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媒體巨獸,反什麼?怎麼反?
──媒體是誰的?大老闆私產還是人民公產?

2012/12/07

責任主編:樓乃潔

聽哪!「你們有錢,但是,我們有青春,我們跟你們拼了!」「不自由,毋寧死!」「這是我們自己的國家,我們要自己來救!」陰雨綿綿的台北街頭,天空是灰暗的,但是土地在燃燒,上千名的台灣青年在握拳,上千名的台灣青年在咬牙、在怒吼!

11月29日,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號召全台學生走上街頭,反對辜仲諒、王文淵和蔡衍明為首的大財團併購壹傳媒。旺旺中時媒體集團的老闆蔡衍明,在旗下的食品事業搶佔中國市場以後,意圖用媒體事業勾結中共政權來保證自己的獲利,公開發言袒護中共統治的合理性,扭曲六四大屠殺的歷史事實,接受中共購買新聞的資金做置入性行銷,包裝成欺騙讀者的「假新聞」,用惡意資遣的手段箝制中時記者的言論,更在先前併購中嘉案中,發動集團下所有媒體,對持異議的社會人士瘋狂批鬥,展現「順我者生,逆我者亡」的唯我獨尊心態。

一旦壹傳媒併購案通過,蔡衍明強勢影響之下的媒體市占率將達46%!面對如此嚴峻的攻擊,人民大眾是不會沉默的。從731反旺中示威到901反媒體壟斷大遊行,學生求見行政院長陳冲換來鎮暴警察阻擋,我們親眼見證了青年學子反抗財團統治的決心。同一時刻,壹傳媒集團的員工也沒有坐以待斃,《蘋果日報》、《壹週刊》、《爽報》、《壹電視》紛紛組織工會,一向標榜不畏強權的壹傳媒新聞工作者們,為了保護自己不遭整肅異己的黑手打壓,捍衛僅存的新聞自主空間,也沒有在這場戰役中缺席。

這批群眾鬥爭的浪潮,標誌著台灣歷史的新頁。青年學生因為大多還處在就業市場之外,尚未受到資本主義社會的直接宰制和磨損,也因為校園是一個相對安全,可以標舉各種政治立場的環境,是一個對社會變化最為敏感的群體。社會衝突日益增加的張力最明顯的表現在學生的意識當中,整個社會的走向一再挑戰青年的忍耐底線,這包括最基本的經濟權利,即將面對的職場環境,就業和公平的薪資待遇,負擔得起的物價和房價;也包括更關鍵的政治權利,我們有沒有機會透過既有的政治制度改變我們的生活,政府是不是代表廣大人民和弱勢族群的利益。

當大環境加速惡化,一次又一次的選舉只是增加既有政黨叛賣我們的次數,讓我們認清這些政黨偏袒大財團又罔顧人民的本質,對政府的信任越來越低。這種焦慮不安又讓我們本能地連結成一個整體,選擇走上街頭直接行動,展現對抗體制的姿態,透過群眾運動的方式親手解決一切問題,不寄望上位者,只依靠自己來滿足我們最合理的要求。這是人民自我解放的正確道路,我們已經站在一個對的起點上了。

這股剛剛萌芽但源源不絕的力量,從反對政府配合財團強拆士林王家開始,今天再一次爆發在捍衛言論自由,反對財團壟斷媒體的運動中。我們已經展現力量了,但光有力量還不足以讓我們走向勝利,知道我們不要什麼是容易的,但知道我們究竟該為什麼目標而戰卻是困難的。在短兵相接的激情過後,更要在休戰期間輔以冷靜的思考,總結經驗,認清誰是敵人,誰是盟友,揭露那些意圖從外部削弱我們的物質和思想力量,消化內部的懷疑和雜音,凝聚穩固的共識,有一致的共識才有團結的力量,才能安然渡過將來的重重挑戰。

為保衛言論自由走上街頭

當學生在街頭高呼自己的訴求,誓言捍衛言論自由的時候,總是不乏「好心」又「理智」的人士,貌似苦口婆心地對我們解釋,財團併購媒體並不會妨礙我們的「言論自由」,我們仍然可以透過各種方式,比方說用嘴巴和鍵盤來表達自己的意見,並沒有人禁止我們這樣做,更遑論打壓。

這些聰明人士真是太聰明了,聰明到忘記群眾自己是有耳朵和眼睛的,我們發起一次又一次的街頭示威,確實沒有遇到誰阻止我們這樣做,這件事難道還需要別人提醒嗎?我們要求的是一種更根本的,意義更重大的言論自由,那就是我們首先要知道一切與人民利益切身相關的真相,否則我們的言論要從何而來呢?一種處在完全無知之下,不代表自身利益的「言論自由」,例如茶餘飯後聊天扯淡的自由需要捍衛嗎?更何況許多真相是既得利益者努力不讓人民大眾知道的。林益世貪瀆索賄案就是最好的例子,這種國營事業的腐敗,行之有年而且藍綠兩黨雨露均霑,如果不是媒體報導激起人民的憤怒,我們的檢調機關可以裝做什麼都沒看到,連做做樣子查一下都免了。我們確實有怒斥政府貪污腐敗的言論自由,但是如果我們什麼都不知道,我們真的有這種自由嗎?在這個人民的社會經濟權利不斷萎縮,痛苦不斷增長,對政府和有權有勢者越來越反感的時候,我們更需要一個敢說真話的媒體,它是我們對抗這個制度的工具。

11月26日,也就是壹傳媒交易案簽署的前一天,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前往行政院,不為什麼,只是想要求行政院長陳冲出面承諾,公平會、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和金管會面對旺中這類對人民有敵意的媒體集團併購案,必須嚴審。而政府是怎麼回應學生的?在寒風中徹夜苦等,等到的不是陳冲,反而是越來越多手持盾牌的警察,接著便又響起那從擴音器發出來的聲音:「你們的行為已經違反集會遊行法,請立即解散……」。學生顯然沒有帶著傷人的器具或意圖,為什麼陳沖不願意出來面對學生?為什麼要用警察組成的高牆擋住學生?

我們可以看出來,警察和集會遊行法就是用來對付不服統治者的工具,禁止民眾自發聚集在街上發表對國家社會的看法,這種行為無論如何也無法自圓其說,統治者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用最不加掩飾的物質力量來嚇阻人民,讓人民對這些主導國家機器的高官產生畏懼心理,這樣做就是為了保護少部分人凌駕於社會大眾的利益。不論我們的國家看起來多麼「民主」,掌握國家的少部分人永遠不會放棄在必要的時候用這種手段來強迫人民服從。

年輕人當中,也有些「公正客觀」而且「支持」學生運動的人認為:「院長不是你們隨便想見就可以見到的,院長都不用開會不用接待外賓嗎?這種說法實在很有意思,行政院前面的學生犧牲了上課,犧牲了自己的打工和休息時間,比起高高在上生活無虞的行政院長,這些學生做出了更大的犧牲,如果這樣陳沖都不該出來的話,那怎樣才應該呢?這些幫陳冲辯護的人,其實心裡真正想說的是:「院長高興見你們的時候才准!」政府必須執行人民的意志,必須對人民負責,這是合理而且正當的願望,這個願望不符合現實,那麼錯不在人民,只在於這個政府不是真正屬於我們的政府,而是鎮壓我們的工具。

群眾運動下的政治迴音

一場真正的群眾運動,除了行動,更重要的是群眾意識塑造和政治經驗累積的過程,運動越壯大,在每個階段都會吸引不同的階層加入,這些階層會改變運動的面貌,讓整個運動的思想顯得模糊,但運動就是在模糊和不斷反省之中前進的。以這次反旺中事件為例,起初真正刺激學生的,是旺中集團無恥的偽造學生走路工新聞,接著又用新聞打壓學者和青年學生,於是釀成了731數百人包圍旺中總部。短暫平靜之後,反旺中又在壹傳媒交易案之下掀起更強的浪潮,但是經過上一階段的沉澱,這次上演的政治劇碼更複雜,更令人目眩神迷了。

群眾常常憑著直覺行動,在行動過程中才認識自己即將完成的事業,在喧騰激情的現場,有人開始想幫這場運動定調,有人說我們在進行一場「新民主運動」,因為資本要吃民主,在資本背後是中國帝國主義,我們要保衛傲視東亞的台灣民主,要反帝國主義。先別被這些動聽又政治正確的詞句搞昏頭了,在我們選定立場前,起碼要先做一件事,那就是搞清楚這些詞句究竟是什麼意思。

保衛「民主」!多麼神聖的一句話啊,但這指的是什麼呢?如果是我們的政府制度,那請大家千萬不能忘記:在這個「民主」制度下,我們面對超惡劣的就業環境,超長的工時和不斷下降的薪資;在這個「民主」制度下,大學畢業生起薪22K,將近一半的就業人口月薪低於三萬,在日益高漲的房價物價等生活費用下苦撐著;在這個「民主」制度下,因為失業的威脅,我們守著少少的積蓄,不敢成家,更不敢想退休。這都是為了保護資本的獲利,因為政府說,幫勞工加薪或其他保護勞工的措施,都會降低雇主的投資意願;因為政府說,薪資不漲是因為企業賺得太少,但是企業哪一天才會賺得「夠多」呢?恐怕永遠沒有這一天。

這種「民主」制度下,我們真是國家的主人嗎?每天沒日沒夜的為雇主工作,為生活操心,每四年手握一次選票,決定由藍色或綠色的政黨來讓我們期望落空,來當宣洩不滿的箭靶,但這都是徒勞的。我們不是國家的主人,我們是薪資奴隸,誰如果為這種「民主」驕傲,那他就完全不明白台灣年輕人今天心中的焦慮和痛苦,那他就是在說毫無意義的大話。就是在「民主」制度下,資本統治著我們,只要「民主」還是個好用的統治工具,資本根本用不著吃民主。

除了表面煽情實則保守空洞的言論外,還有更混淆視聽的說法,那就是反對「中國」黑手介入台灣,這是句不清不楚的話,蔡衍明本來是台灣人,去大陸做生意就變成中國黑手而不是台灣黑手了嗎?事業版圖橫跨兩岸不是台灣大資本家的常態嗎?政府大力宣傳的「國貨」HTC,董事長王雪紅在2012年大選前為「一個中國」九二共識大力背書,那她怎麼算?要算台灣資本家還是中國資本家?其他國內意圖收購媒體的財團,例如台塑,因為是台灣財團所以就是白手而不是黑手了嗎?他們控制下的媒體就不是站在自己財團的利益了嗎?在兩岸官商集團早已連成一氣的今天,一味強調「中國」,只是把少數財團和民眾的對立偷換成中國和台灣的對立而已,只是無恥政客意圖駕馭民意攫取政治利益的盤算而已。

老闆們的公平交易或勞動者的民主管理

回到11月29日當天,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提出的訴求,要求公平會馬上提出「壟斷」標準,並在30天內做出決議,駁回此案,依照法律,雖然交易案已經簽約,但如果被公平會駁回則此案仍然無效。為了阻擋旺中掌控台灣媒體,逼迫國家機器採取行動,這個訴求是合理的,但我們也必須了解公平會是什麼樣的機關,公平會所謂的「公平 交易,是避免少數廠商壟斷整個市場,導致其他廠商無法與他們競爭,避免少數廠商獨享壟斷利潤,使其他資本只能望洋興嘆,壟斷利潤除了排擠其他資本,往往也提高商品價格,所以順帶增加了購買者的負擔。

事實真相是,「公平」交易只是資本之間的公平,與薪資勞動者和社會大眾不相干,這種公平就是大小財團依照各自政治影響力瓜分市場的「公平」。但是這次旺中擴張媒體版圖的事件,呈現出來的問題是什麼?台灣少數敢踢爆政治人物貪瀆,敢直擊社會敏感議題的壹傳媒集團,是新聞工作者辛勤努力的成果,但壹傳媒集團的老闆黎智英說賣就賣,而且是賣給只想用媒體來遂行一己政治經濟利益的大老闆蔡衍明,員工卻完全沒有置喙的餘地,不僅工作職位可能不保,原本的福利待遇和製作新聞的自主權都可能喪失,而人民藉由媒體監督政府,拒絕政黨洗腦的權力更無從伸張了。

這些現象表明,媒體壟斷的問題,是大老闆行使資產的所有權和經營權,對新聞產業和受雇者全面控制,掌握了應為社會公器的媒體,與新聞工作者和民眾對立,蔡衍明能收購台灣的媒體為所欲為,也是因為少數資本家與人民大眾權力不對等的結構,不要說蔡衍明,任何一個出得起錢的人,都能用相同的手段操控媒體。這種不對等結構才是問題的主因,但公平會在乎的卻只是「整體經濟效益」,市場是不是讓大小財團都有相等的機會,是不是會造成少數廠商過分抬高價格,至於新聞工作者和民眾的權利,那不在它的考慮範圍,就算公平會善盡了他的職責,也無法解決我們的困境。

我們不要蔡衍明放手打壓新聞自由,也不要黎智英滿腦子將本求利,歸根究柢,這不是哪一個資本家控制台灣媒體的問題,也不是應該由多個資本家共同控制台灣媒體的問題,而是新聞工作者能夠專業自主,不受干預的用專業服務民眾,讓人民在對社會重大事件知情的前提下,用媒體做為監督政府工具的問題。要實現這個目標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新聞工作者和關心新聞媒體產業的人民組織起來,把社會公器的經營管理權從一小撮大老闆手中奪回來,由媒體工會和人民團體組成的代表進行民主管理,以符合社會需要而非營利為第一優先,換句話說,我們要求沒收已經淪為大老闆私產的社會公器,把它還給人民。

我們不要資本主義下的假民主,我們要的是真民主,由勞動者管理關鍵部門的產業,由勞動者親自來管理這個國家,真正做國家的主人。這不是個簡單的目標,需要很多艱苦的奮鬥,但從來就沒有一個嚴肅的人,會認為讓人民徹底擺脫資本的壓迫是件簡單的事,與其相信那些在大資本家面前鞠躬哈腰的政府官僚會保護人民的利益,這反而是現實可行的方案。要用這個方案根本解決社會問題,絕對不是一蹴可及的,它需要許多群眾在意識和組織層面上的條件,而這些條件還有待建立,但實現它的契機不在遙遠的將來,而是在眼前現實的鬥爭!我們應該根據這個大方向來制定當下的策略,否則我們就是在空談,就不是在為這個目標奮鬥。

提高警覺回歸主要戰場

目前因為公平會開始審查,在國家機器的戰場暫時休兵,事實上,依我們對公平會的理解,包括委員們對「壟斷」的評判標準,我們很難期待他們站在正確的立場,嚴正否決這場交易案,雖然給公平會壓力是必要的,這是揭露公平會真面目的必經步驟,但除了公平會外,還有另一個更重要的戰場,那就是即將易主的壹傳媒集團,11月29日,學生於公平會示威的同一天,《蘋果日報》工會與資方召開調解會議,協商團體協約與編輯室公約,其中包括重要的二年內不裁員、勞動條件不變,和員工可對不適任總編輯提出否決權等條款。但資方皆不予同意,於是台北市勞工局宣告調解不成立。

我們很清楚,要改變根深蒂固的社會不平等,不能仰賴政府官僚和徒具形式的法令,真正的關鍵在於勞工是否具備高度階級意識,能展現組織化的力量,和資方抗衡。與資方相比,勞工沒有錢也沒有國家機器在背後撐腰,唯一的武器就是組織,組織工會的最終目標,就是走向罷工,只有罷工才能讓資本家和整個社會清楚看見,誰才是企業的主人。工會最堅實的談判籌碼就是有發動罷工的實力,否則資方會做出多少讓步,端看資方或主管機關的心情,這些都是不可靠的。唯有資方接受團體協約和編輯室公約,才能給蘋果日報的新聞工作者最基本的保障,否則人人都害怕被裁員,未來更沒有團結的基礎,不能對總編輯的任命採取消極抵抗,根本談不上保護新聞自主不受黑手介入,到時候,就只能任由蔡衍明宰割,《蘋果日報》也將毀於一旦。

為了保衛新聞自主,團體協約和編輯室公約是不可棄守的防線,但今天和資方的調解卻都不甚了了,工會對編輯室公約的簽署樂觀,我們信任工會的判斷,但做為一個關心媒體壟斷問題的民眾,也不得不感到焦慮,因為所有資方在跟工會談判時,最擅長的就是「拖延」,尤其現在學生反媒體壟斷的風潮正旺盛,不久前華隆罷工在學生的積極聲援下,串連起全台灣支持者的一條心,這場景今天還深深印在同情民眾的心中,資方就算絕對不打算放團體協約和編輯室公約過關,也不會在反媒體壟斷聲勢持續上漲時擺出明確的態度。群眾運動的規律是一旦被喚起,就會像滾雪球般的擴大,但在持續一定時間後就會重新陷入一片沉寂,群眾們不得不回到在社會上被宰制的位子。「拖延」對資方來說百利而無一害,他們期待的就是這個。

因此,最好的方案是認真考慮罷工的可能性和罷工形式,並提高警覺,準備罷工。不只是學生團體和工會,社會上一切關注媒體壟斷問題的人和團體都應該緊密聯合起來,組成反媒體壟斷的聯合陣線。聚焦公平會的同時,也要密切注意壹傳媒新資方的動向,謹慎選擇號召行動的時機。工會能否產生罷工的意識和能力,並沒有保證,必須積極的宣傳、討論、認識罷工行動的客觀必要性,為它奮鬥。

青年學生絕不是純潔的笨蛋,但卻有一顆充滿理想主義,不畏挑戰的心,這是青年人的優點而非缺點,所以我們才能為實現這場鬥爭而努力,相信全台灣反媒體壟斷的人會團結在壹傳媒工會周圍,給壹傳媒工會最大的聲援,這也是對想一手遮天的蔡衍明最強而有力的回擊,讓他知道,台灣人民不會被他吃死。只要我們用支持華隆罷工十倍、百倍的力量投入這場運動,我們就一定能獲得十倍、百倍更光榮的勝利!

事件分類: 

回應

先脫離我們的宗主國「美國」長期以來對我們根深蒂固的洗腦,再擔心會不會被大陸的媒體洗腦。

轉錄自回應「反洗腦」
2012/09/02 自由時報
學生談反媒體壟斷大遊行/意識形態輸入結構與反制戰略
張智程 政治大學法律研究所碩士、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成員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1782

轉錄自回應「反洗腦」
2012/11/30 公共論壇
報業與百分之九十九的台灣老百姓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1782

轉錄自回應「反洗腦」
2012/09/01 公共論壇
没有天上掉下來的進步
獨立媒體工作者九一聲明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0443

美國的新聞檢查與媒體壟斷 (News Censorship & Media Monopoly in U.S.)

