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忘六四 台舉辦紀念晚會

2012/06/05
苦勞網記者

責任主編:張心華

今年是六四事件23週年,6月4日當天晚上,由多所大學學生共同組成的「台灣學生促進中國民主化工作會」,在自由廣場上舉行了「毋忘六四、守護人權」紀念晚會,民運人士及六四學運領袖先後在現場或透過視頻轉播畫面開講,關心人權議題的樂團也在舞台上接力演唱;雖然天候不佳,仍聚集了百位關心中國人權發展的學生及民眾。

關心中國人權議題的樂團、歌手,接連上台演出。(攝影:王顥中)雖然天候不佳,仍有上百位民眾撐著傘到場參與;後方則有華人民主書院、台灣圖博之友等團體的攤位,現場發放中國人權相關訊息。(攝影:王顥中)

台灣學生促進中國民主化工作會:願民主、自由、人權 價值長存

現場,主辦單位「台灣學生促進中國民主化工作會」宣布其聲明,其中除要求中國政府全面調查包含六四等事件中的受害者及其家屬、釋放異議人士等政治犯並為其平反、停止鎮壓圖博及維吾爾人民外,還主張中國應開放國際進入圖博及東突厥斯坦,進行「國際調查」;而針對台灣方面,聲明要求台灣政府須公開支持中國人民平反六四的聲浪,並在與中國進行兩岸經貿談判時納入「人權條款」,建立兩岸人權對話機制,同時呼籲台灣藍綠朝野政黨都應基於人性尊嚴,共同聲援中國的人權、民主運動及宗教自由。聲明強調,台灣的積極動作,不僅只是關心中國的自由民主人權,同時也是彰顯台灣作為民主國家的意識,鞏固台灣的本體價值,「願民主、自由、人權,價值長存。」

張睿銓現場演唱創作歌曲《無聲》。(攝影:王顥中) 【歌詞】形影墜落地 冷風是要跑去哪/形影墜落地 冷風是要跑去哪/打開我的目睛 深深吸一口氣/吐一口氣 我看到一個紅色的世界/查埔打查某 查某打查埔/查埔打查埔/查某打查某 電視攏總看得到/畜牲老爸無心無肝欺負他的查某子/變態好生天良盡失虐待他的老母/學生在教室槍殺同窗和先生/神棍強姦信徒 還叫人相信他的善良/那是什麼款的信仰?/美國人和賓拉登 手抱聖經和可蘭經講仁愛慈悲/蓋頭蓋臉 拿刀拿槍 流血流滴 放火燒厝/殺你老爸 打你老母 在聖土上在黑白侮/天頂的日頭消失無影/七月的天空霜雪盡飛自由廣場下的紀念六四晚會。(攝影:王顥中)

關於中國改革時機的政治判斷

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理事長林保華認為,中國社會已經發生很大的變化,「過去在台灣辦活動,中國遊客看到標語都是嚇得跑掉,今年卻願意走近參與」,這說明六四可能很快就要在中國被平反了。他表示,目前中國很多消息都都顯示六四的平反、法輪功的平反,時間已經不遠,甚至傳出北京高層已經取得共識願進行平反,但是共產黨卻又有「穩定壓倒一切」的定理,亦即, 又要平反又要穩定,因此可能想等一個最好、最安全的時機;但他質疑,「 現在中國除了美國領事館、美國大使館外,沒有一個安全的地方了!」, 如果共產黨領導人還要找安全時刻跟地方的話,可能永遠都找不到。

林保華強調,中國近日陸續出現王立軍、陳光誠等事件,顯示當前正是一個決定中國未來到底會向前走,還是向後倒退到「文革」的一個關鍵時刻,而現在美國政府也在對中國施加壓力,另外包含圖博、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的抗爭也在持續擴大,在這些內外因素結合,都逼迫中國政府必須進行改革,「 不改革就是他們的滅亡!」

林保華:現在中國除了美國領事館、美國大使館外,沒有一個安全的地方了!(攝影:王顥中)王丹:六四超越了人類道德的底線,挑戰了普世價值及整個人類社會的基本秩序。(畫面翻攝:王顥中)

而人在美國因此未能出席紀念晚會的六四學運領袖王丹,則透過錄相視頻發表演說,他認為六四超越了人類道德的底線,挑戰了普世價值及整個人類社會的基本秩序,因此絕不只是中國的事情,而是整個人類社會的問題;針對王立軍、薄熙來、陳光誠等事件,王丹認為,這顯示中國政治當前的高度不穩定,以及中國高層統治的假象已經被戳破,「大家對中國統治的恐懼,已經被更大的憤怒和不滿所掩蓋」,他判斷未來一兩年,中國已經非常有可能走向政治改革,開始新一輪的民主運動。

「台灣人必須關心中國民主」

王丹認為,台灣雖已走過民主化歷程的慘痛經歷,但關心中國大陸的類似問題,對台灣要邁向更高一步的民主化仍有意義;此外,他強調,由於在現實層面,中國局勢及未來的發展會很大程度地影響台灣的切身利益,甚至對東亞及全世界都有所影響,因此,關懷六四不僅是關懷人權,也是關懷現實的切身問題。

