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栗縣政府強拆大埔4戶即時報導

2013/07/18

責任主編:陳逸婷

浮濫徵收 縱容強拆農陣:中央縱容劉政鴻結果
農陣發言人蔡培慧持10起「遍地烽火、民怨四起」之苗栗開發案整理圖,批評政府「假開發、真炒作」的徵收行為。(攝影:陳韋綸)

之前曾經計畫大規模動員「同意戶」遊行,受到蘇力颱風影響,未能成行的苗栗縣長劉政鴻,今天趁著苗栗縣議會動員,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拆遷戶、農陣與聲援者也同步在凱道召開記者會之際,以「突襲」的方式,進行大埔4戶的拆除動作,從黃福記家以東,到張藥房以西長達約1公里的公義路(台13線)以及週邊道路全部封鎖,人車全部不能進入,大批的警力,不是坐著一般的警車或者警備車來到現場,而是租用民間的遊覽車,這使得還在大埔留守的聲援者猝不及防。

早上9點多,農陣成員等人北上之後,警方與拆除機具來到現場,小規模的拉扯之後,4戶的拆除動作立即展開,張藥房、柯成福家完全拆除,黃福記家的圍牆與化糞池也被拆除,只有朱樹家的柱子被保留,因為牽涉到房屋與鄰戶的安全,僅拆除鐵皮屋違建的部份,此外,部份沒有參與自救會,原先預計拆除的房屋,也同時執行,到中午12點多,整個拆除的動作,就差不多完成。

苗栗縣政府拆除的同時,農陣與苗栗各自救會正於凱道召開記者會;農陣發言人蔡培慧強調,「大埔強拆不會是最後一件!」她持10起「遍地烽火、民怨四起」之苗栗開發案整理圖,包括竹南大埔的竹科竹南基地周邊特定區、竹南崎頂產業園區、頭份「尚順廣場開發案」等,開發面積合計達1,236公頃,相當於48個大安森林公園大小。然而,以大埔為例,徵收面積即達156公頃,實際上產業園區僅占28公頃,其餘皆規劃住宅區,過去以來,農陣即不斷批評「假開發、真炒作」。而對於土地徵收的浮濫,崎頂自救會會長謝文崇直指,光是竹南土地即有1/6為工業區,包括廣源科技園區、竹南工業區,加上市區內也有工業區,不少土地卻仍處於閒置狀態,「竹南根本不缺工業區,缺的是劉政鴻的『良心』」,他呼籲劉政鴻立即停止不當掠奪。

對於今日苗栗縣政府突擊強拆大埔4戶,蔡培慧也譴責此行徑,並強調現在人民與政府對峙局面,是中央縱容地方的結果,「中央必須負起責任。」蔡培慧指出,這些開發案都需經過中央審議,然而中央卻在下面幾點,展現其毫無作為,一是2011年《土地徵收條例》修法,時任內政部長、現行政院長江宜樺未將民間疾呼的聽證會程序,納入修法內容,導致現在地方政府「球員兼裁判」,是「制度縱容」;二來2010年8月17日協調會(相關報導)與直至苗栗縣議會動員北上前的內政部都委會,都顯示「於法大埔4戶有保留空間」,但是今年(2013)7月5日副總統吳敦義再度邀集江宜樺與劉政鴻的協調會後,結論卻僅是要苗栗縣政府「妥善處理」,根本無意負起中央監督的責任,這是之所以中央需為大埔案負責的原因。蔡培慧表示,今日中央放縱地方強拆大埔4戶,「是在邀請人民革命」,人民勢必將持續走上街頭,以游擊方式展開各式行動。

強拆後,苗栗縣府發出新聞稿表示,選擇今日(18)進行拆除工作,是因降低抗爭與減少社會成本支出、避免在場人員的衝突與傷害,稱此是「不得不」的情況。並且,說若不拆除4戶,違法又危險的道路,恐造成用路人危險,然而「手心手背都是肉」,為了公眾的安全保障及長遠發展,必須拆除4戶。

