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等「五個YES」的瑞典最終處置場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研究員

責任主編:孫窮理

「瑞典已決定核廢料最終處理場址? 還早呢。中央和地方政府都還沒點頭同意啊!」 ,曾在核電廠工作、現為瑞典Östhammar地方政府的核廢委員會分析師Yngve Törnqvist 不以為然地這樣說。

關於Östhammar

Östhammar,這個東部市鎮,坐落在首都斯德哥爾摩北方120公里遠的海邊,人口數約莫2萬1千人。從1980年代陸續有三個反應爐在Formark核電廠開始運轉,使得每平方公里只有15人的密度,就有10%的人口是在核電廠或是核廢處置公司SKB工作。


Östhammar與Oskarshamn位置圖。(製圖:孫窮理)Östhammar市中心。(攝影:徐詩雅)Östhammar地方政府的核廢委員會分析師Ms. Yngve Törnqvist(攝影:徐詩雅)


如果你曾在網路上搜尋瑞典高階核廢最終處置的資料,跑出來的資訊不外乎:瑞典於2009年經公投程序選定並開始啟動Forsmark處置場計畫(原能會主委蔡春鴻,2013/10);芬蘭、瑞典都已確定高階核廢棄物最終處置場址,逐步邁入施工階段,預計2020至2025年陸續啟用(經濟部穩健減核網站); 瑞典兩個地方政府爭相爭取成為最終處置場(外媒報導:《華盛頓郵報》、《CNN》、《紐約時報》)等等,均是高階核廢最終場址在瑞典順利推動的資訊。

瑞典已選定最終核廢處置場的訊息,藉由這些發言重複堆疊錯誤的印象。實際上,精準的說法應該是「由核電公司合資建立的瑞典核廢處理公司SKB在2009年選擇Östhammar地區的Forsmark村莊作為高階核廢永久處置場預定地,並且在Oskarshamn設置封裝廠,2011年提交計畫、申請執照,至今仍在等待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批准」。這個選址計畫目前僅是SKB公司單向的選擇,中央和地方政府都還沒有正式同意,最重要的是,地方政府在瑞典核廢選址過程是保有最終否決權的。

確定高階核廢最終場址前的「5個YES」

「我們還需要再五個同意(5 yes)才能確定Forsmark作為最終場址,並開始建造核廢場址。」綠盟於2014年9月北歐核廢訪調行程中的政府機關、SKB公司和NGO受訪者,在訪談時,必定會主動強調這五個同意—意味著五個角色的決定性位置。這五個角色依序包括瑞典核管處、環境法庭、Östhammar地方政府、Oskarshamn地方政府,以及中央政府—現在,仍停滯在瑞典核管處及環保法庭的審核程序。

2011年SKB公司向政府提交預定在Forsmark的高階核廢最終場址,及在Oskarshamn的高階核廢封裝廠的執照申請,開啟繁複的執照審批。在現階段的建照申請過程,核廢處理公司SKB必須清楚說明為什麼採用所選擇的深地質處置方式、此方法的細節、並以研究結果證明其長期安全性,以及更重要的,要提出足夠證據證明所選場址有最佳的安全保證。

在這個環節,瑞典核管處和環境法庭分別就核安及社會環境影響兩個面向,評估SKB提交的核廢計畫,然後這兩個主管單位才會聲明表態、並且提供政府他們對SKB核廢計畫的專業建議和看法;之後,再由兩個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最後定奪,決定是否讓Forsmark成為高階核廢最終場址,及在Oskarshamn建立核廢封裝場。「大多數人太強調SKB公司在2009年選擇Forsmark這件事,卻忽略了瑞典核廢管理體系中層層審核的法律流程,及其他角色在此過程中的位置。」Törnqvist這樣認為 。

整個審批及徵詢過程相當複雜,單在核管處和環境法庭評估過程,不同政府部門、核電廠所在社區、學術界、NGO都會被瑞典核管處和環境法庭徵詢意見,讓這兩個主管機關作為評估的參考,並進一步向SKB公司要求研究資料。

世界第一還是白老鼠?

