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西班牙「左翼反資本主義」政黨組織者Raul Camargo──群眾動員起來反抗資本主義

2011/06/21
前香港職工盟組織幹事,現於法國留學

責任主編:張心華

作者按﹕此文在台灣登載於《苦勞網》,如要轉載及相關照片,請註明出處。

Raul左翼反資本主義政黨組織者 Raul Camargo

在6月19日西班牙全國大遊行前,筆者有幸認識一位來自「左翼反資本主義」(Izquierda Anticapitalista,英文Anti-Capitalist Left,以下簡稱IA)政黨組織者Raul Camargo(下稱魯爾)。IA於2009年2月成立,目標是推動一個反資本主義的左翼聯合力量,類似筆者之前文章介紹的法國「新反資本主義黨」(Nouveau Parti Anticapitaliste)的目標。

IA當時成立,受到不少國際著名左翼學者關注及支持,例如喬姆斯基(Noam Chomsky)、齊澤克(Slavoj Zizek)等,還有英國導演堅‧盧治(Ken Loach,台譯肯‧洛區)。

魯爾對於這場運動的分析,有助中文世界的讀者,深入了解這場運動。

訪問:宋治德;受訪人:魯爾(Raul Camargo)

問﹕這場青年抗議運動,稱為「憤怒者」(Indinados)運動,現在情況發展如何?

魯爾:雖然在太陽門廣場的早前紮營者,陸續撤離廣場。不過,這不代表運動走向衰弱的狀態。而是走向另一個發展階段,是橫向發展,遍地開花狀態。因為,來自馬德里不同地區的民眾,回到自己地區,各自組成大會(Reunión),預備繼續作長期抗爭。簡單說,經過515之後,群眾已經動員及組織起來。

另外,要提的是在巴塞隆拿(台譯巴塞隆納),本來運動動員的人數,相比馬德里較弱。不過,政府在5月28日出動強大警力武力驅散加泰羅尼亞廣場(Plaza de Catalunya)的青年,卻又重新刺激起運動發展,更多的人在翌日重新回到廣場。

問﹕這場運動到目前為止,你認為實際取得什麼成果?

魯爾:這場運動發展至今,我們組織一直都有參與太陽門廣場不同範疇的委員會,這些不同範疇的委員會的組成,來自不同團體的組織者。大家在不同委員會內,討論及制定對社會改革的意見書。

其次,這場運動是一場令群眾意識覺悟的一個的分水嶺。為什麼這樣說?就是群眾開始正式敢於對於整個制度作出反抗。在5月15日之前,我們過去兩年正經歷一場經濟危機,我們有5百萬失業人口,失業率達21%,青年(30歲以下)失業率高達45%(有些新聞報導說41%)。但卻沒有引發大規劃群眾抗議。

直到5月15日之後,事情一切已經不同了。運動爆發後,群眾正式敢於向整個制度作出挑戰及反抗,標誌群眾意識覺醒,清楚認識制度出了問題,必須徹底作出改變。

我再舉一個例子,過去一個月,越來越多因為失業或經濟問題,而不能按期向銀行繳付房貸的家庭,串連起來互相支持。這些即使無力償付房貸被銀行收回房屋而最終要露宿街頭的家庭,仍然需要繼續付清之前所欠的房貸。但現在情況開始不同。

就是當銀行代表聯同警察登門準備執行驅逐令,社區內的民眾組成人鏈,阻止銀行代表及警察將家庭趕出他們住所。由於支援民眾人數起碼有動輒一、兩百人,所以銀行代表及警察最後都悻悻然離開。

問:這場運動誕生的組織「真正民主」(Democracia Real Ya),究竟是什麼組織?他們成員來自哪裡?他們是否領導這場運動?

魯爾:這場運動從一開始,就是謝絕任何政黨或工會組織介入。所以,外界一直都很想知道究竟這場運動的領導力量。有點在這裡要作澄清。就是佔據廣場的組織者,與一直被主流媒體作為訪問對象似乎是這運動代表的「真正民主」組織,兩者不能等同。

以馬德里情況而言,這個「真正民主」組織主要是由學生組成。而這些學生一般學歷都是碩士或以上,能操四、五國外語。他們應該算是未來中產或社會的上層菁英。可惜的是,他們自己亦看到,以目前社會情況,他們的社會階梯已經被堵死,根本不能再往上爬。所以,這才迫使他們出來抗爭。運動發展至今,「真正民主」影響力開始減弱,更不能說領導這場運動。

至於佔據廣場的組織者,組成不同範疇的委員會(經濟、教育、法律等等),裡面有各式各樣的團體,內部非常多元,路線與主張不盡相同,可以形容為一個合作「平台」。在這些委員會之間,有一個內部協調委員會。廣場的各委員會,相比「真正民主」組織,都是運動活躍份子,在運動層面比「真正民主」激進。兩者在運動內部是存在著競爭關係。不過,各委員會還未能視為這個運動的領導力量,他們內部亦不想稱自己為這股運動的領導力量。

但我自己估計在短期內,應該會慢慢從這個平台衍生出較為領導性的力量。

問:這場運動發展至今,有否嘗試結合工人力量?

