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暗殺名單和美國民主堡壘

2012/06/13
苦勞網特約撰稿人

責任主編:王顥中

「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 2+2=5 」

── 《1984》, George Orwell

華人世界大多美化美式的菁英/市場民主,帝國與民主並行不悖的想像無所不在。在今年(2012)悼念六四晚會的苦勞報導中,清楚呈現了台灣版的「美國=民主堡壘」的冷戰觀點。有關美國推翻中南美洲民主政府以及支持中東專制政權的記錄,在苦勞網上過去已有文章討論(見2009/09/10 公共論壇 「抹滅智利九一一 稽首新自由主義」及2012/04/30 公共論壇 「英美政府及商業媒體如何醜化巴林起義」),此處不再贅述。美國國內的民主及人權記錄鮮少受到檢驗,值得討論。

以下的兩段影片分別拍攝於2011年美國加州奧克蘭市(Oakland)占領運動及2009年約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和平運動。奧克蘭警方使用的新式武器是從國防科技公司(Defence Technology)購得,該公司為全球最大的軍火製造商英國航太系統(BAE system)的子公司,亦為以色列的軍火供應商。列寧(Lenin)曾道:「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這兩段影片如果完全不附帶說明,殖民統治的士兵暴力與資本主義體制下的警察暴力應該很難區分。


2011年美國加州奧克蘭市占領運動(左);2009年約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和平運動(右)。

與奧克蘭警察相較,美國聯邦政府踐踏民主法治更為肆無忌憚。歐巴馬(Barack Obama) 政府於2011年9月以無人飛機發射飛彈謀殺美國公民阿爾奧拉基(Anwar al-Awlaki)。阿爾奧拉基16歲的兒子亦為美國籍,他在烤肉時遭中情局無人飛機殺害。小阿爾奧拉基遇害前從未涉嫌參與恐怖組織。歐巴馬政府迄今一再指控阿爾奧拉基為蓋達 (Al-Qaeda/Al-Qa’idah)組織在阿拉伯半島分部首領,卻拒絕提供他涉嫌的具體事證。

根據美國憲法修正案第五條的規定,政府「不得不經過適當法律程序(due process of law)剝奪人民生命、自由或財產」。商業媒體對歐巴馬政府的生殺由己,大多額手稱頌。CBS即以「美國聖戰份子之死」(The Killing of a U.S. Jihadist)為美國政府卸責。試問,若委內瑞拉總統查維斯(Hugo Chávez)無端指控委國旅居於哥倫比亞的公民受中情局資助,意圖顛覆政府,並以無人飛機謀殺該公民,美國媒體是否會以「委內瑞拉國賊之死」 (The Killing of a Venezuelan Traitor)為專制政權脫罪?

美國執行暗殺政策時,對不同種族、出身的恐怖主義嫌疑人完全一視同仁(例如美國 、葉門、阿富汗、伊拉克、巴基斯坦、索馬利亞及利比亞公民)。暗殺名單由白宮首席反恐顧問布萊寧(John Brennan)、中情局及國務院高階官員擬定。沙烏地阿拉伯官方亦提供情報給美國。由於開列暗殺名單的過程排除國會及國防部參與,國會對列名其中的美國公民身份、罪證、人數一無所悉,亦無從監督。

美國國防部長帕內塔(Leon Panetta)在今年1月29日接受CBS訪問時,即公開為暗殺美國公民的政策辯護;他說道,美國公民雖享有憲法第五條修正案保障的權利,但具有美國公民身份的恐怖份子仍舊是恐佈份子。政府不得不反擊「敵方戰鬥人員」(enemy combatants),所以恐怖份子/美國公民不受憲法保障。

美國法務部長霍爾德(Eric Holder)亦於今年3月為暗殺美國公民的政策辯護,他聲稱,適當法律程序不等同於「司法程序」(judicial process),行政部門自有一套機密程序,列名白宮獵殺對象者皆經過歐巴馬親自審核,該程序即為適當法律程序。小布希(George W. Bush)政府時代的中情局局長(Michael Hayden)因非法監聽及拘禁美國公民備受抨擊,他對歐巴馬政府「監聽必須取得法院授權令,暗殺則毋須取得授權令」的能力稱奇。

