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鄉」噴漆事件
原民抗議檢警追殺

2014/11/06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王顥中

由花蓮馬太鞍、太巴塱兩部落青年組成的「馬太攻守聯盟」,於10月25日光復節前夕,前往花蓮光復鄉公所噴漆訴求正名,之後遭到檢、警約談搜索。今天(11/6)原民團體前往警政署召開記者會,再提正名訴求,並抗議檢警政治辦案,騷擾噴漆者及家屬。

參與光復鄉公所噴漆行動的陳以箴(發言者)出面承認噴漆,但對「沒有拆下光復鄉公所招牌」致歉。(攝影:孫窮理)

部落青年在鄉公所噴上羅馬拼音的兩部落「TAFALONG」、「FATAAN」名稱,以及「光復鄉沒光復」、「土地是永恆的國家」、「誰的光復、名從主人」等標語,警政署前參與噴漆的青年陳以箴特別出面道歉,不過不是對「噴漆」道歉,而是針對當天「只是噴漆、沒有把光復鄉公所招牌拆下來」道歉。

「馬太攻守聯盟」在光復鄉公所的噴漆。(陳以箴提供)

陳以箴說,當天晚上,他們本來就是要去拆招牌,但是卻沒有能力,噴漆是為了凸顯命名的荒謬,要追尋原住民族的自我認同,「把名字換掉只是第一步」,而這個事件之後,部分參與噴漆的青年卻遭到警方一再打電話騷擾、跟蹤。

國民政府來台之後,對於原住民族居住地,以漢族的道德規條,及國民黨政治正確的名稱加以命名,部落青年對切斷族群記憶的介入展開正名運動,10月份發起「你光復了沒?自己的土地自己光復運動」,其中花蓮縣的「光復鄉」的鄉名,對族人來說尤其顯得諷刺。

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理事長伍杜‧米將說,日本殖民政府侵奪了大量原住民族的土地,國民政府來台之後變本加厲,再將這些侵奪來的土地用「光復」來加以命名,這是對原住民族莫大的恥辱,米將也強調,「正名」是自我認同的第一步,依據《原住民族基本法》第11條,政府本有回復部落及山川傳統名稱的義務,但是多年來卻無所作為。

律師林三加也認為「年輕人現在的作為是提醒政府違法了」,參與行動的青年遭到「毀損」、「妨礙公務」等罪名的追訴,但林三加說「現在問題的重點絕不是毀損」,他認為司法人員應該如日前司法院長賴浩敏所期許的,做「社會工程師」,不是有人表達不同聲音,就用刑法去追殺。

2011年「為Sra而走」行動,由太巴塱部落出發,經過各部落,長途跋涉抵達台北。(攝影:孫窮理)

檢警的手段對於行動的青年造成不少壓力,今天出面表示參與當天行動的陳以箴本身並非部落青年,也不是「馬太攻守聯盟」的成員,她說,事件發生之後,警方採取的手段,是一再傳喚、到參與行動者家中騷擾,甚至有人從花蓮到台北一路被警方人員緊盯;而花蓮的檢方也配合警方的搜索,對於當天參與行動的車輛開出搜索票。

2010年起,新一波原住民運動再起,當年年底,花蓮Makuda’ay(港口)部落舉行了「Pangcah土地百年戰役」音樂會,部落結盟,隔年1月28日夜宿凱道,陳以箴說,部落青年從2010年的「為Sra(土地)而走」行動,再展開串聯,到今年(2014)有了「馬(太鞍)太(巴塱)攻守聯盟」這個名稱。今年4月,花蓮縣長傅崐萁強行安排中國廣西壯族表演團體,到兩部落內部的祭典參與「演出」,馬太攻守聯盟發起抵制,最後兩部落拒絕了這項安排。

相關文章:

回應

中華台北...

台灣人都不計較了
去計較一個原住民噴漆

這國家不僅是味覺有問題

連腦子問題都很大

支持臺灣原住民族的正義鬥爭!臺灣原住民族,尤其是中下階層,長期遭受民族的及階級的雙重壓迫,

但是為何要拒絕大陸廣西壯族表演團體?大陸的「自治區」概念有一定的進步性。

若局限於反共反華的去中國化意識型態,終究還是被藍綠漢族買辦資產階級操控,反大陸其實是臺獨右翼民粹轉化階級矛盾的手段。

全壘打? 綠營忘了原住民
2014年12月8日 聯合報 尤命蘇樣/媒體工作者(台北市)

「台北市議員選戰,民進黨繳出漂亮成績單,綠營提名所有議員候選人全部當選…」這是選後各大媒體刊出的新聞。但是我要請問民進黨:台北市平地原住民候選人馬躍.古木及山地原住民伊凡.諾幹是哪一黨?
猶記得選前,民進黨在新北市原住民聯合造勢大會力推台北市、新北市的原住民市議員候選人,此情景歷歷在前;選後吃乾抹盡,把辛苦的戰將屏除在民進黨之外,好營造選戰打得好的假象。原住民請看清楚,這就是民進黨對待原住民的態度。
此次原住民選將馬躍.古木及伊凡.諾幹、寶杜.巴燕代表民進黨參選雙北市議員皆不幸落敗,綠營卻喊全壘打,是把原住民又當玩具利用嗎?
藍營慘輸,但在原住民選區並沒有大敗。為何原住民選區民進黨抓不到選票,這是民進黨要思索的問題。民進黨五都全拿,至少這五個選區的原民會主委空出,要入主的主委或局長,請先思考上述的問題及未來對原住民選區的經營,否則未來原住民藍綠政治板塊還是不會有全面綠化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