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民主改革與轉型

2010/03/03

中國全國人大會議與政協會議即將於3月於北京召開,每次兩會都可以若干顯示當年度中國政府的施政重點,就這次預先提案的內容,中國選舉法將進行第5次的修改,內容主要涉及秘密投票制度的硬性規定,還有城鄉人大選舉的人口比例調整由8:1調整為1:1。

過去中國選舉法已經進行多次的更動,這次跟往年一樣,雖然不能說毫無進展,但其實也無多大新意。以往人大選舉有秘密投票條文,惟沒有硬性規定,所以造成落實不佳,這次予以立法規範。選舉的人口比例則是由於過去城鄉間人口懸殊,刻意限制城市與農村人大代表名額以達選舉公平,現在城鎮農村人口逐漸邁向1:1的同時,已無存在必要。

眾所周知,人民大會是中國名義上最高的權力機關、民意機關,透過民眾直接、間接選舉產生。但一直以來,這類選舉往往受控於中國政府的一些手段,使其達成合意的選舉結果。諸如人大代表的提名過程不透明,許多民眾根本不知道這候選人是怎麼產生的;又或者選舉過程沒辦法進行自由且公平的宣傳,民眾往往不認識選票上的人大代表。這些最核心的問題不去觸碰,做其他修改都很難讓人大選舉真正發揮作用,落實民主選舉也遙遙無期。

相對人大選舉的停滯發展,中國的「民主」在其他方面則有要較好的嚐試。譬如全中國各地開始進行試點的黨內民主,是一種在共產黨內部精英進行有限度的競爭模式;又如審議式民主或稱預算民主,意即政府的預算有一部分提供給民眾自行決定要怎麼應用。其他還有一些無明文規範的,譬如網路民主,政府更加聽取民眾的意見,甚或是總書記開微博等等,都被視為一種民主的嚐試。有趣的是,這些所謂民主都不是傳統定義下的民主,而是具有中國特色的民主。

過去中國研究專家黎安友(Andrew Nathan)教授的觀察是,中國逐漸採取一種「彈性的威權主義」,企圖走出第三條路。近年中國有關民主的改變,確實不像為成就「傳統定義」的民主國家所進行,而是在為自己的威權政體做鞏固,改革一直具有俄羅斯當前「管理民主」(Managed democracy)的特色:強有效的領導中央、受國家控制的媒體、精英式的選拔制度、低限度的大眾參與。

以往西方學者預測中國會逐漸和平轉型成民主政體,但這個邏輯一直飽受質疑,現在看來,這樣的必然性逐漸破滅。更精確的說,中國的政權確實慢慢在轉變,但這轉變可以確定並不是朝西方民主制度甚或是台灣民眾熟知的民主制度發展,而是具有中國特色的「民主」制度。

其實,沒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合適的制度。每個國家都有適應自己國情的政治體制,任何一個國家強迫另一個國家採行某種政治制度,都是干涉他國內政的行為,民主國家如有此表現,更是極其諷刺。我們對中國的轉型或許不需要抱持著非民主化不可的心態,它如真能走出第三條路,那或許也是人類制度上的一種突破。

但我們也必須瞭解一點,不論中國轉型與否,其民主概念與西方個人主義傳統下的民主完全不同,中國的民主和台灣的民主也完全不是同一件事。雙方政體上的差異導致社會、經濟上有不同表現,認清彼此的本質,才能更明確自身的價值。

建議標籤: 

回應

「我們對中國的轉型或許不需要抱持著非民主化不可的心態,它如真能走出第三條路,那或許也是人類制度上的一種突破。」

從專制走向中國特色的資本專制?

「(Managed democracy)的特色:強有效的領導中央、受國家控制的媒體、精英式的選拔制度、低限度的大眾參與。」你馬幫幫忙,這個叫民主,救人喔!

這的確不是你我認知的民主定義,所以我特別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