歐巴馬主政的白宮為避免無限期拘禁的政策落人口實,故而直接暗殺恐怖主義嫌疑犯;中情局以無人飛機發射飛彈或投擲炸彈時必然會造成平民死亡,為「減少」傷亡,美國遂重新定義恐怖分子。依照白宮所下的定義,所有軍事年齡(military-age)的男性平民皆為好戰份子。 

美國總統可專擅生殺,軍方攬權亦不遑多讓。美國在2011年12月31日由歐巴馬簽署通過2012年「國防授權法案」(The National Defense Authorisation Act) ,法案提案人有二名,包含民主黨參議員萊文(Carl Levin )和共和黨參議員馬侃(John McCain),在制訂國防預算及支出的法案中,增列了授權軍方任意逮捕美國人民的條文。遭拘禁者是否與「恐怖組識」有所「關聯」全由軍方主觀認定。由於此一條文並未定義「關聯」應當如何認定,在法無明文規定的情況下,大開了不經審判和無限期拘禁美國人民之門。

此一條文近似以色列在巴勒斯坦領土實施的行政拘禁(administrative detention)。「國防授權法案」名為反恐,實為箝制民主及整肅異己。一言以蔽之,當警察無法有效控制群眾時,聯邦政府即可調動軍隊鎮壓,如星火燎原的占領華爾街(Occupy Wall Street)運動首當其衝。由於該條文明顯違憲,美國作家和異議人士一狀告上聯邦法院。勝負尚在未定之天。   暗殺即法治,專制即民主,是菁英民主和帝國主義共生的結果。歐威爾(Orwell)在《1984》寫道:「自由就是可以說2+2=4的自由。承認這點,其它的問題都會迎刃而解。」對美式民主的想像,透露了自由仍舊非常遙遠。

回應

美國,一個暴力的國家!

signature drone strikes = Caedite eos. Novit enim Dominus qui sunt eius

看來台灣海盜"阿生"這回凶多吉少

美國如此, 其他國家就更不堪了.