美國的主要媒體都是企業媒體 (Enterprise Media),並有嚴密精巧的新聞檢查制度 (News Censorship) 與全世界最嚴厲的資訊流通法規。美國統治階層仗著高超的網絡、通訊、多媒體科技 (Networking、Telecommunication、 Multimedia Technology),以及廣泛綿密的全球資訊流通網,對全球人類進行持續不斷的、高強度的、大規模的洗腦 (Brainwashing) 和心理操控 (Psychological Manipulation)。一般來說,美國當局及統治精英 (Ruling Elite) 對於學術性理論性的言論或著作相對寬容,但是對足以影響廣泛民眾觀感的新聞或資料,卻極為敏感和警覺,往往禁止其流通。臺灣固然有媒體壟斷問題,但美國媒體的壟斷程度,更為嚴重,美國新聞檢查的嚴格和徹底,更是遠超過臺灣。

美國媒體六大巨獸:

1. Time Warner
Home Box Office (HBO)
Time Inc.
Turner Broadcasting System, Inc.
Warner Bros. Entertainment Inc.
CW Network (partial ownership)
TMZ
New Line Cinema
Time Warner Cable
Cinemax
Cartoon Network
TBS
TNT
America Online
MapQuest
Moviefone
Castle Rock
Sports Illustrated
Fortune
Marie Claire
People Magazine

2. Walt Disney
ABC Television Network
Disney Publishing
ESPN Inc.
Disney Channel
SOAPnet
A&E
Lifetime
Buena Vista Home Entertainment
Buena Vista Theatrical Productions
Buena Vista Records
Disney Records
Hollywood Records
Miramax Films
Touchstone Pictures
Walt Disney Pictures
Pixar Animation Studios
Buena Vista Games
Hyperion Books

3. Viacom
Paramount Pictures
Paramount Home Entertainment
Black Entertainment Television (BET)
Comedy Central
Country Music Television (CMT)
Logo
MTV
MTV Canada
MTV2
Nick Magazine
Nick at Nite
Nick Jr.
Nickelodeon
Noggin
Spike TV
The Movie Channel
TV Land
VH1

4. News Corporation
Dow Jones & Company, Inc.
Fox Television Stations
The New York Post
Fox Searchlight Pictures
Beliefnet
Fox Business Network
Fox Kids Europe
Fox News Channel
Fox Sports Net
Fox Television Network
FX
My Network TV
MySpace
News Limited News
Phoenix InfoNews Channel
Phoenix Movies Channel
Sky PerfecTV
Speed Channel
STAR TV India
STAR TV Taiwan
STAR World
Times Higher Education Supplement Magazine
Times Literary Supplement Magazine
Times of London
20th Century Fox Home Entertainment
20th Century Fox International
20th Century Fox Studios
20th Century Fox Television
BSkyB
DIRECTV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Fox Broadcasting Company
Fox Interactive Media
FOXTEL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The National Geographic Channel
National Rugby League
News Interactive
News Outdoor
Radio Veronica
ReganBooks
Sky Italia
Sky Radio Denmark
Sky Radio Germany
Sky Radio Netherlands
STAR
Zondervan

5. CBS Corporation
CBS News
CBS Sports
CBS Television Network
CNET
Showtime
TV.com
CBS Radio Inc. (130 stations)
CBS Consumer Products
CBS Outdoor
CW Network (50% ownership)
Infinity Broadcasting
Simon & Schuster (Pocket Books, Scribner)
Westwood One Radio Network

6. NBC Universal
Bravo
CNBC
NBC News
MSNBC
NBC Sports
NBC Television Network
Oxygen
SciFi Magazine
Syfy (Sci Fi Channel)
Telemundo
USA Network
Weather Channel
Focus Features
NBC Universal Television Distribution
NBC Universal Television Studio
Paxson Communications (partial ownership)
Trio
Universal Parks & Resorts
Universal Pictures
Universal Studio Home Video

請參考

1. Project Censored
http://www.projectcensored.org/

2. News Censorship & Media Monopoly in U.S.
http://www.globalissues.org/article/163/media-in-the-united-states

3. Who Owns The Media? - The Economic Collapse
http://theeconomiccollapseblog.com/archives/who-owns-the-media-the-6-mon...

4. Media Reform Information Center - Links and Resources on Media Reform
http://www.corporations.org/media/

5. Concentration of media ownership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Concentration_of_media_ownership

2012/11/17 陳家煜

民進黨人反對蔡衍明加入購買台灣壹傳媒的發言,證實了民進黨只適合抗議,無能力思考政策,只會「希望政府把關,全民一起監督」。台灣早失上天寵愛,給了一個無能的執政黨,還加一個低能的反對黨。到底這些人還懂不懂言論自由啊?不是符合你的意見的言論才能擁有自由,這樣很難懂嗎?
我在咖啡館和臉書上,寫:「蔡衍明通吃國內報紙,有什麼問題?愛就給他。蘋果爛掉空出來的市場,是多大的商機!」果不其然,一堆為蘋果哭泣的反對黨就來了,說:「華人地區同時兼具商業經營能力又尊重記者專業的老闆有這麼多嗎?」對資本市場沒有了解,就會有這樣的硬套自己意識型態的結論。在林榮三的自由時報殺出中時、聯合壟斷市場的一條血路之前,沒有人知道有這麼一號可以辦報的資本家。在黎智英被共產黨逼迫放棄佐丹努之前,更沒有人知道有這麼一個「同時兼具商業經營能力又尊重記者專業的老闆」。自己沒有想像力,不代表就沒有可能。
況且,「壟斷」的定義是什麼?30%、40%還是70%?壟斷的是什麼市場?是報紙、是媒體、還是言論市場?打壟斷的很可能結果就是:當官僚在吵這些定義的時候,市場早就揚塵而去。當美國司法部和歐盟在修理微軟的時候,蘋果就在賈伯斯的領導下,不靠政府的一點幫忙,把微軟修理得落花流水。當民進黨人還在哭喊「媒體壟斷」的時候,報業卻是逐步死去,等待新生中。
黎智英的蘋果已經沒那麼重要了,誰來吃都一樣。
蘋果日報的兩個發展,正見證了蘋果的衰亡。第一是廣編特輯的混入新聞報導。當媒體要民眾把廣告當成有報社背書的新聞的時候,就是營運不佳的象徵,就是專業新聞即將受業務經營影響的時候。第二是工會的成立。新聞記者如果有報社和工會兩個老闆的話,當老闆意見有衝突的時候,要聽誰的?只有一個老闆的時候,要維持報導客觀公正就已經不容易了,還有兩個老闆?而且主張自由經濟的蘋果日報居然搞了工會,試問是如何維持自由經濟的主張?
如我在「專業媒體的迢迢長路」裡所講,台灣媒體經營的最大困境是市場太小又太零碎。如果報導公正新聞所有的潛在利益只有少少的訂戶和不多的廣告客戶,那要賺錢,當然是要「出賣靈魂」,討好客戶,討好政客,亂報一通。而這原本不大的市場,又因為網路的興起,不但分類廣告沒了,連訂戶也越來越少。客觀公正的傳統媒體,在台灣,注定是個不可能的任務。
而且,我覺得電視新聞也是一樣。我以前主張用招標方式限縮新聞台執照,用人為力量兼併市場,希望可以用比較大的市場來取得公正的媒體。我改變我的想法了。我認為,就算少發新聞台執照,也沒辦法換來更大的市場。對這點有懷疑的人士,可以參看台灣近年的經濟成長率。
但正在死亡的是傳統媒體,不是將靠科技興起的新媒體。因為成本低廉,公正報導是有可能可以生存的。這才應該是關注壹傳媒事件的正確認知,該把NCC這妨礙國家進步的路障移除,而不是哭夭蔡衍明這共產黨打手通吃台灣報紙。但民進黨就是民進黨,連兩岸政策都還在打上個世紀的戰爭,怎麼可能期望他們能在科技新興媒體打新時代的論戰?更慘的是,言論自由這上世紀就已經見分曉的戰爭,現在還要再加入打一打?
中國共產黨連自己家後院的言論都快管不住了,小小蔡衍明怎麼可能糊弄已經自選總統快二十年的台灣?

2012/12/18 美麗島電子報 吳子嘉

德國新教牧師馬丁.尼莫拉,在「猶太人屠殺紀念碑」上這樣寫著:「在德國,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沒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沒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最後他們奔向我來,卻再也沒有人站出來為我說話。」不曉得蘇貞昌主席,當夜深人靜獨自靜坐在家中,看到了以上這段文字,是否會對自己近來將手伸進媒體市場運作、扣台灣商人賣台紅帽的行徑,會感到一絲絲的罪惡感?甚或自覺面目可憎?
一週前,當蘇貞昌準備以黨主席之姿,在國際人權日召開記者會公開反對旺中併購及壹傳媒出售前夕,《美麗島電子報》就公開表示:蘇貞昌如果認為自己可以把手伸進旺中、《蘋果》,那麼明天馬英九就同樣能把手伸入《自由時報》、三立與民視;因此,為追求個人政治目的,假反壟斷之名行反中國之實的蘇貞昌,是該住手了。但蘇貞昌不僅按照既定計畫召開記者會,幾天後又上電台對蔡衍明提出質疑與攻擊,毫不避諱的將紅帽子扣在對方頭上。短短幾天時間,蘇貞昌從「以媒體反壟斷之名,行反中之實」,更進一步發動意識形態的鬥爭,將「親中」與「罪惡」劃上等號。這種披著「反媒體壟斷」正義外衣的「紅衛兵」行徑,如果持續存在,將對台灣的民主發展產生重大衝擊。
不可諱言的是,近來中時媒體集團旗下的中天電視,以完全不符比例原則的方式報導《自由時報》創辦人林榮三炒地皮。雖然中天高層這麼做純粹是要討好蔡衍明,但公器私用的程度實在令人無法茍同,甚至還會讓反旺中的人士對該集團更加反感與厭惡。尤其,熟識林榮三的人,應當都不會對他辦媒體的「公心」有所懷疑,因為:他除了成功的將《自由時報》打造成台灣第一大報;十多年前,在民視仍處於籌辦時期,我與柯建銘前往林榮三位於南京東路的辦公室請求協助,他一聽見電視台開設所遭遇的困難,當場爽快的允諾投入五千萬台幣;事後,也從未對外張揚過此事,俠義精神讓民視草創夥伴都銘記於心。因此,就追求社會公利角度來說,林榮三確實有讓其它媒體經營者值得效法的所在;但中時媒體集團近來「一面倒」的負面報導,像是在伺候一位十惡不赦的罪人,完全喪失媒體應有的公正客觀,難怪公信力是與日遽降。
媒體的自甘墮落,社會自然會以市場法則將之淘汰;縱使能靠著雄厚的財力苟延殘喘,但新聞的價值在於影響力。如果中時媒體集團真的「窮得只剩下錢」,那也只能把他視為一種生存之道,閱聽眾只要無視它的存在即可。但是,在自由市場的機制下,媒體的興衰應取決於經營者的高度,而非政治力的介入;近來蘇貞昌的種種作為,卻是在反其道而行。
公民團體反媒體壟斷,有其絕對的正當性與能量;無論其訴求、動機是否合理,作為民主社會的一份子,都該捍衛他們發聲的權力。但是,蘇貞昌介入其中的背後動機,就如同先前《美麗島電子報》所言,就是企圖利用公民社會關注的焦點,以媒體反壟斷之名行反中之實,攫取個人的政治資源。如今,蘇貞昌在電台節目專訪中,在缺乏任何具體證據的情況下,不僅公然影射蔡衍明購買媒體是為了給中國一個「伴手禮」,還質疑對方經營媒體有不良動機。
必須說:在民主社會裡,只要不涉及人身攻擊,任何人隨時都能隨心所欲的發表個人意見。問題是:作為台灣最大在野黨領袖的蘇貞昌,卻把自己當成政論節目的名嘴,把「聽說」當「事實」,不負責任的扣紅帽,把個人的政治利益當思想運動在操弄,請問這與共產黨搞文革有什麼差別?
作為在野黨主席,該盡的責任是監督政府。但回顧過去六個月,蘇貞昌面對馬政府的無良施政,卻提不出任何具體主張;眼見人民憤怒達到沸點,卻又害怕上街頭衝突會折損了自己的「中立形象」,把中間選民嚇跑,不利未來參選總統。但這種憂讒畏譏的領導風格,已讓整個民進黨陷入「可有可無」的困境,對馬政府是毫無牽制的能量。
直到最近,蘇貞昌雖然被蔡英文逼得不得不倡議召開國是會議,但又怕被對方搶了主席光彩;一聽到馬英九拒絕,就像如釋重負一般,趕緊收拾戰場走人。如今,雖然又被民意押著走上街頭,但他還是拚了命愛惜自己的羽毛,提出了三個不痛不癢的訴求,試圖行禮如儀的走完這場不知所云的街頭秀。
所以,如果蘇貞昌願意以相同的規格,把對待蔡衍明的力量、心機與積極度拿來監督馬政府,那麼所有人都會大聲叫好、對他另眼相看。結果,他卻是柿子挑軟的吃,把精力放在攻擊一位「有錢人」身上。
如同先前所言,「反中」是台灣內部許多人的看法,無論支持與否,都要捍衛這種聲音的發言權;如果蘇貞昌願意喊出來,那大家當然要尊敬他。但今天蘇貞昌批判蔡衍明,不過是為了達成反中目的,這種掛羊頭、賣狗肉的作法當然無法令人茍同。尤其,蔡衍明無論再怎麼富有,終究只是個商人;在多元媒體的時代中,當他站在政治面前,幾乎是沒有任何影響力。但蘇貞昌卻以大欺小、強欺弱的姿態,對蔡衍明個人進行不符比例原則的惡意打壓。
就蘇貞昌的邏輯來看,「親中」就是一種「罪過」;那麼,他是不是也應該站出來修理主張統一的新黨主席郁慕明?更甚者,何不乾脆在黨內訂定規範,禁止民進黨黨員赴中國大陸旅遊、經商,否則一律開除黨籍?不過,蘇貞昌終究是政治老手,他深知:若要參選2016總統大選,面對兩岸議題時,即便自己嘗試與獨派靠攏,也還是得保持優雅的「中間路線形象」,一來爭取中間選民認同,二則要中國大陸「不反對他選總統」。
所以,當公民團體出面對「反媒體壟斷」進行發聲時,蘇貞昌看見的不是言論壟斷、不壟斷,而是蔡衍明這位爭議性十足的商人,先是在對岸賺得首富身價,如今又剛好爆出諸如「六四沒死多少人」這類失言風波,正好成為反對親中的稻草人;讓他得以用一種「非常抽象而不具體的動作」來達成反中目標,同時也滿足了包含獨派在內的各方需求。不僅如此,更令人失望的是:才剛為「言論自由」召開國際記者會的蘇貞昌,在上週接受電台專訪前,一反過去公開行程的慣例,僅把訊息「獨家」放給《自由時報》,讓《自由》得以用「獨家新聞」的規格大篇幅處理蘇貞昌痛批蔡衍明的說法。《自由時報》作為媒體,有好新聞當然是吃乾抹淨,這是天經地義的新聞處理原則。但問題就出在蘇貞昌的心態,他為何要把批評蔡衍明的新聞「只留給某家媒體」?《自由時報》長期支持蘇貞昌,在業界早已不是秘密;所以這次的獨家事件,與其說是雙方合作無間,倒不如說是蘇貞昌企圖在林榮三遭中天猛烈攻擊的時刻出手相助,透過這種「我說你寫」的方式討好《自由時報》。
只是,如果蘇貞昌純粹是想透過放新聞的方式來換取未來《自由時報》的繼續支持,那麼頂多只是政治道德問題,外界其實並無太大的置喙空間。但是,今天蘇貞昌說的話、做的事,已經是介入《中時》與《自由》的鬥爭;這種「支持《自由》攻擊《中時》」的作為,不僅讓媒體的自律性陷入危機,更嚴重扭曲媒體監督政治的最高精神。更進一步來說:蘇貞昌火上加油、推波助瀾,出手撩撥《自由》、《中時》之間的矛盾,在政治與媒體之間的紅線翻來覆去;很難想像,這樣的政客如果真當上了總統,到底會給台灣帶來什麼樣的混亂局面?只能說:當年陳水扁在執政末期時間就是利用這種「搞文革」的手法推動一邊一國,而現在的蘇貞昌也正走在同一條路上,這確實已讓不少民進黨人感到萬分憂慮。
07年時,蘇貞昌在與謝長廷爭取黨內總統初選時,毫不避諱的利用《自由時報》作為競選工具,讓該報被人稱為「自由蘇報」;儘管當時許多堅持政治與媒體應遵守分際的黨內人士都對這種現象表示反對,但蘇貞昌不僅不以為意,還變本加厲,現在還更直接參與媒體戰鬥。這種「做小」民進黨主席格局的作為,支持者看了豈能不心痛?
但更大的隱憂還在後頭:當蘇貞昌以扣紅帽的方式,成功將「反媒體壟斷」操作成「綠軍v.s.紅軍」的二元對立;那麼,目前民進黨內被他歸類為「交流派」的同志,包括謝長廷在內,是否也將遭遇同樣的批鬥?很不幸的是,從蘇貞昌籌組「中國事務委員會」的例子來看,他可以把承諾好的事情當成兒戲看待,事後還與獨派跳起「探戈」,對謝長廷的「憲法各表」主張極盡冷嘲熱諷之能事。所以,在蔡衍明之後,謝長廷等開放派恐怕都將成為蘇貞昌「下重手」的對象;而這樣一位可能帶領國家的人,也將因為反親中、反陸資的立場,將台灣的生機扼殺殆盡。
從黨內鬥爭到民主發展,從言論自由到政媒分際,蘇貞昌今天的心態與作為,影響層面之大,已非單一層次。所以,當他讀到「猶太人屠殺紀念碑」上的文字時,不曉得是否能意識到,有愈來愈多人看到他的名字,就會想起這段懺悔詩?希望他真能有所體悟,也懂得自己該適可而止了。

抵制旺中就真的高尚嗎?面對自己的老闆呢?
2012/08/02 周玉蔻

媒體火拚,誰最高興?當然是政客.
新聞界在台灣,不管品質和本色如何變,政黨和政府的眼中釘是不疑的事實.媒體界自己殺自己,公信力降低,得利的正是最怕監督的權力擁有者.
在這個行業三十多年了,眼見最早發生抵制報團的,是李登輝先生任總統不可一世時,他的辦公室主任蘇志誠先生的名言,是要將聯合報大報變小報.
當時,聯合報系內一片憤慨.報老闆王惕吾先生的回應很淡定,他說,總統有任期,媒體沒有.
未說出的話,惕老沒講的是,媒體有專業的考驗,市場的淘汰,不勞政治人物指手劃腳.
風水輪流轉.近來,有些人提出了反旺中的主張,還一個傳一個,藝文界,影劇界,加上學生學者以及插花的政黨人士什麼的,好像很高尚似的.是嗎?
這些人當中的專業,其實大都和媒體工作及媒體平台有關.換句話說,他們,或者她們,背後,也都有個集團,有一個或者一群老闆.他們,反旺中的同時,能夠堂堂正正面對給飯吃的自己的媒體或者影視電台電視甚至出版社老闆嗎?
旺中的問題,層面廣泛.蔡衍明先生的態度或許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接受的,卻絕不是真正有罪該譴責的人.
真正的罪人是誰?別開玩笑了.你,我,他,批旺中的人,投入媒體的經歷比蔡先生資深長久得太多了.我們,或者你們,做了些什麼?摸摸良心吧!

