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輕工安、毒物監測機制出包
民間要求成立調查委員會

2010/07/29
苦勞網特約記者

責任主編:陳詩婷

立法院民進黨團今天(7/29)召開六輕連續工安事件公聽會,麥寮地方民眾、學者與雲林縣長蘇治芬與會。與會人士認為六輕大火不是單純的意外,而是系統性的事件,要求行政院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在找出真正的原因前,六輕應該暫時停工,後續六輕五期、國光石化之環評也應中止。

六輕工安事件發生後,工業局長杜紫軍很快地對外宣稱這是獨立事件,沒有系統性的問題。台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批評,同一家公司,在這麼近的時間內發生二次工安事件,政府在沒有證據的情形下,不能排除是系統性問題。

立法委員田秋堇表示,行政院不該把台塑麥寮六輕大火定位為單一的工安事件,而要認知到這是一件嚴重的公害環保事件,必須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做全面的調查。對此,工業局副局長周能傳僅簡單的表示,中央各部會與地方有各自的權責,地方如果有專業、技術的困難,中央會全力支援。

周能傳話還沒講完,底下麥寮的民眾就忍不住破口大罵「講肖話!」「無效啦!」「沒有調查不能復工!」民眾抱怨:「六輕有夠惡質,攏暗時把廢水偷偷地放到海裏。」雲林民眾嗆聲,政府官員不要再公佈什麼檢測結果了,乾脆所有官員都搬到雲林來住,就會知道問題在哪裏了。漁民將帶來的死魚、蝦、蛤仔倒在會議桌上,要讓現場官員看看漁民的損失。麥寮鄉民自救會聯絡人林富田憤怒地說:「每次造成損失,六輕都說和他沒關係,政府官員也不聞不問,根本是在糟踏雲林人。」

成本考量 台塑工安出大問題

田秋菫表示,台塑內部高層人員透露,台塑的採購出了大問題,為了成本考量,都用一些便宜貨,因此會引起這麼多的工安事件,內部人員都希望政府能夠讓台塑停工,作一次徹底的總體檢,否則其它的廠也會出問題。

麥寮鄉農會總幹事許浚杰認為,問題出在台塑的企業文化,每件事都以成本考量,從原料、製程到設備,每樣都要省,大家常說在石化廠工作是用生命換錢,但是麥寮人更慘,是用自己的生命換來台塑賺錢。

採樣、監測方式不對 毒性物質已擴散

中興大學環工所教授莊秉潔分析環保署的監測資料指出,大火發生後的第二天下了一場大雨,因此煙霧沒有繼續往北擴散,但是酸雨中有大量的釩、鎳等致癌物質,除了有引發癌症和心血管疾病的可能外,大量的重金屬會隨著雨水滲入土壤,造成土壤中重金屬含量過高,影響農業生產。莊秉潔指出,有毒煙霧影響的範圍大概在台西、二林、埔里的三角地帶,至於酸雨的影響範圍則有可能到雲林、彰化、桃園,如果沒有下雨,影響範圍會更大。環保署空污處處長謝燕儒表示,根據當天現場採集的結果,「排除有毒性化學物質的災害,且都符合勞工安全作業標準。」

台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反駁指出,環保署的檢測方式有問題,沒有針對濃煙中的懸浮微粒物質採樣,當然測不到有毒物質。他認為,對於這麼大的工業區,中央和地方的監測管制能力明顯不足,監測站也不夠多,環保署在沒有充份證據的狀況下,就說沒有有毒物質,是不對的做法,希望環保署更正之前的說法。針對詹長權的說法,謝燕儒表示,如果之後有新的檢測資料出來,會有更進一步的修正。

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認為,目前的法令規定,是由台塑做自我監測,應該 要修改法令,由台塑出錢,請環保團體等公正第三者來做監測機制。

刻意壓低層級 責任推回地方

這場公聽會,雲林縣長蘇治芬、立委劉建國與民進黨不分區立委田秋堇都親自出席,但是行政院方面只派出工業局副局長,刻意壓低層級,似乎意圖置身事外,把責任推回地方。

雲林縣長蘇治芬最後揚言,吳敦義如果不道歉,8月28日她會帶著鄉親,「用爬的也要爬到總統府抗議」。蘇治芬在公聽會結束後,帶著群眾到行政院「下跪」要求中央重視六輕工安問題,但是一行人仍被拒於行政院大門外。

事件分類: 

回應

不管如何,,,到目前為止, 國民黨政府還在跟台塑做停損的打算, 五都選舉, 我是不會投給國民黨的了....