左方的影片似乎已經被移除了

美式民主已日薄西山
2013/10/28 筍子

號稱民主模範生的美國,曾在冷戰50年間,不斷的努力宣傳美式民主的優點,包含自由及人權。它一直想以美國民主的優點來抗衡蘇聯共產集團。世人夢眛不覺,被這種糖衣包裝的民主幻覺所洗腦,致被瞎折騰了50年。
【「在這個國家裏,輪流執政的兩大政黨中的每一個政黨,都是各由同樣一批人操縱的。這些人把政治變成一種生意,拿聯邦國會和各州議會的議席來投機牟利,或是以替本黨助選為生,在本黨勝利後取得職位作為報酬。」「他們輪流執掌政權,以最骯臟的手段用之於最骯臟的目的,而國民卻無力對付這兩大政客集團。這些人表面上是替國民服務,實際上卻是對國民進行統治和掠奪。」】
如果我不指明,看倌一定以為這是最近的評論。事實上,這段話是恩格斯在1891年說過的。怎麼樣?經過了122年之後,是不是鮮活宛若昨日呢?(註:這段話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第12頁,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過去50年來,美國政府的兩黨政客,常常在國家利益、民主人權的兩難中,對共產集團國家玩弄兩手策略、兩套標準,並從中獲取其做為資本主義軍工企業複合體代理人的利益。例如,美國它一直都在扶持南韓從朴正熙、崔圭夏、全斗煥、盧泰愚等一系列的軍人獨裁政權。又如越南的吳庭延軍人政權、智利皮諾切特軍人政權、柬埔寨龍諾軍人政權、伊拉克薩達姆軍人政權、印尼蘇哈托軍人政權、羅馬尼亞依利埃斯庫軍人政權、尼加拉瓜索摩查軍人政權、烏干達阿敏軍人政權、台灣的兩蔣軍事政權、菲律賓的馬可士獨裁政權等等,請問:那一個國家,美國不在後面大力支持呢?這些與它表面上一再呼籲的自由、民主、人權,令人感覺恍若一場荒謬絕倫的舞台劇。可以說:美國一直在用兩套標準的惡劣手段來打擊他所宣稱的不公義國家,也就是以保護專制獨裁來攻擊專制獨裁,真它X的。
所以,天天高喊的民主、人權,都是唬哢落後國家如東歐、南美、非洲及東南亞各國,或像台灣、韓國、日本甚至中國等。直接了當的說,民主、人權只是搽臉的政治面霜罷了。在美國的國家核心利益面前,一切都是個屁。
然而在最近自家情報監聽人員如曼甯、史諾登等一連串的洩密案件公開之後,美國它已不遮遮掩掩了。它乾脆拉下臉,公開承認監聽各國包括監聽美國公民秘密之必要。至於人權,似乎也不再提了。當然,碰到一個搞不清真正狀況的山東瞎子律師,還是要大大加以利用的,因為:自己的人權記錄雖然不怎麼樣,但比起中國的人權記錄,還是略勝一籌的。
現在,中國共產黨以自家獨創的非美式民主政體,在經濟上取得了絕大的成就。它讓中國在30年中GDP連續以10%年成長,並在前年GDP開始超過日本,高居全球第二。它的外匯存底達到3.6兆美元,且持有美國國債高達1.3兆美元。世界銀行前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預計:未來20年,大陸經濟成長將保持在7.5%至8%之間。
而美國民主發展卻是一路掉漆。從5年前在其民主體系下所產生的無限開放的自由經濟體系,及因此所延伸的衍生性金融商品,突然掀起的漫天金融風暴開始。它最後除了猛印鈔票將通膨禍延全世界之外,已完全沒轍。上個月,它又因兩黨惡鬥(原來標榜的是兩黨良性輪政)導致政府關門;居然連APEC的年度盛會,歐巴馬都無法出席。試問,亞太國家今後要聽誰的話呢?或誰說了算呢?或誰的信用比較好呢?
政府關門事件,也讓願意思考的人對美國一直鼓吹的美國價值(或普世價值)開始深思。是否美式民主最後終有它的界限?它不能老是以「民主的壞處可以用更多的民主來治癒」來當做藉口。
兩黨人馬經歷多年纏鬥,它們彼此間都有著歷經數十年都無法解決的巨大爭議,比如墮胎、槍枝管制、全民健保、宗教信仰與教育、種族平等、性別歧視、同性戀問題等等。今次的問題乃是少數茶黨堅持其狹隘種族意識形態所致,最後它以極少數的眾議員(不過33位)綁架了總數234位共和黨眾議員(總數435位),導致整個國政癱瘓。但它難道不是美式民主有它先天的跼限及永遠邁不出去的門檻嗎?
它以佔全世界人口的5%,卻耗用全世界25%的能源,你就明白這個國家運作之糟糕了。現在,腦筋清醒的人都明白,這個地球是保不住了,因為它不可能在升溫2度後就停止的。這個日子原來估計要50年後,現在將在20年後達到。
所以,美式民主體系的陰暗面,即在它無限民主、無限遊說、無限舉債下展開的自由經濟體系及因此所造成的巨大能源耗損,並因此而造成的地球溫室效應的加速成長。它整套的運作(包括無限民主、無限遊說、無限舉債、不斷打仗),早已運作純熟。只是落後國家夢眛不覺,卻將美國民主當成發達進步的靈丹及學習的典範;它們全然不知:整套的運作,其實是透過猶太金融集團及猶太經濟學者的理論支持。知道芝加哥大學,其七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獎學者中有六位都是猶太人嗎?知道歷任美國財長及聯準會主席幾乎都出身猶太人嗎?所以,猶太金融集團加上其一手泡製的產官學及軍工商複合體,早就將美國的民主當成斂財工具;人民只是這些大型產官學及軍工商複合體詐欺的芻狗罷了。
所以美式民主是普世價值嗎?不要搞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