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價值或淺薄的舒適?「無國界記者」與台灣

2017/05/15
新國際社會理論與實踐中心

【編按】本文節錄自作者林深靖新書《無德小英》的第三章,作者介紹四月份宣布將總部設在台北的「無國界記者組織」在國際上扮演的、充滿爭議性的「媒體角色」,揭露國際NGO背後的政治角力惡形惡狀,問題化蔡英文政府以民主此一「普世價值」精美包裝的政治話術。

蔡英文政府將4月7日訂為「言論自由日」,一方面紀念鄭南榕的自焚,另一方面也將台灣獨立的訴求提升到國族榮典——絕對政治正確的地位。

「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sans frontières)為蔡英文政府帶來一份大禮,特意選在2017年4月7日這一天正式發佈:確定將其亞洲總部設立於台北。

執政當局大喜過望,台灣首屆「言論自由日」獲得國際重要組織的加持,證明台灣「軟實力」的勝利。當天,在鄭南榕的追思會上,總統蔡英文高亢地為「台灣人」下定義:「台灣人就是民主人,台灣人就是自由人。這個政府,會為2,300萬的民主人、自由人奮鬥到底。」

「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sans frontières)為蔡英文政府帶來一份大禮,特意選在2017年4月7日這一天正式發佈:確定將其亞洲總部設立於台北。(圖片來源:www.hongkongfp.com)

「民主」,一切正當性與合法性的來源?

蔡英文喜歡談普世價值,認為人權、民主、自由是民進黨推動改革所獲得的成果。然則,就如同義大利哲學家阿岡本(Giorgio Agamben)在《例外狀態》一書中所說的,「普遍並非被以熱情思考,而是以舒適的淺薄……」。從蔡英文有關民主、自由等所謂普世價值的談話中,我們看不到思考,感受不到熱情,只看到她把自己置放在舒適的位置上,不斷輕率地自我複述。譬如,2016年5月20日蔡英文就任總統之後首度接受外國媒體訪問,訪問者是美國《華盛頓郵報》資深副主編魏茂斯(Lally Weymouth)。

值得注意的是,在短短的訪談稿當中,蔡英文講了十次「民主」,四次「民意」,其中最典型的說法是,在台灣,「不同世代和不同族群的民眾對中國大陸會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有一件事情,他們的意見一致,那就是民主。」也因此,對於敏感的「九二共識」問題,她的回答是,「台灣已經是一個非常民主的地方,民意的走向非常重要,」因此,大陸方面設定某些條件,要求台灣政府承受,那是違反「民意」的。

蔡英文將民主視為一切正當性與合法性的來源,這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她是通過選舉的考驗,依據多數法則取得執政地位。也因此,她上任以來的決策,或不決策,「民主」兩字可以賦予她最高貴、最充分的理由。

民主當然是一個美好的理念,甚至是一個正義的理念,符合一個現代國家的需求。尤其是在王權天授的舊時代過去之後,很難想像一個國家的決策可以完全忽略人民的意志。可是,當代社會的諸多問題,是不是可以完全依靠民主來解決?民主是否可視同為日本卡通哆啦A夢的任意門,任何夢想都可以在門的另外一端獲得實現?

那麼,我們且來看看,穿過任意門來到台北的無國界記者組織,他們將帶來什麼樣的自由民主。

無國界記者選擇台北做為亞洲總部,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喜形於色,他宣稱:「無國界記者組織是致力保護記者免受迫害、促進新聞自由的國際非政府組織,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及歐洲委員會具諮詢地位……無國界記者駐紮台北,就是對台灣人權保障和言論自由的肯定。」

徐國勇刻意掩蓋一個事實:無國界記者組織早在2012年就被驅逐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2012年3月8日,教科文組織執委會經過正式決議,撤除無國界記者在UNESCO的參與執行國際NGO事務的地位,理由是無國界記者組織違背「新聞倫理」,其「工作方法」尤其令人質疑。

國際NGO潛規則:「誰付錢,誰決定」

「無國界記者組織」1985年於法國成立,其成立宗旨明文要,「捍衛全世界媒體的自由,確保傳播新聞以及接收新聞的權力,符合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九條的規定。」