話說南京何時小核彈爆炸?知道內情的就清楚我在說什麼?這也是馬英九今天急轉彎快速批准要求六輕2廠立刻停工主因!
====================
〔中央社2010年7月30日 21:25〕行政院長吳敦義今天南下視察麥寮六輕工業區,與台塑7人小組、雲林縣政府等座談,達成台塑六輕煉製2廠符合規定後才能復工等5點結論。
====================

要不是這次南京728小核彈爆炸,馬英九政府還不知道什麼是怕?

馬政府就是抱著眼不見為淨的心態!他們應該全家都搬到麥寮鄉住看看!還是請民眾把死魚 臭文蛤 寄到馬家!怒!

好笑的是,蘇治芬還很有默契的只跪吳敦義,而不找馬英九,直接讓你們狗總統上第一火線,民進黨還會幫馬英九留一個退路

台灣的九成以上的 新聞媒體、藍綠 CALL IN 節目也很配合的,自動回避馬英九三個字,

這些何智輝、大埔農地、台塑爆炸的重大事件,政治大火只燒到吳敦義,新聞媒體、藍綠 CALL IN 節目,政客們自動在馬英九的前面形成一道防火牆,

這是到底是什麼默契?這群在不同行業、領域的人願意如此配合演出?

我要請三十五歲的年輕人自己想一下,這是什麼默契?

我要告訴你,這叫作四五年級老雜種 共犯 的默契!

最近這三四天,新聞上看不到馬英九三個字!馬英九人間蒸發了?

上次還記得,颱風天只要有人受困山中,或海邊落海,所有的救難、直昇機的所有費用,政府通通都要向受難人求償。

請問這次台塑所造成的土地傷害、還有大火的救難費用,除行政罰的罰金以外,台塑火災救難的所有 費用到底雲林政府有沒向台塑求償?

南京爆炸案前 有人發求救信 聽眾來信
http://big5.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165724-1.asp
2010年7月31日 星期六

在南京七二八爆炸事故前9個月,南京棲霞區居民曾在網上發文警告說,加氣站隱患無窮,若是發生爆炸會造成難以想像的災難。

據《大紀元時報》報導,去年10月24日,網友「韶飯」在西祠媒體的記者版上以《救命!!!同胞們,請救救我們吧!!!》為題撰文警告稱,正在曉莊和萬壽建造的加氣站無疑是在這兩個居民密集居住區放上了兩顆「定時炸彈」, 「若是發生大爆炸,必定會造成難以想像的災難!!!」。雖然受到當地居民的強烈反對,建加氣站的施工並沒有停止。網友「韶飯」在文中呼救,「生活在南京的同胞們,請救救我們吧,我們真的走投無路了……」

據南京揚子石化公司員工透露,所謂的南京第四塑料廠的前身是金陵石化的一個化工廠,後來賣給了別人。可燃氣體管道即為丙烯管道。

南京市棲霞區市民劉先生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這是責任事故!隱患早就存在,5月底就發生過危險氣體洩漏,還疏散了當地居民,『我黨』沒當回事,這是注定的不幸,流的是鮮血啊!」 

據當地居民反映,位於棲霞區邁皋橋萬壽村10號的是萬壽百江液化氣廠不遠處就是南京第四塑料廠,周圍均是居民區,這一帶有很多化工廠、加油站、氣站。這裡曾發生過化學氣體洩漏,只是沒有釀成大禍。在今年5月底再次發生險情,當時居民都被疏散。

南京爆炸事故1名肇事者曾因行賄被判緩刑
南京爆炸事故1名肇事者曾因行賄被判緩刑
南京爆炸事故1名肇事者曾因行賄被判緩刑
2010-08-01 新京報

本報訊 (記者崔木楊)昨日,記者了解到南京爆燃事故肇事者之一邵殿軍原系南京市棲霞區某拆舊工程隊經營者。此前剛剛因行賄南京市棲霞區拆遷辦主任被判緩刑,爆燃事故發生時其剛剛結束緩刑期。

據南京市檢察院的行賄犯罪檔案查詢系統記錄,南京爆燃事故肇事者之一邵殿軍原系南京市棲霞區某拆舊工程隊經營者。2003年至2006年,邵殿軍在明知其不具備國有土地房屋拆遷資質的情況下,為從南京市棲霞區國有土地房屋拆遷工程中獲得拆遷項目,多次向棲霞區房屋拆遷安置辦公室主任朱榮根行賄合計8萬元。 2008年12月,邵殿軍因犯行賄罪被南京市雨花台區法院判刑一年,緩刑一年半。

