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阿嬤逝世 各界反思慰安婦歷史

2017/04/30
苦勞網記者

台灣僅存三位慰安婦之一的蓮花阿嬤在4月20日病逝,享壽93歲。為紀念和緬懷蓮花阿嬤,婦女救援基金會創立的慰安婦紀念館「阿嬤家」推出了一系列追思活動,在館內設置蓮花阿嬤追思紀念區,供民眾捻花祝福和留言,並規劃周末深度導覽活動。此外,昨日(4/29)台大電影節也放映了韓國慰安婦電影《雪地裡的擁抱》,「阿嬤家」館長康淑華等人在映後座談再度呼籲日本政府向慰安婦道歉賠償,並指出台灣社會應建立反思殖民和戰爭的正確史觀,讓慰安婦的歷史不再重演。

蓮花阿嬤年輕時照片。(攝影:張智琦)

追思蓮花阿嬤 「阿嬤家」推系列紀念活動

蓮花阿嬤本名陳蓮花,1924年出生於汐止,從小被送去當養女,後來為減輕家庭經濟負擔在南港一家草繩工廠當女工。二戰期間日本人以「看護婦」的名義,到工廠召募年輕女子前往菲律賓宿霧,19歲的蓮花阿嬤於是在被欺騙和半強迫的情況下,和其他20多名同伴從基隆搭船前往菲律賓,抵達後才發現要被迫當慰安婦。

蓮花阿嬤在菲律賓近兩年間,除了被迫成為日軍的軍事性奴隸,四處躲避砲彈攻擊的逃難經驗,也成為她一生難忘的恐懼回憶。當時20多位同行的台灣慰安婦中,最後僅剩蓮花阿嬤和另一名女子生還。1992年,蓮花阿嬤在黑布簾後和其他台籍慰安婦召開控訴記者會,但長年不願公開真名和露面,直到2013年她下定決心公開身分談論過往經歷,去年(2016)也出席了「阿嬤家」的開幕儀式。

蓮花阿嬤病逝後,婦援會再次呼籲日本政府盡速對台灣慰安婦正式道歉與賠償,並宣布從4月22日開始至5月底,「阿嬤家」將設立蓮花阿嬤追思紀念區,一樓介紹蓮花阿嬤的區塊供民眾手捻紙製蓮花祝福,二樓則因應蓮花阿嬤愛唱歌的個性,邀請民眾在紙製音符上留言,三樓的放映室會播放蓮花阿嬤的紀錄短片;每週六、日的下午兩點,也都會安排導覽人員深度導覽蓮花阿嬤的生命歷程。

今日許多民眾趁假日來到「阿嬤家」參觀,一位現居台灣的日本人田崎先生在二樓紀念蓮花阿嬤的音符專區留言,田崎先生說,以前在東京時,就曾在婦援會舉辦的活動上見過蓮花阿嬤,隨後在音符上寫下要求「日本政府謝罪賠償」的字句。

一樓介紹蓮花阿嬤的區塊點了蠟燭,供民眾捻紙製蓮花追思。(攝影:張智琦)

日本人田崎先生將留言的音符貼在金屬板上。(攝影:張智琦)

田崎先生和其他民眾留給蓮花阿嬤的話。(攝影:張智琦)

台大放映韓慰安婦電影 盼建立正確史觀

昨日台大電影節也放映了韓國慰安婦電影《雪地裡的擁抱》,包含「阿嬤家」館長暨婦援會執行長康淑華、台大心理系名譽教授黃光國、老保釣李止宜都出席了映後座談。

《雪地裡的擁抱》描述的是1944年日本殖民統治下的朝鮮半島,兩名出身不同階級的朝鮮少女被日軍強徵為慰安婦的故事,和另一部同樣以慰安婦為主題的韓國電影《鬼鄉》,劇情有不少相似之處。兩部片都呈現了日軍透過強擄拐騙的方式,將殖民地少女帶至中國大陸的慰安所充當性奴隸,並同樣有日軍施虐、屠殺慰安婦的情節,反映慰安婦制度慘無人道的本質。

康淑華表示,據韓國慰安婦支援團體推估,韓國慰安婦人數約20萬人,受害地點遍及當年的「滿州國」、中國大陸、台灣及東南亞等地,這段日軍奴役亞洲各國女性歷史被埋藏了近50年,直到1991年首位韓國慰安婦倖存者金學順勇敢出面揭發,才帶動亞洲各國對慰安婦的調查,隔年婦援會在台灣成立申訴專線,並陸續確認了58位台籍慰安婦的身分。

