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僚買辦」時代的來臨

2009/10/29
民主文化基金會執行長

當局大舉開放美國帶骨牛肉、脊髓、內臟、絞肉進口,引發軒然大波。台美牛肉議定書曝光之後,衛生署長楊志良和閣揆吳敦義在第一時間對於談判內容和開放品項,言詞反覆,態度閃爍,顯然都是處於「狀況外」。於是各大媒體很快將「決策高層」指向國安會和總統府,乃至直接掀開底牌:「美牛談判全程都是國安會秘書長蘇起親自操盤,最後由總統府拍板。」

蘇起於10月28日赴立法院備詢,並於下午召開記者會,針對美牛大幅進口的諸多疑慮提出進一步說明。從幕後影武者被迫走向輿論前線,這其實已相當程度地說明了他在決策上的關鍵性角色。不過,蘇起在記者會中,還是強調美國牛肉的「絕對安全」,若是重啟談判,將「嚴重傷害台灣信譽」。他並進而宣示:「台灣開放美國牛肉進口之後,將進入全面談判時代。」意思無非是,台灣大幅開放美國牛肉進口,這是台、美未來諸多談判的敲門磚。

我們還不確定台灣在未來的談判中可以換到什麼好處。即使是國安會官員刻意透露的TIFA(貿易投資架構協議)洽簽,這種小國對大國的自由貿易協定,就國際實務經驗而言,對大國根本無關痛癢,卻可能造成小國門戶洞開,既有產業與勞工保護機制全面流失。何況,國安會所主導的美國牛肉談判,連執政黨立院黨團都批為「喪權辱國」,國內庫賈氏症權威醫師則認為整個談判「輸到脫褲」,不僅人民感染新型庫賈氏症(人類狂牛病)的風險大增,更可能讓台灣引以為傲的生技產品從此銷售無門。

是的,美國人不吃的脊髓和內臟一旦來到台灣,除了進入國民口腹之外,極可能被拿來做為化妝品、藥品膠囊以及其他各種生技產品的原料,也可能被食品公司混入餅乾,乃至素食食品之中。除了國人男女老少都要共同承擔風險之外,標榜「台灣製」的產品未來恐怕也會在外銷上遭逢險阻。如果蘇起所主導的美國牛肉談判可以讓步到犧牲國民健康,危害台灣優勢產業,那麼,憑什麼要我們相信他在未來的各項談判中能夠真心盡力,為台灣爭取權益?

近年來的「後殖民」研究中,有一個「官僚買辦」的說法。這指的是一個與外國帝國主義或殖民母國經濟侵略活動相聯繫的職業集團,他們憑藉著做為中介人或代理人地位,成為經濟上的暴發戶和政治上的特權者,一旦掌握政權力量,就與洋商或強權政治勢力結合,對本土社會進行經濟掠奪和利益壓搾。當我們看到國安會在談判讓步之餘,還一再對美國牛肉做出「安全保證」,寧做美商推銷員,不禁讓人想到「官僚買辦」這個名詞。當蘇起以「台灣即將進入全面談判的時代」的高調來誘引台灣人樂當美國順民時,我們不得不感嘆,這可能是官僚買辦時代全面來臨的時候了!

建議標籤: 

回應

更慘的是還是 "雙重" 官僚買辦
對美國如是對中國亦同
和美、中上了談判桌後就等著台灣人民的權益被宰好玩的吧

陷入騎驢窘境的民進黨兩岸政策
2012-08-29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 作者:李正修