根據相關規定,對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公安機關和有關單位要依法對其實行經常性的監督改造或考察,而且不得外出經商。律師向先生說,今年5月5日,仍在緩刑期的邵殿軍施工隊拆遷中標。

據了解,事發地原南京塑料四廠已被列入拆遷規劃,邵殿軍以揚州宏運基礎配套公司名義中標進行拆遷,而拆遷實際負責人為邵殿軍的姐夫董來榮。

據悉,按照相關規定,重大建設項目招投標等方面,發包方可向檢察機關進行行賄犯罪檔案查詢。而南京檢方並沒有接到對邵殿軍“行賄犯罪檔案查詢”的申請。

蘇治芬縣長等三人涉貪污案遭聲押
蘇治芬縣長等三人涉貪污案遭聲押
蘇治芬縣長等三人涉貪污案遭聲押

更新日期:2008/11/04 23:16 

【記者任揆棟 /雲林報導】雲林地檢署偵辦斗六市璟美環保科技公司弊案,今日出動四名檢察官指揮大批調查員,前往縣府及縣長公館搜索,並將縣長蘇治芬、環保局長黃揮原及承辦員鄭木聰等三人帶回偵訊後。

檢方認為蘇治芬等三人涉嫌重大且有串證之虞,加上還有涉嫌重大的雲林縣工商發展投資策進會總幹事陳勇兆尚未到案,因此於晚間向雲林地院聲請羈押三人。

雲林地檢署偵辦弊案動作,清晨由主任檢察官林文亮、檢察官李鵬程、黃裕峰、李文潔等四人,指揮大批調查員「兵分十二路」,搜索雲林縣政府、縣長官邸、環保局等十二處所,並將縣長蘇治芬、環保局長黃揮原及承辦員鄭木聰等人帶回偵訊。

主任檢察官蔣得龍表示,璟美公司為興建垃圾掩埋場,投資近七千萬元,該公司股東林文優、張晉彰、洪植一及黃鴻斌等人為取得操作許可,遂請與蘇治芬熟識之葉安耕幫忙。

葉安耕於去年九月間在斗六市中華路長興冰店,將璟美公司所簽發之十張支票(面額五百萬元)交給蘇治芬,蘇治芬看完後,將支票交還葉安耕保管。

林文優、黃鴻斌、高朝國、張晉彰、林尚永等人,提領一百五十萬元,由高朝國親自交給鄭木聰五十萬元(另一百萬元則交給當時的環保局長顏嘉賢),

希望鄭木聰在審查璟美公司申請設置許可證時予以放水,鄭木聰收受該五十萬元後,使璟美公司得以免作環境影響評估,順利取得設置許可。

據指出,璟美公司取得設置許可後,由張晉彰將十萬元親送給鄭木聰。璟美公司原申請規定掩埋場容積已飽和時,應立即停止營運,

林文優等人為能繼續違法超收垃圾,以牟取更多不法利益,於今年七月十七日親自將五十萬元交給黃揮原收受。

求刑15年 法官釋放蘇治芬
檢控收賄二千一百萬 移審裁定限制住居

2008年11月15日蘋果日報

【顏幸如、林靜盛、顏振凱╱連線報導】拒絕交保、絕食十一天的雲林縣長蘇治芬,所涉及的收賄案昨下午偵結,檢方以她涉嫌在璟美環保公司、長庚醫院雲林分院弊案中共收賄二千一百萬元,

依違反貪污治罪條例起訴、並求刑十五年。蘇治芬昨傍晚從戒護病房移審雲林地院。法官經一個多小時審理後,裁定蘇當庭釋放但限制住居、限制出境。聲援的支持者聞訊擊掌歡呼。

重獲自由

雲林地檢署主任檢察官林文亮痛批:「她以為錢沒落入自己口袋,就不算貪污嗎?民進黨籍縣長竟把貪污所得之錢,用來收買國民黨籍議員!蘇的行為嚴重破壞代議政治。」

曾任檢察官的律師魏雯祈認為,蘇治芬涉兩件貪瀆案,每案都屬十年以上重罪,且涉貪達二千一百萬元,因此求刑十五年並不算重。

蘇斥「天大的鬧劇」
昨下午上百名支持者高舉「用生命捍衛清白,蘇治芬無罪」的旗幟,到地檢署聲援蘇治芬。林靜盛攝

蘇治芬在移審法院時痛批:「這是天大的一場鬧劇和烏龍,檢方監聽內容前後矛盾,如果我要拿錢就直接拿,為何要還轉來轉去、分期領?」

律師李進勇也質疑檢方將口腔癌二期的葉安耕及太太一押兩個月,是不正當取供:「沒有的事也變有了。」但蒞庭的主任檢察官陳文哲強調,所有證據都寫在一百多頁的起訴書裡。

兩弊案共起訴24人
民眾昨晚在雲林地院以蠟燭排出「HOME」字,期盼蘇治芬能獲釋回家。林靜盛攝

該案共起訴二十四名被告,除蘇治芬外,被視為蘇帳房的工業策進會總幹事陳勇兆求刑十年、遭收買的國民黨籍副議長沈宗隆十三年、環保局前後局長顏嘉賢十年、黃揮原二年,承辦人員鄭木聰十四年。

