個活動,得到的答復竟是說,裡面的幹部告知,只要有參與此活動,高中畢業後不用在外找工作,他們就會給他地方黨部的工作機會,還有明年春節尾牙有參加機會,也可參與摸彩機會,喔喔!!我同學的老婆更是氣壞了。
老同學告訴我,他身為民進黨員,卻因為這件事讓他與他老婆決定退黨,連2016總統選舉都不會去投票,因為現在的民進黨已經變質,利用他們的孩子去做一些不讓他們大人知道的事,還做違法的事,出了事受了傷誰負責,太過份了。
所以諸位台獨及黑色島國人士,水能載舟也能覆舟,是與非,真相與假相,為了利益做出違法的事,對嗎?失去自己支持的黨員值得嗎?

Edward [email protected]
2015年7月24日22:50
昨晚,我與我的老同學為了他們孩子問題與現在的政治問題,一晚未睡聊天到天亮,他提到說,從去年開始他的孩子受到黑色島國各個活動,學校成績是一路下滑,且對父母的態度也非常惡劣,個性也變的與之前溫和完全不一樣他與他老婆是一直對小孩子書還沒讀完就參與政治活動非常有意見,-而昨晚他向孩子問起問,你知道課綱改變了什麼?孩子回答說,他也不是很清楚,只聽黑色島國的學昶長們告知,課綱被改的亂七八糟,國民黨黑箱作業,老同學的老婆把向我借的70年代我們國中高中所讀書用的學校歷史課本給孩子看關於台灣的內容,孩子的反應說怎麼跟現在課本差這麼多?反而是之前的歷史課本記載台灣光復內容更多,但是沒有228、鄭與白色恐怖的事情,我的老同學說,這是近年來加入的!
老同學向我告知說他最氣的一事就是,他問孩子昨天晚上你們在參與抗議活動時,那些你認識的黑色島國學漲有陪同你們嗎?孩子說,大多數的學長先去看湯姆克魯斯的新電影→不可能的任務,少數現場的學長要他們撐場面,明天他們就會再來教育部!...................老同學在我面前操三字經,還用台語直呼,自己跑去爽,做我的孩子去跟人家拼!!真的是爛!
老同學心平氣和後向我提起,其實他與他的友人們鄰居們在近期來也都有討論政治問題,民進黨比較適合當在野黨、但不能治國,當年阿扁的貪污讓他們非常可恥,且台灣的經濟真的不好,他的友人很多經商倒閉就是因為台灣鎖國,他的朋友在大陸經商與工作的朋友們,都不敢讓他人知道他們是民進黨支持者,怕生意沒了工作沒了!雖然反核,但他們現在最擔心台灣多年後沒有電可以用時候怎麼辦?台灣的經濟怎麼辦?黨內都只告訴說都是國民黨的陰謀。他感嘆,支持的黨,用誘拐、欺騙的方式來達到目的真的覺得很可恥,如果是陳定南、謝長廷等人是決不會做這種事!黨雖然是街頭運動拼出現況,但已經是最大在野黨+13個地區執政者,就應該與國民黨坐下來面對面好好討論台灣的將來,讓台灣更好,不是用街頭暴力的方式來處理事情。所以他與他家人今後不再支持與參與民進黨。
寫到這裡,我希望網友們將以上訊息能告訴其他人,用你們的力量來向周邊的好友們淺綠們,好好讓他們清楚歷史的真相,以及要好好思考台灣的未來,真的,謝謝各位!

Edward [email protected]
2015年7月25日1:48
有網友反應該電影還沒上映,經我同學的再次確定,在此說明一下:
他們的孩子告知說,學長的確是告知他們去電影院看不可能任務電影,但是不是真的去看電影?還是去買電影票,小孩子自己也不知道!!!
我同學電話裡抱怨,重點是把小孩子留下,自己卻跑去爽,就是惡劣!
所以為了不造成困擾,我會修改PO的內容電影部份,謝謝!

