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服員休天災假 被控國安事件
莫非戒嚴復辟?

2017/08/01
人民民主陣線成員、前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執行長

甫於7月1日升任自由時報總編輯的鄒景雯,7月31日在自由時報發表特稿,針對長榮航空500多名空服員依法請「天災假」的維護勞工權益行動,指控其背後是具有左統色彩的工運者桃產總在操盤,已超越單純的勞工權益問題,目標是發動陸海空聯合大罷工,以達到癱瘓運輸、打擊政府的目標。她呼籲民進黨政府基於社會穩定、國家發展、以及絕大多數人民的權益,必須提高層級,採取有效作為因應。鄒景雯將勞工合法維護勞動權益的行動,昇高到危害國安的層級,所謂提高因應層級,難不成是要民進黨政府出動軍警鎮壓工運嗎?此等用心,令人不寒而慄!

長榮航空企業工會昨日針對長榮空服員請天災假爭議,召開記者會說明,澄清航班大亂是因公司調度失靈,不應歸咎合法請假的空服員。(圖截自網路)

此次長榮500多名員工請「天災假」,完全依照勞動部公佈的「天然災害發生事業單位勞工出勤管理及工資給付要點」以及資方在7月29日公佈的天災假公告,依法提出申請,本就是勞工合法之權力行使,任何一個長榮空服員都有權利向資方申請。鄒景雯沒有提出明確證據,就直接指控這次請假事件背後有桃產總在操盤,一般記者都不會如此做,但為何資深的新聞從業人員鄒景雯卻如此做?退一步而言,就算此事件背後真有桃產總在暗中協助策畫,不也是自主總工會協助會員工會維護勞工權益的應有之舉嗎?鄒景雯這樣的資深媒體人怎麼會連這基本認識都沒有?最糟糕的是,鄒景雯將桃產總定性為「左統」,將其與中共連結在一起,暗示華航、台鐵及這次長榮集體休假事件,背後都是中共在策畫,將勞工合法維護權益的行動上綱到國家安全事件,提供政府「合法」鎮壓工運的正當性,這樣的論述,真是令人感到恐怖!

去年梅姬颱風襲台,各家航空公司都停飛,卻唯獨長榮航空仍有多架班機降落桃園機場,不僅罔顧員工安全,引起員工不滿,更遭外界批評「硬飛」,在長榮工會抗議下,長榮航空事後發布公開信向員工道歉,經勞資雙方協商後,終於設立「天災假」。鄒景雯不追究長榮航空長期追求利潤、漠視勞工安全的惡劣行徑,反倒以有「左統色彩」的桃產總在背後操盤進行指控,就是要操弄統獨議題將桃產總扣上「左統」的政治帽子,來否定這些空服員合法請假行動的正當性。此種手法就如同2002年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舉辦工人秋鬥「勞工六不起」大遊行,抗議民進黨政府無力解決勞工失業問題,被民進黨立委李明憲、李鎮楠以及台聯立委廖本煙聯合抹黑,指控秋鬥是「國共合作,鬥臭台灣」的扣帽子手段如出一轍,都是害怕勞工有自主性,動用政治手段箝制人民自主意識。鄒景雯文中還提到檢調已經展開調查此次請假事件,果真如此,那就是法西斯政府才有的行徑!邱太三部長應該出面說清楚。

參與過台灣自主工運的人大多知道,長榮集團長期以來以「零工會」政策自豪,公然剝奪勞工法定的團結權。20多年前,長榮重工的勞工籌組工會,立即被當時的總裁張榮發下令鎮壓,將工會幹部全部開除。如今長榮航空員工,在被鄒景雯指為「左統」的桃產總的協助下,成功組織成立工會,是航空業勞工團結權的一大進步。去年在桃產總的協助下,華航空服員罷工成功,對長期任由資方剝削的航空業勞工,無疑是打了一劑強心針,鼓舞航空運輸業勞工以集體力量捍衛勞動權益。但這一切在鄒景雯眼中竟都成了密謀進行聯合大罷工,企圖顛覆政府、危害國家安全的陰謀行動,不禁讓人時空錯亂,彷如置身國民黨戒嚴時期。

