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選戰與習大的統戰種種

2014/12/30
臺北寫手非職業

以為國民黨八年統治應能使一九四○年代中末、五○年代韓戰後,因世界範圍內局勢變遷而更扭曲的兩岸關係正常化,或至少比陳水扁時代的蔡英文大陸政策再改些,更遠離冷戰結構下的那種關係,卻八年未到即崩落。對某些意識形態而言,維持對峙誠然是種「選擇」,更甚者可不問歷史、不問脈絡「自主選擇」;倘若心繫世界無戰、兩岸和平之願,今年動盪中許多關鍵、尖銳的問題總還是得談談。

話題得拉到今年台灣「318抗爭」,和11月底的「九合一選戰」。「318」的包裝簡單說是反對「服貿」,而若據之線性推論,選舉結果即是對國民黨2009提出ECFA以來一連串「兩岸交流」措施的不信任投票。言明或否,「交流」被視同「統戰」,因而「敗選」也成為中共「統戰」的棒喝。真如此?若是,中共「統戰」能因此反省嗎?若非此,做為台灣人又還能如何看待「統戰」?

何謂「統戰」?簡言「統一戰線」即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來的。放在中國二十世紀初歷史,中國共產黨「統戰」是從對日抗戰的工作中逐漸形成。時點不同,必有不同敵人、不同目標,工作要點也理應不同。台灣一般卻誤認「統戰」之「統」意思是「兩岸統一」之「統」,故而部分民眾心生猶豫。

其猶豫也可說是畏懼,不講字詞字意之偏誤,恐怕還包括弄不清楚「中共」的「敵人」是誰?目標為何?亦不清楚「台灣」的「敵人」是誰?目標為何?可是質疑與憂懼卻非常現實。

台灣做為冷戰線之前緣與兩岸鬥爭之歷史所構成的地方,意識形態的走向有限制。歷史的斷簡,國民黨反共教育,或對中國國民黨怨憤,或由於反國民黨終而也反起中國來,以及全球反共安全體系,非科學的反共教育,反歷史的反共宣傳,或如退出聯合國,或1979年美國與北京建交所無意間強化的恐共(但不恐中共邦交國美國),再往後的經濟起起落落,和更多複雜內外因素,皆累積綜合形成台灣總的對「兩岸關係」的觀念。

說「統、獨」在民眾觀念中具有本質性,是說不通的,否則無法解釋陳水扁之後的國民黨復權。但是說「經濟釋利」有效也不夠,那就無法解釋馬英九連任迄今的快速崩壞。可是「經濟釋利」真無效嗎?連戰敗選、2005年率團赴陸,此後「連爺爺」總享最高規格待遇,何以於不到十年裡遭到選票抵制?而「318」、選舉結果,真可以說是對「經濟統戰」的抵制?是什麼樣的抵制呢?這裡頭的「統戰」印象應該複雜看。

剛過的選舉塗著豪華的「突破藍綠」、「民眾崛起」,在媒體名嘴,在民間耳語。若真,就毫無疑問是對於兩屆未滿的「馬英九─國民黨」經濟政策、兩岸政策的不滿,也就可以做出「統戰無效」的結論。選後遍地「藍天變綠地」的歡呼卻直接證實了「突破藍綠」論述空泛。另廂,民進黨主打「在野大聯盟」支持柯文哲,且公開將之定型化為「選舉模式」。煞有其事中,柯文哲的幕後幹部,張景森是陳水扁愛將,其餘李應元等卻是「謝系」為主的大將,那麼信不信「突破藍綠」就顯然是主觀誠實與否而已。

藍綠格局不但沒變,沒變的還有「勝選優先」,即為勝選而拋棄這樣那樣原有的職位,毀約四見。「變」當然有,就是「民眾」經特定校系特定學者的構造而誕生。華麗現身,卻不是民眾因己之階級位置。理論替現象披覆詮釋的新衣即公民,遂見各式各樣標榜「非民進黨員」的「民間力量」,以公民之名、草根之名、獨立運作之名、公民團體之名、顏色運動、新型媒體,投身各種反政府運動。當然也有學者說「民進黨本來就支持社運」,但當然不會在選局熱點提出高雄的受壓迫工人和迫遷戶也該打倒陳菊。職是乎政治利用語言遊戲,「民眾」要反對「政府」,政府(中央)是國民黨而民眾是民眾,就無縫偷渡了政黨意志。

