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會】凱道原轉小教室總統道歉週年三場活動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email protected]
2017/07/31
資料來源: 

第一場

【原轉小敎室到總統原住民族日演講抗議行動】採訪通知

原轉小敎室三位發起人巴奈、那布、馬躍將在原轉會召集人蔡英文總統於8月1日原住民族日的公開演講時,在場外抗議總統向原住民族道歉一週年來,原轉會空轉,沒有實質調查權,無法調查原住民歷史與土地真相的失職表達嚴正抗議。

時間 |  8/1(二)上午9:50

地點 |  台大醫學院國際會議中心1樓(臺北市中正區徐州路2號)正門口

出席:巴奈、那布、馬躍、部落青年等二十餘人

第二場

【原轉小敎室總統道歉週年演說回應記者會】採訪通知

凱道夜宿抗議160天的原轉小敎室三位發起人巴奈、那布、馬躍將在原轉會召集人蔡英文總統於8月1日上午原住民族日及向原住民族道歉週年的公開演講後,邀請部落青年、學者、歌手下午在凱道部落舉辦公開回應記者會。

出席:施正鋒  東華大學民族發展與社會工作系教授

林飛帆 島國前進發起人

高蕾雅 歌手

啦法告 神山部落青年

林高捷 瑞祥部落青年

(名單陸續增加中 ,隨時更新)

時間 |  8/1(二)14:00

地點 |  凱道

第三場

【凱道小講堂總統道歉週年特別場】採訪通知

「小英道歉一週年,你怎麼說?」

「一個族群的成功,很有可能是建立在其他族群的苦難之上。除非我們不宣稱自己是一個公義的國家,否則這一段歷史必須正視,真相必須說出來」,這是去年8月1日原住民族日,蔡英文以總統身分代表政府,對原住民族道歉所說的一段話。然而一年過去了,「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原轉會)設置在總統府之下、由總統親自擔任召集人沒有促轉專法,也沒有實質調查權 ,試問蔡政府該如何找出真相?日前(7月29日)總統府副秘書長、原轉會的執行秘書姚人多受邀原民台「部落大小聲」節目專訪時也脫口說出:「按照台灣的憲政體制,總統府不應該有調查權」,沒有調查權的原轉會,要如何調查真相?沒有真相要怎麼原諒?要怎麼樣和解?

回顧小英總統去年道歉時,承諾作爲原轉會召集人的三大目標,「向原住民族報告歷史正義及轉型正義的執行進度」、「落實原住民族基本法,達成原住民族的歷史正義」、「建立原住民族的自治基礎」,進度嚴重落後、失焦,變成象徵性的行政業務辦理,便宜行事。原轉會每3個月才開一次會,目前只開過2次會毫無進度,花了10個月,對蘭嶼核廢料調查僅提初步真相調查報告,只找出兇手是當時核定的行政院兩任院長蔣經國、孫運璿,但是決策過程的細部真相,資料不齊全,如何處分?遷走蘭嶼核廢料的具體時間?此外,原住民轉型正義最核心的真相:「傳統領域土地調查」,卻因爲原民會公告的劃設辦法排除了私有土地,破壞傳統領域的完整性,為此原轉小敎室在凱道週邊和平抗爭了159天,至今還是沒有獲得具體回應。卻有原轉會委員花時間提案討論與轉型正義無關緊要的「恢復花東鐵路原住民車廂,來供給原住民來免費搭乘」。8月1日道歉週年,原轉小敎室將邀請六位講者一同討論「小英道歉一週年,你怎麼說呢?」歡迎媒體朋友出席採訪。

出席講者:

王閃耀KaisananAhuan  道卡斯族、中部平埔族群青年聯盟執行長

蔡政良 Futuru Tsai  台東大學公共與文化事務系教授、紀錄片導演

巴奈 Panai Kusui歌手

官大偉  政治大學民族系教授

施正鋒  東華大學民族發展與社會工作系教授

林飛帆  島國前進發起人

時間 |  8/1(二)19:30

地點 | 捷運台大醫院站1號出口

活動日期: 
2017/08/01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政府向原民道歉一週年 族人細數現況痛批:毫無改變
2017-08-02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文/公庫記者許詩愷