康淑華說,在蓮花阿嬤過世後,台灣只剩下2位原住民慰安婦,然而1992年台灣展開慰安婦運動至今,日本政府都未對慰安婦倖存者正式道歉和賠償,慰安婦阿嬤及運動者都對此感到相當遺憾。康淑華認為,我們必須牢記這段歷史,並傳遞正確的史觀給下一代,包括日本年輕一代,讓女性因戰爭、國家制度而遭受性奴役的事情不再發生,這也是成立「阿嬤家」的目的。

黃光國在映後座談上也指出,慰安婦的歷史凸顯出日據時期台灣人備受壓迫的事實,但現在政府卻試圖擦掉這段歷史,把日據時期改裝得很美好,例如紀念八田與一和重建神社等等,然而「忘掉歷史的社會沒有前途」,他呼籲觀眾反思韓國為何能拍出慰安婦的電影,而台灣人卻不行,並且要面對殖民所遺留下的問題。

婦援會執行長康淑華和老保釣李止宜出席映後座談,討論慰安婦議題。(攝影:張智琦)

責任主編: 

回應

台灣轉型正義怎可缺少慰安婦受害者
2017-05-19 風傳媒 龔繼衛(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前日聯合國發布報告,就日韓政府慰安婦問題在2015年的協議內容,在受害者的補償、名譽恢復、不再發生的防範措施仍嫌不足,建議修改。該報告雖不具法律效力,卻提供韓國民間團體敦促政府向日本要求正視歷史、誠摯道歉的契機與有利後盾。反觀台灣政府面對日本政府的軟弱態度,實在令人遺憾。
慰安婦是二戰期間日軍性奴隸制度的受害者,她們被以強擄、誘騙、強迫、徵調及人口買賣等方式關進日軍在亞洲各地的慰安所,其中不乏未成年少女。這些受害女性包括台灣、朝鮮(南北韓)、中國大陸、菲律賓、印尼及少數在亞洲佔領區的外籍人士。
韓國民間團體自1991年起,群策群力為該國慰安婦受害者及倖存者爭取爭取應有的尊嚴與權益,同年率先赴日本東京為韓國慰安婦倖存者訴訟求償。1992年韓國挺身隊問題對策協議會(簡稱挺對協)應運而生,並於1月28日在首爾日本大使館前發起「週三集會」活動,向日本政府要求正式道歉與賠償。至今,韓國挺對協已舉辦1,282次。
而台灣九位慰安婦倖存者在民間團體婦女救援基金會的協助下,自1999年起展開對日跨海訴訟,歷經三審定讞判決敗訴。2005年,日本東京最高法院以「超過法律追訴期,被害人沒有權利以國家賠償法得到賠償」為由,拒絕阿嬤訴訟要求日本政府的正式道歉和賠償。時至今日,台灣僅存的三位慰安婦之一陳蓮花阿嬤,於2017年4月20日因病過世,享壽93歲,終究還是沒有等到日本政府的正式道歉和賠償。如今各界期待,蔡政府推動的促轉條例能給予台籍慰安婦受害者及倖存者應有轉型正義。
有些事雖然沈痛,卻不應被遺忘。台灣雖於2012年起將慰安婦史實列入高一歷史教科書中,但多半僅以一兩句簡單的描述帶過。關於臺籍慰安婦的權益爭取問題,蔡總統曾表示:「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應該告訴執政的國民黨政府,馬上去做。」如今,當了總統,卻「馬上」修理國民黨,對於慰安婦問題反倒不聞不問。蔡政府的轉型正義似乎少了臺籍慰安婦受害者。
建議政府:首先將慰安婦的轉型正義明確列入現行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草案中,以助倖存的二位慰安婦阿嬤繼續向日本政府求償。其次,則是將慰安婦議題及其歷史教育,搭配性別平等教育,擴大納入中小學教科書中;讓台灣的下一代瞭解屬於真正的台灣基層與弱勢婦女同胞的慘痛遭遇,並記取教訓,學習相關知識自我保護,並積極爭取婦女應有權益。