【以下報導時序由新到舊】

07/18 am12:25

11點左右,苗栗縣府採取4戶同步的方式進行拆屋,目前怪手進入,已大致拆屋完畢。凱道前的聲援民眾也在12點10分時被警方驅離完畢。

張藥房已大致拆除完畢。(攝影:孫窮理)柯成福家已開始動工拆屋。(攝影:孫窮理)張藥房被強拆狀況。(攝影:孫窮理)黃福記家的圍牆與化糞池也被拆除。(攝影:孫窮理)大批警力將黃福記家以東,到張藥房以西長達約1公里的公義路(台13線)以及週邊道路全部封鎖,人車全部不能進入。(攝影:孫窮理)

07/18 am11:30

大埔現場從早上9點開始,警方為掩飾強拆行動,乘坐民用遊覽車到現場,陸續驅離待在4戶周遭及屋內的聲援民眾,現場只有零星民眾與警方發生小規模的拉扯衝突,後續就開始進行拆除作業。

警方乘坐民用遊覽車到現場進行拆除行動。(攝影:孫窮理)

07/18 am11:00

今日(7/18)上午,原要北上告官、控訴劉政鴻執政導致民不聊生的苗栗在地自救會與台灣農村陣線,在得知4台遊覽車已帶著警察進入苗栗縣大埔,並開始驅離現場居民與聲援者後,本要進入總統府陳情的群眾約30人,現轉於凱道前就地靜坐。

大埔4戶之一的彭秀春早上也來到總統府前,要求與總統馬英九當面陳情,進入總統府過程遭警方阻擋,經過一陣推擠後,彭秀春體力不支昏倒在地,已被送往台大醫院。現場警方舉牌,將要驅離民眾。蔡培慧表示,擔憂先生張森文身體狀況,彭秀春近日來隻身抗議,承受巨大的強拆壓力,今日於凱道前昏倒,是中央縱容苗栗縣府胡作非為,造成的結果,馬英九要為此負起所有責任,倘若中央政府持續放任地方胡作非為,就是逼迫人民四處抗爭、起身革命。

大埔現場則於早上9點開始陸續有4輛遊覽車載運警力入駐、大型機具及拒馬也已在周遭待命。由於現場留守人力不足,聲援者擔憂苗栗縣府隨時強拆的可能。

4戶之一的彭秀春今早赴凱道抗議,欲向馬英九陳情不成,在與警方一陣推擠後,昏倒在地,現已送往台大醫院。(攝影:陳韋綸)警方將聲援群眾抬離凱道靜坐現場。(攝影:陳韋綸)聲援民眾與警方發生小規模推擠衝突(攝影:陳韋綸)苗栗當地各自救會與聲援者約30人在凱道前聲援4戶。(攝影:陳韋綸)聲援者於凱道前靜坐抗議。(攝影:陳韋綸)

07/18 am10:30

苗栗縣議會議長游忠鈿帶著32位苗栗縣議員,以及國民黨籍苗栗縣選區立委陳超明共同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對於縣政府強拆4戶表達支持與聲援。游忠鈿表示,4戶居民拒拆違反公共利益,議會的立場是要監督縣政府必須落實公權力,依法行政。

除縣議員外,有也大埔地方地主與里長與會出席。大埔里長鄭文進表示,大埔4戶的拆除,是媒體炒作的議題,於情理法各方面都完全沒有爭議,他以位於仁愛路與台13線轉角的張藥房為例,表示「彭秀春家就是百分百的死角,不該會引發公共危險,那裡不要說連結車了,連摩托車都轉不過去!」

陳超明則強調整個新竹科學園區都是他推動的,因此對於全案的始末最為了解,「沒有我,也就不會有這個園區」。他質疑,當全案當中其餘39戶全都配合時,卻只有4戶堅持不拆,「這還有天理嗎?配合的人是笨蛋嗎?社會還有法治嗎?國家不會混亂嗎?」

今早苗栗縣議會議長(圖中)游忠鈿帶著32位苗栗縣議員,以及國民黨籍苗栗縣選區立委陳超明(左一)共同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對於縣政府強拆4戶表達支持。(攝影:王顥中)
【相關文章】
建議標籤: 

回應

行車安全?
偉大的議長請問你懂交通運輸專業嗎?
少笑死人了

古有共匪
今有苗匪, 劉匪, 吳匪, 江匪, 馬匪, KMT匪??