「318」以來益強化的「公民(民眾)」說法,模糊了誰是誰?誰支持誰?這正是新形態選戰。整整一套「學生抗爭」、「在野聯盟選舉」現象所徵候的是民進黨內部勢力盤整,以及民進黨選舉與組織策略的調整。從「318」到選舉期,蔡英文穩穩掌握了核心,學運及新興政治團體幕後的特定世代學者成為了新的謀士群。

若此略嫌草率的觀察還算有些道理,2014年選戰不能定義為「民眾」力量,更不可以誤描為階級力量,那麼「反對服貿」就真正是誤解,「經濟釋利」有無效果也還是局迷。

民進黨其實不反服貿亦不反兩岸交流,充其量同意制訂《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事實俱在,陳菊2013年赴陸,「318」剛過就會見訪台的張志軍,剛連任的賴清德亦在「318」剛過的6月登「陸」,新任桃園市長鄭文燦則接著國民黨政策繼續興建主要是迎接「陸客」的桃園航空城。那就不得排除「民眾力量」包裝的是另一批資產階級集團的政治策略,「經濟統戰」反而真有效的可能。

這也突出了一股危險的矛盾經濟交流的方向及力度就算沒有因為換黨而變,仍不保證台灣民眾的思想層次轉向。馬英九執政6年就明證,「反共」、「反中」的力度反倒加大且持續。

台灣民眾一般的意識形態,歸根究底是「冷戰意識形態」,反共。民眾意識也滲入了部分特殊的國民黨式「內戰意識形態」,還是反共。而與國民黨伴生的民進黨,若強調台獨與美國影響的部分,反共更反中。

欲圖改變這樣總的「反共」的意識形態,卻令人摸不著「統戰」的頭緒。由於歷史藕合,中介身份落在國民黨身上。即使國民黨願意「和談」,國民黨卻是歷史中走出來的,它是以什麼姿態去談?1945年以來,新帝國主義、新殖民結構逐漸結成,塑造了國民黨這樣的「買辦政權」在台灣生根,也形成了台灣政治的特性,是不能忽視的。國民黨當然可以是一座橋樑,但此「中介」觸及的對象很特定,觸及的範圍很狹隘。買辦集團首先是特定階級,再由於政權的性質(即使落選也仍可以說是一特定權力核心),自利、只管獲利,使得事實上「連結國民黨」以「統戰」亦不意味改變五、六十年來的對峙結構,亦不直接連結於改造兩岸分斷所併生的,主導了台灣經濟的依賴性的物質構造的冷戰構造與資本主義分工,自也難改民眾一般對兩岸關係的想像及意識形態。

反之群眾卻「記得」國民黨的壞:剝削、壟斷、殺戮。由於主持兩岸交流的是特定階級,也便於運用社會科學將「民粹」論證為「階級」。與此同時,如果把「經濟互利」確確實實當成一種「統一戰線」策略來談的話,既沒有清晰策略目標,不知目的為何?總體戰略為何?共同敵人為何?又嘗試通過國民黨以全面的、無形的方式籠罩,那麼台灣民眾「感受到」的時候,不難想像同時也「感受到」內藏於冷戰─內戰心智中的「滲透恐懼」的隱隱作用。

我們在數度政黨輪替中也察覺「買辦政權」的不止一種特性,過去總言其壟斷及運用台灣本地既有大地主與本省資產階級的力量以統治,現在又看見買辦政府極強的炒短線以自利的特性。特別在美國移轉了「美國的統戰焦點」之後逐漸形成,以政權輪替之速為表現(民進黨亦在其中)。國民黨之所以推一位富家子選台北市長,恐怕也只因他是佔據兩岸交流關鍵位置的連戰之子的身份。

習近平2014年9月26日與「台灣統派團體」的會晤,更讓我們看到統戰部「統一戰線」對象的雙重偏斜。會晤的「台灣統派團體」內既有台灣左派團體如勞動黨,亦有台灣極右翼分子如新黨主席郁慕明、新同盟會長許歷農,這讓台灣非「黨」的左派人士感到憂慮。而當「統戰」對象聚集為「民族」性,其敵人又是誰?顯然是「台獨」。然若「台獨」也是「冷戰」的派生物,則「反台獨」的「統戰」本身也就是「冷戰思維」、「內戰思維」之複製。在美國軍事干預下,又歷國民黨李登輝以降乃至陳水扁之國教大將杜正勝,「台灣人性」之雖為人造卻又現實之性質不容輕忽。