轉錄自回應
2012/12/13901 反媒體壟斷聯盟
反對壹傳媒併購案 海內外學術界千人大連署運動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1921?t=1357765909#comment-41497

2012/12/26 聯合新聞網
梅鐸的總統選舉與資本家的階級權力
周世瑀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2121

對梅鐸醜行緘口一事再次暴露了美式「民主選舉」其實是財閥、政客、知識分子在資本主義體制下的集體自慰。

轉錄自回應
2013/01/01 苦勞報導邁向2013.社運現場
【邁向2013.社運現場】反媒體壟斷篇
跨夜靜坐要馬表態未果 學生返校園深化訴求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2178

危險的「中國因素」 《隋大每月評論》(SD Monthly Review) No.2
趙剛

昨日,吳介民教授在《蘋果》上發表文章〈2012是中國因素元年〉。但早在2009年,吳介民教授(以下敬稱免)就寫了〈中國因素與台灣民主〉一文,劈頭第一句話就是一個具有斷代性的危機宣稱:「台灣的民主政治正處在歷史變化的交會點上」。他指的危機是什麼呢?是指2008年5月「二度政黨輪替」後,馬政府所欲展開的大陸政策。對馬政府的兩岸政策與作法,吳介民指出了:『「中國因素」正在沁染台灣日常政治的運作,並影響台灣民主發展的進程。』如果吳介民還記得他的這段「危言」的話,那麼,這個「中國因素」現在應該已經上幼稚園中班了,但昨天他卻分明指著這個五歲的孩子(或狼子)說:2012是你的元年。政治社會學者一般都不太注重歷史,但吳介民教授卻公正地連他自己的書寫史也遺忘了。

為什麼要化五為元?我不知道,這得問作者。但我猜測,可能還是為了修辭吧!但為修辭故,分析是可以模糊,歷史可以不顧的。但轉而想想,也的確,如果不高喊「狼來了!」、「狼此刻來了!」,而非得說照顧到歷史,說「歲月悠悠,轉瞬狼至五年矣」,不也太沒勁了嗎!人家還以為是動物園管理員的工作報告呢。
幸或不幸,「中國因素」這個名因此在它實證的堅冷外表上,閃著恐慌與煽情的跳動七彩。在缺乏對複雜現象的複雜理解之下,吳介民拋出的更多是恐慌、猜忌與指責。例如,他說:『歸根究柢,「中國因素」讓人驚覺:誰在「統治台灣」?民主生活在台灣,會不會毀在「跨海峽政商聯盟」手裡?』。又例如,他說:『誰來守護台灣民主?誰來維護媒體言論自由?別讓每個編輯台,都駐守著一個「小國台辦」』。

「中國崛起」是一個重要問題,是一個特別是在東亞區域內的所有批判知識分子值得嚴肅面對的問題。這中間牽涉到很多非常複雜的問題,包括,全球資本主義的積累體制與危機、中國大陸在這個體制中的位置以及其發展路徑、台灣社會以及「台灣民主」在新舊冷戰格局下的社會性質……,這些大結構問題,以及比較歷史也同時比較規範的問題,好比,在台灣的知識分子該以什麼樣的思想立場、政治姿態與身份認同去介入這個現實……。凡此,都是複雜無比的問題,需要的是我們永遠嫌不足的知識、思想與智慧。但在吳介民等人的感覺結構中,這些都不是問題──「台灣人」身份不成問題、「台灣民主」不成問題、全球資本主義不成問題,出問題的只是一種陰謀論範式下的「中國因素」。「中國因素」被擬人化了,是一個惡棍或是惡狼,它要來破壞我們的道德、正義、貞操與幸福。

為了民主的緣故,請不要再這樣訴說「中國因素」了吧。為何呢?因為這樣的一種反智的、化約的知識慣習,只是在把我們自身的真實苦悶越過結構與歷史,短路地找到一個立即宣洩口而已。當「中國因素」這樣被論述時,我們所需要做的也不外乎是找出「中國因素」的「具體代理者」,然後對之妖魔化,同時呢,呼喚天兵天將的「誕生」來對抗「妖魔」。而台灣這麼小、社會互信這麼差,我們哪有能耐承受這樣的一種政治感覺的操作方式?現在,「中國因素」論者軟土深掘,找出一些「親中台商台幹」扣他們帽子,之後呢,要是掘上癮了呢,凡是與他們意見不同的,就都也有可能被扣上帽子了──「小國台辦」。「扣帽子」在台灣由來已久,但從來沒有像2012所展現的扣得如此義正辭嚴!以前,進步教授與學生們還在「普世價值」下言說指責,現在,則乾脆化暗為明,祭起了「中國因素」。因此,我不同意有人說,把隱藏的掀開來講至少是一種進步,這樣說還太早,那還得看如何講。至少,我們不應當以法官或調查局的姿態講。

這難過地讓我想起了「麥卡錫主義」。根據維基百科,麥卡錫主義是「在沒有適當的證據下,對他人進行不忠、顛覆或是叛國等指控的行徑」(McCarthyism is the practice of making accusations of disloyalty, subversion, or treason without proper regard for evidence)。在那一波惡名昭彰的「恐紅」(Red Scare)清算中,多少人被那個惡名昭彰的「非美調查委員會」(the House of Un-American Activities Committee)所迫害,而使那個年代成為「美國民主」的一極黑角落。「中國因素」是很有理論潛力可以帶我們達到那個黑暗角落的,因為,對「中國因素」論者而言,不接受他們對於情勢的定義的人,都甚有可能是「非台一族」(Un-Taiwanese)。

改編何明修的話:希望歷史不要記得2012是「非台調查委員會元年」。

http://blog.udn.com/gocrane/7212931
「媒體巨獸」在哪裡?

獨仔在立法院「質詢」教育部長的錯亂戲碼,引起社會不安。此事的來龍去脈與是非曲直若不釐清,台灣的民主憲政就永無希望。

追本溯源,此事件的根本問題有二。其一,台灣究竟有沒有媒體巨獸?壟斷媒體的巨獸是誰?其二,為了打擊媒體巨獸(如果存在的話),我們寧可毀掉憲政運作常軌,也在所不惜嗎?

首先,反壟斷團體顯然認定台灣已被媒體巨獸控制,此巨獸不但斲傷民主,甚至影響國家安全。所以該盟的獨仔才會如此壯懷激烈,義無反顧。他們所稱的媒體巨獸,說穿了,就是擁有中時、中視、中天,且將成為蘋果日報第三股東的旺旺中時集團。旺中集團的原罪,則是老闆蔡衍明經商大陸致富。這樣的媒體遂被指控是「傾中」、賣台。這是現代版的「莫須有」。

媒體固不應有政治黨派立場,但必須有政治價值立場。英國衛報是左派報紙,華爾街日報立場偏右。此事光明正大、眾人皆知。台灣則糾纏在國家認同問題中,左右議題乏人問津。所謂媒體立場,只剩統獨的選項。不幸的是,在此議題上,台灣確實只有一種聲音。

綠主台獨,當然仇中、詆中。藍主不統,追求永遠保持現狀。表面上藍營遵守一中憲法,實質上「中華民國」已遭偷樑換柱,由「在台灣」變成「是台灣」。由於綠營掌控了台灣內部各類議題的話語權,藍營只知拿香跟拜,因此陳水扁卸任前得意宣稱:「民進黨把藍營綠化了。」台灣前途的選擇,遂被綁架在看似不同其實無異的死胡同中。反之,呼籲「保持現狀,邁向統一」,如此重大的選項,竟被藍綠聯手封殺,不見容於台灣的「多元」社會。

在此綠化大局之下,放眼當今報界,自由時報台獨立場鮮明;聯合報雖反台獨,但對統一並無誠意,實為獨台;蘋果日報完全銷路取向,亦屬偏綠。觀乎三大報統獨立場與其市占率之合計,阿扁之言果然不虛。因此,到底台灣媒體的現況是誰在壟斷?真正的「媒體巨獸」是某家媒體,還是這許多深綠、淺綠媒體背後的政治勢力? 如果反壟斷者真心支持「言論的自由市場」,為何不反對現存的一言堂?

以最近釣魚台事件為例,此事件的基本事實是:沒有大陸,台灣無力保釣。大陸出手,台灣只賺不賠。但全台不分藍綠,都拒與大陸聯手保釣。斯時也,台灣言論何其集中壟斷?但眾人甘之如飴。

在此局面之下,如果有媒體能使統一的議題有理性討論空間,使台灣人民對此重大選項更清楚其利弊得失,以免全島淪於民粹操弄,豈不正是真正支持多元社會的媒體義所當為?

其次,立法院是重要的憲政機關,依據憲法有向行政院問責之權。國會殿堂本是立委質詢官員的神聖場所。立委雖可邀請相關人士作證、發言,但其內容也只是提供立 委質詢參考。立委不應使應邀作證者成為質詢者,政務官更沒有義務,也沒有立場在立法院內直接回應相關人士的發言。知道分寸的來賓,也絕不會「忘了我是 誰」,對官員咄咄逼人,當場要求道歉、下台。整個事件,荒腔走板,匪夷所思,完全背離憲政運作常軌。如果各黨立委都邀請自己的基本群眾到立院直接「質詢」 官員,我們花大錢養專業立委何用?何況,民意紛紜之下,行政院又應向哪些人民負責?

當天主持教育委員會的立委鄭麗君,是扁政府的青輔會主委,也曾是政務官。鄭主委會容許鄭立委找學生來立院羞辱她嗎?這些慣搞民粹的綠營立委結合「反媒體壟 斷」團體反對「媒體巨獸」,但是他們才是在當今媒體一言堂背後的「反憲政」巨獸。虛擬的媒體巨獸被當成箭靶,真正受重傷的是本已脆弱的憲政。

此外,「反媒體巨獸聯盟」的學生對教育部長的不當言詞與態度,讓我們擔憂台灣學子錯把民粹政客當典範,以為「民主」就應犀利、質詢就該凶悍。殊不知在英國國會連開口罵人都違反議事規則。

到底威脅台灣未來的,是不知何所指的「媒體巨獸」,還是早已鋪天蓋地的「反憲政」巨獸?國人對此,能不深思?

轉錄自回應「向左與向右的人民火大」
2012/10/20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 勞動人權協會 勞動黨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台灣移工聯盟 團結工聯 大高雄總工會 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 非典勞動工作坊 高雄市產業總工會
勒我們勞工的褲帶、拚他們財團的經濟
1028「政府混蛋、台灣人民完蛋」大遊行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1160?page=1

向左與向右的人民火大
2012-12-26 台灣立報 黃德北(世新大學社發所教授)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25166

今夏以來,「關廠失業勞工連線」發起一連串抗爭,隨後勞保年金傳出債務危機,終於點燃人民一直被壓抑的不滿情緒,要求政府徹底解決台灣社會保障體系問題。本來危機也是轉機,台灣可以利用此一機會全面檢討現行退休制度不合理與問題所在,並透過全民參與國是會議,集體對話共擬解決方案;但民進黨卻見獵心喜,不主動提出退休金改革方案,反而挪用左翼的「人民火大聯盟」標誌,動員群眾參加人民火大遊行。我們贊成全民上街迫使政府出面解決當前退休制度的財務危機與不公平問題,但堅決反對右翼的民進黨又想來藉勞工困境從中收割政治利益。
當前退休養老出現的財政惡化問題,固然與2009年實施的勞保年金制度未考慮繳費與給付之間的平衡有關;但追本溯源,2004年民進黨政府在通過退休金新制改革時為討好資方,大幅降低退休金給付水平,使勞工日後不得不轉而要求增加勞保年金所得,讓今天退休制度改革更增困難。2004年立法院審議勞退新制法案時,前身為「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的「人民火大聯盟」曾提出左翼工人版勞退新制改革方案,要求提高資方繳費水平、結清舊制年資,並請立委高金素梅提案;但在當時民進黨立委沈富雄等人阻撓下,工人版勞退金提案遭封殺,民進黨政府法案最終通過;因此,民進黨對於當前退休制度問題惡化,是與國民黨一樣都負有不可推卸責任。
為了消弭民間不滿的聲音,國民黨政府宣稱要在明年年初提出退休金制度改革方案,晚近更在各地舉辦說明會與各界對話。據參加立法院法案協商的教師工會代表表示:相對於國民黨還想面對問題提出解決方案,民進黨立委更傾向不要讓改革方案通過,以便能繼續炒作「公保勞不保」、「18趴」、「取消年終慰問金」議題,搞分化受薪階級的老把戲。民進黨最近發動的人民火大遊行是另一個例證:在勞工發動密集街頭遊行後,民進黨也開始鼓動民眾上街,但卻遲遲不提出自己的退休制度改革方案,這種不負責任的作法是我們唾棄的。我們要求朝野政黨都應對退休制度提出具體改革方案,召開國是會議,與勞工團體的訴求進行對話;這一目標未實現前,勞工會繼續走上街頭進行抗爭,但絕不是去搭民進黨的人民火大列車。
藥品廣告詞「絲絲有兩種」,「人民火大」也有兩種:如果你支持台灣向右傾的人民火大,就去搭1月13日由民進黨動員的列車;如果你希望台灣向左轉,就請來支持1月19日由自主工運團體發起的遊行。

轉錄自回應「民進黨火大列車的權力欲火」
2012/10/20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 勞動人權協會 勞動黨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台灣移工聯盟 團結工聯 大高雄總工會 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 非典勞動工作坊 高雄市產業總工會
勒我們勞工的褲帶、拚他們財團的經濟
1028「政府混蛋、台灣人民完蛋」大遊行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1160?page=1

民進黨火大列車的權力欲火
2012年12月22日 蘋果日報 王醒之(人民火大行動聯盟基隆辦公室主任、輔仁大學心理系講師)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21222/347223...

民進黨近日啟動的「火大列車」與政治運動團體「人民火大行動聯盟」的「撞名」,實在讓人百感交集,民進黨2008年下野後已經數次。儘管「火大精神」可共享,意謂著抵制、抗暴,但是火的燒法卻大不同。
筆者到火大列車活動現場觀察,除了少數幾位平民來賓(如大學生、媒體勞工)上台現身陪襯外,其他上台的全是派系天王或現任民代;除了用以拉近民眾距離的民生用語(如奶粉、便當、水電價格飛漲)外,其他多是選舉語言的堆砌,如:「大家聽到民進黨的聲音就爽,對不對?」、「民進黨立法院要過半」、「民進黨要為人民上街頭」等等,彷彿2014年底七合一選舉已然開打。
不論「總統無能、人民火大」的口號是訴求或嗆聲,有馬英九的幫襯,民進黨表面上舉重若輕,看似滿手選舉的好牌,不管出哪張牌都可反馬打馬、吸收選票;但實際上是避重就輕兼重溫舊夢,彷彿從未執政過地再次翻箱倒櫃找出30年前的黨外精神,重提過去突破戒嚴、報禁、民主化的美好戰役,不斷將國民黨簡化為人民苦難唯一敵人,粗糙地進行政治消費與動員。
然而,此刻民進黨用以反馬的基本教材,尤其勞工處境方面,哪一個不是國、民兩黨輪政期間向資本家靠攏時所合寫的劇本!
因此,蘇貞昌的政治精算再明顯不過:這一輛「火大列車」是:(1)藉由勞保危機,再次集中選票市場、(2)使用反馬打馬,繼續鞏固政黨認同、(3)透過反對媒體壟斷,間接安置民進黨內的「中國焦慮」,同時化解自己的領導危機。
雖然看似一舉數得的好計畫,卻也同時凸顯出:火大列車的「火」仍是權力欲火,而非升斗小民發自底層反抗藍綠統治階級的怒火。
相對於此,正港的「人民火大」是社運界在2005年陳哲男貪瀆事件爆發後,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等自主性社團所發出的第一波抗議行動。當時的「人民火大秋鬥」,同時衝著國、民兩黨的政資合體怪獸,訴求的就是「政客還權、財團還錢」。
而2007年後的人民火大行動聯盟更以「政治還給普通人」的精神,數度介入主流選舉,試圖集結棄絕藍綠的選民在政治上拿回人民的財政權、受教權、參政權。
追根究柢,真該火大的不是藍綠之爭,應是左右之別,是「社會資源重分配」與「假發展、真剝削」兩者之間的選擇。
蘇貞昌用「歷史循環倒退嚕」譏諷,國民黨讓台灣的經濟民生、自由民主「倒退嚕」;但我們若從「黨外精神」回頭看,這句話恐怕也該奉送回「心中只有選票、沒有人民」的民進黨。
馬英九固然該反,但千萬別上錯火車;入座前要先問列車長,究竟是往左還是往右開?身陷水火並且火大的基層人民,也別因民進黨的綠色列車開動就「熄火」,因:人民這把怒火,不只對著國民黨,是準備連民進黨都要一起燒的!

