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簽ECFA 台灣會被中國鎖住

2009/03/02

記者鄒景雯/專訪

馬英九總統上電視定調將與中國洽簽「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昨日受訪指出,要解決東協加三與產業涉及的關稅問題,可以到WTO,也可以在APEC談,她不明白為何這個政府告訴人民只有一條路?現在的政策最後會讓台灣被鎖在中國。

她並就幾度改名的「架構協議」質疑,馬英九當初有膽說「協定」,現在為何沒膽說?馬也該自問,上任至今他做了多少政治上的讓步,難道還換不到中國一個不阻撓我們與他國簽FTA的承諾?

記者問:海基會副董事長高孔廉抨擊你明明知道CECA是什麼,卻反對,是「混蛋」,你的意見是?

先有政治決策 再找產業背書

蔡英文:我真的不知道他們究竟要幹什麼?不僅在野黨主席不知道,我看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最近有媒體做民調,二十多贊成,三十多反對,四十的人不知道,贊成的人中又有四成的人不知道CECA是什麼。

從去年以來兩岸政策的決策,是非常不透明的,我們經常不知道政府與對方在談什麼,突然就爆出一個結果。例如陳雲林要來的時候,社會氛圍對中國觀感很差的情況下,政府仍堅持那個時間點,並且是在我們遊行剛終了,好似突擊式的;馬與陳雲林會面,也是突然改變時間。今天,我們還沒有搞清楚CECA是什麼,他就說勢在必簽,而且有急迫性,要馬上簽。

解釋這個現象,只有幾個可能性。一個是,這個政府是輕率、甚至傲慢的,或者他不熟悉民主國家政策應該怎麼形成。他只有個政策決定,決定什麼就做了。他沒有一個社會共識的過程,甚至在民主國家政策形成過程有很多公眾參與機會。

中國政策不論再怎麼小,都是社會關注的議題,潛藏社會分裂的因子,處理上本來就要戒慎恐懼,要有更高的透明性,但我們卻看不到透明性。他們的記憶裡面可能仍停留在二千年以前比較威權做決策的形式,在民進黨執政八年後,現在社會整體的期待不是如此,人民要求的是一個比較透明的決策環境,而且要有社會共識。

不只兩岸,其他領域決策亦復如此,突然就冒出來,許多預算不論是擴大內需或發消費券,一個週末就出來一個政策,一個政策就花掉人民好幾百億的錢,這種決策其實滿危險,風險是很高的。這個政府一而再再而三的,輕率去做對國家有長遠影響的決策,讓人擔憂。

另一種可能是,國民黨和這個政府在雙頭並進前進中國的過程中,究竟他們與對方達成了什麼默契、認知?以至於造成政府在兩岸進程上有如此急迫感。更危險的是,這個政府在他的心裡如果已經有了個兩岸藍圖,這個藍圖從來沒有拿給我們看過,這是這個社會最憂慮之處,我們也不知道這個藍圖是否與中國一起畫出來的,或是他不自覺落在中國設定的進程之中?其與中國的交往沒有透明化,其對中國整體的計畫策略也不清楚,我們隱約的覺得他有個急迫感,就讓人更不安。

這個政府完全忘了至少還有四十幾%的選票對向中國冒進是持非常保留的態度,即便是投給國民黨的,也不見得會去贊成一個冒進的兩岸政策以及兩岸最終的走向,如果國民黨設定的是統一的話。

任何一個政府處理兩岸問題一定有兩個面向,面對中國以及面對整體的社會,我覺得這個政府只專門面對對方,忘掉了他後面的民意基礎。

我也看到這個政府說這個政策在選舉結果出爐就已經定調了,但是選舉的東西是一個候選人的意見,但要變成是一個國家元首的意見是不一樣的,畢竟他是這個國家的總統,不是國民黨的總統,所以他必須整合國內的意見。同時他也忘記了一個政府在面對中國時,不能假設中國是善意的,與你只有合作關係、沒有競爭關係,與中國在一起是安全的,而看不出其具備一切該有的心防,以及中國對台的意圖與策略的掌握,簡單來講,這個政府好像覺得他的人民比對方政府還讓他害怕,於是去逃避人民、附和對方。

問:高孔廉以及馬英九上電視都以東協加一、加三為由,強調這是經濟議題,他們認為你從GATT開始到WTO一路都有參與,具有專業,不該意識形態化?