國民黨的特性是歷史構造的,民進黨自同,皆通過台灣之政府體制表現。若「統戰」不能夠看見台灣「政府」此種買辦特性,為免下台而快速攫利,輸台經濟利益就成虛耗。同理尤甚,民進黨在歷史形成中還握有「人民」的象徵性,且握有廣泛自美返台的知識分子的承認,在兩黨「獨台/台獨史觀」的共同構造下日益龐大。國民黨內部也有親美派知識菁英、科學家,故若不見之或哪怕正視幕後更有危害性的「美國」,則「統戰」本身是無止盡的虛耗。

即使確知「台灣人主體意識」、台灣人「國民性」是國民教育的構造,是學術論述的虛構,而不是現實與本質,仍要理解「反共」、「反中」情緒上的延續、拉長、演化。而此種意識形態在美國自1940年以降的心理戰、思想戰的餵養下,能輕易扭曲和誇大中國歷史與現狀。

誠然五、六○年代的中國,是在國際封鎖下走了漫長的彎路,就是同一個冷戰構造的宣傳與渲染,使得中共的無論客觀的或加成過後的錯誤和失敗,斷不停歇流傳於台灣,與內戰和冷戰價值與意識形態之強化起著相伴作用。中國大陸今日的貪污、腐敗、舞弊訊息,延著過往的歷史路徑對台灣人產生作用。此般通過可信或不可信之媒體再現的「(貪污、腐敗、不自由的)中共」,與我們印象中同樣「(貪污、腐敗、不自由的)國民黨」聯合起來,也成為前述「在野論述」、「反對政府」論述、「民眾權力」論述於近年崛起的重要基礎。媒體與宣傳的影響之廣超出了台灣,繼續連結世界範圍內的反共勢力。

中國國民黨黨國資產階級與高層官僚貪污、腐敗、舞弊的現實,是與美國的軍事工業體系等機制深刻的伴生。然而我們依此美國在全世界構建買辦政權的歷史,反駁「美國」霸佔了對「自由、民主、人權」的解釋時,同樣的事實是身在外部的左派,並不能理解或僅僅是看見中國大陸以自身體制做出任何辯駁。比如統戰部長「令計劃」剛遭調查,這是否與統戰工作有關?是否牽連到任何台籍人士?我們都難確知真正資訊。

台灣民眾自己需要檢討的當然也很多,大陸民眾看待台灣的心態也無法得意。兩岸民眾對對方都在空想。不幸的是,在益加深遠、廣泛的交往中,彼此間若非只記得反覆傳頌刻板印象中的好風景,要不就是記恨對方不禮貌、粗魯、詐欺。這對真正深刻理解兩岸七十年來造成的差異毫無幫助,甚至複加重傷害,無論是在大陸出生成長的台生,或是前往大陸的台生,或是來台讀書的陸生等。

源於內戰與冷戰的歷史,彼此的誤解無論好壞都是倍數顯現、扭曲。常人自難經過複雜分析分辨「敵人」、「目標」,卻極容易從自身生活之經歷──這些經歷卻是複雜國際政治經濟過程的結果──去想像怨憤對象。我們知此「構造」是複雜的世界經濟結構、再結構過程,更知外力之介入,然而以「民族情感」為號召的,截至目前為止我們僅見的「統戰」,加之透過舊買辦政權進行的「經濟利益庇蔭」,顯然無以回應整編中的「(泛)民進黨」資產階級勢力、台派勢力,甚至美國勢力。當然更無法觸及真正曾在歷史中受到殘害、侵奪的人們的心靈。台灣的「黨─左派統派」也是令人挫敗的,誠然早在上次選舉就獲得一席縣議員,這次又擴張,但在面對兩岸關係的問題上,在「統一戰線」的戰略上,很難讓外在於之的台灣各派左派能在台灣自身做為一特殊的視野上,面對我們的特殊而有參照、思索、論辯。

責任主編: 

回應

這篇文章的左統派視野既深且闊,值得更多討論。作者除了檢討台灣政權和民眾如何受制於內戰/冷戰的雙重歷史構造,從而衍生出一種普遍的台獨、親美反共的意識形態;另一方面,雖然寫得比較含蓄,但作者也檢討了中共當前的「統戰」策略,某種程度上可說是在對國台辦提建言。

正如文章指出的,中共現行的「統戰」策略是以民族情感為號召、聯合國民黨買辦政權、以特定階級的經濟利益為誘因等等,卻導致「敵人」不明、「目標」不明的統一戰線。問題在於,如果中共自身不修正這種缺乏左翼(反帝反資)國際視野的「統戰」,台灣的一般民眾可能「單方面」跳脫親美反共的政治經濟意識形態叢結嗎?中共的統戰沒幫忙指認敵人和提出目標,如何期望台灣「單方面」跳脫?因歷史分斷的雙方的和解又要如何可能?

