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澎杉有罪釋放
新加坡「不笨小孩」的現實處境

2015/07/06
苦勞網記者

新加坡16歲少年部落客余澎杉(Amos Yee Pang Sang),因為製作了一段名為「李光耀終於掛了!」(Lee Kuan Yew Is Finally Dead!)的爭議網路影片,在今年(2015)三月底被星國政府起訴,期間除了數度遭到羈押,六月下旬更被法官以「可能患有自閉症」為由,強制送往精神病院進行評估。

星國政府此舉引發了於侵犯言論自由與兒少人權的國際批評,各地聲援余澎杉的聲音不斷。幾經波折之後,本案在今日(7/6)正式宣判,余澎杉被判處四週的有期徒刑,但刑期可溯及既往由6月2日還押日算起,因此當庭獲得釋放。

一段輕狂影片,換來精神病院

今年3月23日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病逝之後,16歲的余澎杉於3月27日在Youtube上傳了一段長達8分多鐘的影片,並同步在個人部落格上刊登。在影片中,余澎杉以非常直白的語言咒罵這位開國總理,直言他是一位假藉民主之名欺瞞世人的獨裁者,甚至將他比喻成耶穌,批評他們都是渴望權力且惡毒的人物,卻偽裝出具同情心和善良的形象。此外,余澎杉挑釁現任總理李顯龍(李光耀之子)有種就來告他,也控訴李氏父子所代表的人民行動黨政權,將新加坡變成世界上最富有卻也最壓抑的國家,還呼籲新加坡人民,在來年的選舉中應該極力爭取改變。

 

這段影片迅速累積了破百萬次的點閱並引發病毒式的傳播,但同時也引起許多人不滿甚至留言威脅。陸續接獲多人投訴檢舉,新加坡警方在3月29日以《刑法》和原本用來管制網路霸凌的《防免騷擾法》之名,將余澎杉逮捕。

審訊期間,余澎杉仍在網路發表言論,甚至公開向群眾募集罰金和律師費,持續引起爭議,曾經兩度在保釋後又被還押。5月12日,余澎杉以「散播猥褻圖像」(新加坡《刑法》第291條第1款,因為他曾在網誌中貼出李光耀和英國前首相柴契爾交媾的虛構圖畫)和「傷害宗教感受」(新加坡《刑法》第298條)兩項罪名被判決有罪。法官考量他的年紀,打算求處「輔導」和「緩刑」,但同時要求限制他的網路活動。

然而第三度獲得保釋的余澎杉,交保後不意外地再度上傳爭議影像,又不願遵守緩刑相關規定,促使法院決定重新開庭,考慮對他改處以未成年人「改造訓練」的拘禁處分。6月2日出庭後,余澎杉第四度遭到羈押,到了6月23日三週還押期滿,法院又以醫生判斷余澎杉「可能患有自閉症」為由,決定將他轉送往精神病院進行兩週的評估,再行定奪處置。

聲援之音,裡外有別

這起案件自發生以來,在星馬地區一直引起高度爭論。在馬來西亞,雖然支持余澎杉的聲音不在少數,但也曾有右翼團體公開讚許星國政府的逮捕行動,聲稱大馬政府應比照辦理,嚴格管制反政府的言論。在新加坡,雖然有民間團體公開主張政府應撤回起訴,但整體來說,社會輿論對余澎杉並不友善。

這幾個月以來,余澎杉的一舉一動始終被星國媒體密切關注,包括他與父母的互動情形、與曾主動出面保釋他的青少年輔導員劉作明(Vincent Law)之間的騷擾爭議(相關內容可參考余澎杉的網誌文章這篇評論),再再使得他性格乖張、不服管教的形象被不斷強化。因此,在四月底的一次出庭時,還發生一名中年男子在媒體眾目睽睽之下出手攻擊余澎杉、聲稱要教訓他「明白世界如何運作」的事件。

 

然而,走出新加坡,聲援的聲音則明顯大得多。

國際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在五月第一次宣判時就曾發出公開聲明,譴責星國政府不應將言論自由入罪。到了六月余澎杉又再度被關押進樟宜監獄,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東南亞辦公室也公開表示,這樣的刑事處分嚴重違反國際公約、侵犯兒少權利,要求新加坡政府應立即釋放余澎杉。

後來,在父母事先皆不知情的狀況下,余澎杉被轉送往精神病院,官方聲稱必須評估他究竟需要接受一般未成年人的「改造訓練」或心理疾病患者的「強制治療」,此舉形同精神醫療專業介入幫助國家整治少年犯,引來了外界更大的質疑聲浪。隨著余澎杉的母親杜瑪麗(Mary Toh)前往探視後,在臉書上透露余澎杉被關押的環境並向兒子道歉,各地聲援的抗議聲浪也愈來愈高漲。

6月26日是「國際反酷刑日」,許多地方都舉行了聲援余澎杉的跨國串連行動。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勞工陣線、台灣國際醫學聯盟、台灣親子公學教育促進會、台灣同志諮詢熱線等十多個團體,也前往新加坡駐台北商務辦事處召開聲援記者會,並遞交抗議信。