蔡:不對!政府在處理這個問題的出發點不在經濟在政治,只是在社會發生反彈後,他們才拿這些產業的問題來搪塞。先有政治決定再去找理由,匆促去找石化、企業集團開會登報說支持,如果產業真有需要,應該是產業去找政府,而不是政府去找產業背書,不是嗎?

產業關稅問題 WTO下就可談

如果純然是產業競爭的問題,有其一定的程序,產業界對其困難應有完整的說明,政府也應在完整分析後去尋找所有可以解決的方法。政府更應該去問一下會受到負面影響的弱勢產業及勞工的意見。

沒錯!我是懂這些東西,但是我不懂的是他們處理問題的方法及後面的政治企圖是什麼?

問:如果是你,從純粹經濟事務的角度,會怎麼做?

蔡:東協加三的衝擊,政府引用的是中經院的報告,認為對我GDP的影響是一%(二○○四年估算),同一項研究在二○○五年的估算是○.七。即使如此,這是一段時間慢慢累積出來的,不是立即就發生,況且東協加三最後是否成局,也在未定之數。

東協和我們的產業結構不一樣,許多產品不是競爭者,日本也不是我們的直接競爭者,比較大的有可能是韓國。即便是韓國,以石化業來講,所謂的關稅調降,六.五%的關稅是逐年降、不是一次到零。東協加三的問題我們要解決,但並不如政府所言明天就要簽,有這麼大的急迫性,或者我們短期內就要與中國進行經濟整合,這是找錯藥方的說法。至於東協加一,中經院在二○○五年報告中所估算的影響更小,只有○.一五%。

馬總統自己也講我們應該是發展全面性的FTA關係,但是大家都知道障礙在中國,如果你還跟你的障礙來源去加速整合,不是就剛好落入他設定的目標?他不讓你往東走、往北走、往南走,就只准一條路往西走,這樣最後會被鎖在中國。

馬最近講關稅壓力,其實這很簡單,任何WTO的國家在WTO架構下都要進行雙邊的關稅談判,我們從來未與中國談過,做為一個WTO會員國,中國有義務與我們雙邊會談,我們對我們競爭上特別關切的項目就可以拿出來談,所以產業所顧慮的關稅問題,本來在WTO結構下就可以談,為何要刻意創造另一個結構來談?

如果馬總統覺得東協加三後會對我們出口到中國、東協的產品產生不利,也還有一條路,我們有另一個區域組織APEC,APEC有個部門性的零關稅計畫,例如石化業,大家認為這個部門對這個區域有共同的利益有必要走向零關稅,一起坐下來談,APEC會員全部降到零,也可以啊!

東協加三衝擊 政府誇大數據

我不知道這個政府為什麼告訴我們只有一個選項,而不去想還有其他的可能性?如果我們認為這個區域都在做整合,而我們被排除,馬政府就該想想從去年五月二十到現在,他做了多少政治上的讓步,難道還換不到中國一個不阻撓我們與主要國家簽FTA的承諾嗎?

問:馬英九也引述中經院報告指,東協加三後將造成我十一萬人失業的數據,你怎麼看?

蔡:中經院的報告中最嚴重的情況是會造成我們GDP下降一個百分點,一個百分點絕對不會造成十一萬人失業,這種估計實在太誇張了,這可能是假設這個產業全部不見,但是產業不會不見,以石化業來講,其競爭力牽涉到運輸成本、生產規模、產品高低階,關稅不是最主要的競爭力來源;六點五的關稅利用幾年來克服是不難的,我不懂他為何要誇大,好像十一萬人明年就要失業的感覺?同時失業不是馬上發生,即便有也是很長的時間,廠商與勞工會做調整,而產業轉型也可以吸納這些人到其他產業。

民進黨更在意現已失業的人,這個政府則是以未來一個可能不會發生的事情來恐嚇人民,種種的操作更讓我覺得他完全是一個政治性思考,不是一個經濟性決定。

我也要鄭重澄清,民進黨並未反對與中國的經貿走向正常化,但正常化必須在國際協定的架構下正常化,不讓台灣的主權受到傷害,如果在整個關係要更往前走一步,我們必須做好評估與規劃,尤其全民必須有共識。

問:馬英九在選舉時講的是簽兩岸綜合性經濟合作協定,現在變成了經濟合作架構協議,這還算所謂的「政見」嗎?