魯爾:西班牙傳統兩大工總工會,附屬執政社會黨的UGT(英文General Union of Workers)以及另一總工會CCOO(英文Workers’ Commissions),與這場運動基本沾不上任何關係。他們基本代表建制的力量。而且,運動一開始亦不歡迎他們來參與。

雖然,傳統工會與運動沒有關係,但不代表這場運動的參與者沒有工人。運動裡有不少社會福利部門工人參與,因為政府過去不斷削減社會福利部門人手。但必須承認是,運動與勞工力量仍未真正結合。

不過,最近運動發展令到傳統工會被迫不得不作出回應。CCOO亦發公開信呼籲會員參與6月19日的大遊行,雖然沒有動員會員參與,但總算是積極的回應。

另外,雖然運動仍未與勞工運動結合,但不代表不關注勞工議題。我們在廣場其中有參與的經濟委員會,有份推動草擬出20項建議,當中有些就是保障勞工的建議。(註)

問:那你們黨組織「左翼反資本主義」,會怎樣繼續推進這個運動?

魯爾:我們這個政黨的成立,目標就是建立一個反資本主義的跨左翼的力量。今次運動看到群眾是逐步覺悟,敢於起來反對整個制度。

我們會與另一個較小但相對積極的總工會CGT(General Confederation of Labour),在勞工議題方面有合作。

另外,我們現在正推動反裁員運動,正組織被解僱的失業工人。

我們亦是「歐洲反資本主義左翼」(The European Anticapitalist Left , EACL)聯盟成員,這個聯盟來自歐洲的激進左翼政黨組成。當中例如法國「新反資本主義黨」(NPA),英國「社會主義工人黨」(Socialist Workers Party),葡萄牙左翼團盟(Left Bloc)和德國「左翼黨」(Die Linke)等等,我們都會共同討論在歐洲層面如何協作反對歐盟的緊縮方案。

註﹕IA其中所參與的經濟委員會的建議,簡要概括如下﹕對於政府去年更改勞工法例,包容僱主更容易解僱員工以及延長退休年齡從65歲到67歲等,要進行全民公決。禁止僱主隨意更改僱員合約條款。對於任何經濟拯救方案,需要全民公決。向富人增加徵稅,打擊瞞稅,以及減低間接稅,公眾對銀行進行民主管理及監督政府將空置房屋改為廉租房屋給予有需要家庭。制止銀行財團對於無力付房貸的家庭隨意執行驅逐令。

相關報導:

建議標籤: 

回應

引言中的Izquierda Anticapitalista的I拼成了L。

而針對這個訪問內容我有所異議:

『廣場的各委員會,相比「真正民主」組織,都是運動活躍份子,在運動層面比「真正民主」激進。兩者在運動內部是存在著競爭關係。』廣場的各委員會是否都是運動活耀分子這件事也是無法擴大使用在整個西班牙的運動中,以我的了解,廣場上的委員會是由參與運動的各路人組成,這之中實在包含了太多的apolitical分子,也是因為如此,運動在過了超過一個月都還能夠堅持再去政治色彩的現實上。

『以馬德里情況而言,這個「真正民主」組織主要是由學生組成。而這些學生一般學歷都是碩士或以上,能操四、五國外語。他們應該算是未來中產或社會的上層菁英。可惜的是,他們自己亦看到,以目前社會情況,他們的社會階梯已經被堵死,根本不能再往上爬。所以,這才迫使他們出來抗爭。運動發展至今,「真正民主」影響力開始減弱,更不能說領導這場運動。』這個說法更是奇怪,但是因為我對馬德里的了解是屬於比較外圍的認識,但我所之這個「就要真民主」的團體是非常鬆散的,也不是由一個強大的特定族群組成的,所以他才會產生在運動衝才會一直包覆在運動內外來來去去。

謝謝Emblack的更正及回應。

我後文都是用I A簡稱,內文在你回應之前已作更正,只是首頁標題內文字未及時更正。現已一併更改。

第二點,在訪問裡第三個問題,Raul已說明「真正民主」及「廣場委員會」兩者都不能說是領導這場運動(雖然「真正民主」被主流媒體作為訪問對象),廣場委員會內部也拒絕認為自己是領導這場運動。當然更也不能等同於或擴大到代表整個運動。但Em說到「這之中實在包含了太多的apolitical分子,也是因為如此,運動在過了超過一個月都還能夠堅持再去政治色彩的現實上。」我不太掌握這句話意思,希望能說明一下。

第三點,誠實說,我不會西班牙語,訪問是透過Raul的英語對話,這是Raul的觀點以及立場,正如文章裡已提到,因為I A 成員都是參加廣場各委員會,無可避免會有傾向。

Raul對於「真正民主」的內部成份(馬德里而言)的看法,可能我也寫得還不夠清楚。Raul意思再推論下去,不是說「真正民主」他們團體組織鬆與散的問題(其實廣場委員會也不是嚴密組織,可能比「真正民主」更鬆散,你亦說它是由各路人馬組成),問題是相比廣場的各個委員會,「真正民主」裡面成員缺乏對社會改革的清晰願景(包括接受主流傳媒訪問的論述),才不能對整個運動或至少在運動裡面部份,產生其影響。相反,廣場各不同委員會,例如經濟、教育文化、法律等等,各自有經過反覆討論非常詳細的對於社會改革的建議書。有機會,希望Em可以補充多些「真正民主」的內部情況。

這篇訪問還是粗略的輪廓,也只是透過一位組織者而帶出,肯定仍不全面。Em你在西班牙生活(不知是否在馬德里),也有親身經歷,可以撰文提出補充說明,更有助苦勞網讀者了解這場運動。尤其是我們如何能從他們的鬥爭經驗裡,發掘出對台灣及香港的社會運動產生啟發的有用資源。

再次感謝Em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