到了7月5日,預定舉行聆訊的前一天,香港有十多個團體前往新加坡駐港領事館抗議。台灣聲援團體也在中正紀念堂前的自由廣場發起「排字撐AMOS YEE」的行動,現場有近百民眾攜家帶眷,頂著烈日,手持黃色紙牌排出FREE AMOS YEE的字形,高喊「余澎杉沒病!新加坡有病!」的口號。

626國際反酷刑日,台灣團體聯名前往新加坡駐台北商務辦事處聲援余澎杉。(攝影:林佳禾)

7月5日台灣發起「排字撐AMOS YEE」,在烈日下排出「Free Amos」字形。(照片提供:台灣人權促進會)

更重要的是,同一時間,在新加坡唯一允許民眾自發集會的芳林公園(Hong Lim Park),也難得地聚集了兩百位左右的本地民眾公開聲援余澎杉,要求新加坡政府將他無罪釋放。

這場集會的發生,說起來有些諷刺。今年3月24日,星國政府在李光耀逝世當下,曾以「悼念」為由宣布無限期關閉芳林公園的「演說者角落」(Speaker’s Corner),但當然惹來許多非議,一週後又不得不重新開放。然而,正是在那段期間裡,憤怒的少年余澎杉製作了他的爭議影片,引發出後續一連串的風波,到頭來,還是把人民帶進了公園裡。某種程度,汲汲於言論管制的星國政府,可以說是機關算盡卻自食後果。

「不笨小孩」的現實處境

上述聲援活動結束後不久,昨日晚間突然傳出余澎杉在精神病院內停止進食數日,導致血糖過低,被送往醫院治療的消息。官方一度表示將視情況考慮將聆訊延期,所幸余澎杉的身體狀況很快穩定下來,當晚即被送返精神病院休養。

今日下午2點30分,新加坡國家法院如期開庭,仍然判處余澎杉有罪,但僅處以四週有期徒刑,刑期並可溯及既往。因此,已經連續在監獄和精神病院被限制人身自由超過一個月的余澎杉,當庭獲得釋放。稍早,余澎杉在母親的陪伴下步出法院時,雙手緊握著手提袋,神情緊張害怕,與先前影片中不可一世的自信模樣,已完全判若兩人。

7月6日下午,余澎杉在母親陪同下步出法院,神情判若兩人。(影像來源:The Straits Times/Chew Seng Kim)

針對這個看似還給余澎杉些許公道、也給新加坡政府一個台階下的機巧判決,法官寇爾(Jasvender Kaur)仍強調:「他犯的雖然不是大罪,但也不是小過失,他誤以為言論自由等同於免於承擔後果的自由。」因此,余澎杉的辯護律師達威爾(Alfred Dodwell)也表示將考慮上訴,繼續爭取余澎杉無罪的認定。

喧騰了好幾個月的爭議案件,至此,算是有了各方都還能接受的妥協結果。然而,誰也無法肯定:已經聲名大噪的少年部落客余澎杉,在往後的日子裡,還會不會繼續挑戰星國政府敏感又脆弱的玻璃心?

除此之外,透過這次事件,也赤裸裸地照見了新加坡社會的一部分面貌。連日以來,隨著爭議逐漸升溫,不論是媒體報導或個人發言,各大社群網站上每一則聲援余澎杉的消息,總是會吸引為數不少的新加坡民眾激烈地反駁與批評。論者多半如同那位出手攻擊余澎杉的男子,或曰余澍杉是一個欠缺管教、沒禮貌的偏激小孩,必須受點教訓,或曰他國人不懂新加坡的國家精神與集體自律,沒資格妄自批評。

這讓人不禁想起新加坡知名電影人梁智強(Jack Neo)的經典之作「小孩不笨」系列。在電影中,每一對家長經歷兩代衝突之後,總是能適時地幡然醒悟,體會教育下一代應尊重不同孩子的差異,而非以主流認可的單一「成功」標準高壓地強求紀律與競爭力。然而,即使這十多年來,人們已經透過許多相似的影視作品(事實上,余澎杉還真的曾經在梁智強2012年的作品《孩子不壞》中參與演出),反覆再反覆地討論了新加坡的制式教育與主流價值觀的問題,當在現實中碰上了這麼一位故意找架吵的「不笨小孩」,卻仍然有許多新加坡人完全容不下這種行為,甚至舖天蓋地想要壓制所有質疑、批評的聲音。

比起星國政府的爭議作為,這些成年公民的氣急敗壞,恐怕是更叫人啞然無言的現實。

連日來各地紛紛發起Free Amos的聲援行動,如今余澎杉終於獲釋,但他真的「自由」了嗎?(攝影:林佳禾)

責任主編: 

回應

In the movie Amos spoke with confidence, made arguments that were supported with some basic facts. For those people who thinks Amos is a brat and deserves his punishment, why don't you make an attempt to laid out what is it he says, other than the swear words that mingled in between, that you think is wr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