蔡:他的東西經常都只有名詞,大家看這個過程就知道,最早為什麼叫CECA?這與香港CEPA很近,表示他最先的發想是這樣,本來就是要以近似香港的模式去做這件事情,後來遇到人民強烈反彈後,他就退到FTA,後來又再退到「架構協定」,只談關稅,最後現在馬總統又說是要簽架構「協議」,協定與協議是不同的,協定是TREATY,是國與國的,必須受更強的國會監督,但協議則是較不具主權意涵的。他一直在且戰且走,一直在往後倒退。

這個政府一直在名稱上、政治問題上打轉,如果當初有膽量說「協定」,現在為什麼沒有膽量,要改為協議?當初說是全面性的經濟關係,現在為什麼只談關稅呢?只談關稅的話,連WTO的程度都不如啊!

問:協定變成協議,中國的態度是關鍵,對方根本沒要與馬簽協定,這是不是還沒上桌就先讓了?

蔡:中國最近包括溫家寶好幾個人出來說話呼應「協議」,顯然中國知道要簽什麼,我們卻不知道要簽什麼,這是怎麼回事呢?恐怕政府要給我們一個交代,為什麼對方比我們清楚?

問:經濟部次長林聖忠說他與對岸台港澳司長唐煒非正式交換意見,雙方都有高度意願認為兩岸應該建立互補性合作關係,你怎麼看?

蔡:兩岸經濟是否具互補性?經濟整合後可能對產業的衝擊?兩岸整體情勢與我們國家目標有多少衝突?這是一個很大的命題,不是我們的一個次長與對岸的一個官員有共同意見就可以去做的事,不是嗎?

問:政府三月份將辦論壇,但是看議題的設計,不是一個各方討論的平台,而是單向的宣傳,你怎麼看?

蔡:我認為他的政治進程已定,經濟議題只是服從在其政治進程之下,這個政治目標是什麼?如果不想被華盛頓郵報解釋為走向統一的第一步,請他講清楚!初步架構之後,最後究竟要走到哪一點?總要告訴我們吧!不能現在用架構協議來偷渡,最後走上不歸路時,說沒辦法就是這樣。即使是經濟統合,不是政治統合,歐洲的例子也要人民授權才能做,因此我們要求公投決定,政府必須主動克服法律障礙,讓人民有直接表示意見的機會。

我們到處去聽,民間現在對馬政府究竟在做什麼,而且動作這麼多,焦慮感是非常深的,如果政府不講清楚,不把他的計畫訴諸人民抉擇的話,這個社會將面臨一個很大對立的危險,不僅我們國家的民主體制將受到嚴重的破壞,我們的社會也將會更激化,如果走到那一步,現在的執政者要負最大的責任。

臉書討論

回應

一場武打戲
2010年7月9日 蘋果日報司馬觀點 江春男

民進黨有不得不反對的苦衷,國民黨有不能不通過的壓力,於是相約立法院假打一場架;雖然有人受傷、縫了好幾針,但也有人笑著推擠、當作健身操。ECFA終於逕付二讀,進入朝野協商;兩黨召開記者會,指摘對方鴨霸或粗暴,要求對方向人民道歉。這場武打戲,只有動作,沒有感情,看不到憤怒,毫無肅殺之氣,只是一場戲而已。
國民黨佔絕對多數,通過此案易如反掌;但讓民進黨扮演反對黨角色,宣洩一下情緒,無傷大雅;如強行通過,不只刺激民進黨,也會引起社會反感,得不償失。反之,屬於脆弱少數的民進黨,必須堅持道德高度;如果強力抗爭,一定不利於政黨形象和五都選舉。
ECFA對台灣有深遠影響,這是一個極重大議案,但它與選票沒有必然關係。國民黨很難因大力推動而贏得選票,但民進黨卻會因反ECFA太用力而失去爭取中間選民的機會。
民進黨籍縣市長紛紛到大陸招商,五都首長候選人對大陸政策都比較務實,他們沒有用力反ECFA的本錢。
再說,民進黨強烈主張先與他國簽署FTA,但FTA的條件不可能比ECFA更好;反ECFA的理由除了政治因素之外,全部適用於FTA身上,這是台灣社會早晚必須面對的真相。
在全球化潮流之下,兩岸經濟一體化的趨勢難以逆轉。ECFA接下來還有一大堆問題,但沒有調查研究、就沒有發言權,民進黨應先做好功課;既然ECFA反得心虛,不如趕快換新題目、另闢戰場。