轉載自回應「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
2012/09/23 苦勞報導
台北保釣 逾兩千人遊行
左右統齊步 籲兩岸聯合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0778

2009-6-28 台灣立報 社論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723

上周六(27日),由政論作家林保華發起的「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正式成立,號稱是為了諷刺馬政府的傾中政策。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在成立大會上致詞表示,國民黨過去反共、現在親中,充滿著矛盾,質問:「為何有這麼大的轉折?」如此望文生義、缺乏歷史深度的提問,只是凸顯出:學者出身的最大反對黨主席尚且如此,遑論整個社會之淺碟化。

蔡主席和這個所謂「山寨版」救國團所引用的反共教育宣傳,是國民黨蔣氏政權在國際冷戰結構之下作為美國的附庸而大力推行、對內則遂行其極權統治的工具,以反共之名鎮壓民主。因此,反共教育向來是台灣社會民主化運動所批判的一環;批判的焦點,一方面是反極權、反獨裁,另一方面也曾經一度上升到反帝國主義的高度。然而,民進黨習慣將台灣民主化的成就歸於自己;那麼當時所批判的反共教育,如今卻成為直接引用嘲諷馬政府親中的工具,不也「轉折很大」?或許今昔「反共」的共通點,可勉強解釋為皆具有反極權、反獨裁的內涵。問題是:昔日反共教育的推動者就是極權、獨裁的蔣氏政權;「反共」的推動者本身才是民主化運動主要批判的對象,而非當時中共的極權或獨裁。

即便我們同意台灣社會已經完成民主化,並且同意撇開反共教育出現的脈絡與推動者任意的挪用「反共」文本,但是都不能忽略當時批判國民黨反共教育時的反帝意涵。「反共」是當時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陣營與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之間的角力,也是對第三世界國家政治的控制和打壓;反對國民黨推行的反共教育,是反帝運動的一部份。如今民進黨擁抱過去國民黨的反共教育,將中共視為一成不變,以今非古,無視當時中共對受帝國主義壓迫之台灣的支持。兩岸深陷民族主義的泥淖,才會有這種錯亂的大聲播放反共愛國歌曲、高呼反共愛國口號的無厘頭團體。

與其如此錯亂的挪用國民黨「反共」文本挖苦之,不如正面提出民進黨的中國政策;不要繼續游移搖擺於鬆綁與管制之間,既要討好財團的利益,又要顧及族群政治煽動的選票基本盤,而左右為難、不知所云。

藍綠共謀犧牲反壟斷 - 林靖堂
蘋果日報 2013年01月12日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30112/34764810/藍綠共謀犧牲反壟斷(林靖堂)

本周立院反壟斷修法秀好不精采!廣電三法的反壟斷修法草案,在國民黨罕見無條件支持、行政機關深夜表態反對,最後立院院會國民黨黨團反悔阻擋三讀後,上演一場政治計算鬥爭戲碼:民進黨贏得蓄積火大遊行理由與動力的政治利益,國民黨成功拖延反壟斷修法進度,最大輸家仍是全民言論多元與傳播權益。

這齣鬧劇的源頭,是國民黨為遏止民進黨113火大遊行動能,表態無條件支持民進黨黨團內部有異議的葉宜津版本廣電三法修正案,同時,也在本周三立法院交通委員會審查廣電三法修正案時,不顧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口頭與書面提醒執法層面的疑慮,在宣稱具高度共識下,快速闖關初審通過。

國民兩黨各取所需

筆者以為,這是藍綠政治算計、變相共謀結果。修法焦點的葉宜津版本,由於牽涉許多業者利益,同時亦無罰則,而此一版本卻為國民黨支持,在號稱「高度共識」下,周三的立院交通委員會率爾通過。

立院近日有關廣電三法修法的質詢,毫不積極,或許民進黨就在蓄積1月13日火大遊行的能量。而國民黨方面,則透過支持尚未周延、缺陷處處,同時各方仍有疑慮的草案法條快速通過,激起行政機關對新法有執法困難的反彈,在廣電三法築起反媒體壟斷高牆的前擋下。雙方各取所需,也讓即將可能被防堵或喪失更多利益的業者,有喘息空間。

在這一連串戲碼中,還有個值得關注的焦點,就是NCC委員補提名人汪用和接受立院審查一事。在國民兩黨高度共識速推廣電三法修正案溫和氣氛下,民進黨對汪用和僅有零星砲火;但到下午因汪用和家屬被爆與中資有關而暫停資格審查,也破壞交委會原本和諧氣氛,隨後於晚間NCC就在自家召開記者會,強力抨擊立法院對廣電三法的立法不周。這一連串的時間序,值得玩味。

都說了是備詢,跳針甚麼?

轉載自回應「反「南周」」
2012/11/30 公共論壇
報業與百分之九十九的台灣老百姓
謝一誼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1782

漢奸集團的任何街頭革命將被左派徹底粉碎(圖文)
http://redchinacn.org/portal.php?mod=view&aid=6903

2012年是中國左派最沉重也是最偉大的一年, 左派在紅色網站全軍覆沒的艱難困苦之中奮然崛起, 他們活躍在海內外網絡媒體個各個論壇、博客、微博, 左派的網絡力量從來沒有今天強大。

他們支持薄熙來堅定不移無所畏懼, 他們反對胡溫漢奸集團義無反顧, 他們對漢奸賣國集團及其走狗發起了一次又一次攻擊。 918反日大遊行左派完胜漢奸普世派, 振奮人心, 第一次讓民眾看到曾經老邁的左派群體突然年輕化了, 高舉毛主席畫像的大多數是80後90後的年輕人。

左派網站被漢奸集團封殺不僅沒有使左派瓦解, 相反使左派更強大, 漢奸集團對左派越狠, 左派就越能夠得到大多數無權無勢被愚弄被壓迫的人民群眾的支持。

左派繼918反日遊行大捷後, 1月10日再次攻破並佔領南周漢奸的反華反動陣地, 讓南周漢奸及其主子灰頭土臉。在南周漢奸與左派街頭對峙過程中, 左派的標語更醒目, 左派的力量更強大, 左派的歌聲更嘹亮, 自稱代表民意代表正義有西方國家和媒體支持的南周漢奸們在左派強大的攻勢之下頓時杯具退縮了,漢奸媒體外強中乾, 在左派標語口號和歌聲中一敗塗地。

口口聲聲代表人民和正義的南周漢奸是貌似強大的紙老虎,把他們自己宣傳成捍衛民主無所畏懼的勇士, 他們不僅不敢罷工和辭職, 連當眾唱星條旗永不落的美帝民主自由紅歌都沒有勇氣。

無能無恥代表人民的南周漢奸竟然找不到一首歌唱民主自由的人民喜愛的給力的紅歌。

左派對內外漢奸的這兩次反擊不僅讓我們看到人民群眾的覺醒, 更讓我們看到左派一舉粉碎了南周漢奸的菊花革命夢, 南周漢奸的死穴暴露無遺: 南周漢奸最害怕的是左派與群眾走上街頭,南周漢奸最怕毛澤東思想, 南周漢奸最害怕五星紅旗, 南周漢奸最害怕群眾唱紅歌, 南周漢奸最害怕漢奸集團的總後台獨裁者溫家寶禍國殃民的罪行被曝光。

左派對內外漢奸的這兩次反擊最重大的意義在於, 左派更勇敢更自信更強大, 被漢奸集團封殺醜化圍剿的左派終於放棄幻想走向人民, 左派放棄了依靠黨內進步力量的幻想, 才能真正獲得令胡溫漢奸集團恐懼的力量,這個力量來自於被漢奸集團愚弄被欺壓的人民群眾。

群眾路線是毛澤東思想的精髓, 左派只有堅定不移地依靠人民群眾, 才能夠戰勝外強中乾的漢奸集團。左派今天在街頭戰勝南周漢奸媒體是左派的重大勝利, 令人歡欣鼓舞。最後勝利必將屬於人民,屬於相信人民依靠人民的左派。

失去紅色網站平台的左派與漢奸集團的鬥爭方​​式越來越富有創造力和威力, 左派在918反日遊行中宣傳毛澤東思想, 左派發動異常勇敢可歌可泣的挺薄萬人傘活動,這一次左派組織的反漢奸媒體的抗議示威, 所有參加這些活動示威的左派都是與當年抗美援朝的無私無畏的志願軍一樣, 是最可愛的人, 他們與在硝煙戰火中的護國英雄一樣是我們民族的英雄。

正是這些左派英雄讓內外漢奸看到, 在中國街頭, 漢奸集團及其走狗是不會賺到任何便宜的, 中國的街頭屬於最可愛的英雄的左派, 中國的街頭屬於中國人民!

那些想把中國變成前蘇聯的漢奸們只要出現在街頭, 它們必將被更多更強大的左派英雄所擊退, 中國左派是代表真正民意的不可戰勝的最強大的力量。

讓我在此向這些左派英雄, 向這些最可愛的民族英雄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廣龍
2013年1月11日

轉載自回應「本土法西斯」
2013/01/15 蘋果日報
不合格的反對黨 你不火大嗎
張迪皓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2393#comment-42622

納粹黨濫用「社會主義」、「工人」、「工人黨」、「革命」、「人民」等左派詞彙和概念,民進黨濫用「人民火大」一詞。

轉載自回應「法西斯不是左派!」
2012/10/20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 勞動人權協會 勞動黨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台灣移工聯盟 團結工聯 大高雄總工會 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 非典勞動工作坊 高雄市產業總工會
勒我們勞工的褲帶、拚他們財團的經濟
1028「政府混蛋、台灣人民完蛋」大遊行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1160?page=1

德國納粹黨(NAZI)的全名是「國家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Nationalsozialistische Deutsche Arbeiterpartei National Socialist German Workers' Party),但其實納粹既非工人政黨,又極端反共、反社會主義。納粹代表的是壟斷資產階級、財團的利益,卻口口聲聲「維護全民利益」,納粹的所謂「國家社會主義」其實是壟斷資本主義加福利政策,然而「形左實右」的納粹卻擅長以左派詞彙包裝右翼思想,以迷惑中下階層,綁架並吸納工運,並且混淆左右派理論,拼湊極右的國族主義意識形態。德國納粹屬於二戰前德國資本主義體制下的極右反共法西斯勢力,是右翼民粹的德國版。

台灣的政治環境保守,在長期的反共教育和洗腦下,民眾鑑別右翼民粹的能力極為薄弱,往往左右不分,甚至不少知識分子都誤認為法西斯是左派。

請參考

Nationalsozialistische Deutsche Arbeiterpartei - Wikipedia
http://de.wikipedia.org/wiki/Nationalsozialistische_Deutsche_Arbeiterpar...

意志的勝利 Triumph des Willens Triumph of the Will (1935)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Hs2coAzLJ8

轉載自回應「兩岸三地的無產階級,聯合起來!」
2012/10/20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 勞動人權協會 勞動黨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台灣移工聯盟 團結工聯 大高雄總工會 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 非典勞動工作坊 高雄市產業總工會
勒我們勞工的褲帶、拚他們財團的經濟
1028「政府混蛋、台灣人民完蛋」大遊行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1160?page=1

轉載自回應「兩岸三地的無產階級,聯合起來!」
2012/11/30 公共論壇
報業與百分之九十九的台灣老百姓
謝一誼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1782

摘錄
‧‧‧‧‧‧
一個朋友說,在某場討論中國大陸、香港與台灣社運發展的場合中,一位活躍於兩岸三地的知名文化評論人,以略帶嘲諷的語氣,回應少數質疑他所謂兩岸三地「市民社會」團結促成中國「民主化」的聲音時,理所當然地說道:「不主張市民社會戰線,難道要提什麼兩岸三地無產階級團結嗎?」據說語畢引起在場一陣同意的笑聲。
‧‧‧‧‧‧

轉錄自回應「兩岸三地的無產階級,聯合起來!」
2013/01/17 台灣立報
面對青年貧窮化:資本因素下的中國因素與中國因素中的資本因素(上)
陳柏謙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2444

2012年的最後一天,在陪同國外朋友前往白色恐怖時期,國民黨槍決過無數左傾政治犯的馬場町紀念公園後,接著驅車前往了如今仍祭祀著兇手的中正廟,那天晚上,反媒體壟斷聯盟正在廟前的「自由廣場」上,舉辦著跨年靜坐行動,廣場上搭起的臨時舞台與帳篷內,擠進了上千名不畏寒風的熱情參與者,習慣性地繞了一圈,注意到場上多是一張張年輕而充滿熱血的面孔,而就在想認真聽著來自各團體與學生一一上台發表演說的同時,更難不去留意的,是舞台正後方用紅色布條寫著「正視中國因素」的幾個大字。

看著朱紅布條上的中國因素,一時間,我分不清是因在冷冽寒風中站立過久,抑或是一整天歷經景美看守所、馬場町的歷史旅程後過於疲憊的緣故,就這麼跌入了對所謂「中國因素」巨大的想像漩渦當中,而這一恍神,台上的人說些什麼,竟也就這麼給一併錯過了,只依稀記得反覆出現的諸如「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關鍵字、迴盪耳邊。

當晚就寢時,被窩中左翻右卻轉輾轉難眠,數小時前廟前那血紅的字樣,彷彿有種魔力,讓人著迷,索性起身,拿出了向朋友借來的《第三種中國想像》,因為,朋友說,這樣一本充滿企圖心與使命感的書內,揭櫫了台灣面對「中國崛起」從容的應對秘方,更是這些日子以來反媒體壟斷運動中談論「中國因素」關鍵的理論與思想來源之一。
只是,看著看著,我更困惑了。

困惑的,是為什麼對書中自豪到認為能拿來當作「戰略武器」與「指導手冊」的台灣「自由民主生活」,我竟是如此生疏!困惱的,是為何在我雖然有限但卻真實的組織與訪談經驗裡,遍尋不著作者筆下台灣得以貢獻於世界的「自在而獨特的價值」,更多的,反倒是一種素樸卻找不到出口的憤恨與吶喊。意外的,是無法想像為何連「普世價值」竟都能工具化地重演作者曾批判過的「克勞賽維茲魔咒」。不解的,是作者相信更試圖說服讀者相信,一個重演台灣民主化歷程的中國,一個建立某種程度以台灣當年「市民社會」為想像的參考基準的中國,將會是台灣安身立命的契機,這中間的驚人的跳躍與鴻溝,巨大的推論空白,以及對於中、台過去歷史採樣的明顯篩選,無一不深深地困惑著我。

如何看待這樣一本被另位朋友稱作「當代台灣社運指導手冊」的著作,在一些朋友間成了有趣的共同話題,在與一些朋友聊天過程中,依稀感覺出此刻面對的論述,似乎再度回到、甚至刻意複製了1980年代的「市民社會vs.黨國體制」的戰略與戰術,只不過,黨國資本主義成了兩岸官商資本主義,而台灣市民社會則成了兩岸市民社會連帶。於是,大家更深刻感受到需要的,與其說是對這場運動中的部分主導力量、這本書所框架的第三種想像,抑或是某些廣傳的熱血演說的反思,還不如說,是對於如何看與理解伴隨著「中國崛起」而來的所謂「中國因素」命題的前所未有的迫切感。只是,考量到討論的方便,我還是選擇在接下來的討論中,以《第三種中國想像》一書中的論點來做為對話的對象。

簡單說,此時此刻的我們,比任何一個時刻更有必要懷抱歷史感,小心回溯中國大陸與台灣國家與社會性質在過去20年的轉變,這當然是一個巨大而複雜的辯論,但至少在我看來,借用《第三種中國想像》中所提到的,思考過程中,我們需要藉此去正視與質問的是,面對中國,無論是「威脅論」、「機會論」,還是書中主張的「民主輸出論」,影響這些論點出場的時機與有效性真正的變因為何?

資本因素才是關鍵

我的理解裡,這一切都與資本在台灣已然擁有各場域的主導地位,以及社會主義中國允許並逐步走上「資本主義」的道路有著最顯著的關聯。更準確地說,在所謂的「中國因素」背後「資本」的因素,才是牽動主導著這些同樣建基於恐懼背後所建立的論點出場的真正關鍵。

以引發反媒體壟斷這場運動為例,台灣的媒體產業之所以會從過去黨國時期演變成為資本壟斷發展,讓財團(無論是否親中)可以長驅直入的競逐,背後正是1980年代起盛行的解構黨國資本主義與民間社會論的惡果,一個缺少了甚至刻意隱沒階級分析概念的民間(市民)社會論的運作結果,一些場域中黨國看似部分退出了,但資本的力量卻恰恰得以適時進場填補騰出的真空狀態,而被導向了代議制、政黨政治民主的社會力,一併解消了更激進地與資本對抗的正當性。媒體如此,教育、金融與醫療或各類民生事業領域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應反對正當化商品化的體制

一位夥伴的質問精準總結了反媒體壟斷的一大困境,他說,推到極致,我們應該問的是,為什麼台灣的多數其實已經寡占的媒體「產業」,可以成為商品在市場上被資本任意地買賣,卻永遠沒有真正屬於工人與弱勢階級的發聲管道?更進一步問,資本主義的國家當中,當媒體必然成為商品,弱勢與工人的聲音必然頂多只能被有限度地披露。若不能反對正當化商品化的整個體制,反壟斷恐怕只能是一場未戰先輸的戰役。簡言之,處在一個資本主義生產制度底下,早已預設了目前我們所會遭遇到的困境了。

說現在媒體壟斷的「苦果」正是當年民間社會論的歷史負債,其實並不苛刻,但如今我們卻再一次看到類似論點,被重新包裝整理後,面向著一個更大的「言論市場」兜售。用所謂的「官商資本主義」的框架來分析中國大陸可能還不是最大的問題,事實上,否定中國轉變中的「資本因素」當然只是自欺欺人,早在2001年的《人間思想》秋冬刊時,即已刊出來自兩岸對中國正在興起的「資產階級」與「資本主義」成分的深刻討論。《第三種中國想像》一書與類似的論點,在我看來最大的問題是,拒絕正視中國大陸朝向資本主義道路發展過程中,正以驚人速度成長的「無產階級工人」的主體性,而只將他們刻意納入「市民社會」中的一部分,正因為如此,資本彷彿只是中國政府與共產黨的工具,新興資本家的影響力以及在逐漸主導中國社會的意識形態演變過程中的角色,同樣被刻意忽視了。

另一方面,工人階級則連同所謂的「市民社會」再一次包裹處理地被劃入了所謂「官商資本主義」的對立面,若細緻地進一步拆解這種論點,事實上,可能連資本家與中小企業,都可以被列入「極權專制」政權的人質與一定程度上的受害者,甚至因而具有某種可被納入「市民社會」聯合「反共(產黨)」的戰線當中的正當性。

一個朋友說,在某場討論中國大陸、香港與台灣社運發展的場合中,一位活躍於兩岸三地的知名文化評論人,以略帶嘲諷的語氣,回應少數質疑他所謂兩岸三地「市民社會」團結促成中國「民主化」的聲音時,理所當然地說道:「不主張市民社會戰線,難道要提什麼兩岸三地無產階級團結嗎?」據說語畢引起在場一陣同意的笑聲。

從這對話看來,或許更需指出的是,這種論點的特性,就正在於拒絕正視中國社會至今仍殘留著的社會主義的革命思想成分,也拒絕想像在台灣能夠努力發展出一個真正代表工人階級,旨在根本替換現行由資本所主導的經濟制度的可能性。簡單說,這種論點的背後中真正的潛台詞,就是幻想希望透過重演類似台灣1980年代民間社會反黨國體制的歷史,讓中國大陸走向學習台灣的「自由民主」的新樂園。但,只要稍微有自覺與警覺心的朋友,應該都可以立刻察覺這種論點的危險性。

轉載自回應「全球無產階級,聯合起來!」
2012/10/20 人民火大行動聯盟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 勞動人權協會 勞動黨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台灣移工聯盟 團結工聯 大高雄總工會 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 非典勞動工作坊 高雄市產業總工會
勒我們勞工的褲帶、拚他們財團的經濟
1028「政府混蛋、台灣人民完蛋」大遊行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1160?page=1

轉載自回應「兩岸無產階級,聯合起來!」
2012/11/30 公共論壇
報業與百分之九十九的台灣老百姓
謝一誼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1782

2013/01/25 台灣立報
面對青年貧窮化:資本因素下的中國因素與中國因素中的資本因素(下)
陳柏謙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2567

上週討論中,筆者提出必須放入「資本因素」,以作為正視資本在兩岸歷史的轉變過程中所扮演的關鍵影響地位。筆者淺見,唯有正確看見資本在其中的動態變動,並看清中國與台灣工人與弱勢階級在當中的相似命運與困境,才是解消台灣社會面臨中國時巨大恐懼與焦慮的唯一出路,也才是能與中國工人一同「自信地」想像未來的認識基礎。