個人並不清楚大埔事件全貌,但為何有39戶願配合,4戶不願意呢?為了公共建設或大多數人同意的議題下,在這問題上大家也該想想

不清楚就該去了解一下,
再來發表您的觀點與大家討論。

樓上說得太好了。

現在很多不同意開發的人總是結合學生跟環團還有特定政治人物,但是很多人抗議完就工作結束。當初一大堆學生跟環團去抗議大城的國光石化,說得大城有多美好,但也沒看到有人移居大城。白海豚可貴,居民不重要。

今天有五個男生說要強姦你女兒
只有你不願意
為了其他人LP能夠變大 更爽
請你把自己女兒送出來吧!
我想你的意思應該是這樣吧????
還是 把5%富人的錢 平均分配給剩下95%的人
這樣應該也是大多數人同意的議題下吧?

台灣經過那麼多事情 難道我們都不能理解多數暴力的痛苦嗎? 非要等到有天發生在自己身上 才會覺得痛?
尊重少數人 不管是蘭嶼核廢料 文林苑 核能問題

基本上,他們的民調操作手法是假的,詳細內如請看下列報導:
http://n.yam.com/newtalk/life/20130712/20130712610889.html

強姦是違法,拆遷是合法的行為,拿違法比喻合法。

假如拆到你家時 你也會覺得他合法嗎 ?

政府可以合法強姦你,還會有一堆人來幫它推屁股。

基本上 說此舉合法的 可能只是不了解這些事的背景 多聽聽不同的聲音 或許會有不一樣的結論 。。。畢竟 大家不會吃飽沒事幹 跑去聲援抗議 那是很累的一件事情。。。

人權何在??憲法第15 條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
強拆違憲, 行政程序不公不義, 必有報應
今日拆大埔, 明日拆你府

憲法第二十三條
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
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

怎麼覺得紅蟲雁肚臍下面,褲帶上方,有一撮毛沒刮乾淨?而且双手平伸,姿勢漂亮是漂亮了,可惜一隻手抓著一坨衛生紙包的眼鏡,破壞畫面。下次記得收下巴,頭微偏眼睛閉好,就像受難的ㄧㄙ了。

「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
請問必要性為何?讀條文不要讀一半,只拿自己想看的而不看後面。
該區全都規畫是住商區。所謂的公共利益是什麼?
縣政府賣地賺錢還債叫公共利益?挖路補路放煙火辦免錢演唱會給一些人爽、做一條路到縣長弟弟家門口、不必要的工程花了一堆錢,欠了一屁股債,再拿一些人的地來賣叫做公共利益?明明其他園區還有一大堆空地沒人租,卻還開發新的土地說是要當園區,可是實際只有不到1/4是真正給廠商,另外大半都拿來給建商炒地蓋房,這就是你所謂的公共利益?
如果你認為這個叫公共利益,那你家免錢送給我,我來賣雞排一片30元就好,這也叫公共利益!不然呢,就是你在放屁!

如果不懂什麼是「公共利益」的「必要性」。那可能還是請你多關心一下閣下自己對公共事務的了解程度再發言比較合適。

大埔里長鄭文進是沒騎過機車還是不會騎機車?
那種彎都轉不過去的話,真的不要上路,以免害人害己!

苗栗縣長大埔強拆、軍曹虐殺洪仲丘事件,都是因為執政﹝事」公務員藐視人民的基本人權,濫用權勢保全自身的不當利益。

我不敢讓我的孩子看電視新聞
因為 他以後可能有機會入伍保家衛國
因為 他遮風避雨房子可能會被政府一夕拆除
因為 他吃的東西可能是化學食品
因為 他以後可能看不到美麗的東海岸
因為 他以後可能會為民喉舌但我不希望他不負責任
因為 我不想讓他背負我們這一代該負的責任

爾俸爾祿,民膏民脂。為人父母,罔不
仁慈

民主憲政立法,是為了限制國家權力對基本人權的侵犯,以確保人民的基本人權。

近二十年以來,台灣的立法部門卻熱衷於擴大國家權力的利益法律,罔顧保障選民基本人權的人權法律,導致政府得以「依法行政」為由,肆意踐踏、殘害人民的基本人權。

財團的魔爪已經伸入立法院、地方議會,立委、地方議員及鄉村民代們都已經成為財團的代言人,例如都市更新條例就是由建商成立的基金會所主導的立法,所以會「依法行政」做出不公不義的事;其它有關「經濟開發」的立法,也都有財團的陰影。財團把抗拒的百姓稱為「正義之士」,因為「正義」是最不能讓財團所容忍的一件事,所以大舉運用網路蟑螂攻擊「正義之士」與「正義之事」。

大埔強拆事件,已經使政府的誠信與公信被執意不公不義「依法行政」所毀滅。

有的人講講頭頭是道認為自已最懂公共利益,有經過認證嗎?

