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服員休天災假 被控國安事件
莫非戒嚴復辟?

2017/08/01
人民民主陣線成員、前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執行長

甫於7月1日升任自由時報總編輯的鄒景雯,7月31日在自由時報發表特稿,針對長榮航空500多名空服員依法請「天災假」的維護勞工權益行動,指控其背後是具有左統色彩的工運者桃產總在操盤,已超越單純的勞工權益問題,目標是發動陸海空聯合大罷工,以達到癱瘓運輸、打擊政府的目標。她呼籲民進黨政府基於社會穩定、國家發展、以及絕大多數人民的權益,必須提高層級,採取有效作為因應。鄒景雯將勞工合法維護勞動權益的行動,昇高到危害國安的層級,所謂提高因應層級,難不成是要民進黨政府出動軍警鎮壓工運嗎?此等用心,令人不寒而慄!

長榮航空企業工會昨日針對長榮空服員請天災假爭議,召開記者會說明,澄清航班大亂是因公司調度失靈,不應歸咎合法請假的空服員。(圖截自網路)

此次長榮500多名員工請「天災假」,完全依照勞動部公佈的「天然災害發生事業單位勞工出勤管理及工資給付要點」以及資方在7月29日公佈的天災假公告,依法提出申請,本就是勞工合法之權力行使,任何一個長榮空服員都有權利向資方申請。鄒景雯沒有提出明確證據,就直接指控這次請假事件背後有桃產總在操盤,一般記者都不會如此做,但為何資深的新聞從業人員鄒景雯卻如此做?退一步而言,就算此事件背後真有桃產總在暗中協助策畫,不也是自主總工會協助會員工會維護勞工權益的應有之舉嗎?鄒景雯這樣的資深媒體人怎麼會連這基本認識都沒有?最糟糕的是,鄒景雯將桃產總定性為「左統」,將其與中共連結在一起,暗示華航、台鐵及這次長榮集體休假事件,背後都是中共在策畫,將勞工合法維護權益的行動上綱到國家安全事件,提供政府「合法」鎮壓工運的正當性,這樣的論述,真是令人感到恐怖!

去年梅姬颱風襲台,各家航空公司都停飛,卻唯獨長榮航空仍有多架班機降落桃園機場,不僅罔顧員工安全,引起員工不滿,更遭外界批評「硬飛」,在長榮工會抗議下,長榮航空事後發布公開信向員工道歉,經勞資雙方協商後,終於設立「天災假」。鄒景雯不追究長榮航空長期追求利潤、漠視勞工安全的惡劣行徑,反倒以有「左統色彩」的桃產總在背後操盤進行指控,就是要操弄統獨議題將桃產總扣上「左統」的政治帽子,來否定這些空服員合法請假行動的正當性。此種手法就如同2002年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舉辦工人秋鬥「勞工六不起」大遊行,抗議民進黨政府無力解決勞工失業問題,被民進黨立委李明憲、李鎮楠以及台聯立委廖本煙聯合抹黑,指控秋鬥是「國共合作,鬥臭台灣」的扣帽子手段如出一轍,都是害怕勞工有自主性,動用政治手段箝制人民自主意識。鄒景雯文中還提到檢調已經展開調查此次請假事件,果真如此,那就是法西斯政府才有的行徑!邱太三部長應該出面說清楚。

參與過台灣自主工運的人大多知道,長榮集團長期以來以「零工會」政策自豪,公然剝奪勞工法定的團結權。20多年前,長榮重工的勞工籌組工會,立即被當時的總裁張榮發下令鎮壓,將工會幹部全部開除。如今長榮航空員工,在被鄒景雯指為「左統」的桃產總的協助下,成功組織成立工會,是航空業勞工團結權的一大進步。去年在桃產總的協助下,華航空服員罷工成功,對長期任由資方剝削的航空業勞工,無疑是打了一劑強心針,鼓舞航空運輸業勞工以集體力量捍衛勞動權益。但這一切在鄒景雯眼中竟都成了密謀進行聯合大罷工,企圖顛覆政府、危害國家安全的陰謀行動,不禁讓人時空錯亂,彷如置身國民黨戒嚴時期。