這篇文章顯現的關懷與縱深,比近來趙剛、卡維波、陳光興這些只想搞學術幫派的廢人的胡說八道好太多了。

趙剛、卡維波、陳光興、曾益順的文章都很好。

「口唸台獨經,手摸中國奶」的民主進步黨「新潮流系」
2018-01-27 眾報 蔡百銓(前民主進步黨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幹事)

西元2018年台灣縣市長選舉今年(西元2018年)11月才要舉辦,但是民進黨人選已經吵嚷了一年半,幾乎不曾聽到有志參選者談論政見與抱負。縣市長任期四年,約有兩年半時間是在爭吵誰代表民進黨角逐下屆選舉。永遠都是如此!連2020年與2024年總統大選,現在就有民進黨政客提前押寶與奉承拍馬,好像民進黨只剩下蔡英文與賴清德兩個人。台灣除了選舉之外,沒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值得關心嗎?國民黨倒了,台灣好了嗎?台灣是不是從兩黨比爛,進步到一黨獨爛?
話說從頭。原本民進黨成立初期,美麗島系主張議會路線;而新潮流還推不出人參選公職,就主張街頭路線,並且詆毀許多美麗島系領導人是國民黨抓耙仔。後來新潮流改變路線。1998年7月民進黨秘書長邱義仁應廈門大學台灣研究所邀請參加研討會,返臺後立刻高唱選舉總路線。民進黨原本是兼具選舉黨與使命型政黨兩種精神,此後變成徹徹底底的選舉黨。選舉背後,只剩下赤裸裸的爭權奪利與錢權交易,嗅不出使命感與理想色彩。
邱義仁從廈門回來後,就宣布聖旨:「民進黨是選舉黨,選票就是答案,再現實不過。」是的,邱義仁再現實不過了。以前邱義仁打著台獨旗幟,像瘋子拿著斧頭那樣到處亂砍人;他在廈門大學被中共低層幹部摸摸頭,返台後就改口痛罵獨派是台獨基本教義派。奇怪,他怎麼不罵國民黨是統一基本教義派?為什麼廈門大學1998年會邀請邱義仁參加研討會?
2011年維基解密透露,2005年洪奇昌向美國在台協會坦承,原來1997年新潮流就與中國建立秘密交流管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那時候洪奇昌大概沒想到,2005年他講的那段話,竟然會在六年後被維基解密流露出來。新潮流究竟與中國談些甚麼?李登輝總統不知道,陳水扁總統也不知道,前後兩個總統都被蒙在鼓裡。
新潮流「口唸台獨經,手摸中國奶」。他們的所謂「強本西進」政策,顯然是在1997年與中國秘密交流後開始構思的;那種西進政策就是今天中國對台灣的「窮台政策」的先驅,導致台灣毀本,新潮流自己大賺其錢而強本。為什麼今天台灣經濟低迷不振,薪資水平停留在十七、八年前水平?
2014年賴神訪問中國,宣傳台獨公投;他一返台,中國國台辦立刻笑瞇瞇與他密切配合,大肆批判台獨。果然,綠營愚夫愚婦馬上讚嘆賴神、禮敬賴神,奉賴神為台灣救世主。現在賴神擔任閣揆,為什麼不推動台獨公投?愚夫愚婦怎麼不要求賴神落實台獨公投?獨派人士前往中國旅遊,都會擔憂遭到下毒。李明哲到中國沒幾天,就被逮補。為什麼賴神這麼神,居然敢到中國宣傳台獨公投?會不會是與中國演雙簧,騙騙綠營愚夫愚婦?很奇怪,賴清德令人神鬼莫測,去年怎麼突然改口主張親中愛台?為什麼現在賴神與邱太三與中監合作,放縱馮滬祥等藍營人士,百般折磨陳水扁?是不是必須做給習近平看,以示效忠中國?蔡英文如果為了拉抬選情而特赦陳水扁,是不是也必須先叫她的文青向中國好好解釋,跪求諒解?