自從蔡英文在此次總統大選敗給連任的馬英九總統之後,民進黨內要求重新檢討兩岸政策的呼聲從未間斷,甚至希望召開黨內「中國政策的大辯論」,藉此讓已走入偏激路線的兩岸政策能適時回歸中道。
從羅致政在今年三月登陸開始,一連串民進黨人也陸續訪問大陸,甚至連蘇貞昌、蔡英文及謝長廷接連也表達以「合適身份」在適當時機訪問對岸的訊息。頓時,務實看待兩岸關係正常發展的聲音似乎逐漸抬頭,而民進黨與大陸的關係似乎也有解凍的可能。
這原本是正確的兩岸關係發展道路,也是一個政黨辯論政策路線的民主方式。然而,觀察近期民進黨主席蘇貞昌的言論,就知他根本是有口無心,充滿政治投機思維。雖然他以恢復黨內的「中國事務部」來彰顯重視兩岸關係的第一步,但從他痛批其嫡系立委有關將陸生納入台灣健保體系的立即反應來看,可知蘇貞昌目前根本不敢、也無心觸及敏感的兩岸議題,只希望能利用馬政府低迷支持度的機會,在兩年後的「七合一」選舉奠定重返執政的基礎,並藉機擴大他本人的民意支持度,有利於在黨內總統初選的佈局。
這樣的評斷不只是台灣政壇的共同看法,連中國大陸都看破蘇貞昌的用意。一篇人民日報海外版的評論文章,清楚點出「『輕兩岸、重選舉』是蘇貞昌目前的戰略思路」,而民進黨的轉型是為了「撈取選票的假動作。」相信民進黨看到這篇文章之後,肯定會大吃一驚,連蘇貞昌精心策劃的政治謀略都被對岸摸得清清楚楚,更不用說將來民進黨如何面對中共的硬仗了。
蘇貞昌上任以來,一直強調希望在沒有「預設前提」的條件之下以黨主席身分訪問大陸,而黨內的蔡英文和謝長廷也分別表達過相似的意願。在這三強競爭的過程,使大陸更能以逸待勞,深入研究他們的政治屬性及兩岸論述。然而如眾所皆知,如果民進黨不願拋棄「台獨立場」的堅持,那民進黨說再多的話、表示更多的善意,到頭來將只是黃梁美夢。
可能很多人不禁要問,既然台海兩岸都強調對等,那為何民共交流的前提是民進黨須放棄台獨立場,而不是大陸退讓呢?這個是似而非的問題,實際上不是等於責難中共,反點出了民進黨的困境和對國家認同的混淆。
簡單的說,既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是中共的台海政治關係基調,更是攸關中共統治合法地位的關鍵,試問那個領導人敢違背此一重大政策而願意與民進黨有公開且正式的來往?
反觀民進黨,先不論台灣各政黨對中華民國的定義為何,不可否認的重要事實是,經過民主化及政黨輪替,中華民國已經是台灣社會的最大公約數,加上也有八年的執政經驗,使得民進黨現在根本不敢否定中華民國的存在事實。雖說台獨主張屬言論保護的範疇,但因不合台灣的利益,更與中華民國憲法相違背,當然得不到大多數國人的支持,反而怕民進黨的激進路線,破壞好不容易才恢復的兩岸和平及穩定。
民進黨長期以為,只要堅持「台灣獨立/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的立場,不但能有效彰顯台海兩岸「一邊一國」的事實,更能阻擋中國大陸在國際社會對台灣的併吞。可是,國際政治的現實卻不是民進黨所設想的完美,從外而來的打擊更讓當時的陳水扁政府轉向獨派取暖,最終卻同時搞僵了兩岸及台美關係。
民進黨也萬萬沒想到,被其視為最大政治靠山的美國,竟然赤裸裸地表達對馬英九總統連任的支持,這也等同高度肯定馬政府在第一任期內的兩岸政策。美國政府的態度等於打了自甘為美國圍堵中共政策馬前足的民進黨一個耳光,這才是促使民進黨思考修正其兩岸政策的最重要因素。連美國老大哥都不買帳了,難道還固守僵化的急獨路線?
至於如何處理獨派的強力反彈及蔡英文勢力的反撲,關鍵其實就在蘇貞昌的政治企圖心。明知民進黨非在兩岸政策上作大幅度修正及轉變不可,否則下次總統大選又可能再度吃悶虧,但又不願其他黨內政敵搶去改革光環,以免損傷他爭取總統初選出線的機會,這些考慮都讓他躊躇不前,錯失立下歷史地位的改革契機。
當民進黨要員看到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在大陸所受到的高規格待遇,無不心生「躍躍欲試、捨我其誰」的政治企圖心。不可否認,倘若蘇、蔡或謝任一人得以在野黨代表身份,正式獲得大陸當局邀請訪問,那將是其政治生涯的高峰,不僅是兩岸關係發展的轉捩點,更可能有助於其個人問鼎總統大位。
由此看來,民進黨的兩岸路線辯論,其實與黨內派系鬥爭脫離不了關係。礙於選舉的競爭及過去「十三寇」的抹紅,更讓務實派礙於獨派的牽制而不敢藉機扭轉基本教義派對大陸的負面看法,這樣的畸形發展也讓許多中間選民徒呼負負。
倘若蘇貞昌真的想謀取總統大位,如果連黨內的兩岸政策都搞不好,哪有能力爭取更多國人的認同與支持呢?目前正在十字路口的民進黨,必須提出一套切實可行的兩岸路線,否則再多的口水都是多餘的。

中國以商逼政!美國以政逼商!唉...

拒吃美國牛肉, 拒買美國百貨。

嘿...拒吃美國牛肉是一定要的啦!
不過...這年頭哪還有什麼美國貨
不都差不多已經是made in china嗎XD

官僚買辦講的是這個『對本土社會進行經濟掠奪和利益壓搾』,看懂了嗎?拒吃美國牛,否則就把我們彰化生產的《五彩》稻米(台化的傑作),傾銷給美國人吃。

怎會沒有美國貨?
賣當奴, 猩巴克都是典型的美國貨色.
AIT也是.