因此,概略而言,也就構成與《第三種中國想像》所隱含不同的兩組「想像」與「聯結」的理念型。從分析時的核心關照出發,是面向「(共產)黨國」或面向「資本」兩種不同的關鍵歸因,在構思出路上,則是「公民社會連結』抑或是「兩岸工人與弱勢階級團結』的兩種不同想像。

持平而論,由於《第三種中國想像》一書,與其說是本完整而周全的分析專著,更類似於作者近年所發表過的研究與文字加以擴展收錄,並加上部分近期熱門話題的評論所集結的一本精選輯。也因此,要以專著標準嚴苛要求書中提供有系統的分析與主張並不公允。不過,即便如此,我們還是盡可能試圖從中歸納出其對資本與資本家(尤其是台商)在中國與台灣的態度與因而選擇的策略。事實上,此種態度與立場,與時而隱晦時而公開清晰反應在台灣一大部分輿論上的呈現,雖有差距,但亦稱不上遠。

從分析時的核心關照來看,正因《第三種中國想像》選擇面對「黨國」而非「資本」;資本被視為僅是被「黨國」引進鞏固其體制的工具,如此,作為資本人格化了的資本家也就一併工具化了。就算資本(家)在分析中並非被視為全無主觀能動性,也非全然無視本質上資本再增值與剝削的必然職能,但,資本卻不可思議地被詮釋為受到「黨國」專制極權的壓制而有了被特殊化的「不正常/不道德」發展。與昭昭在目的巨大「黨國」相較後,受黨國「扭曲」、「壓制」的資本,竟彷彿有了自身的人格與道德性而值得期待。更關鍵的,這種視角進一步決定了面對所謂中國因素時出路的想像與策略選擇。

關於台資在中國的投資,書中的一章是這麼看待來自台商的:

由於中國惡劣的制度環境,使企業往往需要通過特權庇護的管道,來降低經營的風險。這種政商關係,本質上乃是一種資本和政權的結盟,是一種具有中國特色的威權發展主義……在中國的台商,過去在台灣威權時代已經適應了與專制政府打交道的經驗。從這個角度來看,許多台灣資本在中國的經營方式,乃是威權發展主義餘緒在中國的延長,在這樣的處境當中,台商就比較沒有辦法省思到,這種「後門特權」為背景的紅包文化,實際上包含了對勞動者與環境的制度性剝削。台商在無意中,附和了、或甚至次助長了中國的威權統治。

這段文字精準反應作者對資本與資本家在中國的態度,資本(家)即便稱不上受害者,但至少以同為黨國體制的被壓迫者的姿態出場,而台資與台商(一般指非大型資本的中小企業)更只是在「無意中」助長了黨國體制。

最讓人費解的是,它不但徹底拋棄作者其他研究分析架構中也曾同意過資本自我增殖與剝削的本質,更選擇幫資本(家)披上了一層道德外衣。資本在中國對工人與環境的剝削都被看成是專制黨國體制惹的禍,甚至連資本(家)本身也不自知!在這種驚人詮釋下,作者接著寫到:

台商在追求經濟利益的過程中,接受威權發展主義的庇護,可能無意中傷害了兩岸社會間的情感……該思索的是:如何提升整體社會的反思能力,將「關係政治學」轉化為強調文化認同的「道德經濟學」。

至此,作者完成了將資本一併納入了反對萬惡的「黨國」體制的統一戰線論述底下。戰線裡,資本被分成認同「道德經濟學」的好資本與助長黨國體制的壞資本。這種區分在台灣並不陌生,它只是大規模重演30年前的「解構黨國資本主義論」。服膺於專制黨國體制的大資本集團,是國民黨裙帶資本主義底下的從犯,民間社會須正面迎戰,但,也保留了開明睿智「民族資本家」起義來歸時可展臂歡迎的空間。此外,來自廣大來自民間社會的中小企業,則同屬受到黨國壓迫的受害者,戰略上更是須聯合拉攏的重要對象。

這種分析下所造成的歷史悲劇,部落客Torrent日前寫來一針見血,當年對台灣黨國資本的批判進而對市場運作與民間資本的期許,現在看來像極一場惡夢,此刻被普遍認為標誌著「中國因素」的資本巨獸,卻恰恰正是當年民間社會論者曾猛拋媚眼的中小企業資本。簡單說,能否自我增長、不斷擴張才是資本兩百年來不變的唯一職能與任務,服膺威權體制也好,服膺帝國主義體制也罷,這非但不是資本(家)的「無奈」,反到是資本韌性與主體性的展現。要工人與弱勢階級對資本抱持殷切的道德期許,歷史已在我們面前千百次證實終將只能是所託非人。百年前的英美如此,30年前的台灣如此,當下的中國與台灣難道還有例外嗎?

建立在這種認識上,《第三種中國想像》在構思出路時寄希望於「公民社會」,也就不難理解了。既然,連資本家都只是受到扭曲與壓制,一種排除階級分析、民資一體的「公民社會」自然成為了抵抗專制黨國唯一出路。而過程中,在上一回合有了與台灣黨國交手經驗而較「成熟」的「公民社會」,也就具備了指導中國正在成形的「公民社會」的「相對優勢」了。

事實上,回到對構思出路的想像上,筆者完全無法理解《第三種中國想像》何以認為兩岸「公民社會」連結,共同促成中國走上以台灣為師,但基本上卻是參照歐美以政黨政治與代議制度為核心的「民主化道路」,能解消台灣社會對中國的焦慮與恐懼。

相反的,台灣所謂民主化過程中,恰因選擇「公民社會論」盯著黨國而患了嚴重的「階級盲」、「資本盲」,廣大的工人階級,遲遲發展不出真切的「階級認同」不說,有的卻是不斷可被省籍、地域以至「統獨」等認同隨時調動的集體躁動與焦慮。同樣,正因缺乏階級視野,當面對諸如移工與新住民時,一樣無法明確指向背後資本的剝削邏輯,反倒而輕易遭分化而選擇歧視的排外態度。以此為證,一個本質上即刻意排除階級分析;一個基本上以一國為想像範圍的「公民社會論」,縱使暫且先完全撇開統獨不論,又有任理由樂觀相信會是解決目前兩岸紛雜而難解的分治/分斷狀態?何來自信認為單憑著對抽象「民主」的想像,就能夠解決長期分治而來的認同差異呢?

另一種想像的迫切需要

若抽象的「民主」想像的兩岸「公民社會」連結很可能終究不會是出路,那我們,至少在認識與思想上又該如何自處呢?且讓我們回到上次討論最後筆者提到被訕笑的「兩岸無產階級聯合」的想像上吧。

即便不論目前中國目前走的究竟是「官商資本主義」、「國家資本主義」還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開放來,資本(當然包括台資)在中國影響力正與日俱增,而「資本主義」成分在中國各領域不斷擴增,這是不爭事實。而同時,人類歷史上最龐大的一支無產階級工人隊伍也正在形成中。是資本的因素,開啟了他們此刻真實的受壓迫命運。台灣廣大工人與弱勢階級只有在嚴肅看見他們此刻的命運的同時看見自己,看見同屬雇用勞動的身分在資本下一致受壓迫與剝削的處境,才能看見另一種認同的想像,一種只屬於人類歷史上至今唯一能夠真正超越國界、超越地域、超越種族的革命的「階級」意識與認同,並準確地面向資本,發展出不只是屬於台灣或是中國工人,甚至可以是全世界工人與弱勢階級的革命想像。深刻認識到並且敢於徹底翻轉現行經濟體制並掌握自身命運的人,才有機會超越一切的分化與敵視。這當然不會是一蹴可幾,但,前提是,我們需要在可想見的必然訕笑中,鼓起想像的勇氣,用生命去追求!

反媒變反中 喬姆斯基被設計
學生誘導美學者舉牌支持反壟斷
澳門大學副教授劉世鼎:台媒最大問題是意識形態
2013-01-29 中國時報
藍孝威/綜合報導
http://news.chinatimes.com/mainland/11050506/112013012900194.html

美國MIT(麻省理工學院)知名語言學、文化批評學者喬姆斯基(Avram Noam Chomsky),舉牌支持「反媒體壟斷」照片在網上熱傳。但據澳門大學傳播系副教授劉世鼎去信詢問,才知是學生暗渡陳倉,喬姆斯基被誘導拍照。劉世鼎說,台媒最大問題可能不是財團壟斷,而是以「編採自主」來掩飾意識形態。

 喬姆斯基日前接受陽明大學心智哲學所碩士生林庭安邀請,拍攝舉牌支持反媒體壟斷照片。但因標語中,僅「反媒體壟斷」附上英文,「拒絕中國黑手、捍衛新聞自由、我在MIT守護台灣」並無翻譯,喬姆斯基顯然是在不知情下為學生拍攝。

 澳門大學社會科學與人文學院傳播系副教授劉世鼎,於是寫信給喬姆斯基查證。劉世鼎廿七日在臉書公開喬姆斯基回信,喬老澄清說,他雖然反對媒體壟斷,但並不記得牌子寫著關於「拒絕中國黑手」,也沒被告知相關說法。喬姆斯基說,他的立場是反對媒體壟斷和捍衛新聞自由,不希望外界解讀踰越此範疇,或加油添醋。

 劉世鼎質疑,如果喬姆斯基不知反中訴求,「把人家綁架來舉個牌子迎合自己立場需求,是不是也太不尊重對方?」「如果喬姆斯基當時不是被誤導、被唬弄,就不知怎麼回事了。」他批評拍照者作法是暗渡陳倉、移花接木,「把人家趕鴨子上架,未免太缺乏政治技巧了吧!」

 劉世鼎在寫給喬姆斯基的信中說,目前台灣許多青年參與反媒體壟斷運動與媒體的相關報導,是在偏頗、雙重標準、選擇性反對的脈絡下進行,不能用一個單純爭取台灣新聞自由、爭取民主角度來理解。

 劉世鼎說,台灣媒體除「中資」外,還包含「藍資」、「綠資」、「港資」,還有「美資」,反媒體壟斷者卻唯獨對中資特別感冒;他認為所有媒體都有特定立場和意識形態,最大問題可能不是財團壟斷,而是以「編採自主」來掩飾意識形態。

 他觀察,台灣某些反媒體壟斷運動者高喊反對資本壟斷媒體,實際上只針對和中國官商資本有關對象,只反「中國因素」,強調中國或親中老闆不該破壞編輯自主,不該為中國宣傳,好像台灣曾真正享有新聞自由,從不曾為他國宣傳,且似乎只要「愛台灣」,就沒有財團壟斷問題。

 一位網民說,如果學生連教授都可算計,還有什麼不能算計的。

喬姆斯基 (Noam Chomsky) 反對美帝國主義,立場和親美媚日的台獨完全相反。這種移花接木、混水摸魚的政治算計,真是卑鄙!充份反映了資產階級的「詭辯」(Sophistry) 思維與「實用主義」(Pragmatism) 哲學。

台灣的媒體一向被「台獨」、「反共」、「資產階級」、「財團」、「新自由主義」和「帝國主義」等意識形態所壟斷,左派的影響非常微弱。

1. 摘錄自回應「所謂「文革暴行」」
2008/09/01 思想
一個台灣人的毛派之路:回應「新民主主義者」陳明忠先生
陳信行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9119

‧‧‧‧‧‧
這種在左右間靈活"變臉"、顛倒是非、混淆黑白的"高明"的政治鬥爭手段系基於資產階級的「詭辯」(Sophistry) 思維與「實用主義」(Pragmatism) 哲學。
‧‧‧‧‧‧

2. 喬姆斯基批「美國恐怖主義」
Noam Chomsky: US Terrorism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IknLSsyhCo

3. 杭士基:美國像教父 台灣是幫兇
2010/08/10 聯合報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2329

轉載自台灣立報
社論:智識上的自我防衛
2013-01-30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26283

語言學大師卻被語言所欺弄,這是喬姆斯基(Noam Chomsky)最近所遭遇的一場鬧劇。這位舉世敬重的知識份子典範,畢生以「誠實」和「正直」為職志,一方面在浩瀚的知識海洋裡建構認知語言的體系,另一方面也以筆為刀,戳穿權力的偽善,揭破資本主義市場的魅惑。詎料,大師終生勤謹,卻在晚年被一位來自台灣的學生所戲弄。

一位參與「反媒體壟斷」的學生於去年年底赴美參加會議,會場上遇見喬姆斯基,遂以支持言論自由的理由,要求大師舉牌並拍照存證。這張照片很快成為反壟斷陣營的重大資產,《自由時報》列為頭條,參與者從而被注入了強心劑,彷彿整個運動已成為全球知識界的共識。

然而,事後揭露的真相是:照片上的手舉牌,只有「反媒體壟斷」幾個字附加英文,其他的中文訊息並未被充分告知。尤其是「拒絕中國黑手」這幾個字,喬姆斯基後來明確表示完全不知情。

反媒體壟斷陣營充分利用網路影像傳播,除了在台灣本土的動員之外,還在全球各地找留學生、名人舉牌拍照,上網傳播,這當然是為了營造整個運動已取得舉世「共識」的印象。然則,喬姆斯基本人對於任何「共識」的營造,不管是透過權力、市場、迷信或黨派私心,都抱持著批判、質疑的態度。他寫過一本書,書名就叫做《營造共識》(Manufacturing Consent)。書中,這位語言學大師提到:「我們的目標就是要激勵讀者學習『智識上的自我防衛』,並建議一些自我防衛的方法;易言之,也就是幫助人們去顛覆那些意圖『營造共識』的激狂設計,並且讓人們可以掌握自己的命運,而不再是被動的訊息接收者……」

遺憾的是,喬姆斯基畢生劬勞建構的「自我防衛」體系,在晚年被台灣的一個年輕學生攻破。他在不知不覺中參與了「台灣共識」的營造!什麼是台灣共識?說穿了,就是大師被欺矇的那一行字。被刻意掩蓋遮蔽的,正是其核心最關鍵的真實。

反媒體壟斷的主導者最近也已承認,「中國因素」是整個運動的關鍵。這正是「台灣共識」的不斷複製。這樣的複製,出現在民進黨頭人的談話中,出現在成大教師蔣為文的嗆聲行動中,出現在以本土為名的眾多媒體當中,也出現在一場又一場以社會運動為名的群眾動員之中。這樣的共識營造,在台灣,其實已成為另一種形式的宰制。但是,把這種台灣本土的宰制性共識硬栽到語言學大師的頭上,既不誠實,也不正直。而,我們不得不再說一次:「誠實」與「正直」才是大師畢生的職志。

學生清純嗎?看來並非所有的學生都是誠實正直的。

著名學者喬姆斯基遭騙徒欺詐,誤搭台獨反中戰車,實系中了三十六計之第十三計 - 「偷樑換柱」是也!此賊到底是算是偷天换日的大盜還是偷雞摸狗的小偷呢?如今真相大白,台灣學術界少數不肖跳梁小丑所導演的「移花接木」誆騙醜劇暫時落幕,但已信用破產,貽笑國際,實乃偷雞不著蝕把米矣!

轉載自台灣立報
社論:再探喬姆斯基舉牌
2013-2-04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26415

喬姆斯基聲援台灣反媒體壟斷運動,發生「拒絕中國黑手,捍衛新聞自由」舉牌事件。由於喬姆斯基是世界知名的學者,不僅在專業語言學上具有革命性的貢獻,同時也是代表社會良心的知識分子,此一舉動引起廣泛注意。事發後,有人寫信詢問他,這是否完整表達他的意思?喬姆斯基表示他只是純粹反對媒體壟斷,並未注意到牌子上的文字有反對中國的字眼,也不瞭解是否有中國黑手在影響台灣的新聞自由;作為學者,他不可能在不瞭解的地方隨意發言,因此,如果知道含有反對中國黑手的內容,他不會支持。

舉牌事件引起台灣輿論熱烈談論,包括事實性的爭議、媒體倫理的探討等等。爭議由事實的繁瑣認定,上升到意識形態的對立,流為立場之爭。喬姆斯基是國際級大師,我們認為應該從喬姆斯基的基本理念來討論,這種爭議對台灣社會才有價值。

喬姆斯基關注四大領域:語言學、國際關係、媒體、教育,都有非凡的見解與貢獻。除了語言學屬於純粹學術範疇之外,其他領域都與現實世界密切相關。這三者有一個中心思想可以貫穿,即對強權的批判,對弱勢者以及受壓迫者的同情。在國際關係領域,強權就是美國帝國主義。喬姆斯基對美國帝國主義侵略第三世界國家的批評從來不假顏色。這是喬姆斯基受到世人廣泛尊敬的主要理由。在媒體方面,強權就是美國(也包括歐洲資本主義強國)對全球大眾媒體的控制,用以塑造世界對帝國主義侵略行為的認同。教育領域則主張教育目的在於促成人們從成見中解放出來,要能培養社會真正的民主。在這個領域的強權,就是意圖經由教育來灌輸意識形態的國家機器,特別是帝國主義的國家機器。

理解喬姆斯基的中心思想,就可以知道,他在各領域的批判,總是追溯到問題的源頭:美國帝國主義。國際關係當然如此,媒體、教育亦不例外。許多第三世界國家也發生許多不公不義的事情,但是喬姆斯基不會隨主流媒體的譴責而起舞;反之,他往往澄清一些事實,或是分析出隱藏在這些不公義事件背後的帝國主義因素。例如,當年西方主流媒體配合美國布希總統污名化一些敢於對抗美國的國家為「流氓國家」,喬姆斯基就以大量事實指出,最大號的流氓國家就是美國。

因此,如果喬姆斯基真正要評論台灣的媒體壟斷問題,他的矛頭將會是歐美國際媒體壟斷對台灣媒體的影響,或是歐美資本對台灣媒體直接或間接的控制。對於中國,喬姆斯基的基本態度可以看出是同情的關懷,因為中國屬於長期被西方帝國主義侵略的國家。