終於承認ECFA的好
2017-06-26 中國時報 羅智強(總統府前副祕書長)

聽到行政院長林全說「ECFA從經濟互惠的原則來看是好的」,我想到鱷魚一邊吃掉獵物會一邊流淚的典故。
ECFA是好的,降低兩岸貿易障礙的措施是好的,這是經濟理論的ABC。可是過去因為民進黨以「逢中必反」作選舉訴求,也因為擔心國民黨執政有政績,始終以「汙名化」的方式來看待ECFA。
「包著糖衣的毒藥」、「男的找嘸工、女的嫁嘸尪、當兵要到黑龍江」這些汙衊,台灣人民並沒有忘記。等到要推動ECFA協議中的服貿、貨貿時,民進黨先是在立法院無限期杯葛,再利用太陽花運動癱瘓政府運作、坐等當選。這個時候,林全有沒有出來說「ECFA是好的」?
那個時候,林全當然不能說,一說就有害於民進黨奪取政治權力。沒有政治權力,民進黨今天如何能夠來「三級首長改政務任用」、「8800億的錢沾計畫」?
林全的辯解之詞是,「國人對ECFA的反彈或者抗拒,主要是來自於擔心我們的經濟向某一邊過度傾斜,希望台灣能夠平衡發展」。難道林全不知道,因為兩岸簽訂ECFA,所以接下來台星經濟協議、台紐經濟協議才能接續順利進行嗎?
在扁政府時期,大陸確實是台灣簽訂經濟協議的最大阻力。而正是因為ECFA,能夠化解這樣的阻力。
至於林全的傾斜之說,更是刻意誤導。大陸占台灣的進出口比例,在扁政府時代大幅上升,在馬政府時代不過持平。林全現在是「民進黨」的行政院長,有什麼資格批評兩岸經貿過度傾斜?
更別說,要講對大陸傾斜,為什麼民進黨執政後,對其他貿易對象的順差降低,反而是對大陸逆勢上揚?扣掉台灣對大陸的貿易順差,台灣貿易是嚴重赤字。這算不算台灣這1年對大陸的依賴更重?
往好的方面想,意謂著台灣還在賺大陸的錢。這一點也意謂著兩岸政治雖然對立,但至少經貿正常交流,陸方並沒有刻意採取不利兩岸貿易的措施。只是林全恐怕要好好向國人說清楚,他想要消除的「傾斜」,指的是要台灣放掉對大陸的貿易順差嗎?
最後,林全為了表示他期待兩岸有比較好的關係,把過去民進黨痛批的ECFA當一個「正面的例子」,也表示服貿、貨貿要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下繼續協商。我一則以喜,林全還了ECFA與服貿、貨貿公道;但也一則以憾,為何這樣的智慧,民進黨在野時沒有?但喜也好、憾也罷,都成過去。台灣因民進黨的反覆、杯葛與種種的昨是今非,已停滯空轉了2年。若民進黨真的覺悟,就端出可行的兩岸政策吧!莫讓台灣繼續虛耗,如找不到出路的迷途之羊。

能用FTA勝過ECFA嗎?
2012年1月16日 克羅迪斯特@埃西亞商會
http://ethias.blogspot.com/2012/01/ftaecfa.html