既然有人把這位台灣居住正義協會理事長黃益中老師的文章轉來
我就把黃益中老師狠批土豪大報的相關報導轉來
大家來公評:
--------------

居住正義協會理事長黃益中:林榮三是台灣房地產最大吸血蟲
2014-09-30 《周刊王》第025期

 為了追求居住正義,激起年輕人的憤怒與熱情,包括人民民主陣線等民間團體,在本周六(10月4日)走上街頭引爆「巢運」,展開「剷土豪行動」,打算號召10萬人睡在堪稱全台最貴房價的仁愛路上!與此同時,多名參與「巢運」人士挺身怒批,《自由時報》林榮三家族,靠著聯邦銀行與瓏山林建設公司,以旁門左道掠獵、炒地,根本就是台灣土地的吸血鬼!

 林榮三么子、瓏山林建設公司(瓏山林)董事長林鴻堯,因以不法方式取得士林官邸周邊土地,高院月前依偽造文書罪,論處這起「假贈與、灌人頭」處分權案,判刑4月、得易科罰金12萬元定讞,然而,林鴻堯似乎學不乖,近日又遭告發,他涉嫌以「假贈與、真買賣,規避優先承購」的手法,強行取得台北市松山區的一塊土地,被檢方傳訊。

聯邦銀行 掠地白手套

 發起「剷土豪」行動的人民民主陣線研究員周佳君說:「士林案最該被揭露的是,瓏山林以『信託』的手法取得土地,這是瓏山林異於他人之處。」

 瓏山林之所以可以利用「信託」取得土地,當然得透過銀行,眾所皆知,林榮三家族擁有聯邦銀行、建設與建築經理公司,成為「土豪」當然順理成章,因為可以炒地一條鞭。

 周佳君點出,林鴻堯長兄林鴻聯主導的聯邦銀行,絕對是讓林鴻堯取得士林案土地入門票的重要關鍵,「聯邦銀行扮演的角色,不只是林鴻堯獵地的耳目,更是掠地的白手套,林鴻堯從獵地、買地資金、掠地人頭、建造、銷售,完全不必假手他人。」

 談起士林土地案,周佳君娓娓道來,早在民國92年,政府將士林區福林段2小段561地號「抵價地」分給所有人後,林榮三家族就開始布局,直到一名地主將土地信託給聯邦銀行時,林榮三家族立刻涉入這塊地,林鴻堯自民國100年起,分7次向聯邦銀行購得原地主的信託權利,轉眼之間,就掌握超過一半、537坪的土地(總面積1,064坪)。

狠奪暴利 信託假贈與

 林鴻堯鬧出的土地爭議不只這一樁,周佳君指出,林鴻堯最近有一筆位於台北市光復北路、南京東路口的土地,正在調查,該土地原為多名地主共有,但瓏山林涉透過「假贈與」手法規避程序,完全是經濟犯罪的累犯。

 其實,瓏山林常被踢爆以「人頭」、「信託」、「假贈與」等手法取得土地,去年,瓏山林計畫在富陽街搞一宗都更案,但市府尚未通過都更劃定範圍審核,聯邦銀行就搶著信託房屋,接著利用原屋主對都更程序的陌生和資訊落差,「綁定」有意都更的屋主。

 瓏山林一方面偷跑,二方面利誘,三方面綁定,這些住戶就此無法處置自己的房子,只能坐視瓏山林牟奪暴利。

 此外,在台北市永吉路、松山路一起都更案中,瓏山林也被200多位地主指控以違法方式「信託」取得土地,地主曾集結到市府前抗議,瓏山林以「遭到抹黑」回應。

公器私用 媒體轟敵人

 有人說,公部門太軟弱,瓏山林才敢在土地和房地產上巧取豪奪,但也有人替公部門辯護,林榮三擁有《自由時報》,公部門若不想猛挨悶棍只能摸摸鼻子,睜一眼閉一眼,對追求居住的民間團體而言,也相當畏懼《自由時報》的砲火。