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九條的英文版本如下:「Everyone has the right to freedom of opinion and expression; this right includes freedom to hold opinions without interference and to seek, receive and impart information and ideas through any media and regardless of frontiers.」(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以及通過任何媒介,無視於國界,去尋求、接收暨傳遞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其中——regardless of frontiers——無視於國界,大概就是「無國界記者組織」名稱的來源,其法文名稱是 : Reporters sans frontières 。此外,由於法國的「無國界醫師」(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早在1970年代初就深入全球戰亂飢荒流離險地,四處奔波治病救人,聲明遠播國際,同樣取名「無國界」,又同樣源自法蘭西,可以借勢助威。

然則,無國界記者組織自成立以來即不斷有爭議孳生,2012年終於被驅逐出教科文組織,不再是聯合國的非政府夥伴。其實,早在2008年問題就已浮現。當年,教科文組織原本要和無國界記者合辦「網路自由日」,最後,教科文組織卻是緊急撤回合作關係,等於給予無國界記者一個大巴掌。

無國界記者組織的問題,究竟出在哪裡?為何一個打著捍衛新聞自由名號的堂皇組織,在國際社會卻是惡名昭彰,飽受爭議?

無國界記者的創辦人暨是羅伯・梅納(Robert Ménard),自創辦到2008年之前,他是一直主掌這個組織的靈魂人物,形式上看來這是終身任務,非他莫屬。直到他後來被揭露與專制的卡達王國簽下巨額合約,同時又被迫承認透過「自由古巴中心」(Center for a Free Cuba),長期領取美國國際發展局(USAAID) 的捐助,「自由古巴中心」的頭人就是弗蘭克・卡爾詹(Frank Calzon),掛牌的CIA幹員。美國女記者巴拉赫娜(Diana Barahona)經過長期的調查,指出無國界記者不僅長期接受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簡稱NED)和中央情報局(CIA)的供養,無國界記者所做的人權報告也要經過美國政府的指引和審核。「誰付錢,誰決定」,這是國際NGO的潛規則,無國界記者遵守無誤。

至於NED和CIA的關係,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首任主席亞倫‧維恩斯坦(Allen Weinstein)的說法最為傳神,他曾經在《華盛頓郵報》上招認:「我們今天所做的大部分工作,20年前是由CIA偷偷摸摸地做。」

那麼,什麼是CIA過去必須暗中從事的行當呢?《華盛頓郵報》在1967年所報導過的一樁CIA醜聞大致可以作為代表:以美國的國家預算,在國外支助親美的文化團體、工會、媒體、個別政治明星以及知名的知識份子。在冷戰時期,美國總統詹森也承認,華盛頓方面為了「防堵蘇聯的意識形態影響力」,他們不得不採取一些秘密的行動,透過秘密的管道,以便將顧問、設備和資金投入歐洲各國,支援某些媒體和政黨。

CIA於1960年代和1970年代在拉丁美洲興風作浪,鼓動、策劃軍事政變(其中以1964年暗算巴西總統古拉特和1973年謀害智利總統阿葉徳的行動最為經典),引起國際社會的譴責,也在第三世界招致重大反彈。美國參議院不得不在1975年對CIA在國外的胡作非為和軍事上的罪行展開調查。自此,情報局在海外的活動從此化明為暗,「美國政治基金會」(APF)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於1979年成立的。從此,也開展了以國家預算挹注民間基金會的工作模式。

1983年,雷根總統簽署了一項名為「NSDD77」秘密指令,要求美國的外交、軍事活動,「必需緊密地與企業界、工會組織、大學、慈善機構、政黨、媒體結合……」。雷根的秘密指令,到今日依然有效,而且發展越來越完熟,幾乎已成為美國對外活動的巧門與法門。歐洲方面早就對美國以NGO之名擴張其地盤和影響力的作法相當不滿,紛紛透過媒體的掲露予以警告;俄羅斯和中國方面更是已針對某些「可疑」的國際NGO進行監控。在臺灣,由於美國的勢力無所不在,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戒心,對於官方外圍組織的長驅直入,甚至展開雙臂,熱情擁抱。我們不敢說目前從歐美引進的國際NGO一定有其背後的圖謀,不過,衡諸過去國際上的歷史教訓,我們也不能假裝一片天真與無知!