類似的話莊國榮早就說過了,莊國榮早就說過馬英九面對中共會很軟!他還沒料到國民黨面對美國都會軟到不像話!比自稱美軍在台代理人的阿扁軟很多!

當初大家是怎麼罵莊國榮的,現在被整活該啦!

但我們這些腦袋一開始就比較清醒的人被搞不清楚狀況的人帶賽!

820後 勿讓台淪「肺癌家園」
2017/08/20 中時電子報 王大師(網路評論員)

國民黨的新主席即將於8月20日就任,這個百年老店若想重新執政,該往何處去?答案其實很簡單,老天爺已在過去一年提供最佳解方了!
過去一個禮拜證明:愛講文青式幹話的民進黨,彷彿像個吵著要開大卡車的巨嬰;一旁大人看在眼裡著實哭笑不得,要跟這口含奶嘴的屁孩解釋「心智不成熟」時,得到的就是一陣滾地的哭鬧。
被搞煩的大人索性賭一把,將方向盤交給巨嬰擺弄。才一年多的光景,台灣就陷入觀光停滯、兩岸凍結、友邦跑路、國際孤立、貿易失策、年金被A,以及髮夾亂彎等亂象;更扯的是,這巨嬰還鬧了一場18年未見的「世紀大停電」。
18年是多久的光陰?是一位大一生從呱呱墜地後,從未見過全島冷氣不冷、電視沒電、燈號不亮、辦公冒汗的概念,卻讓民進黨這隻政治巨嬰給實現了。不知是喜,還是該悲?
這隻巨嬰前幾年之所以陸續在各大選戰中嶄露頭角,原因不外乎國民黨的大人全不在家,導致這個口惠實不至、愛在天空劃大餅的巨嬰黨,用文青式兼左膠派的語言,蠱惑了年輕一代。
但猶如英文諺語所言「詛咒像雞雛,必回棲息木」般,過去從未經歷的大停電,掀開了「絕不缺電」的大謊言。鮮少低於15%的備轉容量率,被這隻巨嬰的微腦蹂躪,馬上跳過限電直接斷氣。這幅景象,透露國民黨未來的出路。出路就是:這個一度協助台灣度過兩次石油危機、外交孤立、韓越戰爭、中共圍堵所淬鍊而來的嫻熟度,也就是一個成熟國家工程師的概念。
畢竟,講分配,這個巨嬰會哭哭啼啼臥鐵軌,你哭不過;講激進,覺青們會喜孜孜大睡國會,你演不過;講人權,巨嬰會高喊鄭南榕,卻在網路辱人神豬、指人同性戀。
所以國民黨該走的路線絕非一味抄襲巨嬰的惡習,而是證明給老百姓看,這個政黨的大人都回來了;不但家中有人,且誠實負責。國民黨可保證不缺電、不斷交,有國際舞台,還帶回貿易牛肉。台灣人毋需被逼吞核食、進美豬、塞軍購,外島不會一天割給日本人、一天遭「指島為礁」。國民黨該確保:台灣人要邁入「非核家園」之前,絕不會以「肺癌家園」為代價。
事實上,這些事老K已經在做了;只是因一時鬧分家,搞得整個國家沒大人管事,盡被這隻說大話的巨嬰搶握方向盤,鬧得民不聊生、鼠輩橫行。國民黨應在820後,不但能證明大人都回來了,且痛改前非,杜絕過往給人珠光寶氣、親近財團的形象。
與其走左膠式的均貧路線,搞得整個國家以仇恨相視,剝奪人民年金,罔顧信賴保護原則。更適合老K的,是一條在解決黨產的歷史業障後,與企業家保持恰當關係的均富路線。
幸運的是:這兩年中,命運之神掀開民進黨的真面目,把這支被高估的地雷股給打入合理價位。而國民黨這支被過份低估的長青股,也恢復到歷史均線;至於這個黨未來的造化,就看當家的能否給人民新願景,否則就看著巨嬰開上高架吧!

我們的選票選了一個皇帝出來
重大決策 只要 近侍與騜決定就好完全不須監督
出包再推卸責任 不須負責
人生至此 夫復何求阿

社運團體不應成為政黨的尾巴
2017-01-13 上報 簡錫堦(反貧困聯盟召集人/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監事)