林保華則表示,無論台灣、香港,或者中國人民,每一個人民都要加入,一起站在共產黨當前出現的的「裂口」上面,去擴大、撕開他們的「裂口」,施加最大的壓力,逼共產黨必須改革;否則,假使錯過改革的契機,待共產黨的矛盾被弭平,未來要推動中國的民主改革只會更加困難。

他特別呼籲台灣的年輕人,應該一起為中國人權投入努力,「香港回歸中國後, 自由法治人權空間越來越少,因此香港人覺醒了,認識到再不行動,未來就沒希望了;但台灣很多年輕人還沒認識到這一點,一旦台灣變成像香港一樣,共產黨來了,那個時候大家再起來奮鬥,就已經來不及了!」

日前,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在被路透社(Reuters)問及有關中國人權問題的看法時,回應表示盼中國大陸能善待異議人士,並強調「台灣的出發點是善意的,依據的並非西方價值,而是傳統中國價值。」對此,林保華怒叱馬英九的說詞跟共產黨完全一樣,「 自由跟人權是『普世價值』,『普世價值』有分西方跟中國嗎?」,並痛批,馬英九在推動中國人權跟民主發展方面的毫無作為,就是因為他要幫共產黨維持生命,維持共產黨的一黨專制;然而如今,當共產黨都有可能改變時,馬英九卻是站在共產黨最保守、最反動的那一方,「這樣下去,他不但是台灣民主的罪人,也將是中國民主的罪人。」

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攝影:王顥中)

 

【延伸閱讀】

 

 

 

回應

(Vancouver Society in Support of Democratic Movement) in memory of June 4, 1989. 紀念六四 23 周年 溫支聯活動安排

维基解密:美国早知六四没有天安门广场屠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rhK1vMjx4s&feature=g-vrec

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的存在,證明謝聰敏所說:民進黨表面上要打倒蔣介石,卻都在學蔣介石。

2009.06.15. [email protected]台灣住民個人前途自決會討論板

有人說:住在台灣的中國人擔心中華民國一旦回歸中國,而中國不接納它們時,應該怎麼辦?
答:中國與中華民國民間早已交流,且有前往中國定居的事實,美國說接回中華民國≠接收台灣,因此該階段正是解決中華民國該送回中國的時刻,當陳雲林來台灣,就是要接回中國產物的中華民國及其人民回中國。
當美國不再當中華民國的靠山時,國民黨只好選擇放棄固守中華民國,因為繼續與中國對峙結果,到最後一定會成為戰俘,它最壞的打算當然企盼中國以和平方式接納它們這群海外流寇能夠落葉歸根。
反觀與中國完全沒有關係的民進黨,卻吶喊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並於2007年9月在高雄發起嗆美大遊行,接著又在2008年10 月25日光復節發動反對陳雲林來台的遊行,光復節是中華民國的節日,是台灣人民再度成為中華民國殖民的受難凌虐日,看來民進黨黨綱建立台灣國,只不過是騙票手段罷了。
當年國共戰爭,蔣介石帶著中華民國及國民黨避難台灣,大家都稱國民黨為蔣介石政權餘孽,現在馬英九放棄蔣介石政權,要帶著中華民國及國民黨回歸中國是天經地義的事.但民進黨卻像孝女白琴五子哭墓般出現“漢賊不兩立”的極力反對舉動.曾何幾時,民進黨成了蔣介石政權餘孽的繼承者?

2009-6-28 台灣立報 社論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723

上周六(27日),由政論作家林保華發起的「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正式成立,號稱是為了諷刺馬政府的傾中政策。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在成立大會上致詞表示,國民黨過去反共、現在親中,充滿著矛盾,質問:「為何有這麼大的轉折?」如此望文生義、缺乏歷史深度的提問,只是凸顯出:學者出身的最大反對黨主席尚且如此,遑論整個社會之淺碟化。
蔡主席和這個所謂「山寨版」救國團所引用的反共教育宣傳,是國民黨蔣氏政權在國際冷戰結構之下作為美國的附庸而大力推行、對內則遂行其極權統治的工具,以反共之名鎮壓民主。因此,反共教育向來是台灣社會民主化運動所批判的一環;批判的焦點,一方面是反極權、反獨裁,另一方面也曾經一度上升到反帝國主義的高度。然而,民進黨習慣將台灣民主化的成就歸於自己;那麼當時所批判的反共教育,如今卻成為直接引用嘲諷馬政府親中的工具,不也「轉折很大」?或許今昔「反共」的共通點,可勉強解釋為皆具有反極權、反獨裁的內涵。問題是:昔日反共教育的推動者就是極權、獨裁的蔣氏政權;「反共」的推動者本身才是民主化運動主要批判的對象,而非當時中共的極權或獨裁。
即便我們同意台灣社會已經完成民主化,並且同意撇開反共教育出現的脈絡與推動者任意的挪用「反共」文本,但是都不能忽略當時批判國民黨反共教育時的反帝意涵。「反共」是當時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陣營與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之間的角力,也是對第三世界國家政治的控制和打壓;反對國民黨推行的反共教育,是反帝運動的一部份。如今民進黨擁抱過去國民黨的反共教育,將中共視為一成不變,以今非古,無視當時中共對受帝國主義壓迫之台灣的支持。兩岸深陷民族主義的泥淖,才會有這種錯亂的大聲播放反共愛國歌曲、高呼反共愛國口號的無厘頭團體。
與其如此錯亂的挪用國民黨「反共」文本挖苦之,不如正面提出民進黨的中國政策;不要繼續游移搖擺於鬆綁與管制之間,既要討好財團的利益,又要顧及族群政治煽動的選票基本盤,而左右為難、不知所云。