還記得我年輕剛投入工運時,在1989年遠東化纖罷工事件後,國民黨政府開始打壓工運,1990年時任行政院長的郝柏村,面對此起彼落的工運抗爭,竟公然指控這些工運抗爭背後都是一些「工運流氓」在領導策畫,要求嚴辦,只要符合檢肅流氓條例的要件,治安單位應依法檢送司法機關處置,絕不寬貸。看來郝柏村當時鎮壓工運還算「客氣」了,「只」將工運抗爭當作治安事件處理。鄒大總編輯顯然更勝一籌,直接將工運抗爭當作攻擊政府的「國安事件」在對待,如此法西斯思維,實令人不寒而慄。更嚴重的是,她在文末還指出政府部門已經就此進行戒備,果真如此,台灣勞工都得面對民進黨政府對工運即將展開的鎮壓行動,而且這一次不只是被當危害治安的「流氓」而已,而可能是攻擊政府的「叛亂犯」。

責任主編: 

回應

桃縣產總怎麼會是左統?勞動黨和新竹產總裁比較屬於左統性質吧。

長榮休假證明 沒工會就完蛋
2017-08-02 觀策站 王大師(專欄作家)

尼莎颱風襲台,長榮航空空服組趁機請天災假,最後釀成航班大亂。這件事是好事嗎?當然!這凸顯出台灣勞資關係的不平等狀態。試問,就算這是勞工「故意」請假給資方難看,這反映出本島如何的勞資病灶?
是這些空姐們吃飽了沒事幹嘛?是台灣勞工天生憤世嘛?是她們不夠積極努力嘛?答案恐怕都是否定的。根據《富比士》2012年刊過的一篇報導指出,台灣勞工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生產力高的勞動力。不但加班時數高、工資也普遍低,更比先進國家員工來的不知抱怨;拿著比世上許多國家不知爛幾倍的福利,口中還複誦著老闆掰出的「員工守則」及「職場美德」。這些直比《二十四孝》般的迂腐教條,把勞工訓得如「臥冰求鯉」般愚忠。
但慣老闆們通常除了關心KPI與忠誠度外,不會對這些員工的心理、家庭與未來展望有多大興趣,更遑論執行長期勞工職能投資。
這次長榮空服組之所以會鬧大,只有一個原因,不是因為他們過得爽,或是天生反骨,而是航空業背後有個強有力的產業工會支持著。雖然台灣的工會在國際而言,仍屬小兒科等級,但就算如此不中用,也能促成顯著影響力。
試想,倘若能作到如南韓、德國與法國等級,本島勞工的福利又會是如何?因此這次長榮的勞資矛盾可被凸顯出。再說一次,不是長榮空姐們懶惰、反骨,而是背後有工會。也就是這原因,台灣只有兩大右派政黨的權力生態,已看不下去了。
自從不久前一位不知民間疾苦,死都不願多繳稅、見到高匯率的張忠謀,抱怨台灣組工會太容易。台灣藍綠兩大政營的立委彷彿接到指令般,莫不興起檢討勞動政策的邪念。立委諸公首先將大刀砍向由國民黨起草、民進黨收尾的「一例一休」政策,在大砍七天假後又把主意打到將一例一休送入手術室中肢解。倘若成功如願,勞工的七天假會還嘛?想得美!
如今彷彿嫌閹割一例一休還不夠,朝野立委們居然還要將髒手伸入《工會法》,表示可修正相關條文,以調高籌組工會門檻、限縮航空運輸業罷工權,保障民眾權益。
講保障民眾權益過於沈重,幫資方保障營收才是中肯。倘若台灣能夠擁有更堅實的《工會法》,這些民眾的權益早就因本身勞動福利的調高而立即增加。運輸系統的調整,則由企業高層自己想辦法就好。
怎麼?罵了勞工一輩子「草莓族」、「豬腦袋」後,如今要資方想個更佳的營運方式,自己也成了個「草莓族」、「豬腦袋」了嗎?相信應該不是,而是慣老闆們能閃就儘量閃;畢竟Cost-Down才是台商成功的要訣。
台灣最近被郭台銘入白宮的新聞給沖昏頭,以為一切都是資方說了算,以為大老闆說的永遠是對的。張忠謀一下抱怨台幣過高,彭淮南就緊張地幫忙做帳;郭董一說政治要為經濟服務,立委就跪著接聖旨。都是這樣嘛?
沒有勞工辛苦的付出,那來台股破萬點的成績?可悲的是,台勞的實質薪資卻卡在17年來同樣水位,貧富差距卻飆到歷史新高。目前勞工唯一能抵擋資方的武器只剩工會,如今也要被一時行使「合法權益」的理由給閹割,合理嘛?
還是一句,還好華航、長榮背後有工會,否則他們的待遇不知會有多悽慘。而台灣廣大閉嘴中的勞工們,不是因為多熱愛工作或是內心夠認份,而是背後沒龐大的工會,只好「認命」。這差異十分之大。
因此看懂這差別的勞工們,你們應該對轄區的立委施壓,要求自己也要長榮般的待遇,一起組更多的工會吧!