戒嚴時期不僅禁止組織政黨,即連運動型態的人民團體也被禁止;民主運動前輩以「黨外」之名,經常踩踏著戒嚴紅線進行政治活動。當時新潮流發起路線之爭,認為黨外運動只重選舉的「議會路線」無法建黨和奪取政權,因為:選舉規則和選舉管制的決策掌握在國民黨中央,國會不能全面改選,補選名額有限;台北市長、省長不開放選舉,總統更不能直選。溫和的議會路線無法打破現況,新潮流因而主張改採「群眾運動路線」,始能打敗威權體制的戒嚴統治。路線之爭使黨外面臨分裂危機,批康運動讓康寧祥及康系人馬選舉失利,群眾路線遂成為黨外運動的主流。
為了執行此路線,在政治團體羽翼掩護下,黨外新生代發起籌組「勞工法律支援會」(勞工陣線前身)、台灣人權促進會、環保聯盟。1987年解嚴之後,各類社運團體如雨後春荀般蓬勃發展,台灣社會充滿活力。
社運組織倡議的進步價值,挑戰對象就是保守的執政黨國民黨,和民進黨合作的關係自然較為密切。民進黨支持社運進步議題,不但塑造其進步形象,並受社運團體支持而擴張選票。彼此奧援壯大實力,民進黨先後兩次執政無不受社運團體的襄助。民進黨讓出不分區立委名額給社運菁英進入立法院,修與立進步法案,有利社運的政治實踐,因而同盟關係更加緊密。
政治講求務實,社運則偏向理想。民進黨在野時,支持社運理想;一旦執政,為了擺平各方利益,許多妥協或違逆理想的政策紛紛出籠。社運團體雖感到不滿,卻礙於同盟或合作關係的情誼,悶不吭聲,甚或為民進黨辯護。社運菁英們相較於批判國民黨的凌厲架勢,判若兩人。
有些組織因獲取資源而甘為政黨尾巴團體,揚棄社運理想與堅持,喪失引領公民社會進步的影響力。某些參與社運的學者也隱然化身為御用學者,捍衛執政黨而言不及義,失卻專家學者道德風範。
陳水扁執政時,背棄反核四承諾,加速財團併吞公營銀行,土增稅減半圖利炒房,社福補助減少、門檻提高。社運團體雖怨聲載道,但礙於政黨情結,卻都只私下抱怨鮮少公開批判,而充滿無力感。
有鑑於此,筆者邀集十個進步的社運團體共同發起「泛紫聯盟」,有別於泛藍泛綠,切斷政黨情誼,展現公民社會監督政黨的力量,大力批判扁政府圖利財團、扁家及高官貪汙,提出稅改方案、發起抗稅運動,推動國民年金。2004年總統大選期間,泛紫聯盟以政策虛擬參選,和藍綠總統候選人較量政策主張,並解析、批判兩黨候選人欺騙伎倆。泛紫聯盟掙脫政黨綁架,重返獨立自主社運角色,獲得尊嚴並受到社會肯定與支持。
當前社運界又重陷政黨陷阱,顧慮傷害合作情誼;或為免於被執政黨貼標籤,忍氣吞聲,不再扮演烏鴉,喜作無聲畫眉;如此恐慣壞民進黨,將淪為國民黨第二。獻身社運界者原本懷抱著公平正義的理想,心嚮社會民主理想國或存有地球公民圖像,那是比執政者更永恆的亮光,是帶動公民文化及社會進步的領頭羊。
社運菁英有機會入閣或擔任國會議員,理應堅定自己的信念價值,逐步實踐心中的藍圖,不自我矮化而被馴服為黨意閣員或議員。社運團體要自主,矢志不為執政黨的尾巴團體;且以社運專業監督、影響民進黨,讓它更接近社會民主理想,締造自由、平等和團結的和平理想國。

那些曾經罵莊國榮的人,請出來道歉,必且保證不再投錯人!

請林深靖先生用以前批判扁政府的力道與辛辣程度來批判馬政府好嗎?不要雙重標準。

張景森民事訴訟案及其他
2017-08-01 清大彭明輝的部落格 彭明輝(國立清華大學退休教授)

張景森撤銷刑事訴訟案時,我曾PO一文告知讀者。後來為了息事寧人,以及因為對政治的徹底失望而不想再跟政治有任何關涉,因此撤去該文。
後來張景森又提民事訴訟,我在調解會上也以「捍衛憲法保障的言論權」為前提而盡可能地讓步,可惜張景森執意要告到底。但是我一秉「厭惡政治,不涉入政治」的原則,並沒有在網路上告知關心的讀者。
週一(昨天)台北地院宣布張景森敗訴,我也沒打算「公告周知」。但是今天自由時報的報導讓我很不滿意,所以只好在此公布法院宣判的全文及重點,順便補充一些個人說明。