喬翁飛龍在天,竟遭蝦戲
2013-01-31 中國時報 吳從周

遭「反媒體壟斷運動」成員誤導、拿著含有「拒絕中國黑手」字樣拍下照片的語言學家喬姆斯基(Noam Chomsky,一譯「杭士基」),是當代最重要的公共知識分子之一,也被譽為「美國良心」。喬氏對美國外交政策和美國權力合法性的批判,影響深遠。他的左派思想,受到右派和自由派的強烈批評,更與目前台灣「反媒體壟斷運動」的推手及追隨者的基本理念截然相反。
喬姆斯基青年時代即參與共產主義運動和反越戰運動。美式民主的虛偽、美國政治宣傳的陰險,是他長期批判的重點。美國主導「全球化」的陰謀、美國外交政策的帝國主義野心、美國對第三世界的欺凌和支配,都讓喬氏深惡痛絕。相形之下,「反媒體壟斷運動」則顯然渴望美式民主,且不自覺地希望台灣依附在美國安全體系下、主動站上對抗中國的第一線。
「反媒體壟斷運動」一定避諱提及的是:左派的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曾在聯合國大會強力推薦美國民眾閱讀喬氏的作品《霸權或生存:美國對全球統治的追求》;喬姆斯基2010年訪台時更譴責:美國是全球頭號恐怖主義國家,而台灣正是美國的幫凶。
喬姆斯基譴責西方「進步」國家的傲慢,但對第三世界充滿關懷,且肯定他們的努力。喬氏尤其讚賞中國擺脫貧困、造福貧民的進程,同時他又擔憂盲目仿效資本主義模式可能危害中國;「反媒體壟斷運動」的推動者則對對岸的窮親戚避之唯恐不及,深怕自己與美、日等「高級」國家眼中「低級」的中國有任何瓜葛。
喬姆斯基反對媒體壟斷,但他反對的焦點是美國的「宣傳模型」(Propaganda Model),因為該模型的核心就是反共的意識形態。喬氏進而強烈抨擊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的媒體,為達反共政治目標,不惜逃避正當報導的劣行。
反觀眼下的台灣,少數真正秉持民主、自由、多元理念,有意對中國做出客觀報導,也嘗試提供統獨議題討論平台的媒體,卻被「反媒體壟斷運動」扣上「壟斷」與「賣台」的大帽子。反之,某些占據輿論統治地位,長期進行壟斷性反共、反中宣傳的媒體,「反媒體壟斷運動」卻視若無睹。此運動雖以「民主自由」為名,但追求的卻是與喬氏相左的反共政治目標。
「反媒體壟斷運動」的成員,竟然尋求意識形態與他們針鋒相對的左派學者背書。這個運動究竟是居心叵測,還是黔驢技窮?(作者為歷史學者)

再談「反媒體壟斷」這個假議題
2013/02/02 元毓

談之前,請讀者先看我已論述過的「略談旺中投資蘋果日報案」、「Google躲過FTC之劫」二篇。
然後請再看蘋果日報的投稿「媒體本質在溝通(周宇修)」。
姑且不提周律師提出的所謂「螺旋理論」沒啥解釋力,以及他將大法官釋憲文中「…通訊傳播媒體是形成公共意見之媒介與平台…,故政府機關應「確保社會多元意見得經由通訊傳播媒體之平台表達與散布,形成公共討論之自由領域」解讀為「買兩份報紙,並不會因此讓兩個觀點開始相互對話,而無法產生出更新的火花。…就此,政府的介入實有必要。」這種莫名其妙的邏輯跳躍與錯誤。

在此,我略述一些個人的看法:

1. 媒體在多數時候是消費性內容供應商,並未形成任何公共意見。媒體本身也不存在法律上責任,提供「政治論述的公共空間」。
試圖為媒體披上此枷鎖的學者,不過是將個人偏好硬加在他人財產權上,是一種對他人財產權的侵害!
媒體說穿了不過是一種提供某種類型服務的股份有限公司,是私人所有的產權,與王品集團提供的餐飲服務、鴻海集團提供的EMMS代工服務別無二致。媒體如果提供的服務不受市場口味歡迎,自然要自行承擔財務上的損失,無勞外界來下指導棋。反過來,當政府真如這些學者團體介入指導,侵害其「使用權能」而造成私人媒體公司虧損時,試問這些公務員乃至於學者,是否願意拿出真金白銀來分擔損失?還是屁股拍拍一副不甘大爺的事?這些媒體股東情何以堪?更甚者,政府動不動就要介入市場只會嚇阻更多潛在欲進入台灣市場的其他新媒體,其後果反而是讓台灣更「一言堂」,而非這些學者團體所希冀的「百家爭鳴」。

我於前文已提過:
「台灣藍綠媒體市場區隔還蠻明顯的。這不是什麼大問題,美國媒體左派(如NYT)、右派(如Fox News)也是壁壘分明;這也不是媒體邪惡,市場導向、利之所趨罷了。
換言之,從經濟分析角度來看,假設A媒體專攻A’市場,B媒體專攻B’市場;今天若A決定轉向B’,則其最主要的成本就是必須放棄A’所帶來的盈利。例如男人幫(FHM)今天假如要切入商業周刊的市場,在不推出新報刊雜誌的前提下,其勢必要放棄的是男人幫既有市場的利潤。
從這角度看,一家走中立八卦路線的壹傳媒,假如因為幕後老闆換人而要改走親中國路線的藍色市場,則必然新壹傳媒得失去部分既有客戶的盈利,而這就是壹傳媒轉型的成本。此轉型與前假設例子並無差別。淺顯的道理,連路邊攤小販都懂。
而市場觀察告訴我們,頻譜兩端點的觀眾數量相對較少,中間地帶者居多。若蔡衍明等人買下壹傳媒後,將其轉型為深藍媒體,則勢必要面對收入減少;同時,在競爭之下,蘋果與既有深藍媒體(旺旺中時)打起擂台,經濟學告訴我們假若市場結構無太大變化,結果是二者租值都一起降低,首當其衝的損失者是蔡衍明等人。
再想想私有產權,假若有人投資失利,是出於資訊不足、愚蠢或刻意為之,都與非股東的第三人無關。蔡老闆商場征戰多年,如果連這點道理都不懂而產生損失,那也是他自做自受,學生的抗議遊行都顯得無關痛癢。」
換言之,周律師宣稱的「…然而,這種需要以溝通、互動才能實現的理想,考量到媒體產業的特性、外部性的交互作用,以及全球化下的市場供需分配,甚而單純的競爭行為,都無法確保媒體事業提供此種傳播內容。…」只是緣自於他自己對於市場經濟的認識淺薄。
如果沒有能力在科學上解釋人類經濟行為,就別奢談改造社會。

2. 壟斷分析:
我在「略談旺中」一文中強調過,壟斷可取的定義不是看市占率、也非看monopoly power,而是看供應者是不是面對一條右下傾斜的需求曲線,得以覓價(price searching)。但此定義來看,世界上任何人都或多或少壟斷了一些東西,只是所壟斷之物不見得在市場上有價能成交。
比如金城武壟斷他自己的長相,價值不菲;小弟我壟斷的長相則賣不了錢。
而多數行業進入成本並不如金城武長相那麼高,更常見的,是隨著科技發展,進入成本越來越低。媒體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網路興起後,世界上多數新聞媒體獲利大幅下滑,是不爭的事實。從經濟學的含意來看,網路上的免費資訊殺得媒體措手不及,各個媒體的租值也都大幅下降;同時,網路的方便性如blog、twitter、facebook、youtube等,讓進入媒體市場提供內容服務遠比20年前容易許多,這表示媒體壟斷力是大不如前。
科學驗證除了看媒體收入外,看看媒體的一般廣告時段售價普遍下降,以及連新聞媒體都開始勤於打擊非法轉貼,就是證明。
如同我前文說過:
「…蔡老闆同時擁有旺旺中時與部分蘋果的租值是不如想像高的,但潛在競爭對手進入媒體市場卻越發容易,從經濟分析來看何來壟斷之有?這些學生與抗議人士,顯然是杞人憂天了!…
…媒體會變一言堂?當然不會。
台灣有既有的深綠媒體(自由時報)。而蔡先生假若真將壹傳媒變成中時,則空出來的市場反倒是可以吸引其他人進入經營。…」
再次強調,從媒體租值不斷下降,可以證明媒體壟斷力受客觀環境影響是江河日下,在這前提下,談媒體壟斷完全是個假議題!是一群壓根不懂「何謂壟斷」的外行人上演的鬧劇。

3. 外部性理論是個錯誤的經濟學理論,台灣學者還停留在這個程度實在很悲哀。
天底下沒有哪件事情不存在外部性,經濟學家張五常曾舉「鋼琴大師練琴為例」:大師練琴,鄰居難免會聽到琴聲;假設鄰居的邊際用值是在聆聽第3小時開始為零,則前面2小時是外部性利益,請問大師是否該收費?反之,若大師一練琴都是5小時起跳,則後面的3小時對鄰居是外部性成本,是否大師要反過來賠錢給鄰居?難道政府該介入?
從這例子可以看出外部性理論的荒謬與不可取。
另一例我在前文曾引用,即張五常指出:
「经济学者老是喜欢改进社会,老是认为自己聪明人家愚蠢吧。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英国的A. Walters到西雅图华大造访(此君后来作戴卓尔夫人的顾问,改革了英国),跟我在学校的饭堂进午餐时,另一位也正造访的经济教授坐下来共膳。这位不速之客二话不说就批评科斯定律,说狗吠之声扰人清梦,但从来没有在市场成交过,科斯是胡说八道。我心中有气,也二话不说地立刻回应:「狗吠之声天天在庞大的市场成交,教经济你怎可以不知道呢?住有花园的房子可以养狗,但住公寓则说明不准,狗吠之价早就算进住所之价或租金之内。」Walters在旁听着,大声叫对。
说过了,市场是奢侈的玩意。我们不能期望每声狗吠都算价,或声大声小用仪器量度然后统计。就是上文提到的公路,车辆互相干扰,要厘定一个公路租值最高之价不容易。理想的市场不存在,而假设交易费用是零不会有市场。这是真实的世界。说这里那里需要政府干预的外部性出现是说之不尽的。我们知道的,是因为有众多的利益团体存在,外部性的言论可以提供借口,要求政府干预而方便了混水摸鱼的行为。这也是真实的世界。」
鋼琴大師造成的外部性,市場經濟一樣處理得很好,一如媒體市場一般。不喜聽鋼琴聲者,自然不會購買每日練琴5小時的鋼琴大師旁的房屋;而大師的粉絲們則會熱切希望買下大師鄰近物業,好天天享受天籟。如後者人數較多,則推升的房價是大師所造成的外部性利益的市場定價;大師本身住屋也會間接漲價,同時大師也會享受到識貨人當鄰居的快樂(或被粉絲包圍的恐怖)。
此例要強調的是,經濟學上外部性理論不具備科學解釋力,且是一套毫無邊界的理論。論者可以永遠延伸下去,但卻什麼也解釋不了。
所謂反壟斷者,除了混淆甚至搞不清楚法律上與經濟學上壟斷的定義與相關理論外,時時拿出來說嘴的外部性理論更是站不住腳。我們無法期待拿一個錯誤的理論可以得到正確的解釋或方案。

4. 內容管制的邊際分析
邊際分析談的是邊際上轉變時,人類行為的改變。
一個多項因素組合的產品,當其中一項受到價格管制時,在經濟學自私假設–侷限條件下爭取最高租值–的驅動之下,其他項因素產出跟著在邊際上產生變動。這個價格管制,不僅僅是市價或量的管制,也包含質(quality)的管制。
簡單說,一個電視節目組成因素有:藝人、劇情、畫面以及呈現技術四者。當藝人受管制時,在競爭下節目必須靠另外三者加強以獲取收入最大化。當劇情受管制時,則電視節目就會傾向走明星偶像制度與旅遊風光節目避免租值減少。
過去白色恐怖時期的電影與現代中國大陸的電影都是因為劇情受管制,才塑造出二秦二林乃至於現在處處是明星、名模的景象。
如台灣媒體真如周律師所建議,務必讓不同意見在同一份媒體上出現,則為了收入最大化,該媒體很可能乾脆兩種意見都不報導,改來報導風花雪月的名人八卦或更暴力血腥的社會新聞。
危言聳聽?一點都不。民國40~70年代的報紙因為受政府的政治言論管制,政治論述不能亂報,媒體就改往腥羶色社會新聞,造成的新聞亂象遠勝於壹週刊帶來的狗仔文化,最後在2001年以「璩美鳳偷拍光碟案」迸出燦爛火花。讀者大可自己到圖書館翻找當年的報紙,例如只要追「牯嶺街少年殺人一案」即可知道1961年的媒體就有多狗仔,連死者劉敏寫給曾就讀建中的兇手茅武的情書都全文刊出!說肥佬黎引進狗仔文化,污染台灣媒體,這段話實在是侮辱了當年的新聞從業人員了!
另可見,大陸牛奶品牌商規範收購牛乳的蛋白質含量標準,就會引發不合格酪農提供加了三聚氰胺或其他添加物的牛奶。
上述二例就是經濟學的科學解釋力的證明之一。

最後,此文重點只有一個:許多批判媒體怪獸,要政府出來管制的論者,其實壓根不懂市場經濟原理。而他們現在主張的措施,只會帶給全民負面的效果,如英文所稱:unexpected consequence。這負面效果包含–讓新媒體更不敢設立或進入、讓政府更有理由介入產業做micro management、讓少數團體綁架他人對自有財產管理的權能。
其實我很好奇:不少反對媒體壟斷的學生,跟「文林苑」反對拆屋主張要保護私人產權者是同樣那些人。為何自己就可以侵害媒體股東產權,但卻不允許合法取得多數住戶同意而都更的建商侵害一家產權?如此雙重標準,透露著的只有自私與無知,而此二者又是他們不屑的,真是黑色幽默。他們造成的成本,讓同意戶承擔,也讓這些媒體股東與閱聽消費者承擔。
「為什麼我要為他們的愚蠢承擔成本?喔~原來這就是民主的本質。」我不禁這樣想。
再強調一次:如果自身學識尚無能力「解釋」人類行為,就奢談要「改造」社會,結果往往只是災難。

當時間成為貨幣單位,主宰市場供給所有一切,將變成何等局面?

這才叫媒體壟斷:自由時報上面看不到的數字
2013-01-11 黑雨

台灣指標民調公司在昨天公布了2013年1月份的「台灣民心動態調查」。今天的自由時報也登載了這個民調的結果,但其新聞內容卻跟其他媒體有很大的差異:在自由時報的新聞中,完全看不到民進黨主席蘇貞昌信任度輸給蔡英文的資訊。
我們來看看其他媒體是怎麼報導這個民調的:
ETtoday:馬吳蘇蔡信任民調、小英4成9最高
Nownews:馬吳蘇蔡比一比 蔡英文49%信任度最高、吳敦義20.1%最低
(中國)中新網:台灣政要信任度民調、蔡英文最高 吳敦義最低
中國時報:無
聯合報:無
蘋果日報:無
TVBS:無
新頭殼網路媒體:無
中國時報、聯合報、TVBS、以及換了藍色高層的蘋果日報沒有報導,那是正常的。可是,為什麼號稱台派的自由時報與新頭殼網路媒體也看不到呢?
當蘇打綠主唱青峰在跨年晚會的反媒體壟斷言論被中視於重播刪除時,自由時報曾經在即時新聞以「中視剪青峰反壟斷言論 遭轟『無恥』」標題砲轟中視。套用自由時報的邏輯,他們跳過蔡英文信任度超過蘇貞昌的事實,算不算「無恥」呢?
台灣亂象的主要根源之一就是:判斷是非的標準經常因為政治顏色而不時改變,造成社會多數人民已經搞不清楚什麼可以是社會一致性的良心準則。從自由時報的行為來看,這不僅已經是因為藍綠而隨意更改道德準則,更是為了特定政客而隨意變換是非判斷標準!
很多所謂的台派名人、政客、媒體人、以及部落客,經常喜歡引用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所說的一段話:
「在德國,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沒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沒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卻再也沒有人站出來為我說話。」
可是,當面對自由時報為了特定政客亂搞的現象,這些經常提到這段名言的人們怎麼都沒有說話呢?怎麼聲音都突然消失了呢?套句英文的俗語,他們是被貓咬到舌頭了嗎?如果連所謂的「台派」人士自己都做不到為真理而出聲,那麼這些人一直重複這段名言、希望泛藍支持者能夠做到的意義在哪裡呢?我們有資格跟目前尚未支持泛綠的人們說「請你跟我這樣做」嗎?
我們的台灣會不會是一塊民主的樂土,取決於我們對這塊土地的夢想與期望。如果我們的是非標準可以因為顏色而改變、可以因為跟特定政客的麻吉關係而改變、可以因為鄉愿而改變的話,那麼台灣的持續紛亂不也是原本就可以預見的結果嗎?

尼莫拉牧師的名言,說的是什麼:

人民有權關心國家大事,及參與政治與關注社會議題,人民才是國家真正的主人,人民有知的權利。

另外:

前蘇聯、北韓等國家,是否能容得下壁壘分明的反對輿論?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確立言論、思想、出版、集會及選擇宗教自由保障。在對岸,再看看南方周末,是否有這項保障?

2012/12/13901 反媒體壟斷聯盟
反對壹傳媒併購案 海內外學術界千人大連署運動
轉載自回應「財團媒體《自由時報》」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1921

林榮三財團就是「讓傳播媒體墮落成公器私用、挾怨報復、宰制良民的私人武器」的罪魁禍首。

轉載自回應「財團媒體《自由時報》」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1755
台灣顧問團》把媒體當工具劉文雄:自由時報是首惡
http://news.chinatimes.com/politics/130502/132012113001290.html

自由時報連續二天,用報導醜化台商,但自由時報創辦人林榮三家族的三重幫,卻早已在大賺大陸財,林榮三家族左手賺人民幣,右手抹紅台商,自由時報卻沒有用相同標準批判.親民黨副秘書長劉文雄30日在中天新聞《台灣顧問團》節目表示,「自由時報是首惡」,人林榮三把媒體當作自己的工具專門修理別人。周玉蔻也批,「上班(辦報)搞台獨,下班(投資)不台獨」,自由時報根本不是正派的報紙.

劉文雄說,台灣社會擔心媒體被財團壟斷,林榮三自己不就是財團嗎?媒體不是壟斷才有殺傷力。他舉例,林榮三因當初在宋楚瑜的反對下,只爭取到監察院的副院長而種下心結,2000年總統大選前爆發興票案,自由時報每天都以頭版、二版大篇幅報導興票案的發展,對宋楚瑜進行打壓。

他又舉例廖學廣,林榮三發動旗下《自由時報》,在鎮長選舉投票前最後兩天,將駐汐止鎮的記者召回總社,配合社長、總編輯發稿,全力圍剿廖學廣。劉文雄說,住汐止的人都知道林榮三如何以媒體當公器私用的工具。

時事評論員程金蘭也指出,自由時報早期位在台北市南京東路,當時市長黃大洲力推公車專用道,林榮三以擔心影響大樓進出流量極力反對,以一個月的時間,要三、四組記者,連續負面報導痛K黃大洲,力擋公車專用道政策。由此可見「是誰把媒體公器私用?」

對於自由時報不斷以報導、社論作為鬥爭工具,將台商大陸投資與中資畫上等號,資深評論員周玉蔻表示,證明自由時報不是正派的報紙,這種言論「就像照妖鏡,照出自由時報的真面目」。周玉蔻說,林榮三自己也投資大陸,大賺人民幣,結果「上班(辦報)搞台獨,下班(投資)不台獨」兩套標準,甚至為了打擊對手來洗腦讀者,對社會危害甚大。

前新聞局官員郭冠英則透露,三年多前自由時報也想買中時,林榮三怎不覺得自己在壟斷?林榮三家族從炒地皮發跡,房價一路飆漲不就是「沾了兩岸和平紅利」嗎?郭冠英更說,林榮三家族早在10多年前就在上海買樓,上海徐匯區的太平洋百貨那棟樓,就是林家的.他說,到大陸投資已是時代所趨,「但憑什麼你們賺錢沒問題,其他台商賺錢就不對」。

在帝國主義的中心「美國」,並不存在真正的言論和思想自由。

請參考喬姆斯基 (Noam Chomsky) 對美帝操控人民思想的批判

1. Noam Chomsky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nZQgrmCP84&list=PL309C352258C57FFD

2. 製造認同 - 維基百科
Manufacturing Consent: Noam Chomsky and the Media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Manufacturing_Consent:_Noam_Chomsky_and_the...