保防法與防滲透法-意欲何在?
2017-05-06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矛盾

在三月初,調查局推出的「保防法」引發社會譁然,其法案內容賦予國家部門可以任意調查盤問、扣留文件物資及至定罪判刑其認為「危害國安」之組織,被抨擊為民主倒退、白色恐怖復辟。但民進黨「英系」立委並未就此放棄,隨後又拋一個新的「防滲透法」,聲稱要防範假新聞、維護國家安全、防範敵國滲透。英系立委陳明文亦說:「自520新政府就職以來,由中國資金發起成立假新聞網站群不斷地對台灣內政發動攻擊。」但這一切都只是為了給國家監控的強化予以一種國族主義的正當性。
台灣統治階級意識到,經濟危機愈來愈嚴重,階級矛盾將愈來愈激烈。工人階級的反抗越來越積極,統治階級的憂慮加深。而這些年間工運帶來的鼓舞作用,加之民進黨的親工人假面被自身的實踐揭穿,台灣的統治階級中有部分派別認識到,需要強化國家機器對社會的監控,準備在未來的日子打擊工人運動的成長。
我們可以看到,台灣的政治真空不斷在擴大,群眾普遍的憤怒與不滿情緒並未隨著政黨輪替而消退。藍綠兩黨不斷在失去來自基層的支持,更多的是基層群眾對於兩黨金權政治的怨憤。這不是台灣統治階級樂見的狀況,一方面它們試著支持與影響新面孔來填補政治真空,另一方面盤算著加強國家機器的武裝。
過去國民黨一黨獨裁時期,所謂白色恐怖首先是為了鎮壓在台的地下共產黨人,及至是一切左翼分子與一切反政府勢力。「反共防諜」的維穩宣傳遍及整個社會、扎入生活的各個細節,強化了國民黨對台灣社會的控制,維持了當時的軍事獨裁體制。
而中共今日淪為資本主義一黨獨裁的政體,中國政府用「防範外國勢力」這種民族主義的說詞來推行鎮壓群眾運動、維持獨裁的政策,維穩經費至14年已達8000億台幣。而這樣的套路並非首例。美國政府亦透過「反恐戰爭」的說詞來強化對於美國國內的全面監控,反恐只是名義,實質是對內監控反政府的力量。
而今時,「防範共諜」也成為台灣統治階級可利用的工具,因著中國多次發表強硬的言論與軍事恫嚇,這給了台灣統治階級一個強化國家監控的理由。過去蔣介石以此維持獨裁,今日台灣統治階級試圖以此來給反政府勢力扣上一個「共諜」的帽子。利用群眾對中國政治控制的憂慮感,推行反人權、反民主的政策,這是統治階級為打壓群眾運動所做的準備。我們社會主義者反對中國對台的政治控制,同時也反對台灣政府任何反民主的政策!
部分統治派別,他們以「中國因素」作為恫嚇人民的籌碼,同時指控台灣國內遍布中國間諜與「假新聞網站」,但實際上它們最主要針對的並非中國、而是未來國內的階級鬥爭。早在過去扁政府八年,就有部分民進黨人將工人運動抹黑成「國民黨與中國政府的陰謀」,試圖藉此分化工人、打壓工運。
近年日本安倍政府設立《特定秘密保護法》,而引起十多萬群眾抗議。香港政府也將為《國家安全法》立法,相信引發五十萬人抗議。既有的民主權利不是從天而降,是群眾鬥爭的成果。同樣的,當資產階級的統治受到挑戰之時,它也會想剝奪掉這有限的民主權利,包括工會組織權利、抗議集會權利、新聞自由等;只要有需要,他們可以把工人運動的活躍分子丟到監獄裡。而這取決於未來階級鬥爭的發展與力量對比。工人階級若能捍衛這些權利,對於反對資本主義的抗爭將會更為有利。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反對保防法和防滲透法,反對一切的政治審查,捍衛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主張打倒維護本國統治階級權力的台灣國安部門。我們要求中共與其他帝國主義的情治人員滾出台灣,但這只有一場獨立於統治階級以外、聯合兩岸群眾的團結鬥爭才能做到。