2013/11/01 旺報 蘇進強(台聯黨前主席)

馬王政爭不但燃起遍地烽火,更因政治空轉而讓人看不到台灣未來的出路,表面上說是因為王金平涉及司法關說,骨子裡則是《服貿協議》在被王金平和民進黨聯手卡在立法院過不了關。《服貿協議》之所以過不了的原因,主要是民進黨嚴重的「恐共」心態作祟。香港報人黎智英不久前撰文指稱台灣上下充斥「恐共心態」,讓台灣隔離於中國大陸市場、隔離於中國大陸社會文化活力,這種說法與事實相去不遠。但台灣朝野為何會「恐共」?
得從民國11年說起。孫中山為了建立黨軍,選擇「聯俄容共」,允許共產黨以個人身分加入國民黨,其實是在別無選擇下「飲鴆止渴」的行為。孫中山逝世後,蔣介石發動「清黨」及前後5次的「剿匪」戰爭,將共產黨逼入延安茍延殘喘。抗戰勝利後,民國36年國共戰爭全面爆發,38年中國共產黨便在北京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退居臺灣。
國民黨以數百萬的部隊打不過土法煉鋼的共產黨,並以「反共抗俄,仇匪恨匪」做為威權專制獨裁統治台灣的合理化基礎。全國軍民也都在國民黨思想教育下,接受妖魔化共產黨的教育。此後為了鞏固政權、打擊異己,國民黨又將台獨、黨外叛亂分子、中共同路人劃歸為「三合一敵人」,藉反獨等於反共,隱藏獨裁與恐共的心態。
其後,在蔣經國默許、容忍下,民主進步黨於民國75年9月28日在圓山飯店成立,台灣人出頭天的氛圍也因而蓬勃興起。民國76年,蔣經國開放探親,並相繼解除戒嚴及開放報禁、黨禁,建構台灣本土化與民主化的基礎平台,並因而成為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突破口。民國80年4月22日,國民大會通過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中共不再被中華民國政府視為叛亂團體;照法理說,中共已不再是敵人。而台灣的民主發展,也讓民進黨在民國89年贏得總統大選,完成史無前例的政黨輪替。
有意思的是,民進黨的執政卻造成了台灣政治史上一個極為弔詭的思想轉換。鷸蚌相爭而失去政權的泛藍陣營,為了打敗民進黨搶回執政權,選擇跟共產黨和解,許多原本堅決「反共」的藍營高官和退將,紛紛繼老兵之後前仆後繼地「返共」;而本來為了反威權而被劃為中共同路人的民進黨,為了鞏固基本教義派的深綠選票,諷刺地接收了國民黨「反共」的招牌,不斷以「恐共」心態進行鎖國政策,逢中必反,讓台灣向下沉淪了8年。
國民黨是台灣人恐共的始作俑者。在國共和解並聯合「反獨促統」後,民進黨竟將「恐共」發揚光大;再加上解放軍三不五時高喊「不放棄武力犯台」,美國為了確保其在亞洲的利益及軍售台灣也推波助瀾,不時誇大「中國威脅論」,民進黨便以此做為與「台獨黨綱」同樣神聖的意識型態;也因此,反《服貿協議》的口號還包括「查某嫁無尪,查甫到黑龍江」,似乎解放軍就要藉《服貿協議》的「木馬」殺到台灣,派共軍為台灣人洗頭、開計程車。
歷史真是弔詭,國民黨反共、恐共,民進黨前仆後繼,對台灣人民而言,真是不可承受之重。解放軍軍力成為亞太強權已是事實,但台灣是亞太區域安全穩定的關鍵。共軍攻台若真如此簡單,中共國防部長常萬全又何必在8月中到美國談所謂的「美中軍事新關係」?
面對中國崛起,只有和平發展,兩岸才能互利雙贏。我們對中共當然仍要戒慎恐懼,但綠營人士何必老是杯弓蛇影、草木皆兵地恫嚇台灣人?這種「恐共」心態,衍伸成為逢中必反,先是反ECFA、繼而接受,接著又反服貿,反正「反」就是硬道理;但值得綠營人士深思的是,難道台灣要倒退到50年前高舉「反共」大旗的威權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