3. 宣傳模式 - 維基百科
Propaganda model - Wikipedia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E%A3%E5%82%B3%E6%A8%A1%E5%BC%8F
http://en.wikipedia.org/wiki/Propaganda_model

轉錄自回應「誰的「新聞自由」?」
2012/11/30 公共論壇
報業與百分之九十九的台灣老百姓 - 謝一誼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1782

轉錄自回應「誰的「新聞自由」?」
2013/01/11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
同仇敵愾 聲援南方週末!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2342

2013/01/15 台灣立報
瞭望台:誰的「新聞自由」?從南周風波談起
曾健民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2397

《南方周末》報新年獻詞「被改動」事件1月3日發生,經過網路傳播,不到一星期就延燒成大陸言論自由的政治問題。原本是媒體常有報老闆(不管是資本、政黨或一般機構)更動社論或重要訊息的事情,竟然快速被擴大並導向中共打壓言論自由;原來的真相已沒有人關心,焦點被轉移到向大陸當局爭取言論自由,連香港媒體也出現了「反抗暴政」的字眼。

《南周》屬於南方報業集團,是中共廣東省委宣傳部的黨辦媒體集團,就是台灣說的黨報集團。它擁有11個日報、8刊(含《南周》),5個網站,1個出版社,有中國媒體「南霸天」之稱,是今天台灣「反壟斷」的「公民」們應該打倒的對象。作為大陸改革開放最徹底、市場經濟最蓬勃的廣東地方媒體,在社會主義框架下資本快速累積社會矛盾不斷深化的變化中,它以西方的主流價值快速擴大了意識型態的主導,成為大陸自由派的大本營;去年美國國務卿希拉蕊、德國總理梅克爾訪中,特別指名要見南方報系。把龍應台推到北京大學開講、作封面訪談的也是南方報系,龍鼓吹的中港台「南方文化聯盟」,南方報系是重要組成。

總之,南方報系不但是大陸自由派大本營,還是西方以及中港台政治文化勢力亟欲「和平演變」大陸的重要盟友。理解這個背景,就不難理解一個平常的改動內容問題居然會成為打壓言論自由的大風波。

其實,關於這次改動文章的真相,早在1月6日已清楚。《南周》官方微博6日當晚發布「致讀者」文,表示改動者乃編輯部內部人士,間接澄清了並非黨省委宣傳部所為。即便如此,事件仍不斷升級,出現自稱《南周》編輯部的微博,與《南方》官方微博對抗,號召員工罷工、網友前往《南周》抗爭。同時,自由派學者包括大陸的茅于軾、香港的梁文道、台灣的多名學者社運團體20餘人很快連署了罷免廣東省委宣傳部長建議書。

接著,台灣的立委、內政部、陸委會都介入戰局,「要大陸尊重新聞自由」。美國當然不會錯過,要當局「捍衛言論自由」,瞬間出現了美中港台捍衛新聞自由大聯盟。這不禁使人想起去年打薄造謠大聯盟、「阿拉伯之春」的戲碼。一個編輯台上的風波很快被導向政治奪權的鬥爭。

「新聞自由」是美麗動人的口號,沒有人會反對。問題是,並不存在絕對的「新聞自由」,在西方只有資方報老闆的新聞自由,一般的新聞工作者和讀者有真正的新聞自由嗎?每天的編輯台上不是處於報老闆意志的管轄下嗎?所謂的新聞自由,不是黨的自由,就是資本的自由。

並請參考回應「反華宣傳」
2013/01/11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
同仇敵愾 聲援南方週末!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2342

此文及時配合美國最新的一波反華宣傳。

其實《南方週末》本身也就是所謂「踩著中囯人民血淚崛起的政商統治集團」最右翼的「新自由主義派」的宣傳工具。

何謂「宗教自由」?CIA 操控法輪功、達賴。抗戰時,日本帝國主義也曾經利用過「一貫道」。

請參考

1. 大衛教派
韋科慘案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F%A6%E7%A7%91%E6%83%A8%E6%A1%88
Waco Siege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Waco_siege
大衛教派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4%A7%E8%A1%9B%E6%95%99%E6%B4%BE
Branch Davidians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Branch_Davidians
WACO: A New Revelation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6A6RC8MzzU
Waco siege 1993 documentary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0jTEzyf1yc

2. 人民廟堂
人民聖殿教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A%BA%E6%B0%91%E5%9C%A3%E6%AE%BF%E6%95%99
Peoples Temple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Peoples_Temple
吉姆·琼斯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0%89%E5%A7%86%C2%B7%E7%90%BC%E6%96%AF
Jim Jones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Jim_Jones
Jonestown- The Life and Death of Peoples Templ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QYoHiM-Uko
Peoples Temple Documentary
http://www.youtube.com/watch?v=62EM_wYnKJ0

3. 一貫道
一貫道 -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8%80%E8%B2%AB%E9%81%93
一贯道 - 互動百科
http://www.baike.com/wiki/%E4%B8%AD%E5%8D%8E%E9%81%93%E5%BE%B7%E6%85%88%...
鐵掃帚:中共掃平一貫道邪教始末
http://history.stnn.cc/collection/201002/t20100225_1276770_2.html

並請參考回應「反對邪教法輪功」
2012/09/23 苦勞報導
台北保釣 逾兩千人遊行
左右統齊步 籲兩岸聯合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0778

「法輪功」 (Falun Gong) 的顧問羅伯特•赫爾維 (Robert Helvey) 是美「中情局」 (CIA) 的外圍組織「國家民主基金會」 (NED 即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的頭面人物和重要幹部,他是著名的政治顛覆與文化滲透專家,專精和平演變的策略及戰術。而「國家民主基金會」又和註冊為非政府組織 (NGO) 但實為「哈佛大學」 (Harvard University) 延伸機構的「愛因斯坦學院」 (Albert Einstein Institution) 密切合作,協同運作。「愛因斯坦學院」的研究領域即為所謂的「非暴力抗爭」(Nonviolent Resistance) ,其創辦人托派份子吉恩•夏普 (Gene Sharp) 曾經長期擔任美國著名的托派活動家亞伯拉罕•約翰•馬斯特 (Abraham Johannes Muste 即 A.J. Muste) 的秘書長。因為「中情局」長期支持「新托洛茨基主義」 (Neo-Trotskyism), 所以「國家民主基金會」也自然而然地和「愛因斯坦學院」以及許多托派的頭面人物關係密切,並且充份合作。

請參考
1. America's "World Revolution": Neo-Trotskyist Foundations of U.S. Foreign Policy
http://www.foreignpolicyjournal.com/2010/05/03/americas-world-revolution...
http://democracyandclasstruggle.blogspot.com/2010/09/americas-world-revo...

2. Against Trotskyism: A Reading Guide
http://marxistleninist.wordpress.com/2009/12/24/against-trotskyism-a-rea...

3. 美國中央情報局 (CIA 即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https://www.cia.gov/

4. 國家民主基金會 (NED 即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http://www.ned.org/

5. A. J. Muste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A._J._Muste
Albert Einstein Institution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Albert_Einstein_Institution

6. 法輪功又犯眾怒 法拉盛華人再次自發抗議
http://www.youtube.com/watch?v=7GrhN9DU7Yk

事實是什麼?比起美國:

伊朗能使民眾擁有選擇宗教自由與世俗化的選擇?即使號稱是中東最民主的國家。
北韓能讓民眾擁有言論與思想自由的評論?

中國呢?雖然憲法第三十五條表示人民擁有言論、思想、出版及集會等自由,但人民能勇於公開評論時事,要求政府進行改革,還權於民的訴求?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歷史的教訓絕對不能遺忘,如果對岸要走向真正的富強之路,這一關將是真正的考驗。

喬姆斯基 (Noam Chomsky) 是美國的良心。「防民之口甚於防川」,這就是為什麼帝國主義壟斷資本要對全球人類進行持續不斷的、高強度的、大規模的洗腦 (Brainwashing) 和心理操控 (Psychological Manipulation)。

你是旅居臺灣的美國人嗎?真正進步的、有良知的美國人應該也會反對「美國政府」對外的「帝國主義」和「國家恐怖主義」政策以及傾向跨國財團、國際金融資本的「假民主」,否則豈不就是帝國主義的走卒與共犯 (accomplice)?

台灣在許多方面比美國更民主,例如台灣的選舉制度比美國更公平,台灣的新聞自由超過美國,台灣的警察暴力也沒有美國嚴重。2000 年美國總統大選的舞弊醜聞就被美國主流媒體刻意淡化並選擇性地遺忘。

請參考

1. United States presidential election in Florida, 2000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United_States_presidential_election_in_Flor...
United States presidential election, 2004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United_States_presidential_election,_2004

2. The Stolen U.S. Presidential Election of 2000 ♦ Top Ten News Stories Of The Decad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JXxjDl7il0
Unprecedented - The 2000 Presidential Election (2002)-BUSH CHEATED AND THE MEDIA COVERED IT UP!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ClEquW-B24
Election 2004: Shoplifting the Presidency?
http://www.democracynow.org/2004/11/3/election_2004_shoplifting_the_pres...

3. Greg Palast: Billionaires and Ballot Bandits | Vultures' Picnic | Fukushim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aOs5Ilaay8
Greg Palast
http://en.wikipedia.org/wiki/Greg_Palast - Wikipedia
Creg Palast: Journalism and Film
http://www.gregpalast.com/

在中國:

領導者可以民選?
多黨政治是否實現?
人民集會結社自由是否能保障?

一個國家是否民主自由,是否尊重人權法治,人民的心聲就是答案!

《2011年美國的人權紀錄》
http://www.gov.cn/jrzg/2012-05/25/content_2145500.htm

Full Text of Human Rights Record of the United States in 2011
http://news.xinhuanet.com/english/china/2012-05/25/c_131611554.htm

還是回覆之前所說的:

領導者可以民選?
多黨政治是否實現?
人民集會結社自由是否能保障?

噢,對了:包括言論思想自由,是否有保障?

另外:伊朗、北韓、辛巴威等國家,是否能詮釋美國的人權紀錄?但當地的人民,看到這份紀錄,作何感想?

嘆~人民才是國家真正的主人,人民有知的權利,這是永遠不變的道理,此時不需再做更多回覆。

人民是國家的主人?在資本主義制度下,資本家才是國家真正的主人,勞動人民的影響力非常微弱。

人民有知的權利?在資本主義制度下,財團控制媒體、操縱輿論,資產階級控制資訊流通,勞動人民缺乏完整、正確的資訊,資產階級更掌握教育和學術領域,低階層人民並沒有知的權利。台灣工人階級要如何表達、發聲?在資本主義制度下,並不存在真正的言論和思想自由。

雖然伊朗的社會制度在某些方面比美國更民主、更合理,例如總統直選,但伊朗的民主也應進一步發展,尤其應該停止鎮壓左派和共產黨。北韓的社會主義制度也應進一步完善,建立無產階級大民主。

帝國主義已經威脅全人類的生存,帝國主義是人類當前的主要危機。

在資本主義制度下,民主化是勞動人民奮鬥的階段性目標,但並非終點。因為在「資產階級民主」下,勞動人民仍然受到壓迫。「資產階級民主」其實也就是「資產階級專政」的特殊形式,在資產階級的利益受到威脅時,所謂的「民主」往往轉化為「法西斯」。台灣工人階級曾經積極地參與台灣的民主化,但在當前的所謂「資產階級民主」也就是「資產階級專政」下,生活日益艱難。

社會主義民主是民主發展的更高階段。在社會主義民主下,勞動人民才可能有充分的參政權,勞動人民的利益才能得到保障。

勞動人民並不反對以下的「民主」課題,但不會停在這個階段。
1. 領導者是否可以民選?
2. 多黨政治是否實現?
3. 人民集會結社自由是否能保障?

請參考

新民主主義論 - 毛澤東
http://www.marxists.org/chinese/maozedong/marxist.org-chinese-mao-194001...

http://www.marxists.org/chinese/maozedong/index.htm#2

美國的警察暴力比台灣嚴重的多。

請參考回應「美國警察暴力」
2013/01/24 聯合新聞網
美式人權與資本主義的棉花田
周世瑀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2716

1. Police Brutality Videos
http://www.youtube.com/user/CopsKickAssTV

2. Police Brutality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FYoyv2Gm1I&list=PL7B56CF8B4A0E6FF5

3. U.S. Federal Police, Cop Harassing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c8piTgjDHA&list=PL172381A375D2F04A

4. Cop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YB9ezxNW5Y&list=PLA7F3A1809D379AA9

5. police brutality compilation of the week (january 10 to january 30 2013)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HeOR3-vlVU

6. Trigger-Happy Cops: US police brutality covered up to save fac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RhSPWznmQM

請參考回應「Maher Zain」
2012/11/26 聯合新聞網
加薩屠殺與以色列的自衛文化
周世瑀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1745

1. Palestine Will Be Free - ماهر زين - فلسطين سوف تتحرر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omf61l150Y

2. For The Rest Of My Lif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HbZ9SXHJwA

3. Maher Zain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fXIF2Mm2Kc&list=ALYL4kY05133pW3VDFW_J9PG...

轉載自回應「無產階級大民主」
2012/06/12 苦勞評論
當然該記住六四,但是要記住什麼?
孫窮理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9150

摘錄自毛主席在中國共產黨第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的講話 - 1956年11月15日

現在再搞大民主,我也贊成。你們怕群眾上街,我不怕,來他幾十萬也不怕。“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這是古人有言,其人叫王熙鳳,又名鳳姐兒,就是她說的。

無產階級發動的大民主是對付階級敵人的。民族敵人(無非是帝國主義,外國壟斷資產階級)也是階級敵人。大民主也可以用來對付官僚主義者。

我剛才講,一萬年以後還有革命,那時搞大民主還是可能的。有些人如果活得不耐煩了,搞官僚主義,見了群眾一句好話沒有,就是罵人,群眾有問題不去解決,那就一定要被打倒。現在,這個危險是存在的。如果脫離群眾,不去解決群眾的問題,農民就要打扁擔,工人就要上街示威,學生就要鬧事。凡是出了這類事,第一要說是好事,我就是這樣看的。

早幾年,在河南省一個地方要修飛機場,事先不給農民安排好,沒有說清道理,就強迫人家搬家。那個莊的農民說,你拿根長棍子去撥樹上雀兒的巢,把它搞下來,雀兒也要叫幾聲。鄧小平你也有一個巢,我把你的巢搞爛了,你要不要叫幾聲?於是乎那個地方的群眾布置了三道防線:第一道是小孩子,第二道是婦女,第三道是男的青壯年。到那裡去測量的人都被趕走了,結果農民還是勝利了。後來向農民好好說清楚,給他們作了安排,他們的家還是搬了,飛機場還是修了。這樣的事情不少。

現在有這樣一些人,好像得了天下就高枕無憂,可以橫行霸道了。這樣的人群眾反對他,打石頭、打鋤頭,我看是該當,我最歡迎。而且有些時候,只有打才能解決問題。

共產黨是要得到教訓的。學生上街、工人上街,凡是有那樣的事情,同志們要看作好事。成都有一百多學生要到北京請願,一個列車上的學生在四川省廣元車站就被阻止了,另外一個列車上的學生到了洛陽,沒有能到北京來。我的意見、周總理的意見,是應當放到北京來,到有關部門去拜訪。要允許工人罷工,允許群眾示威。遊行示威在憲法上是有根據的。

以後修改憲法,我主張加一個罷工自由,要允許工人罷工。這樣有利於解決國家、廠長同群眾的矛盾。無非是矛盾。世界充滿著矛盾。民主革命解決了同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這一套矛盾。現在,在所有制方面同民族資本主義和小生產的矛盾也基本上解決了,別的方面的矛盾又突出出來了,新的矛盾又發生了。

縣委以上的幹部有幾十萬,國家的命運就掌握在他們手裡。如果不搞好,脫離群眾,不是艱苦奮鬥,那末,工人、農民、學生就有理由不贊成他們。我們一定要警惕,不要滋長官僚主義作風,不要形成一個脫離人民的貴族階層。誰犯了官僚主義,不去解決群眾的問題,罵群眾、壓群眾,總是不改,群眾就有理由把他革掉。我說革掉很好,應當革掉。

轉載自回應「資本主義民主」
2012/11/29 苦勞報導
場內辨利益 場外現激情
反壹交易 民主開花 流血沒在怕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1755

摘錄自《中國資本主義的發展和階級鬥爭》 (中文版) - 李民騏
第五章 資本主義和民主(二)資本主義民主小史

‧‧‧‧‧‧

資產階級學者經常向人們灌輸一個神話:資本主義和民主是天生的一對雙胎。 “資本主義的天然邏輯導致政治民主,因為沒有政治自由的經濟自由從本質上講是不鞏固的。經濟上獲得自由的公民很快就要求有政治自由和政治民主。”(《邊緣》 )

如果說,“經濟自由”導致“政治自由”,那麼如果社會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中,合乎邏輯的結論便是,只有這少數人才有“經濟自由”,因而才有“政治自由”,而大多數人只能是既沒有“經濟自由”也沒有“政治自由”。

‧‧‧‧‧‧

自由派知識分子一說起民主,似乎就是美國式的民主,三權分立、兩院制等似乎都是民主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實際上,美國憲法之所以規定三權分立、兩院制,根本不是為了民主,恰恰是為了限制民主。比爾德指出:“這種制度的經濟意義是:有產者利益集團憑其卓越的力量和知識,可以在必要時獲得有利的立法,同時又可不受國會裡的多數的控制。”如果承認一切權力屬於人民,那麼為什麼由人民代表組成的議會,還要受其它權力的製約呢?有必要指出,1787年在美國,有四個佔人口絕大多數的社會集團被剝奪了公民權:(1)奴隸;(2)契約僕役;(3)根據州憲法和法律規定的財產標準而無投票資格的多數男子;(4)被剝奪公民權而遭受法律歧視的婦女。據比爾德估計,當時只有不到六分之一的成年男子投票贊成憲法,美國憲法根本不像資產階級學者所說的是什麼“全民的創造”。(Beard,1960)

‧‧‧‧‧‧

資本主義的天然邏輯決不是導致民主。作為一種少數人壓迫多數人的社會制度,壓迫者怎麼能不害怕被壓迫者起來造反呢? 又怎麼能不鎮壓被壓迫者的造反呢?如果沒有其它力量的妨礙,如果聽憑資本主義的邏輯不受限制地自由發展,只能導致少數上層精英對絕大多數人民的專政。