行賄的璟美公司多名股東及白手套葉安耕等八人,則依《證人保護法》請求減免其刑。

檢方指出,蘇治芬等人受賄過程,分為璟美及長庚兩案,共同相關人是蘇治芬的樁腳兼金主葉安耕,也是承包工程的明信公司董事長,全案也因葉安耕夫婦轉為污點證人而水落石出。

在璟美案部分,璟美公司為求取得廢棄物處理場許可,先後行賄前後任局長及承辦人員,還把相關工程交給葉安耕承包,請葉安耕代向蘇治芬轉達行賄之意,蘇原本態度不明,經葉安耕以「改天選舉他們會幫忙贊助」說服,蘇治芬才點頭。

接著璟美將五百萬元支票交給葉安耕,葉安耕曾讓蘇治芬過目,但後來葉因故與璟美反目,葉竟要求蘇治芬扣住璟美公司的操作許可證,直到璟美公司態度軟化,

葉妻將賄款殺價到三百萬元,當時因立委選舉在即,這些錢就交由陳勇兆,轉給蘇治芬支持的兩名民進黨籍候選人。

檢方說,台塑公司二○○六年底有意興建總工程費三億元的長庚雲林分院,葉安耕透過蘇治芬「推薦」取得該工程,但因國民黨籍的副議長沈宗隆也垂涎該工程利益,

因此蘇就指派當時的民政局長丁彥哲、葉安耕先和沈接觸後,決定以一千六百萬元賄賂沈,以換取在議會與國民黨議員的和諧關係。後來陳勇兆又以蘇治芬名義,再向葉安耕索取二百萬元賄款。
家屬赴監院控濫權

但陳勇兆昨痛批起訴書內容一派胡言,檢方所稱的三百萬元賄款,是葉贊助民進黨提名的劉姓候選人選舉經費,與工程案無關;而檢方所稱的長庚分院案的二百萬元,從頭到尾都沒收到。

蘇治芬胞兄蘇治灝,昨也在律師顧立雄等人陪同到監察院,檢舉雲林地檢署偵辦蘇治芬涉嫌收賄案違反偵查不公開、濫權羈押等情事,輪值監委李炳南接見後表示,監院會根據過去的案例作出決定。

一想到南京728大爆炸,中國除了隱瞞大量傷亡訊息外,竟然還玩出令人傻眼作法,就是派軍警將被小核彈炸平的兩公里地區團團圍住,禁止親人到被衝擊波衝倒的一大片房子內救人或挖屍體,為的是怕真相外露。這作法跟魔鬼有差嗎?根本是一伙的!

黃軼愚因發布南京爆炸死亡人數被拘留
(維權網信息員肖武報導)7月29日,南京推友黃軼愚(@huangyiyu)因為發布一篇《來自保密單位消息:南京化工廠爆炸死亡259人! 》而被捕。 黃軼愚現在被拘留在南京市鼓樓區華僑路派出所。 在他的推特上的最後一條消息發於7月29日21時16分24秒的“被捕”。

本網還獲悉,南京大爆炸之後,南京地方不僅禁止媒體進行報導,而且還嚴防網民在網上發布視頻、照片。 事發地點附近的每家住戶都要被武警檢查家裡的手機、電腦、相機等,一旦發現有爆炸現場的照片、視頻等,立即收繳。

此外,30日深夜,南京公安部門給本地媒體發了條通稿,涉關推友黃軼愚。 在通稿上,連治安處理還是刑拘都沒有寫清楚。 對此,有網友評論,“這還是'政府新聞學'(幾乎是臭名昭著的學派了吧?)的推崇者、南京市宣傳部長葉皓看過的稿子。丟人啊丟人。”

對於黃軼愚的被捕,眾推友予以譴責。 著名維權律師江天勇表示:“嚴正警告南京當局朱善璐、季建業等反動派,你們隱瞞爆炸傷亡真相的可恥行徑已經激起民眾的憤怒了!你們抓捕揭露真相的公民黃軼愚(@huangyiyu)的行為更是反人民反人性的犯罪,有清算你們的那一天!”