一、台北地院新聞稿
台北地院的新聞稿PO在司法院的《司法最新動態》這個網站裡。只要在該網站的「查詢條件」欄位內輸入「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有關被告彭明輝106年度訴字第866號損害賠償事件新聞稿」,就會找到判決全文。
不要緊的細節我且略過,整篇判決基本上都是在探討兩個關鍵問題:(1)被告(彭明輝)是否有在其能力所及的範圍內善盡查證事實的義務,(2)被告(彭明輝)是否有表現出想要傷害原告(張景森)的「真實惡意」。
由於我在〈在柯P身上看見陳水扁的影子〉一文中所舉證有關張景森的事實都是以可靠的新聞報導為基礎,所以法官認定我有在能力範圍內善盡查證事實的義務;此外,我基於事實所作的推測都有其合理之基礎,看不出有惡意的成分,因此法官認定我沒有「真實惡意」。基於以上兩大認定,法官判決張景森敗訴。
法官的判決書條理分明且面面俱到,我覺得是值得欣賞的佳作。而沒有碰到恐龍法官,則是我的幸運(雖然我不知道在台灣碰到恐龍法官的機率到底有多高)。

二、我對張景森的了解
我對張景森的了解,遠遠超過他所能想像的——他的老師和學弟中,有好幾位是我長期從事台灣社會改革運動過程中認識的朋友。
戒嚴時期我厭惡政治,李登輝統治期間我厭惡(看不起)檯面上的政治人物——我一向是只關心弱勢人權和台灣土地,而極端厭惡政治人物的人。
1995年起,我陰錯陽差地捲入新竹所有的社會改革運動——如同一位記者後來滿臉訝異地問我:「老師,為什麼1990年代新竹有關文化、社會總體營造與環保的議題都跟你有關,而且你都好像是主導者?」
1999年擔任中華民國社區營造學會理事之前,我早就已經跟台北無殼蝸牛運動「生下來」的NGO團體(社區營造學會、Ours、溫州家園、崔媽媽無住屋協會等)的許多成員稔熟(裡面許多人是張景森的老師和學弟),也早就持續地在關注台北市14、15號公園預定地遷移案,並且對張景森的背景與為人聽聞甚久,也跟張景森的博論指導教授(夏鑄九)開過好幾次會。
很不幸的是,一捲入台灣的社會改革運動,就會捲入民進黨的各種外圍組織。

三、從關心台灣到(再度)厭惡政治
我對民進黨的認識,遠遠超過許多把我扣上「統派」的深綠、淺綠人士所能想像的——長期從事社會改革運動的人,身邊總會有些直通民進黨權力核心的朋友。
1997年劉守成跟廖風德競選宜蘭縣長時,我被朋友抓去站台助選。「沒空氣吸會死人」這句當時許多宜蘭人耳熟能詳的口號,就是我當時用來反駁廖風德「運動公園只能踢石頭、吸空氣」的。那一次的舞台操控是陳文茜負責,我第一次親自看清楚這是一個怎樣的女人。
2001年蔡明憲參選台中市長時,我被邀請加入他的智囊團,不過婉拒擔任學術顧問團團長。那是我涉入政治最深的一次,經常參與他們的決策會議,也常睡在蔡明憲的辦公室裡。不過,也是那一次的經驗,讓我看清楚民進黨許多人的噁心嘴臉、以及卑劣的競選手段。
經過這兩次的接觸之後,我知道:民進黨變質得非常厲害,早已不是黃信介他們那種懷抱真誠情感與理想,而是到處都有「為個人利害,不習犧牲同志與台灣社會」的政治新星。
最粗略的描繪大概是這樣:民進黨內年紀越輕的政治明星越噁心、卑劣,沒有熱情與理想而不擇手段,而且他們地位越高越噁心、卑劣而不擇手段(例外的是有,但是不多)。其實,這也大致上就是台灣運動圈內的變化趨勢。
於是,我再也不願意碰政黨和政治,而專注地於NGO團體。很不幸地,只要你關心台灣,願意真心地付出時間與心力,就總會捲入「披著羊皮的狼群裡」。
我以為社區大學是一個超黨派、跨黨派的改革組織,卻很不以為然地發現:全國促進會一再利用民進黨的政治力量來加速組織的發展。很久後,我才知道:黃武雄是蘇治芬的先生,而全國促進會裡更有很多人根本就是民進黨的樁腳、甚至外圍組織負責人——雖然也很慶幸地有像老林(林孝信)這樣無私的老左派。
NGO團體如果跟政黨過從過密,就會有裁判(NGO本應該是監督團體與倡議團體)兼球員(而且還是被政黨指使的低階球員,跑龍套的那種)的疑慮,以及欺騙支持者的疑慮(表面上宣稱是超黨派、跨黨派,實質上偏袒特定政黨)。但是,從2000年民進黨執政之後,這種問題層出不窮。
921之後,我更發現:有些著名的NGO團體一方面拿行政院的災區活動補助,另一方面則出面打擊那些敢於批評民進黨執政的NGO,儼然已經變成民進黨的外圍組織。
農陣是把我擊垮的最後一根稻草:裡面有人是超黨派的,有些人根本就是拿著「土地正義」當幌子在盼望民進黨「恩賜」的權力。但是絕大多數核心成員都搞不清楚NGO是監督團體,也不擔心它淪為特定政黨的外圍組織。
我再也不想跟台灣的政治、NGO團體有關連。