總統大選選完了。選完之後,最引人注目的不外是幾個話題。首先是南部低迷的動員率,被認為可能是跟阿扁切割,使蔡英文也切掉了部分的熱情。另一個話題,就是所謂的九二共識。九二共識是假的,這並不重要了,理由很簡單,因為接受到這個訊息的選民都很清楚九二共識真正的意思:中共的經濟恐嚇,並且投票表示他們真的很害怕。
九二共識的意思就是:蔡英文上台,中共一定會在兩岸經貿關係上動手腳。一定程度封鎖台灣,對中國的經濟影響並不大。而且蔡英文上台,中共可能面對的成本反而可能非常大。中共現在內部因為通貨膨脹失控,以及打房打過頭造成地方政府財源短缺,是最害怕釀起全國性串聯民亂的狀況,台灣總統大選如果「失控」,對他們而言問題是很大的。因此拿對台灣經濟制裁來威脅台灣選民,對中共而言並不是不理性的做法。
問題就在受控的台灣。有人認為,解套的唯一方法就是競爭對手提出跟其他主要經貿夥伴簽FTA,以避免過度依賴ECFA的願景;並且,蔡英文陣營就是因為不能提出足夠的論點說服民眾馬政府的經貿政策較這種做法差,所以成為敗選的原因之一;但其實這樣的觀點是充滿漏洞的。
第一個漏洞就是,跟其他國家簽FTA所能帶來的替代效果是具有高度不確定性的。而且別忘了,FTA並不能改變大量台商在中國投入巨額固定資本的條件。ECFA或是兩岸關係並不只是流量的鉗制,更是對台灣人資產的直接管控。就算是對美國得到FTA的優勢,生產工廠還是在中國,根本無解。
另一個漏洞更不用說,目前執政黨對於台美FTA進度的掌握顯然是絕對高於在野黨的。在野黨想提這種政見,根本是往自己弱勢的方向鑽。蔡英文是國際談判專家又如何?她對於現有政府掌握的談判進度資訊是接近零。要說服選民不是靠空想就能辦到,更何況對手一直拿FTA有在進展做宣傳,執政黨早在選舉前兩年提ECFA時就已經鋪陳好了。只有根本不把視角放在多數選民的立場的人,才會真以為蔡英文在這方面有優勢。也就是說,這個拿FTA去說服選民不要害怕中國經濟恐嚇的戰略,幸好沒有主打,否則可能自己往自己的弱勢鑽。但那要怎麼辦呢?真的沒法解嗎?
在這之前,要先確定一件事情:你認為馬政府是否想要解決這個問題。答案是:一定會想。理由很簡單,解決過度依賴-不該說是依賴,該說是受制於中國-的問題,對執政黨而言等於擁有更多跟中國談判的籌碼跟基礎,可以換取更多政治利益,只是這件事情並不容易。
如前所述,大量資產跟生產流程離不開中國,就算把全世界主要貿易夥伴的FTA都拿到手也是沒有用的。先前李登輝時代推戒急用忍、南進政策就是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但我們都知道失敗了--因為東南亞的人民不像我們同文同種的同胞一樣、跟我們的人民都一樣有世界第一流水準的奴性。只有中國勞工能適應台灣廠商那種把人當家畜的做法。
除了中國,就只有越南這類地方可以去。問題就在於,越南的投資環境遠不如中國。中國政府為了餵飽眾多官員的口袋,對固定投資公共建設是毫不手軟的。實際上能承受這麼大量移動的新興開發國家,其實是不存在的。
那麼有什麼國家,能夠同時兼具完善的固定投資、低廉的勞動人力、以及其他中國所擁有的優勢呢?其實答案是很明顯的,就是台灣。
人民幣升值的幅度過快,以使得許多台商在中國的生產效率根本比不上移回台灣,中國官僚體系嚴重的貪腐,以及不斷爆發的民亂跟管理難度,近年來一直使許多台商想離開。問題就在於移動固定投資本身會有一定程度的損失,而且在資金流動根本受到高度控管的中國,為了轉移固定投資損失的規模太大。想移移不出中國,只好受中國誘導往內地移去。
為了解決受制於中國問題唯一有效的方法,其實只有想辦法讓台商回來這招了。台灣目前有大量的閒置工業區,要引導他們回來並不困難。只要標竿企業-比如富士康-移回來,很快地供應商就會被迫跟著回來。
問題是,這些廠商多半是高耗能、高污染、或是所謂的血汗工廠(高度勞力密集)。也就是,根本就跟民進黨給予選民的政策願景是互相衝突的。馬政府對這方面的態度是中性的,未來就算大幅度獎勵搬遷回台,在整體核電推進政策下也並不困難。然而民進黨的施政方向本身就絕對與此相衝突。民進黨想走的是乾淨低耗能的新興產業,並且確切地要以節省工業用電的方式全面廢核。問題是,不解決受制於中國的問題,哪有機會讓你走向新興產業的路呢?更何況,新興產業意味著高度風險,能爭取到的支持更是狹窄。
如果想要完成理想的願景,必須放棄那些妳不得不放棄的理念。那麼妳是要當輸的漂亮有口碑有理想的輸家,還是醜陋地帶領台灣轉型的政客呢?本來就實踐不了的理念,礙著美麗的夢以及過去話說得太滿的允諾不敢拋棄,才是蔡英文最大的絆腳石。與其砸大錢弄對台灣多數人其實毫無意義的社會住宅去討好極少數的選民,不如正視台灣廠商許多想要離開中國的願望。
要蔡英文帶領的新生新左民進黨放棄一番痛苦才換來理念,實非容易。相反地,國民黨政府沒有這種包袱,確實是有可能為了跟中共談判獲取更多政治利益,而願意解決這個僵局。但大規模的資本投資移動,談何容易--更何況是從資本流動不自由的地方逃出。
民進黨,有覺悟為了改變台灣的困境吞下恥辱的淚水嗎?台灣人,你有覺悟為了絕對自主的民主自由,讓所謂的財團吃盡政府補貼,而你要為此付出代價--甚至在台灣工資再度上漲但產業還是未轉型成功的時代,大量引進外勞嗎?
獨立國,獨立國,不是推動公投大家就一定會去投。
註:本篇談的不是保護主義。實際上,以自由貿易的比較優勢來講,中國其實並沒有勝過台灣多少。這篇談的是,政府是否要為了某些因素,主動介入因為資本流動的僵固而無法反映的市場均衡。