邱義仁學習毛澤東共產黨鬥爭術起家,「割喉割到斷」是他的一貫作風與不朽名言,他割民進黨黨員同志的喉多於割藍營的喉。江春男讚美邱義仁對於台灣民主發展功勞很大;以這種邏輯,毛澤東對於中國的民主發展功勞也很大。如果讀者與邱義仁近距離接觸,您必會感受陰風襲襲、寒氣逼人,就好像他是從地獄來的。李敖就曾經批評新潮流「恐怖、殘忍而不識大體」。
新潮流如何割同志的喉?舉個最典型的例子。2001年國民黨胡志強當選台中市市長,為什麼?因為民進黨分裂。民進黨為什麼分裂?當時張溫鷹市長有志競選連任,新潮流硬是推出自己人馬參選,寧可讓國民黨當選,也要把張溫鷹拉下來。新潮流派人滲透綠營媒體,為自己的人馬造神。高雄劉世芳是陳菊扶不起的阿斗,民調最低。陳菊出版《花媽心內話》,但是沒有人感動,反而搞得天怒人怨,收到反效果;劉世芳嚇得屁滾尿流,不敢參選,落荒而逃。但是某綠營媒體(民報)卻讚美劉世芳,說她「聽完各種狀況分析後,非常果斷、明快做決定,是非常了不起的決定」;該媒體也讚美說,這是新潮流某大老開啟她的,這位大老乃是「與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同輩分的政壇前輩」張維嘉。這當然是天大笑話。張維嘉只是新潮流打手,他能夠與林義雄比美嗎?劉世芳為什麼會做出退選這種「了不起的決定」?像她這種新潮流傑出人才,賴神與空心菜(蔡英文)當然會準備安排她一口更好的飯吃。
新潮流那群妖魔鬼怪,最擅長變鬼變怪。數年前,新潮流自知綠營民眾對於他們的中部與北部成員普遍觀感惡劣,因而自稱新潮流分為北流與南流。他們的意思是說:雖然新潮流的北流很下流,南流還算不錯,希望綠營多多捧場,不要一概而論。現在新潮流南流在高雄崩盤,證實新潮流只有下流,沒有甚麼北流與南流之分。
外人經常痛恨民進黨派系鬥爭。其實民進黨內部永遠只有新潮流鬥爭別人,別人頂多是被迫挺身自衛;從陳菊《花媽心內話》出書後其他派系的被迫忍痛低調回應,就可以一目了然。至於新潮流的「東流」如何呢?陳金德怎麼也退選了?為什麼他也會做出這種「了不起的決定」?數年前我的宜蘭朋友對我表示,他們對於新潮流只能忍氣吞聲,沒有選擇餘地,但是不會永遠如此。
選舉應該是選賢舉能。民進黨窮的時候,主張公辦選舉。邱義仁把民進黨改造為赤裸裸的選舉黨,不再有使命感,更忘了公辦選舉的理想。現在民進黨有錢了,選舉變成金錢遊戲、賭博事業、赤裸裸的權力鬥爭。2015年蔡英文更擅自決定,參加民進黨總統選舉初選登記,必須先繳500萬元,一次付清。
參加選舉,穩賺不賠。財團私下獻金,有誰知道?勝選者錢途無量,落選者也可以論票計酬、領取補助金。邱義仁把民進黨改造成選舉黨,難怪像劉世芳那種三流腳色,擠破頭顱也要不擇手段,拼命參選。 怎麼張維嘉現在變成新潮流唯一大老?邱義仁與吳乃仁真的離開新潮流了嗎?洪奇昌已被新潮流開除了嗎?傻瓜才會相信新潮流放出的屁話。新潮流擅長把他們的糞土汙泥包裝成神,讓愚夫愚婦頂禮膜拜;那層金箔紙一旦剝落,就會原形畢露。天佑台灣!衷心盼望賴神賴功德施展神威,拯救台灣。
台灣剛剛朝向民主邁進,新潮流畜牲與蔡英文就把選舉搞臭搞爛,綠營愚夫愚婦繼續崇拜他們。新潮流成員稍有良知的,已都離開那個爛流了;比較正派的蘇煥智,也被邊緣化。菊花凋謝,寒風蕭瑟。新潮流畏畏縮縮,躲在牆角裡,還不忘記為自己造神。現在就看新潮流那群賣國賊、賣黨賊還能囂張到幾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