總統蔡英文上任後,在去年8月1日以政府層級公開向原住民族過去數世紀遭欺壓的歷史致歉,昨(1)日正好屆滿一週年。而原住民族委員會為此舉辦「全國原住民族行政會議」報告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的進度。不滿相關政策的民間團體前來圍堵出席活動的蔡英文,希望她遵守諾言並修改《傳統領域劃設辦法》;但約三十人被多層警力阻擋在會場外,只得對著台大國際會議中心呼喊「總統道歉,沒有改變」,下午則前往凱道再度重申訴求。
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小教室表示,傳統領域是過去部落集體生活、共治的範圍,雖然如今被政府劃分為公有或私有地,實際上仍和現代「財產權」概念不同,必須用原住民族的角度看待。導演馬躍·比吼(Mayaw Biho)指出,《原基法》第21條規定,政商開發前需先向當地住民諮商,討論通過後才能動工;今年二月公布的劃設辦法卻未納入政府定義的「族人私有地」,破壞了傳統領域的完整性,若私有地不受「諮商同意權」保護,恐讓山海面臨更多破壞。他希望退回現行版本,在正式立法前進行修改,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Icyang Parod)也應對此下台負責。
上午會議期間,原轉小教室等團體被阻擋在會場外,只能用手機觀看直播,最後步行返回在總統府周邊露宿160天的基地。去年蔡英文道歉前,原民團體也曾發起「為歷史正義而走」行動。徒步一個月前往凱道抗議的阿美族瑞祥部落青年林高捷(Musi)說,財團正在他的故鄉興建溫泉,施工廢土都被棄置到劃設辦法所謂的族人私有地上,「如果現在的劃設辦法通過了,那我的部落是不是要繼續被隨意開發?」
針對民間訴求,夷將在過去五個月內不斷強調,相關法案已在立院來回數年,如今有機會先通過「劃設辦法」已是一大進步;但《原基法》的諮商同意權僅包含「公有地」,保障「私有地」部份則會納入未來《原住民族土地及海域法》的立法。而夷將也表示,立法過程必須循序漸進,更要兼顧族群和諧。
不滿官方說詞的原住民轉型正義同盟,去年在8月1日總統道歉後靜坐凱道抗議,迫使蔡英文步出總統府,與在就職典禮中獻唱的知名音樂人巴奈·庫穗(Panai Kusui)對談。當時蔡承諾,若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尚有不足之處,政府會持續補足。
目前族人與支持者們已露宿近半年,卻未獲政府正面回應;警方更以影響交通動線為由,於今年6月2日的暴雨中拆除帳篷。7月24日原民會舉辦活動時,在場外和員警發生衝突的抗爭者們也遭民進黨立委谷辣斯·尤達卡(Kolas Yotaka)批評「進入體制內的運動才是真正的原住民運動,凱道上的團體有得到部落認同嗎」,引發激烈論戰。
蔡英文在昨日的會議致詞時表示,去年道歉承諾時的八項重點皆有初步成果:除了傳統領域之外,還包含設立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推動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調查蘭嶼核廢料、還原平埔族群的身份和權利等。
原民會進一步解釋:今年起原住民族語言正式成為國家語言,召開《原基法》推動會議的次數也遠高於過往,並陸續發布了《動保法》、《漁業法》和《森林法》相關解釋令。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則補充,將以最快速度送交立法院審議《原住民身分法》。
對於相關進程,馬躍認同部份內容,但也再次強調方向需調整、《傳統領域法》應修正,「轉型正義不是每年辦紀念會唱歌跳舞」。他認為,總統府的「原轉委員會」缺乏調查權,導致許多開發案和歷史爭議難以被挖掘;應該效法「黨產委員會」的架構,由行政院主管並賦予其實權。
「漢人不知道總統為何道歉,政府也沒問過族人是否同意,這樣叫做和解嗎?」東華大學民族發展與社會工作學系教授施正鋒對此說明,必須先調查原住民族受壓迫的歷史,釐清真相,再逐步追究責任,討論如何彌補,最後詢問族人是否願意原諒;若不被接受,就要把這段過程再做得更完善,甚至讓一般大眾理解,才是實踐轉型正義。
下午各團體重返凱道施放狼煙,細數蔡英文道歉一週年後的現況。中部平埔族群青年聯盟執行長Kaisanan Ahuan便批評,「行政院提出的身份法修改,根本不是多數人的意見」。他說明,修法會在原本的山地原住民、平地原住民之外,新增一條「平埔原住民」;但憲法僅保障前兩者的參政權,其它法條也必須為此逐一修改,延後族人們受保障的時間,此作法根本是迫使平埔族成為次等原住民。
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蕭竹均表示,雖然官方宣稱要守護族語,國高中校園卻缺乏必修課程,更未深入教授傳統文化的重要性;他甚至遇過部落孩童不願說族語,抱怨「族名不好聽、其他同學都聽不懂」。讓蕭竹均質疑,昨日原民會大肆宣揚的成果非常膚淺。
去年蔡英文承諾調查在蘭嶼掩埋核廢料的決策過程。根據原民會簡報,目前進度只釐清當初下令者為已逝行政院長蔣經國、孫運璿,而蘭嶼居民在事前並不知情。但今年台電仍持續運送核廢料至蘭嶼,引發當地達悟族人憤怒,在全島豎起反核旗抗議。昨日巴奈便在凱道替蘭嶼居民宣讀訴求,他們痛批政府的處理程序「缺乏誠意、以拖待變」,反對台電繼續使用蓋在達悟族傳統領域上的核廢料貯存場,並宣告「在核廢遷出前,我們拒絕接受政府道歉」。
日前總統府副秘書長、原轉會執行秘書姚人多在接受原民台節目訪問時回應「在歷次大大小小的會議裡面,我沒有對不起原住民過」,強調改革不是為了選票,也能理解民間團體的反彈。島國前進發起人林飛帆,則對姚人多以及谷辣斯和夷將等官員的發言表示遺憾。林飛帆說,抗爭者知道改革需要時間,但改革更需要溝通誠意,他依然尊重姚人多,只是不懂:進入體制的前夥伴們,為何變得寬以待己、嚴格處理社會運動?