倡議「凍獨」 柯建銘:印記不除怎執政?
2013-12-31 中國時報 朱真楷/台北報導

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拋出凍結《台獨黨綱》引爆爭論,柯建銘昨日直言,朝野要和解,兩岸要和平,「這樣搞政治,才有意義!」民進黨若總以膝反射方式處理兩岸議題,不思考讓國家融入東亞、美中架構中最有利的位置,就無法消除固定印記,「要如何執政?」
據了解,民進黨1月9日將召開最後一場「中國事務委員會」,屆時黨版對中政策將大致底定。為了趕在結論出爐前將民進黨兩岸政策拉向務實路線,柯建銘上周拋出凍結《台獨黨綱》後,密集與熟悉兩岸議題的朝野重量級人士接觸,盼能促成各方對處理《台獨黨綱》的共識。昨日傍晚,他也親自拜會獨派大老辜寬敏。
儘管辜寬敏一度對媒體表示柯建銘的主張太單純幼稚,但雙方會面溝通後態度已有改變。柯建銘表示,辜寬敏雖認為兩岸應走向「兄弟之邦」,但對於凍結《台獨黨綱》也多表認同,並表示若有人因此把他打成統派,這是不對的。
面對反對聲浪,柯建銘昨晚透露,今年民進黨召開首場「中國事務委員會」時,坐他在身邊的前總統府秘書長邱義仁,開宗明義就問「《台獨黨綱》要不要處理?」結果,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就是沒有人敢回應,「坦白說,這個問題可以迴避嗎?」
柯建銘強調,邱義仁的經歷,讓他很清楚知道阻礙民進黨執政的問題在哪裡,也知道黨有必要改變「固定的印記」,只是沒有人敢接下去說;問題是,私底下大家卻都會討論要如何處理《台獨黨綱》,「這問題不是今天才蹦出來的」,所以不能再繼續迴避。
他更不諱言地說,華山會議開了9次,若無意外大致就做類似《台海人權宣言》這類不會有人反對的結論,看來四平八穩,也能維持派系平衡,「但總要有可行的策略嘛!」
「我不可能選總統,也不會選6都,頂多幹總召,不必猜忌我的論述。」柯建銘說,美國重返亞洲,台灣必須擔負起積極責任;在維持東亞和平的過程中,台灣也站在關鍵位置,如果民進黨老以「膝反射」回應,對兩岸議題做政治攻防的考量,這樣該如何執政?
柯建銘表示,民進黨若凍結《台獨黨綱》,撇開中共看法不談,預料台灣內部及美方都會樂見;不然天天看朝野對立,民進黨總是「待在家裡說協議該怎樣簽、怎樣簽」,「這樣不對吧,只會愈綁愈死!」
柯建銘強調,朝野和解、兩岸和平,台灣才能存活,這樣搞政治也才有意義。