SKB公司理想的時程計畫表,原定現在已拿到第一階段的建造執照,開始動工並於2025年啟用核廢處置廠,卻因近幾年深地質處置在技術及安全疑慮上受到的種種挑戰或質疑,被瑞典核管處和環保法庭要求提交更完整的研究內容,拿到執照的時間表因此延宕。

「很多人都說,以長期安全的角度來看,SKB選擇的深地質處置還有太多技術問題尚待解決,SKB太早提交建廠執照申請了,他們的時程設定也許太樂觀。」 地方政府和核廢監督NGO代表不約而同這樣說。

SKB公司位在Oskarshamn辦公室的公關人員Maria露出一點擔憂:「我們當然希望執照申請不要再拖下去,拖延太久外界會開始產生疑慮,質疑SKB的研究和選址在安全問題上站不住腳,可是說實在的,這個審批的延遲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全世界還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已經成功執行深地質處置的最終核廢處置場。」

是的,即使我們可能因為〈核你到永遠〉紀錄片,認為芬蘭已順利開工進行Onkalo高階核廢最終貯置場的建造,但實際上的情況是,2012年由電力公司出資建立的芬蘭Posiva核廢公司,向芬蘭核管處提交建造執照申請同樣也在延宕中,至今尚未取得合法建造的立基,當地環保團體認為現在的Onkalo,頂多只能稱為一個超大型的地下研究隧道。芬蘭和瑞典兩國實在都還不能說已有確認的最終核廢場址: 兩國都還在進行不同階段的執照審核,以及被不同的觀點挑戰。

地方政府不會對SKB的核廢計畫照單全收

外界對瑞典核廢機制的印象,除了誤認瑞典政府已正式對核廢最終場址拍板定案,另則是兩個地方政府彼此競爭讓高階核廢進駐地方。這個聽起來相當罕見的敘事,讓國際媒體爭相報導,各國核廢相關機構也不斷前來瑞典取經。目前SKB計畫設置高階核廢料封裝廠的Oskarshamn市,之前也是最終處置場的候選地,被呈現為和Östhammar市「競相爭取」 核廢的Oskarshamn政府代表、核廢計畫主持人Persson顯得有點無奈,他說即使不否認地方居民對核廢接受度比其他地方來的高,但也絕不到「競爭」的程度,兩個地方政府在選址調查過程,其實都藉由外部或內部專家檢視或是成立專案計畫,努力地提出質疑和挑戰,發展地方政府的核廢政策觀點。

舉例來說,Östhammar地方政府為最終處置場的執照申請作業成立了一個組,以發展地方政府的核廢觀點,這個組裡包括了三個委員會,分別是長期安全委員會、環評委員會、諮詢委員會,討論核廢牽涉的安全、環境與利害相關方的意見—諮詢委員會中的成員除了本地NGO,還有鄰近縣市政府的代表作為委員會代表。代表Östhammar 政府的Törnqvist 就是長期安全委員會的成員之一。

「曾經在核工業內工作,和現在在地方政府分析核廢安全,兩個工作對你還說最大的差別是什麼?」我好奇地問Törnqvist。

她想了一下,「前幾週我遇到以前核電廠工作的老闆,他說在核工業內你只會知道他們想要你知道的部份,其他的不會告訴你。但是換到地方政府工作,我比較看的到這議題的不同面向。因為帶有地方政府的身份,我不能再說更多了,但是,」 她笑了一下,我現在對核工業的態度,絕對比當初一無所知進核電廠時批判的多。」

瑞典核廢公司SKB的網站

回應

美國有位學生發明分解核電歸零再利用的方法,為何沒推廣?

台灣人討論

丟蘭嶼

結案!

再生能源可以省錢嗎???
當然,否則92無鉛汽油怎麼會跌破30元???
台灣人連發生的眼前的事實都可以瞎掰...
講發展再生能源必定增加成本跟漲電價的人...
不是腦袋裝屎就是台電員工(或兩者皆是)...

全世界能源價格走勢
Oil
從2008年147塊跌到2014年80塊
Coal
從2008年138塊跌到2014年50塊
Gas
從2008年12塊跌到2014年4塊

數字就可以說明一切,當再生能源越蓋越多的時候,全世界的能源會遇到的是供過於求,不是供不應求,
現在跟未來的Oil,Coal,Gas價格必須要跟再生能源競爭...
因為太陽能跟風力這些再生能源永遠不會漲價,永遠不會減少,再生能源廠商等於是立於不敗之地跟傳統的能源競爭,這是一場絕對不可能會輸的競賽,所以未來的能源會越來越便宜!

台灣人即使這6年來什麼都不做...
還是可以享受到其他國家發展再生能源的結果...
這就是發展再生能源的好處...持續降低的能源價格!
明擺現眼前的事實跟數字某些人還真是有眼無珠...

只是台電中油依舊可以把虧損當成理所當然...
台灣人依舊必須替虧損買單...
這就是這個國家的拼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