‧‧‧‧‧‧

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政治史說明,在歷史上,現代民主根本不是資本主義發展的內在要求,而是無產階級和其他被壓迫人民與資本主義壓迫勢力長期鬥爭贏得的成果。因此,民主本身就是階級鬥爭的產物。民主能不能存在,能不能鞏固,因而也只能取決於階級鬥爭的客觀形勢。現代資本主義民主,不過是以往階級力量對比的反映,它不是,也不可能是民主發展的頂峰,而只能是如列寧所說的,“殘缺不全的民主”。

‧‧‧‧‧‧

請參考

中國資本主義的發展和階級鬥爭 - 李民騏
http://content.csbs.utah.edu/~mli/Capitalism%20in%20China/Captalism%20in...(Chinese).doc

轉載自回應「格瓦拉 Che Guevara 」
2012/10/25 公共論壇
古巴飛彈危機及半世紀的美國恐怖主義
周世瑀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1229

Che Guevara-Nathalie Cardon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SRVtlTwFs8

Che Guevara & John Lennon. Imagin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oJBIU4KLB4

2013/02/07 台灣立報
面對青年貧窮化:重訪中國威脅論
林柏儀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26551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2774

還記得,在2000年初時,我加入了台大大學新聞社。當時正是總統大選的前夕,為了想寫一篇分析各候選人教育政策的文章,我到了當時的國民黨總統競選總部,試著索取資料。直到現在我還是很難忘記的是,當我走入其總部搭乘電梯時,看到了電梯裡的一張海報,令我震驚。

藍綠共享的中國威脅論

這張海報貼在電梯裡頭,是讓所有前來的支持者都會看到。海報上是一群帶著防毒面罩的軍人,拿著槍械,背後躺著垂死的平民,被陰暗的烏雲壟罩。斗大的標題寫著:「投給民進黨,結果就是這樣」,小標題寫著「拒絕戰爭,要和平、要安定」。不消說,它的意思就是:民進黨上台,中共就會打過來。為了台灣安全,要投給國民黨。

記得我當時的感覺是:這真是惡質的宣傳。一個執政黨要選舉,竟可以只靠製造恐懼?爾後,選舉結束,當年國民黨落敗,民進黨第一次取得執政地位。而眾所皆知地,中共並沒有因此就打過來。回頭來看,國民黨這張海報的象徵意涵,無非是透過形塑一個外在敵人來恫嚇民眾,以此掩飾自身的腐敗、無能。

這種作法,其實我們都很熟悉,打從蔣介石在台灣的統治時期,「小心匪諜」的警語,種種妖魔化中共的教育或宣傳,應是絕大多數台灣人民的共同記憶。它宣稱為了「對抗共匪滲透」,為了對抗「共產極權侵略」,所以總總對內的整肅或控制,也都是合理而必要的。

如今,已經不大有人會相信,台灣只因為舉辦選舉、換人執政,「中共就會打過來」。只是,這套「以外力威脅來正當化自身統治」的宣傳邏輯,並沒有隨著政黨輪替而落幕。2000年後,我們更常看到的是,民進黨也繼承了類似的話語。

印象中,從2000年以來,牽手護台灣、軍購公投、反反分裂法、入聯公投、反ECFA……幾乎每一到兩年之間,就會有一次民進黨發動的大型社會動員,訴求「拒絕中國併吞」。經常可以聽到的說詞是,「如果軍購公投沒過,代表台灣自己都沒有捍衛自身的決心,中共隨時可以長驅直入」、「ECFA通過之後,台灣等於就是被統一了」……種種說法,同樣令人心驚。我不能說這一切的指控都是危言聳聽;然而,當熟悉了不分藍綠的「中國威脅論」,也熟悉了這經常掩蓋了「更根本的問題」,自然對這些說詞總是要打折的了。或者說,知道得要換個方式,更根本地來看待它。

跳脫兩黨的左翼勢力

直到現在,我仍經常感謝著台灣雖然稀少,但仍存在的許多左翼學運、社運人士。是這些前輩、學長姊、同輩們,讓我習得另一種觀看與思考方式。

首先,我習得了左與右的差別。客觀來說,不論藍或綠,都屬於支持資本主義繼續在台灣運行的勢力。儘管兩者在統獨、親中/反中的立場上可能有所區別,但在這方向原則上是相同的,所以我們都稱它是右翼政治勢力。

從左翼觀點來看,右翼政治勢力的統治基礎之一經常來自於:不讓勞苦大眾們根本看清楚自身的利益為何。資本主義是剝削多數勞苦大眾的,但為何廣大人民還支持它?原因即在於此。而為了不讓大眾看清楚自身利益,右翼政治勢力競相高舉反對外力威脅,以爭取統治正當性,也就不令人意外了。

2000年後,國民黨日益走上了國共合作,暗暗傳遞著:一定程度的親中妥協,是台灣經濟生存的必要。而民進黨則持反面立場,雖然實際上也無力拒絕兩岸經貿整合。直到如今,藍綠兩黨各自宣傳的親中/反中走向,究竟對台灣的勞苦大眾來說「哪一個可能比較好」,對我而言還實難有定論。但可以確定的是,台灣過去15年來,勞方實質薪資停滯成長,甚至是倒退,而資方利潤卻居高不下,政客還競相為企業主服務,這是貫穿不論藍綠執政時期的共通現象,並非是親中/反中就將改變。根本來說的壓迫,還是一個資本主義問題。

或許有人會問:右翼會傾向渲染外力威脅,來有利於自身統治,這不難理解。然而,倘若外力威脅是「真的」,那怎麼辦?左翼難道置之不理嗎?

受益於一些「圈內友人」的討論和刺激,近來我也更常思考這個問題。初步的心得或想法有兩點:一、中國對於台灣,並非是帝國主義的掠奪關係;但中國的確有維持官僚國家與民族主義下的統一壓力。二、倘若要抵抗這樣的壓力(或其他真正的帝國主義勢力),根本來說,台灣需要的也不是擁抱藍綠任一右翼政治勢力,反而是要發展左翼,剷除資本主義。而中國的資本主義化或實施資產階級掌權的形式民主制度,並無助於此種壓力的解消。

容我藉此初略地說明這些想法。

中國與台灣,是帝國主義掠奪關係嗎?

如果將「帝國主義」的概念,從馬克思主義的觀點來理解,那麼,帝國主義並不是單純指涉某個國家的對外擴大影響行徑,而指的是成熟資本主義國家基於資本積累的危機,必須向外擴張甚至殖民以維持利潤可能,如列寧所稱的「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若從這概念出發,那麼,中國之於台灣,並不是、至少還不是「帝國主義」階段。

原因在於:

一、世界體系、國際分工位置上,台灣是相對先進國,中國是相對後進國。儘管「中國崛起」,這個位階直到目前為止,並沒有變動。而帝國主義的關係,是先進國對後進國的掠奪。

二、現實上,中國主要作為是資本輸入國,而非資本輸出國。相對地,台灣已是將資本輸出至中國與東南亞的重要來源之一。

三、具體現象上,是台灣的資本家到中國剝削中國勞工(看看郭台銘或眾多台商可知),而非中國的資本家到台灣來剝削台灣勞工。

四、比較可能可以爭辯的是,目前與未來,中國對非洲、亞洲等「更後進國家」,是否可能發展帝國主義關係?而當台灣若在世界分工上淪為更後進位置,是否可能遭致此種帝國主義掠奪?(儘管,目前學界已多有辯論,例如中國在非洲的大量投資與參與基礎建設,和歐美的帝國主義模式的確有所差別。)

倘若說,中國對台灣不是帝國主義關係。那麼,怎麼來理解我們經常聽聞到的「中國威脅」呢?

不可否認,北京當局是希望兩岸統一的。甚至,它會採取許多手段,來促成這個期望。

站在北京觀點,歷史上台灣是1949年中國共產黨建國以來,還未完成的革命,被美國艦隊阻斷的失土。而就算是告別了社會主義革命期望,政治上,中國共產黨作為官僚化的統治集團,為了維持繼續統治的正當性,也得高舉中國民族主義,堅持「領土不得分裂」。

隨著中國日益成為了世界上最主要的市場和勞動力來源,中國的確對台灣有比過去更強的影響力,長年來秉持的「統戰」訴求,也更容易隨著台籍資本的深入中國,能不再倚賴文攻武嚇,就能有效牽制台灣。但追根究底,這樣的統戰之所以可能或高昇,原因不只在於中國,而是台灣自身。

台灣所擁抱的資本主義制度,它不但孕育出了資產階級,而且還讓這階級掌握了台灣最大的政治與經濟力量。資產階級不是倚靠道德或國族認同而活,而是逐利潤而生。為了進入中國市場或是取得廉價勞力,資本家們「出賣台灣」又如何?正因為我們活在資本主義體制下,所以有權有勢的人們可以「買下一切」,或「出賣一切」(不論是媒體、學校、企業、甚至是政府)?

簡言之,究竟「中國威脅」是否存在,我們需要冷靜地、不隨右翼政治勢力起舞而做出判斷。而儘管它的確存在,倘若我們真的根本性地期望台灣不受到「外來因素」所影響或控制,那麼,須要放在目標的,必然至少是要剷除資產階級,將台灣建設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

20世紀初的俄國,面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跨國戰爭,每一位俄國平民直接地就面臨著「外來威脅」,甚至就被派上戰場,成為帝國主義戰爭的祭品。面對「外來威脅」,列寧等社會主義黨人的回應既不是「保衛俄國」(實際上是保衛沙皇統治的俄國),也不會是僅停留在「民主革命」(實際上是接受資產階級統治的俄國),而選擇的是發動十月革命,建立了無產階級政權。這種面對「外來威脅」的根本方式,是我們能嘗試思索的嗎?

台灣的確有媒體壟斷問題,那就是「資產階級壟斷了台灣的傳播媒體」,尤其是四大財團媒體 《自由》、《中時》、《聯合》、《壹傳媒》都是財團喉舌、「資本主義 / 新自由主義」的吹鼓手、反共的傳聲筒,新聞媒體從業人員也多為資產階級出身的右翼反共知識份子。

資產階級媒體是不可能真正支持無產階級的,即使是報導勞動人民抗爭的消息,最好的也不過就是以改良主義、人道主義的觀點來表述,較惡劣的甚至會將其曲扭往反共的方向來詮釋。

「資產階級民主」能給無產階級分多少錢?—計算器算出假民主
溫暖陽光
紅色中國 2012-6-14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173

民主就是多數人做主,讓你做主你肯定願意自己有產權、財富增加,如果財富沒有增加,那肯定不是你做主;如果多數人財富沒有增加,那肯定不是多數人做主。那如果你搞什麼「資產階級民主」多數人沒有獲得產權,財富沒增加,少數人侵吞的國企合法了,那怎麼是民主呢?

所謂的「資產階級民主」就是「資產階級憲法」保護「資產階級產權」,就是大資產階級掌權。某些人忽悠無產階級去搞「資產階級民主」,就等於讓無產階級拿生命去帮助資產階級掌權。無產階級帮助資產階級掌權,那資產階級準備給無產階級多少錢?準備分給多少產權?如果你不讓無產階級得到實際利益,那為啥是「民主」呢?你不能拿虛無的東西忽悠人,只有人家得到財富才能說明真「民主」了!(有人所說的「言論自由」和「民主」都是虛的,因為沒法判斷,比如他說「能說話就是言論自由」,那怎麼算能說話呢?有人覺得「公有制」能說話,你說「私有制」能說話,那誰的標準算能說話?你說那些東西都是虛無縹緲的,只有得到財富才能判斷你是否真「民主」了。)人家説明你掌權得到好處,你不給人家分什麼東西,人家財富不增加,那就不是炮灰嗎?比如共產黨毛主席掌權說「民主」了,當時共產黨把資本家和地主的企業和土地分給大家,大家財富增加了,這算是實際的東西,所以人家跟著革命;你如果不能分人家東西,人家憑啥為你做炮灰?多數人要求沒收腐敗財富和侵吞的國營企業,人家達到了自己的目的才算「民主」,你不能讓人家達到目的,你那不是騙人忽悠嗎?你所謂「資產階級民主」能沒收腐敗財富和沒收侵吞的國企嗎?(你掌權以後少數人侵吞的財富合法了,多數人更窮了,那不可能是「民主」了)如果你所謂的「資產階級民主」讓貧富差距擴大,別人得不到,人家根本不會給你做炮灰,你自己去鬧騰;本來官僚就要搞「資本主義假民主」,那沒必要無產階級做炮灰,你自己搞就行了。你掌權和他掌權都一樣,你掌權以後侵吞的國企合法了,那無產階級推翻你更難了,憑啥給你做炮灰?總之,不管他們怎麼忽悠,我們那一個小計算器就能算出他是否真「民主」,這就讓騙子的忽悠破產。

一個小計算機就能讓騙子破產,用計算機器出是否民主。

極右勢力滿嘴「改革」、「民主」之類的好聽的話,但我們怎麼判斷他們的所謂「資產階級民主」是否對自己有利呢?我們用一個小計算器就能算出他們的改革是否對自己有利:如果讓你做主,你肯定要增加自己的財富,「民主」就是讓多數人做主,所以如果多數人真的「民主」了,那多數人一定會讓的財富一定增加、多數人和少數富豪的貧富差距一定減小,所以如果極右勢力嘴裡說他們要「改革」、「民主」,你就拿出計算器算算經過他們所謂的「民主」之後你的財富是否增加、多數人和少數富豪的貧富差距是否減小,這就能看出他們說的「改革」、「民主」是不是真的。如你拿計算器算算原來屬於你的國企產權是否還屬於你,你是否能得到產權,如果他們所謂的「民主」之後多數人的產權減少了,那肯定是「假民主」。他們說「為你好、你做主了」,但你的財富沒增加、多數人和少數人的貧富差距沒減小,他侵吞的國企產權合法了,這怎麼可能是你做主的結果呢?一個小計算器就識破了白骨精的奸計!不管妖怪變化出什麼好看的樣子迷惑你,你只要算算經濟賬就能識破他!拿計算器去算出自己得到的好處少,那自然不能給他們做炮灰。(有人會反駁說,你不能只為了自己,多數人如果覺得自己沒得到好處,自然是多數人都不會參加。)我們總不能比解放前的農民還不如吧?當時社會還沒有進步,人家都能算出誰好誰壞。

最近發生了重慶事件,民、獨、輪興高采烈支援黨中央,暴露出他們同夥的本質。他們大罵左派、要求對左派趕緊殺絕。我們帮助敵人去平反64?別做夢了!那些人大罵別人是文革餘孽,某些人還想忽悠為他們做炮灰?平反64能給無產階級分多少?哈哈哈!

「計算器算出假民主」的確是一篇犀利、活潑的小品文。

但是如果考慮全球的階級構造,第一世界的美國、第二世界的西歐諸國及日、 澳、 紐等國的工人階級的薪資、福利確實比第三世界的工人階級高。這是因為壟斷資本剝削第三世界所奪得的超額利潤,一部分可用來收買本國的工人階級,以緩和母國內部的階級矛盾,這就是所謂的「福利政策」或所謂的「民主社會主義」。因此第一、第二世界的工人階級的大部分,比起第三世界的人民,可謂「工人貴族」,不再真正算是全球無產階級的一部分。第一、第二世界的99%,其實都屬於全球的前10%。也因此全球階級鬥爭的動力,主要還是第三世界的反帝的民族、民主革命,即新民主主義革命。

科學共產主義已經由馬克思主義,辯證地發展為馬列主義,又更進一步辯證地發展為當前的馬列毛主義,即「毛主義 / 第三世界理論」。

請參考

1. Welfare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Welfare

2. Democratic socialism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Democratic_socialism

3. Maoism - 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Maoism

平反六四

關於「六四」,真正的左派不但應該要反對走資派鎮壓八九民運,更要反對西方和兩岸的反動派藉由「平反六四」而企圖要更進一步推動兩岸的奴化、資本化、殖民化。無產階級的「平反六四」和資產階級的「平反六四」完全相反。

走資派鎮壓八九民運的最主要目的,其實是為了更進一步地壓制文革以來的「無產階級大民主」傳統,防止工人階級趁機起來造反。至於自由派的學生領袖們和他們所反對的官倒集團其實並沒有本質上的區別,僅屬於資產階級的不同派別,雖然對資產階級的統治方式各有不同的主張,但雙方都支持壓迫無產階級的資本主義制度。

歷史辯證發展的結果詭弔地證明了:八九民運的失敗客觀上為中國資本主義的全面發展掃清了道路。1989年以後,中國資本主義進入了一個新的擴張階段,帝國主義壟斷資本及其他外資大量流入,官僚買辦資產階級的統治更為鞏固。走資派鎮壓八九民運其實是幫助了帝國主義壟斷資本打敗了中國工人階級。但陰狠狡猾的西方和兩岸反動派為了奪取話語權,持續不斷地透過壟斷資本的全球資訊流通網,宣傳資產階級的「平反六四」版本,更妄圖藉此更進一步地「和平演變」中國。

八九民運的失敗證明:由自由派知識份子來充當中國「民主」運動的領導是完全不合格的,因為由自由派知識份子所主張的「民主」是壓迫無產階級的「資產階級民主」,是「假民主」。跟隨他們,中國工人階級必然什麼都得不到,更會陷入水深火熱的社會、經濟災難當中。中國勞動人民必須要從修正主義的「改革開放」和帝國主義壟斷資本的「新自由主義」的雙重思想統治下解放出來,在這個意義上,在中國爭取「民主」的鬥爭,必須同時也是爭取社會主義和反對帝國主義的鬥爭,也就是重建「無產階級大民主」的鬥爭。

中國無產階級堅決主張「平反六四」,反對走資派鎮壓八九民運,反對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

請參考

1. 中國資本主義的發展和階級鬥爭
李民騏
CAPITALIST DEVELOPMENT AND CLASS STRUGGLES IN CHINA
Minqi Li
http://content.csbs.utah.edu/~mli/index.htm

2. 當然該記住六四,但是要記住什麼?
2012/06/12 苦勞評論
孫窮理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9150

伊朗總統可以直選,但決定當選資格者的條件,是什麼呢?

試想:伊朗總統開始宣布取消衣著打扮的限制,逐步取消對西方文化、影視與資訊的封鎖,尊重人民宗教選擇與世俗化的決定,這一天終將發生嗎?

嘆~曾經是世上另一強權的蘇聯,軍力強大的華沙公約組織國家,自從柏林圍牆倒塌,蘇東波風潮席捲之時,只證明幾件事:

人民渴望民主自由,已是無法抗拒潮流。

對所謂「自由」的感覺是有階級性的,「自由」的定義不應由資產階級壟斷。蘇聯解體後,勞動人民失去自由,陷入水深火熱之中,而資產階級卻得到自由 - 壓迫與剝削的自由。勞動人民渴望民主自由,是未來無法抗拒的潮流,社會主義必然取代資本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