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國際公約 先給外勞休假

2009/12/18

 國際人權日馬總統宣告二大國際人權公約施行法正式生效,讓公約所揭示保障人權的規定具有台灣法律效力,「用國內法化的方式,讓我們也成為國際公約適用的國家,使國際社會感受到台灣雖被排拒在聯合國之外,但願意承擔國際義務的精神與決心是非常清楚的」。但聽在逾十七萬沒有休假權的家務移工的耳裡,這實在是睜眼說瞎話!

 《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七條第四款明白規定:「(勞動者享有)休息、閒暇和工作時間的合理限制。」休假與工時是基本人權,無分國籍與職種。但在早已普遍周休二日的台灣社會,尚有十七萬的家務移工被排除在勞基法適用範圍之外,連七天一休的基本人權也沒有。

 在公共福利嚴重不足的情形下,廉價外勞早已是許多迫切需要老病照護的家庭,最不得已的選擇與依靠。但政府雖立法引進廉價家務移工,卻將其排除在勞動基準法的適用範圍外,使得這塊殘缺的公共社福領域徹底私人化、市場化,工時、休假、工作內容與勞動條件,完全沒有規範與保障,任令全年無休外勞心神喪失砍殺雇主的悲劇再三發生。藍綠政黨輪流執政,弱勢處境沒有改變。

 家庭早已是一個職場,有僱傭、有勞動、有管理,這個私領域裡的生產關係,也應該是公共關係。理想上,我們期待「家務勞動公共化」,由國家承接個別家庭的需求,而明訂家庭作為一個職場的基本勞動規範,正是促使長期照護體系建立的重要前提。不管是「一體適用勞基法」,或「另訂家事服務法」,都不過是正視「家務勞動就是一份工作」的既存事實,有勞動契約、也有職災風險,這不是「爭福利」,不能以「增加雇主成本」的擔憂作為抵擋。若經濟弱勢的雇主無力承擔合理的勞動條件,更應該要求政府釋出社福資源挹注,而不是以壓榨看護工為替代。

 人不是機器,勞動者不能無限制工作。外籍家務工持續爭取「休假權」,要求的不只是忙碌工作一周後的一日放鬆,更意味著休假以脫離勞動領域,才得以結交朋友、掌握資訊、尋求協助,甚至,得以組織自主的團體。而對弱勢者而言,麥克風從來不會主動交到他們手上,唯有藉著集體行動,才有發聲的機會,主體才得以被確認。沒有休假的外勞,不啻是提早剝奪了他們成為主體的社會條件。

 就在施行法甫生效,十二月十三日數千名移工走上街頭要求「我要休假」,控訴勞委會是觸犯國際公約、違背國內法的現行犯。馬政府若不盡速立法保障移工人權,則證明這二大最具指標意義的國際公約,也不過是虛晃一招。

 (作者為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理事長)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