四、蠻橫的、霸道的、無限上綱的台獨基本教義派
台獨有很多種,光譜最寬廣的「天然獨」裡幾乎什麼樣的立場都有,不過我覺得最重要的分類是「理性台獨」與「非理性台獨」。
理性台獨是站穩「台灣人自主地決定內部事務」的前提下,有彈性、有策略、有階段性目標地思索經濟、社會、文化、國際、頂尖人才出路等課題,以「對台灣土地、人民與社會發展最有利」為前提下,務實地思索兩岸的關係與短、中、長程變化。
非理性台獨是不在乎兩岸會不會有戰爭,即便犧牲台灣人民與土地的利益,斷絕台灣技術升級與經濟發展的各種契機,減損年輕人的出路與就業機會,窄化台灣人的文化與國際視野,也要蓄意激怒對岸的非理性力量,以便繼而操作成「強國欺壓台灣人」的印象,藉此激化兩岸立場來鞏固自己在島內(或特定政治團體內)的利益。
可惜的是,理性台獨在台灣的網路世界裡沒有市場,而欠缺獨立思考能力的人都看不見:綠營媒體如何通過各種操作,在激化、加速兩岸的對立,並製造台灣在經濟、社會、文化發展上的各種困境。
網路上很多人罵過我。其中有一部分人,單純只是要藉此搏點閱率,換取知名度和網路上的經濟利益;另一部分人,語焉不詳地批評我「文章品質低落」、「以前像洪蘭,現在更像洪蘭」。其實,他們真正的不滿是我違背「台獨基本教義派」的信念與綱領,甚至會損及「非理性台獨」的發展目標與利益——因為我一再提醒台灣人:目前兩岸關係中,統獨不是最急切的問題;搞好台灣的產業、經濟與財富分配等實質民主問題,以及有國際宏觀視野的開放性文化等實質社會發展問題,才是更要緊的事。

五、網路世界:太多的激情,太少的理性
既然網路世界的屬性如此,堅持理性的人只好退隱到網路上非理性力量到不了的角落,不浪費時間去跟非理性力量糾纏。
我仍然厭惡政治與政治人物,不願意沾染到這些東西的穢氣,所以本文會在一週內撤除。

「當時蔡英文擔任行政院副院長,深刻瞭解狂牛症夾帶入境的嚴重後果
http://www.nownews.com/2009/11/12/11490-2532433.htm
v.s.
蔡英文說,這是衛生署本於專業的決定
http://www.epochtimes.com/b5/6/1/25/n1202746.htm)」
http://www.plurk.com/p/2lxsz8

如果馬英九當選真會出賣台灣…… (GITer修正版)
◎ 傅雲欽 (律師 / 建國廣場負責人) 2008.03.11

2005年,民眾去桃園機場抗議連戰訪中,就被民進黨政府以「妨害公務」起訴。如果馬英九當選真會出賣台灣,其罪惡比「妨害公務」嚴重千萬倍。依民調,馬英九當選的可能性又很高。在此情況下,台灣目前不是已瀕臨被出賣的危機嗎?
如果馬英九當選真會出賣台灣,民進黨政府為了保護台灣,就應該用一切方法,不論是法律上的方法或法律以外的方法,禁止或阻止馬英九參選才對,怎麼還聽任他繼續從事競選活動呢?
綠營有人主張「要全力阻擋已經因為國會一黨獨大而贏在起跑點的國民黨勢力」。但所謂「全力阻擋」並不是指禁止或阻止馬英九參選,而只是呼籲大家三月二十二日不要投給馬英九。
天啊!他們是執政黨,居然放棄立即有效的公權力不用,把台灣的安危、台灣人民的命運寄託在一場不太樂觀的選舉上。天啊!他們居然想用民主解決台灣的危機。這些被民主、選舉衝昏頭的書生真可悲啊!難怪他們執政八年,搞到本土政權搖搖欲墜。
綠營有人相信,如果馬英九當選真會出賣台灣,對馬英九的當選感到害怕。他說:「我感到害怕了,你呢?」我要在此回答他:「馬英九當選,這我比較不怕。綠營放棄立即有效的公權力不用,把台灣的安危、台灣人民的命運寄託在一場不太樂觀的選舉上的愚昧和無能,這我比較害怕。」
如果馬英九當選真會出賣台灣,民進黨政府不立刻禁止或阻止馬英九參選,就是法律上或政治上失職。民進黨如果沒有失職,則所謂「馬英九當選會出賣台灣」就是民進黨誇大的競選語言。
2000年大選時,執政的國民黨說,如果陳水扁當選,中國就會犯台,台灣的年輕人就要戴鋼盔上前線。但也只是說說而已,並沒採取禁止陳水扁參選的行動。事後證明,國民黨的說詞是誇大的競選語言,只有國民黨的選舉奴隸才會相信它。
綠營的選舉奴隸,醒醒吧!