恐嚇勞工、暗助資方,不分聯合、中時與自由!
2017-01-07 自己的假自己救!FB

幾天前,先是聯合新聞集團(聯合報、經濟日報)以及旺旺中時新聞集團(中國時報、工商日報)共同開砲,集中火力,掩蓋、扭曲砍假已幫資方從勞工身上一年多賺走630億元,甚至不惜「製造新聞」,大肆宣傳砍假與一例一休造成資方成本大漲,使得資方安排勞工加班與超時工作彈性盡失,幫工商團體大老闆們編織、羅列各種藉口,好讓雇主順勢要脅勞工與社會,一方面調漲售價,一方面進一步打壓勞權。更企圖創造空間,讓大老闆可以在下一輪的鬥爭(放寬彈性工時;放寬責任制;增加勞動派遣;減少雇主勞保負擔等)當中,繼續向勞工全面攻擊。
今天,果然輪到號稱「台灣優先、自由第一」的自由時報接棒,在報老闆定調後,大動作騰出兩個完整版面,直接要求記者填版面,極盡可能的順著前幾天旺中集團與聯合新聞的基調,繼續恐嚇勞工,繼續幫資方宣稱「砍假、一例一休」會造成成本大增、用人彈性盡失,繼續重複著與旺中、聯合新聞一樣的論調,幫資方藉此機會大吐假苦水!終於,在幫助資方做球、開道攻擊勞方的「大是大非」上,台灣三大主流平面媒體終於肩並肩站在一起了。
事實上,在這種攸關全台900萬勞工與上千萬勞動者家庭利益的關鍵議題上,在這種關於所有工商團體、資本家能否從勞工身上剝削出更多利潤的議題上,我們才能夠見證到,經營台灣的主流平面媒體的資方老闆們,其實,也不過就是一個樣!
比較重要的是,我們能否看穿這個事實,掃除這些迷霧,不被這些惡意而且虛假的訊息所誤導,混淆了勞資之間必然的衝突與矛盾。可以預見的,從這些「得寸近尺」的資方進一步對勞工發動全面總攻擊的前兆看來,未來勞工在爭取權益的路上,在抵抗政策與法令繼續改惡的路上,勢必將會面對到更艱難的環境。我們除了做好心理準備、團結起來奮力回擊以外,別無選擇!

長榮罷工被「共匪」操弄 《自由》總編上沃草辯解
2017-08-01 上報快訊

《自由時報》總編輯鄒景雯31日針對「勞方罷工」撰寫一篇特稿,直指空服員罷工爭取權益是「惡例」,並指近日多起的罷工行動都與「中國共產黨」的運作模式相似;此說法引來網友一片撻伐,網媒《沃草》甚至舉出戒嚴時期因糾眾要求提高工資被判為匪諜的案例。沒想到鄒景雯1日親上《沃草》臉書留言,與網友激辯。

這篇標題為「調查採訪》真正目標 聯合大罷工?」的報導寫道,「比對華航、台鐵、長榮的工會行動,其行為模式愈來愈一致。巧合的是,中國共產黨講究『黨的建設』、『統一戰線』、『武裝鬥爭』,所謂三大法寶,在近來的這些行動中,到處可以看到痕跡。」網友認為,鄒景雯此篇報導將罷工行動扣上「中國共產黨」的標籤。
另外,報導中也提到「由於每個個案的背後,均來自同一個操盤者,即桃產總、具有左統色彩的工運者」,直指華航空服員日前的罷工活動創下了「惡例」。
而在該篇報導刊出的同日晚間,網媒《沃草》在臉書撰文也引述了該則報導內容,並舉白色恐怖時期一名工人為真實例子,「真的有罷工被當作匪諜的案例」,帶出鄒景雯「共匪說」的質疑。
《沃草》指出,在1952年時,有一名臨時工黃啟明在高雄燕巢當工廠臨時工,被指出加入「匪諜」,糾眾要求廠方提高待遇,如不應允就要發動罷工。最後,黃啟明雖要求廠方提高待遇,未獲允許,但因病離職,並未參與罷工。最後判決是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且全部財產除酌留其家屬必需生活費外,全數沒收。