還記得我年輕剛投入工運時,在1989年遠東化纖罷工事件後,國民黨政府開始打壓工運,1990年時任行政院長的郝柏村,面對此起彼落的工運抗爭,竟公然指控這些工運抗爭背後都是一些「工運流氓」在領導策畫,要求嚴辦,只要符合檢肅流氓條例的要件,治安單位應依法檢送司法機關處置,絕不寬貸。看來郝柏村當時鎮壓工運還算「客氣」了,「只」將工運抗爭當作治安事件處理。鄒大總編輯顯然更勝一籌,直接將工運抗爭當作攻擊政府的「國安事件」在對待,如此法西斯思維,實令人不寒而慄。更嚴重的是,她在文末還指出政府部門已經就此進行戒備,果真如此,台灣勞工都得面對民進黨政府對工運即將展開的鎮壓行動,而且這一次不只是被當危害治安的「流氓」而已,而可能是攻擊政府的「叛亂犯」。

責任主編: 

回應

桃縣產總怎麼會是左統?勞動黨和新竹產總裁比較屬於左統性質吧。

長榮休假證明 沒工會就完蛋
2017-08-02 觀策站 王大師(專欄作家)

尼莎颱風襲台,長榮航空空服組趁機請天災假,最後釀成航班大亂。這件事是好事嗎?當然!這凸顯出台灣勞資關係的不平等狀態。試問,就算這是勞工「故意」請假給資方難看,這反映出本島如何的勞資病灶?
是這些空姐們吃飽了沒事幹嘛?是台灣勞工天生憤世嘛?是她們不夠積極努力嘛?答案恐怕都是否定的。根據《富比士》2012年刊過的一篇報導指出,台灣勞工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生產力高的勞動力。不但加班時數高、工資也普遍低,更比先進國家員工來的不知抱怨;拿著比世上許多國家不知爛幾倍的福利,口中還複誦著老闆掰出的「員工守則」及「職場美德」。這些直比《二十四孝》般的迂腐教條,把勞工訓得如「臥冰求鯉」般愚忠。
但慣老闆們通常除了關心KPI與忠誠度外,不會對這些員工的心理、家庭與未來展望有多大興趣,更遑論執行長期勞工職能投資。
這次長榮空服組之所以會鬧大,只有一個原因,不是因為他們過得爽,或是天生反骨,而是航空業背後有個強有力的產業工會支持著。雖然台灣的工會在國際而言,仍屬小兒科等級,但就算如此不中用,也能促成顯著影響力。
試想,倘若能作到如南韓、德國與法國等級,本島勞工的福利又會是如何?因此這次長榮的勞資矛盾可被凸顯出。再說一次,不是長榮空姐們懶惰、反骨,而是背後有工會。也就是這原因,台灣只有兩大右派政黨的權力生態,已看不下去了。
自從不久前一位不知民間疾苦,死都不願多繳稅、見到高匯率的張忠謀,抱怨台灣組工會太容易。台灣藍綠兩大政營的立委彷彿接到指令般,莫不興起檢討勞動政策的邪念。立委諸公首先將大刀砍向由國民黨起草、民進黨收尾的「一例一休」政策,在大砍七天假後又把主意打到將一例一休送入手術室中肢解。倘若成功如願,勞工的七天假會還嘛?想得美!
如今彷彿嫌閹割一例一休還不夠,朝野立委們居然還要將髒手伸入《工會法》,表示可修正相關條文,以調高籌組工會門檻、限縮航空運輸業罷工權,保障民眾權益。
講保障民眾權益過於沈重,幫資方保障營收才是中肯。倘若台灣能夠擁有更堅實的《工會法》,這些民眾的權益早就因本身勞動福利的調高而立即增加。運輸系統的調整,則由企業高層自己想辦法就好。
怎麼?罵了勞工一輩子「草莓族」、「豬腦袋」後,如今要資方想個更佳的營運方式,自己也成了個「草莓族」、「豬腦袋」了嗎?相信應該不是,而是慣老闆們能閃就儘量閃;畢竟Cost-Down才是台商成功的要訣。
台灣最近被郭台銘入白宮的新聞給沖昏頭,以為一切都是資方說了算,以為大老闆說的永遠是對的。張忠謀一下抱怨台幣過高,彭淮南就緊張地幫忙做帳;郭董一說政治要為經濟服務,立委就跪著接聖旨。都是這樣嘛?
沒有勞工辛苦的付出,那來台股破萬點的成績?可悲的是,台勞的實質薪資卻卡在17年來同樣水位,貧富差距卻飆到歷史新高。目前勞工唯一能抵擋資方的武器只剩工會,如今也要被一時行使「合法權益」的理由給閹割,合理嘛?
還是一句,還好華航、長榮背後有工會,否則他們的待遇不知會有多悽慘。而台灣廣大閉嘴中的勞工們,不是因為多熱愛工作或是內心夠認份,而是背後沒龐大的工會,只好「認命」。這差異十分之大。
因此看懂這差別的勞工們,你們應該對轄區的立委施壓,要求自己也要長榮般的待遇,一起組更多的工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