 參與「巢運」的居住正義協會理事長黃益中無奈說,林榮三是台灣社會房地產不公義的最大吸血蟲,已是人盡皆知的事,但他擁有民間團體不敢對抗的《自由時報》,許多民間團體甚至因此不敢說出真話。

 身為高中公民老師的黃益中,認為年輕人應挺身而出,追求居住正義,「不過萬一林榮三看到報導惱怒,要《自由》杯葛抵制「巢運」,我就罪過大了!我很怕會為「巢運」惹來麻煩,畢竟《自由》是勢力很大的媒體。」另外,身分為國民黨員的黃益中,說自己多次為了居住正義問題,和國民黨青年團接觸,但從未獲得正面回應,令他很失望。

屢挨悶棍 地方到中央

 過去,從中央官員到地方首長,都有人吃過《自由時報》的苦頭。

 前台北縣長尤清打造新莊副都心時,多數地主都依規定繳交市地重劃抵費地,但林榮三遲遲不繳,尤清因此拒發瓏山林大樓使用執照,《自由》從此對尤清鋪天蓋地修理,直到蘇貞昌擔任縣長時,瓏山林大樓才拿到使照。

 前汐止鎮長廖學廣與《自由》的恩怨也差不多。民國78年間,瓏山林在汐止推出高級別墅,遇到當時主張「鎮長稅」、建商要給地方回饋的廖學廣。林榮三最終允諾捐贈運動公園,卻又毀約跳票。廖學廣氣到將林榮三的土地劃為垃圾場、焚化爐和公墓使用地,爾後《自由時報》天天痛罵廖學廣,令外界相當傻眼。

 從民國78年就開始從事無殼蝸牛運動的李幸長,這次也參與「巢運」。他指出,民國81年間,時任財政部長的王建煊為遏阻房地產炒作,致力推動「實價課徵增值稅」,結果被《自由時報》鬥爭。林榮三其實是扼殺良法政策的劊子手,也斷送台灣社會尋求土地和居住正義的一線生機。李幸長實在搞不懂,林榮三現在怎麼還好意思喊「愛台灣」、「台灣優先」?林榮三根本就是台灣土地的吸血鬼!

自由時報:媒體不私用
聯邦銀:絕無違法

 外界對於林榮三創辦的旗下企業瓏山林建設取得土地和炒作房地產有質疑聲浪,同時認為《自由時報》作為關係企業一員,承老闆指示會對有礙土地取得的政府或個人指向性批評和打擊,《自由時報》回應指出,創辦人(林榮三)只針對國政方向與政策議題做指示,一向堅持媒體公器不得私用。

 聯邦銀行稱,該公司任何放款與業務作為,均符合金管會監管與相關法令,絕無違法。至於瓏山林是否將聯邦銀行用於不法取得土地或炒作房地產,聯邦銀行表示,兩者雖為關係企業,卻屬獨立運作,對此聯邦不予置評。

 最神祕的則是實際從事地產業務的瓏山林。記者致電瓏山林建設,總機表示該公司不設發言人、沒有新聞窗囗。記者留下聯絡電話,總機表示絕對轉達,但截稿前沒有回應。

僅批評財團,而不批判資本主義、帝國主義,祇是所謂假「左翼」政客積累政治資本的手段,必然滑入蒲魯東主義、小資產階級改良主義、工聯主義、甚至法西斯主義的軌道。臺灣工聯主義的勞工政策、公民福利規劃其實遠不如納粹黨。

「人本教育基金會」令人失望,雖有一些較進步的小資產階級教育理念,對教育體制改革也略有貢獻,卻無法超越臺獨右翼民粹。既然支持李扁保守、狹隘的舊「臺獨課綱」、「媚日課綱」,就連改名為「日本教育基金會」都不夠格,因為祇有日本極右翼美化侵略殖民,不如改名為「日帝教育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