總統向原民道歉滿周年 學者檢視八承諾
2017-08-01 15:58 聯合晚報 記者馮靖惠╱台北報導

今天是原住民族日,蔡英文總統向原住民族道歉也滿一周年。東華大學民族事務與發展學系副教授陳張培倫表示,檢視當初蔡總統的八項承諾,原轉會確實成立,也公告傳領劃設辦法,「蔡總統做到了,但一不小心也可能做壞了」;明明可以創造一個歷史定位、為台灣族群平等往前跨一步,但這一步似乎讓原民社會「無感」。
陳張培倫說,蔡總統把原轉會當成任務型編組,不走法治化路線;而原轉會的「人治」色彩太重,運作模式沒有明確法源依據,蔡總統卸任後,「下一任總統還會蕭規曹隨嗎?」
陳張培倫提醒蔡總統,「原住民族過去400年來遭受的殖民傷害,不可能在4年、8年處理完畢,這可能是10年、20年長期的大工程」;為了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的長久之計,蔡總統應該「好人做到底」,給原轉會一個明確的法源基礎。
「不當黨產條例過了,原住民族轉型條例還躺在那裡。」陳張培倫說,蔡總統若真為原住民好,應把原住民族轉型正義比照「處理不當黨產」的模式,設一個條例和組織專門處理。
長期參與原住民族事務的淡江大學教授包正豪表示,去年8月1日後,蔡政府開始推託所有對原住民族權利保障的承諾,「我們怎麼能夠相信一個輕信寡諾的政府呢?」
包正豪說,原住民權利問題一直都不是藍綠問題,而是族群利益衝突;民進黨政府再次證明,所有道歉都是政治姿態,不過想搏個「進步」名聲。
包正豪說,一年過去,蔡英文的承諾沒有一樣完成,民進黨真的還期望能夠獲得原住民的支持嗎?還是把原住民當成隨時拋棄的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