東吳拆完蔣公後 更該立慰安婦銅像
2017-12-03 王大師論壇

近年來,台灣迷上砍蔣公銅像的活動,或是對這威權遺物狂潑漆、貼冥紙。不要以為這些行徑都是沒修養的文盲所為,就連國私立名校都不可免俗。最新一輪想對蔣公銅像染指的教育機構,則是被蔣家厚愛的東吳大學。
不久前,東吳的覺醒青年們深感蔣介石為主導二二八事件的殺人魔,於是闖入大學圖書館內對蔣公銅像潑漆、破壞。目前東吳大學學生代表希望,將蔣中正銅像給整組拆掉,一勞永逸。校方則表示,銅像為校外人士捐贈,屬於「無主物」,因此無權處理。
然本人建議校方毋需如此扭捏、猶豫,就索性將蔣公銅像連根拆除作罷,反正這確實屬於威權時代的餘毒。倘若一個冷冰冰的銅像,會如此傷害學生的觀感與自尊,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將這破銅爛鐵就地移除吧。
但我瞭解與蔣家有長遠淵源的東吳,學風屬自由派,思維十分開放,理應支持更激進的作法才對。因此本人在此想到更有意義的壯舉,東吳應該比照南韓與美國舊金山市般,立下另一個撻伐威權體制的象徵物,也就是慰安婦銅像。台灣可以不久前逝世的小桃阿嬤為雛型。
這樣才是覺醒青年應該拆除的「威權最後一哩路」。畢竟,統治台灣本島的「外來政權」中,或許早期國民黨可算其一;因此,如果蔣公銅像如此礙眼,就拆了它吧!
但別忘了,另一個更血腥、更殘暴、更無良的外來政權,當然就屬日本帝國政權。當時的殖民政府,為了安撫駐地部隊,因此於全球各地強迫良家婦女充當慰安婦,供日軍當性奴隸,台灣當然也不可免俗。
然而,這段威權且慘無人道的歷史,卻絲毫無法在本島見到任何的紀念碑,或是供悼念的象徵物與國定假日。因此,本人建議東吳大學,可比照美總統川普初就任時,對打擊官僚主義的提議。川普當時建議,倘若政府欲立一條新監管措施,就必須同時間去除兩條舊規定。
同樣道理,本人建議,倘若台灣各級學校或是政府機關準備去除一個蔣公銅像以對抗威權體制,就必須另立兩座慰安婦銅像,以提醒台灣人,日本軍政府這顆更大的威權腫瘤依然流蕩在寶島。
畢竟,吾人只要隨便到北市繞繞,不是東一個新光三越,就是西一個日劇海報。整個台灣省彷彿小東京般,連西門町等地名都引用日式城鎮概念,根本威權再造,統戰連連。日本威權體制還透過綜藝節目等日系莒光園地,照三餐洗腦年輕人思維。因此必須立上慰安婦銅像,以平衡威權元素。
去除蔣公銅像,是在台灣人的心中,徹底解放國民黨舊權貴對台灣人民的壓抑;立上小桃阿嬤銅像,則是去除台灣人心中,對日本天皇與皇民的威權跪拜。後者的威權性,更大到就連台灣本土的「老綠男」,也跟著複誦大日本帝國的說帖,強調慰安婦均為「自願的」。
由此可見,台灣老一輩,甚至親日的年輕一代,仍深受日本軍國主義的荼毒,被這個威權2.0給無差別洗腦,捨棄女性性自主權不顧,甚至將自己的女性給無償奉獻給屠殺者享用,還幫人貼上遮羞布。如此威權到底的DNA深入骨髓,絕對需要被凸顯。熱愛顛覆權威的東吳覺青們,理應更該支持這倡議。
因此,就在圖書館中的蔣公銅像遭拆除後,東吳校方應比照南韓與舊金山市,隨即立上兩座新慰安婦銅像,以示顛覆皇民威權象徵。一座原地重建,另一座根據該校友人告知:東吳雙溪園區中,最顯眼的立銅像之處,就屬操場對面大街梯上的校徽前。
聽說這是東吳學生畢業時必拍照留念之地,在此立銅像合拍,也可一輩子提醒東吳的覺青們:當各位高高興興畢業時,全球仍有上萬名的慰安婦,因日本軍國主義的集體性侵,而不得長眠。
本人也期望,除了東吳外,這一座座的慰安婦銅像也能在台灣各大校園與公家機關遍地開花。原因是這些遠古的性奴隸們,不但無法被無能的台灣男性保護;就連過了70年後的小英政府,也在力挺促轉條例時,選擇對日本這個台灣人屠宰者的惡行悶不吭聲。也難怪韓國人會笑我們多被統治1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