蟑螂不就是製造髒亂、散布細菌的無腦昆蟲嗎?

釘子不就是讓人傷人、亂釘還會破壞畫面的小型廢棄物嗎?

樓上是說蟑螂的確是沒腦的昆蟲。

有個東西護航苗栗土皇帝的嘴,倒是不用經過認證,就臭得令人避之惟恐不及哦!

這個世界最臭的東西,就是說別人臭之前忘了自已的更臭。

A講道理,就像吃大蒜一樣。但是B不愛大蒜,又不想輸給A,於是抓糞往嘴裡塞。B說A的大蒜比自己的糞還要臭,是最臭的。
也許,真的是A比較臭,但臭的來源不同;無恥政客華麗謊言背後的真相,經常是醜陋得令人需要勇氣正視。
但是B不願面對,自己什麼道理也講不出,更反駁不了,只能嚷嚷一些無關緊要的嘲弄,更反照出自己臭得令遠觀者發噱。

原來苗栗土皇帝的嘴就是靠這些沒有腦的害虫,該潑巴拉松了。

1. 照片的說明文字及攝影者都不見了.
2. 本篇報導時間的英文標示完全錯誤
am10:30 應為10:30 am
以此類推

原來講道理的人都是靠吃糞來維持嘴巴的充實感,通常一位正常的人不會拿糞來吃,不知道為何這些自認為講道理的人如何的愛吃糞?可能是為了嘴能比別人臭。不過,世上有逐臭之夫,所以即使你們的嘴如何的臭,總是有政客、假道學偽君子之流的人會被吸引,糞如何的臭上面少不了蒼蠅。道理人人會講,可以以身作則的少之又少,天天講大理,暗地偷雞摸狗的可不少。人心如面各有不同,表面的正義使者誰知道心中打著什麼如意算盤,政治、金錢利益一樣都少不了。

不論去這4戶是否應遭拆除與否
但縣府如此偷偷摸摸突襲去拆除民宅
不是很像盜匪嗎?
如果此4宅真該拆除也不該如此偷襲,
讓人覺得該縣長根本站不住腳才做此不正大光明之舉

就是因為盜匪縣長明知不該拆還要強拆,才會極其所能使出各種卑鄙手段。為不應該存在的「假開發」而強徵、強拆民地民宅,就是土霸王根本站不住腳的原因。

強索根本就是盜匪行徑,而不是只是像盜匪而已。盜匪總是趁人不備時去打劫,對盜匪而言偷襲是理所當然的事,焦點要放在盜匪「打劫」而不是轉移到盜匪「偷襲」上。

閱讀能力有問題,應該不是嘴的問題。
我嘴裡的大蒜,也終究令土皇帝的擁護者沒有勇氣正視。

說不出道理、骨子裡滿是政黨、金錢利益的糞土皇帝之子,總以為別人跟自己相同水準。
欸,真是再度令我發噱。

怎麼會有妄想之徒自認為跟人同等水準,實在太令人驚奇了,整天幻想身為人真是不可思議?道理、道理、道理真不知道這從類嘴中吐出道理的2個字跟人所寫道理兩字是否同義?自以為高水平結果身處海平面以下,太讓人發笑了。

這類嘴中吐出的道理,只要身為人就不可能會理解的。

主張強徵強拆的官員和民代,都是糞坑裡的蛆蛆。

糞土皇帝的擁護者到現在還是解釋不了憲法23條的必要性。
那就到些為止吧。不敢正面回應的「訪客」,終究是模糊焦點的嘴臉。

怎麼會有訪客回應自已是不敢正面回應的訪客,是誰只會模糊焦點?政客就是政客。

我支持楼上的说法。赞赞赞赞!!!!
我的主页: http://www.trustedmontr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