然而,被網友認為無故將長榮空服員罷工冠上「共匪」標籤的鄒景雯,1日上午也在《沃草》臉書留言串中與網友激辯。她認為,不該在沒有歷史脈絡、法律常識的情況下將此次長榮的罷工行動與「共匪」扣上關係。
鄒景雯指出,動員戡亂時期已經在1991年終止,懲治匪諜條例也在同年廢除,「匪諜」已經走入歷史。1992年更已修正刑法100條,思想犯無罪。她進一步指出,當今的憲政下,「共諜」的認定為交付國防與公務機密,涉及的是國安法、刑法109條、111條。 鄒景雯提出質疑,是否涉及《刑法》153條者,與「共匪」何干?她寫道,即使是貴方所稱的「共匪」,亦屬思想範疇,何須判定?又要什麼證據?最後她批評,「硬將無關之事強加比附,也要有基本的歷史脈絡與法律常識才好。」 但網友認為,鄒景雯在特稿中無故將近日的工會罷工扣上「中國共產黨」的標籤,隔日又批評不該在沒有歷史脈絡、法律常識的情況下隨意將人「匪諜」扣上關係,「鄒景雯為什麼拿昨日之我出來打臉勒?」
對於網友質疑鄒景雯有論點有矛盾之處,《上報》去電報社轉達提問。但至截稿為止,她並未回覆。

工會不是洪水猛獸 民進黨別只和資方站在一起
2017年08月02日 蘋果即時 黃宋儒/台灣電子電機資訊產業工會理事長

數天前的 7 月 30 日,受尼莎颱風影響全台停班停課,長榮航空首次有 500 名空服員請天災假,很多災假組員都是在前一天請好假,而公司卻利用時間差,製造出空服員臨時請假造成大家不便的假象,將「取消約 50 個航班,影響萬餘旅客」的責任怪罪於基層(甚至當天有不少空服員想銷假回去上班,反而遭公司拒絕,顯見這是高層惡意把調度疏失推給基層)。
事實上,我們查閱去年的新聞:2016 年 9 月 28 日梅姬颱風襲台,民航局統計航班至少取消 717 架次,唯有長榮航空上演「綠色天空」事件,公司將颱風天飛行視為必然,硬飛的結果導致 16 架長榮班機盤旋台灣上空等待降落,怵目驚心的景象至今仍震懾人心。
由於「綠色天空」事件險象環生,引發各界批評長榮「罔顧人命」,去年 10 月 1 日,長榮航空董事長林寶水對內部員工發出道歉信;今年 4 月 27 日,長榮航空更因為「硬飛」事件而被民航局開罰 120 萬元。而空服員職業工會長榮分會向資方協商的結果,也讓長榮的員工先於《勞基法》修法,爭取到「天災假」。(目前颱風假尚未完成立法,導致勞工在颱風當天未出勤可能被扣薪,或是被強迫冒險出勤,嚴重傷害勞工的權益。最近的一例,就是高雄市府前天 7 月 31 日宣布停班停課,但日月光高雄廠不甩政府停班公告,因「雨不夠大」要員工照常上班,高雄市勞工局卻說,依現行法規,勞工局對天災假的薪水發放只能「建議」,如果勞工不出勤被扣薪,勞工局也無法可罰。)
回顧完這些前情提要,我們知道,此次長榮空服員請天災假,完全是「於法有據」。孰知在取消航班的隔天,各種非難、抹黑和抹紅竟鋪天蓋地而來:《自由時報》總編輯鄒景雯直指請假目的為「聯合大罷工」,背後有政治圖謀;法務部政務次長陳明堂表示,如果有人強迫空姐請假,或煽惑他人非法罷工,恐觸犯強制或煽惑他人犯罪,法務部將責成高檢署指示轄區檢方儘速調查。
網路時代的好處就是足跡太明顯、掌權者的幹話隨時會被檢視,馬上就有眼尖的網友挖出鄒總編在 2013 年支持秋鬥勞工遊行、主張媒體從業人員「應該與勞苦階級站在一起」的自打臉文;律師界也隨即發動了連署聲明,譴責法務部違反行政中立、濫權調查。
更有甚者,一些見獵心喜的立法委員們,開始把矛頭指向修改《工會法》,想要以「調高籌組工會門檻」來解決「罷工亂象」。
今年一月,蔡英文總統以「這不是跟我說,去跟你老闆說」來回應向他喊話想放假的隨行記者,當時雖然批評大於讚聲,但這句話的本質並沒有錯。權益不是天上掉下來而是爭取來的,受雇者若想提升勞動條件和待遇,就應該團結起來和雇主與主管協商。但沒有強力工會做後盾的員工,如何有本錢「去跟老闆說」呢?
目前台灣工會涵蓋率偏低,共有 130 多萬間企業,工會卻不到 1 千個。此外,現行法令規定要 30 人以上才能組工會,但鄰近的韓國、日本和香港等國不到 10 人就可組工會。因此,如果真正要符合台灣中小企業佔多數的現實狀況,增加工會組織率打造健全的團體協商機制,就該推動工會法修法降低組工會門檻!
過去在黨國威權時代,工會組織和工人運動被執政者視為洪水猛獸,因此集體勞動法的立法精神大多是「管制」大於「保護」,對於發展健全的工會生態有所窒礙。而街頭運動出身的民進黨,早年強調創黨精神是「和勞苦大眾站在一起」,蔡英文總統在 2012 和 2016 年的競選理念也是「眾志成城的小豬撲滿」和「勞動政策六大主張之一是增加工會的涵蓋率」。
近年來公民意識逐漸抬頭,台灣人開始投身關心政治、各種公共議題並著手改善生活環境。此時的民進黨政府正處於黨旗的綠色十字路口上,在當前勞動意識正萌芽茁壯的台灣社會裡,如果一味顢頇地選擇和慣性違法壓榨員工的工商團體站在一起、甘願淪為資方打手,將有愧於當初廣大支持者匯聚的民意,失足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回應自由時報抹黑-- 誰才是中共同路人?
2017/09/28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矛盾