RE:如果馬英九當選真會出賣台灣……
樓上這篇文章貼在這有何意義???
不懂

但是文章中的邏輯很好笑

民主選舉哪有"預備犯"
覺得候選人如何...竟然被反諷那為何不把候選人關起來??

那不是獨裁嗎?

還需要選舉嗎?

所以就不需要懷疑和辯論...因為是獨裁

所以邏輯前後因果有誤

此篇文章等於"0"...

〔台灣人統獨公投自決會2008年十月份期刊(第十四期)〕台灣政治透視篇:美國會准許台灣民主倒退一黨獨大嗎?

有些人老是被民進黨的「一黨獨大,民主倒退」等選舉口號牽著鼻子走。對政治知識的貧乏,不禁令人搖頭嘆息。
所謂「一黨獨大」,意指執政黨或共產集權國家的獨裁行為,才叫「一黨獨大」。所謂「民主倒退」,意指民主地區所選出執政黨不依照當時政見履行承諾,或恢復戒嚴時期,停止大選,才叫「民主倒退」。
用口號來恐嚇無知選民,就像統派恐嚇台灣人說「台灣若獨立,中國會攻打台灣」是同樣道理。這叫「政治恐嚇」,對台灣民主不但是一大傷害,且是一大諷刺。
依「舊金山和約」,台灣只是中華民國政府的托管地,美國負有監督中華民國政府之責。過去國民黨戒嚴時期一黨獨大,若不是美國介入施加壓力,台灣人根本就不可能享受民主政治。記得阿扁曾於2007年說要宣佈戒嚴,馬上就被美國賞了一巴掌;由此得知,台灣在美國的庇護下,要發生民主倒退,也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何況台灣建國得依賴民主的統獨公投作為依據,美國豈會輕易讓台灣民主倒退?
中國若因台灣獨立而攻打台灣,憑中國現在身為軍事強國僅次於美國而名列世界第二,要拿下台灣是輕而易舉的事;何況中國不是標榜台灣是它的一部份,它大可理直氣壯現在就收回台灣,何必要等到台灣獨立呢?
台灣政治環境就是充滿了這麼多「白賊七」政客,利用三寸不爛之舌把台灣人民唬得團團轉,而從中謀取政治暴利,結果還不都在拼命吸台灣人民的血汗錢?這些全要怪罪於「假國家」的中華民國帶給台灣人民不幸與災難。

記念詹益樺
2009.05 《TGB通訊》第116期 Tek-hôa(陳德樺)

世界反抗運動史上,無論是要起造新體制,或是要實現民族獨立,在對抗統治體制或外來殖民者的運動裡,對犧牲的反抗者,支持反體制運動的人民都會自動地紀念。這是對反抗的肯定,是對統治體制的否定,也表現出他們的社會有與統治者不同的價值和原則。
要繼續抵抗中華民國體制的台灣社會,過去幾十年來,面對體制對我們設定的那套價值標準,我們是要否定或反而予以認同呢?我們起造出被壓迫者的反抗精神和運動立場了嗎?
過去一年多來,大多數台灣人都很無奈,政治、經濟的發展讓我們愈來愈不敢去想未來會變成怎樣。感受不到希望,怎麼辦?若不願默默承受,能怎麼改變呢?
原本反國民黨的群眾,不時煩惱著台灣會被馬英九政權賣給中國。民進黨變得那麼無能,讓這些人鬱卒又焦慮;只能寄望民進黨快振作起來,再怎麼腐爛都不要計較,選舉若沒贏國民黨,我們將被踐踏到底。過去台灣人支持民進黨,是為了扳倒不公不義的中華民國;現在,卻為了怕國民黨「一黨獨大」,怕國民黨和中國通,不得不繼續支持民進黨。
然而過去的民進黨到底給了我們什麼改變?他們又能給我們看到什麼希望?他們執政八年來,原本的統治體制和社會結構愈來愈穩固,壓迫愈來愈全面;反國民黨運動至今,只成就了一批政治、學術和運動的頭人,讓他們得以成為新買辦階層,讓他們變成了我們的「專業代理人」。
他們的權威和資源是從哪裡得來的?繼續跟著他們走,被壓迫階級真能出頭天嗎?被壓迫者若沒有自覺性地組織起來,即使中華民國會變成台灣國,整體被壓迫階級的處境就能得到改變嗎?他們的立場、他們的利益,就是被壓迫階級的立場與利益嗎?
民進黨從來就不是被壓迫階級的黨!放棄烏魯木齊的民進黨吧!撕破「假民主」的謊言吧!搖醒「選舉救台灣」的幻想吧!不要再逃避,以為把責任推給那些頭人,平等、有尊嚴的新社會將會從天而降!
要改變我們的處境和命運,就得先否定統治體制的價值體系,肯定挑戰體制的反抗精神,起造被壓迫者要起造新社會的價值與原則!
這樣做有效嗎?若只顧慮著現實的成敗,就不可能開始累積改變社會的思想和力量!我們應面對現實世界,但不是向現實的價值標準屈服!
1980年韓國發生「光州事件」期間,光州高中有一班的學生被警察在街頭打死;隔年的5月18日,就讀那個班級的學生一起到去年那個學長的墓地紀念他,就這樣一直持續到現在。每年就讀那個班級的學生,在5月18日這天,都會全班去墓園紀念那位犧牲生命的學長,並在墓前高唱韓國學生運動的戰歌。韓國學生運動能夠一代傳一代,這就是他們的反抗精神!
我們要做什麼?能夠做什麼?是先考慮現實上是否有效,或是真正能累積被壓迫者力量的事呢?
5月19日,請你記得,20年前在台灣總督府前引火自焚的反抗者詹益樺!