而推友劉沙沙(@lss007)[email protected],則直接給鼓樓區華僑路派出所打電話質問。 劉沙沙說:“剛打通華僑路派出所,接電話的樊警官答复:黃軼愚,案情不方便告訴你。我們會依法處理。有什麼事情可以問鼓樓區公安局政工科,政工科電話:025-84421417 [email protected]:“剛剛打電話給鼓樓區華僑路派出所,第一次正在通話中第二次通了,是一位男性接的,我問是不是那個派出所,他說是,我問你們是不是抓了黃軼愚,他的聲音立刻警惕起來,他停頓一會兒之後說,如果他是犯了什麼法律的話我們是會依法把他拘留的,說是上夜班的對這件事不太清楚,如果是記者什麼的話,我們是會通過一些途徑把消息發出去的,如果是他的家人的話我們是會通知的,關於這件事的具體情況不太清楚。我說那你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把他放出來了?他說是的,我說謝謝,然後掛電話了。”

另外,黃軼愚的女友王小毛在BUZZ上最新消息的留言裡,有位他們的朋友說小毛已經回家,黃軼愚可能還要兩天之後。 黃軼愚曾是同濟05屆電氣工程及自動化專業學生,他與王小毛即將結婚。

下面是則是今天的《揚子晚報》關於黃軼愚被捕的報導(本文來源:新華報業網-揚子晚報作者:寧公宣):

男子散佈南京爆炸致數百人死謠言被治安處罰

新華報業網-揚子晚報7月31日報導因散佈“7.28”爆炸事故謠言,南京一男子受到警方治安處罰。

7月28日,原南京塑料四廠廠區內一拆舊工地,因施工人員違規挖掘造成丙烯管道洩漏引發爆炸的事故。 7月29日,暫住南京的黃某,其在沒有事實根據的情況下,在互聯網上捏造和散佈爆炸造成數百人死亡的謠言,故意擾亂公共秩序,被警方查獲。 鑑於本人能深刻悔過,7月30日,警方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依法對黃某治安處罰。 警方希望廣大市民不傳謠、不聽謠、不信謠,更不得捏造事實、散佈謠言。

一想到南京728大爆炸,中國除了隱瞞大量傷亡訊息外,

============================================

台塑六輕...6年15次重大工安意外- 雲水人間的分享部落格- udn部落格
2010年7月27日 ... 他表示,根據雲林縣消防局登記在案的資料,自二○○四年起至今,台塑六輕至少就已發生十五件重大工安意外,內部恐怕還有未被公開的意外事件,但不知其 ...

今年第四起六輕又現大火-社會專題-新浪新聞中心
專題:今年第四起六輕又現大火. 距離上次大火才隔了18天,台塑六輕廠再度發生火警,根據統計,台塑六輕廠區,今年已經發生四起重大工安事故,去年則有九件,之前幾年 ...

============================================

上面的朋友,台塑這麼的大廠,發生這麼多起工安事件,要不要去作民調,看看台灣的各階層到底有多少人知道台塑最後一次的大火工安事件,其實已經是今年第四起了

那麼今年七月台塑大火發生之前的三起工安發生時,台灣的政府、媒體在幹什麼?
台灣的媒體與政府不是想盡辦法在隱瞞台塑工安事件嗎?

自二○○四年民進黨阿扁執政起至今到現在馬英九國民黨執政,台塑六輕至少就已發生十五件重大工安意外,請問你聽過幾起?台灣媒體還號稱自己是憲法三權以外的第四權,

台灣憲法三權的當權者通通都被錢與黑道給收買了,這第四權的當權有例外的嗎?

龜笑鱉無尾,五十步笑百步!

現在念過環保系的人很多 讀政治也很多 這個如果要說是環保問題 該想想現在環保在做什麼 應該說從以前到現在 還是一樣 只打蒼蠅吧 打老虎的現在都被老虎咬下來了
監測方法本來就不對 還一直再說沒問題 只能騙自己吧 住在那邊的人都知道 都沒有問題嗎? 所謂排放標準 怎麼定 有沒有算過風險 有沒有在不通知下 抽查過 天天看到河水變色 還說有在查 謊話一堆 台灣還有希望嗎。
希望以後能好一些 那些官員 不要只會三拍 拍胸拍頭拍屁股 然後閃人 唉 還是算了
這樣不定時還有太極人生可以看 不會只有補教人生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