7/31號,自由時報在頭版特稿《真正目標 聯合大罷工?》一文中,影射近年活躍於工運中的桃園市產業總工會是中共在台組織,試圖將今日工運抹黑為中共在台的顛覆行動,又呼籲政府全力升級防堵層次。這也解釋了蔡英文以防止中共滲透為藉口推行保防法與防滲透法,最終目的卻是為了鎮壓工人階級組織和運動。可見台灣工運的強化已為資產階級敲起警鐘,使資產階級報章要求民進黨鎮壓工人抗爭。
而在國會與政府部門之中,也紛紛出現了附和之聲。500位長榮空服員在颱風來臨時為了生命及公共安全依規定請天災假,法務部次長卻表示:「帶頭者也可能觸犯煽惑他人違背法令罪…煽惑以合法休假之名,行非法罷工之實…」
在國會中,又有不分黨派的多位立委表示,工會籌組太容易,應提高工會籌組門檻。但事實上,台灣有七成勞工受雇在中小企業中;而這些中小企業平均雇傭人數僅只有4.6人,距離成立工會門檻的30人相差甚遠,因此有極大多數的中小企業勞工在現行法例下被間接禁止組成企業工會。
為何今日台灣的交通運輸業工運紛紛竄起?這絕非如自由時報總編輯所說是純粹由「職業運動者」煽動而起。推動這些工人出來抗爭的,首先是長期惡劣的勞動條件。華航空服員從抗議紅眼航班到反對責任制的罷工,台鐵運務員為反對"日夜休-三班制"造成的全年過勞無休而發動依法休假的抗爭;工人對抗著過勞的勞動條件,爭取公共運輸的安全,鼓舞更多沉默的基層工人組織起來。
台灣資本家的利益才是與中共一致,他們才是中共在台的代言人;只要有利可圖,他們更希望讓中國工人繼續活在資本主義一黨獨裁底下,因為這保障了他們在中國對工人與環境的剝削。依賴中國市場的資本家們為著他們的生意,亦需要跟中共保持友好;更有部分的台資希望藉著中國帝國主義的向外擴張(如一帶一路),從中分得杯羹。替著中共在台施加影響力的,正是這些台灣的資本家們。蔡英文也為了服務親中資本的利益,在兩岸政策上態度極為軟弱,不敢挑戰中共的兩岸政策。
台灣工人階級不但不是中共代言人,他們的反抗更能鼓舞中國工人反抗台資與中共這個同盟。兩岸工人階級才是中共的最大敵人。自由時報歇斯底里的散播謊言,可見台灣工人階級的鬥爭已令資本家提心吊膽,下一步他們就會作出大力的法律甚至暴力鎮壓。台灣工人階級必須強化組織以及建設清晰的領導層,更需要建設工人政黨,才能應對這個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