腐敗官員令台灣人民的財產被美、中二狼任意搜刮,而不是讓台灣左右逢源。

不解的是:「台灣特區首長馬英九」是指

(a)「美國殖民台灣特區首長馬英九」
,還是
(b)「中國殖民台灣特區首長馬英九」

悲!憤!

莊神!
我們錯怪你了!
拜託出來開示一下吧~~

這是什麼樣的選舉
2008-03-17 A-mô͘ Tāu-hoe

中華民國第12任總統副總統選舉還真是令人想不透......
1. 中華民國的總統選舉關台灣什麼事?當然你會說,中華民國在台灣,台灣是中華民國,況且現任的中華民國總統是個台灣人。但是中華民國是外來的、流亡的、殖民的、必須消滅的政權,那麼你又會說台灣經過民主化後,現今的中華民國已不是當年的中華民國。然而為什麼一個外來政權的政黨中國國民黨至今還存在?還能參與台灣人總統的選舉?
2. 2000年台灣人把陳水扁送進總統府,民進黨執政,大家以為台灣獨立建國有望了,但是8年下來,為何搞得民進黨謝長廷必須逆轉才能選贏賣台的國民黨馬英九?大家都說如果馬英九當選、國民黨重新執政,台灣就淪陷了,既然這樣,為什麼不把它消滅?就算謝長廷贏了,只要國民黨還存在,還能參與「民主選舉」,4年後,8年後,同樣的事情還是會發生,不是嗎?
3. 我們很容易反擊「誰執政都一樣」的說法,只要翻開不久之前的歷史,我們都知道在國民黨執政下是不一樣的。既然我們知道是不一樣的,為何能容許國民黨繼續存在?
4. 大家都很珍惜「民主」,那麼我們必須嚴肅的面對一件事。如果馬英九當選,那麼也是透過民主選舉機制,由台灣人民選出來的。民進黨說這是外來政權復辟。而台灣是要對抗外來政權,追求獨立建國的。那麼這是什麼樣的「民主」?
5. 如果今天代表國民黨參選的是台灣人王金平呢?大家如何看待?代表國民黨已經本土化,沒有外來政權的問題了?一個該被消滅的外來政權政黨,為何促使它本土化,讓它就地合法呢?
6. 謝陣營後來打的「一中市場」的確具有殺傷力。令我不解的是,謝也主張向中國開放、共同市場、贊成取消40%投資上限等,那麼共同市場與一中市場有什麼不同?謝說他的有台灣主體,台灣主體是什麼?台灣維新又是什麼?
7. 費鴻泰等人踢館事件,讓我們再次領教國民黨的囂張與跋扈。這正是「和解共生」的後果。國民黨令大家咬牙切齒,那麼為何大家所支持的民進黨要與它和解共生?這是民主、包容、多元嗎?
8. 如果今天謝長廷說他當選後要宣佈台灣獨立,那麼我的票一定投給他,絕對挺到底。問題是他沒講也沒這麼主張,假如我一廂情願的認為選他就是選台獨,那麼他當選後和國民黨和解共生,我也沒資格批評了,該檢討的是自己。
9. 之前的台獨運動以民主為訴求。但是我們今天能以民主為由,讓外來政權合法化嗎?之前我們藉由選舉試圖終結國民黨政權,但是我們今天能讓選舉模糊掉台獨的主張嗎?我無法說服自己可以這麼做。因此在我的能力範圍內,基於對自己負責,我必須投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