民進黨的民調是什麼?是通往概括承受的程序!
2011/08/29 行政院政務委員尹啟銘

8月27日,民進黨公布有關「九二共識」的民調,發言人陳其邁先生表示,有72%受訪者不知道所謂「九二共識」的內涵;康裕成發言人也說,72%台灣民眾不清楚「九二共識」內容,64%民眾不接受「一中」原則的「九二共識」,顯示「九二共識」並非「台灣共識」。相同的手法過去曾施加在ECFA身上,現今又再度運用在「九二共識」身上。過去的經驗證明:民調的結果不重要,它只是民進黨形成「台灣共識」、最後達成概括承受「九二共識」的程序,因為:民進黨除了會民調之外,已經是拿不出新的把戲了!
對民調稍具知識的人都知道:民調結果是可以操控的,在居心不良的人的手上,民調往往是把邪惡的劍。
為了抨擊ECFA,過去民進黨也曾數度使用過「民調」。例如:在2009年12月17日,民進黨民調中心發布最新民調結果指稱,81.5%民眾表示「政府沒有說明清楚ECFA的內容和影響層面」,不贊成簽定ECFA的民眾將近49.5%,贊成的只有29.1%。
2010年3月25日,民進黨又公布最新民調:除了仍有78%民眾認為政府未清楚說明相關資訊、不贊成簽訂ECFA者有45.8%,有66.1%民眾贊成先經過公民投票來決定。
2010年6月24日兩岸簽訂ECFA前夕,民進黨又公布最新民調指出:仍有七成民眾不清楚ECFA的內容和影響;有52.3%民眾認為ECFA簽訂後,未來「台灣失業問題」將更嚴重;有86.0%民眾認為未來「台灣貧富差距」將拉大。
民調之外,民進黨左右開弓,先於2010年6月5日在高雄舉辦「人民要作主,ECFA要公投」大型集會,蔡英文主席說:民調結果確實告訴我們,有70%的人贊成ECFA必須公投,「人民作主」就是我們要留給後代子孫的重要資產。
繼之,2010年6月26日,民進黨舉辦「反對一中市場,人民公投作主」大遊行,蔡英文主席於凱道致詞指出:「你們的親戚、朋友、甚至是下一代,可能都是ECFA的受害者,他們未來可能找不到工作,薪水不再有上漲空間。」「簽訂ECFA如此重大的決策,必須用公投來決定。」「一旦簽訂ECFA之後,這些小型的工廠和企業逐漸消失,沒有社區產業照顧居民,工作機會將不復存在。」
民進黨長期以來一直捧著自辦的民調,把ECFA踩在爛泥巴裡,支持ECFA就是傾中、賣台;另一手高舉公投的旗子集會、大遊行,把社會搞得沸沸揚揚。忽然,到了2011年8月23日,蔡主席公布「十年政綱」兩岸篇,蔡主席可能不好意思自己講,而由民進黨重要人士代為表示:民進黨將來執政,將概括承受ECFA;公投呢?也不發動了!忽然間,大家都傻住了,原來:所謂民調、公投、遊行,把ECFA當成十惡不赦的大災難、糖衣毒藥,都是形成「台灣共識」通往概括承受ECFA、不公投ECFA的程序!台灣人民應該跟著蔡主席說:「想通了!」
有了ECFA的經驗,此次民進黨再對「九二共識」發動民調,這是民進黨再一次經由民調形成「台灣共識」、最後概括承受「九二共識」的程序,瞭解的人就不用理它啦!

批《自由》民調作假 名嘴董智森勝訴定讞
2012/07/13 蘋果即時

前年國民兩黨總統候選人就ECFA議題辯論後,各報紛紛公布民調,僅《自由》結果顯示反對加入ECFA者比支持多,引發名嘴董智森在TVBS《新聞夜總會》中質疑「假的民調」、「他民調中心只有一個人,自己在那邊編數字」。《自由》提告要求董智森登報道歉並賠償150萬元。
最高法院認定:《自由》應比照其他媒體進行民調的嚴謹程度,才符合民眾期待;但《自由》坦承沒有常設民調中心,當時《中時》也曾用報導質疑《自由》民調真實性;而董智森詢問新聞同業,得到答案都是《自由》無常設民調中心,已盡查證責任,因此對可受公評的《自由》民調真假一事發表評論,並非惡意侵害《自由》聲譽,今判董勝訴免賠定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