在2008年之前,無國界記者的主力都放在拉丁美洲,尤其是盯緊了古巴、委內瑞拉等幾個讓美國頭痛的國家,傾力支助反對陣營,攻擊這些國家的左翼政權。拉美的媒體直言指控:無國界記者,根本就是CIA的工具。

其實,即使不算額外的捐助,法國政府每年給無國界記者的補助就有兩百萬歐元(約6,600萬台幣),但是,其中卻只有7% 被用來執行救助受壓迫記者的任務,其主要的活動開銷,多用來對抗海地、古巴、委內瑞拉等拉丁美洲的左翼政權。

無國界記者組織宣布要到台灣設立亞洲總部,蔡英文政府大喜過望,認為在她主政之下,台灣的自由民主成就獲得國際社會的高度肯定。

然則,台灣與無國界記者之間的合作,其實早就開始。2007年1月28日,無國界記者組織的負責人羅伯・梅納曾親自來到台北。為何而來?很簡單:總統陳水扁透過民主基金會,給了這個組織10萬美元,梅納親自來領取。

那時候,陳水扁和吳淑珍的貪瀆已經爆發,梅納依然不吝稱許台灣是「亞洲人權最佳的典範」。而在拿到台北的經費之後,很快就創立了一個國際網站,以揭發中國違反人權的事件作為宗旨。

2008年國際奧運在北京舉行,這是中國的頭等大事。但是,當年3月24日,就在聖火準備從雅典啟程傳送到北京的儀式上,梅納夥同兩位無國界記者的同事突然衝進會場,展示控訴中國人權的大布條,引發現場一片騷動。梅納還公開宣告,在北京奧運舉辦之前,類似的行動,將會持續展開。

於今,無國界記者組織即將到台北設立亞洲總部,蔡英文政府或許已經給了某些承諾,依據過去慣例,當局給予的捐助也不會是太小的數額。但是,如果無國界記者在台北鎖定的攻擊目標是中共政權,那麼,它在拉美所引發的諸多事端,恐怕也難免在亞洲重演。

責任主編: 

回應

感謝台灣?蹧踏台灣?
作者:文魯彬 (Robin J. Winkler,前美國商會理監事、現任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理事長)

感謝台灣—讓我們的會員美商奇異公司賣給你們核能設備,而不用解決核廢料問題。
使得台灣擁有全世界密度最高的核能發電廠,全部的核能設備都位於人口密集地區,麻煩的核廢料問題也一直未提供協助解決。
感謝台灣—允許我們的會員賣給你們垃圾食物(高熱量速食)、重度加工食品、基因改造食品……。
可口可樂、麥當勞、卡夫食品及煙草商等公司的產品,將使台灣的孩子如同美國人的小孩,擁有全世界最高比率的肥胖症,可預見的是,台灣如果繼續追隨美國腳步,有一天將成為第一名人口肥胖國家。
感謝台灣—成為美國武器的最佳買主。
我們的會員,美國波音公司、美商洛克希德馬丁、美商雷神國際電子等體質欠佳的武器製造商,由於少了與蘇聯武器競賽的需求,幾乎要奄奄一息,幸虧台灣,讓我們生意繼續興隆,美國公司真的需要你—台灣,繼續與中國劍拔弩張。
感謝台灣—開放你們的市場,政策補貼大賣場及連鎖店,使傳統雜貨店蒸發了。
雖然大賣場及連鎖店如同其他產品及服務—排擠了台灣地方零售商(雜貨店)的生意,但造就了我們美國產品及服務的商機;就算我們沒來,也可以找一家台灣的代理商,翹著二郎腿、收取權利金─這可是美國人教的智慧財產。
感謝台灣—讓你們人民大量消費後所製造的垃圾,就對美國焚化爐、掩埋場的技術有需求。
台灣人已充分學習了美國人的消費習性,買一堆不需要的東西,大量消費所製造的垃圾及廢棄物,又讓我們會員有商機銷售美商垃圾掩埋場及焚化爐的技術,繼續錢滾錢,這真的是太美妙了。
感謝台灣—犧牲農民利益,讓美國稻米、豬肉及各類農產品可以進口到台灣。
由於我們美國政府協助台灣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了卻台灣想要成為國際社會一員的初衷,舉國歡騰,所以台灣政府積極協助美國剝奪弱勢農民的生計,以便大量銷售廉價的農產品,這真的對我們太友善了。
感謝台灣—讓我們教導台灣公司如何製造污染、降低勞動成本。
感謝台灣讓奇異、RCA及飛利浦等公司在台設廠,這些公司教導台灣如何污染水、空氣及土地;感謝台灣把我們視為典範,讓台灣公司學習到如何規避保障勞工最低底線,以及環保法規的要求,這些都是保障經濟成長的妙方,你們應該繼續下去!
感謝台灣─繼續開路、鼓勵開車
感謝台灣讓我們的會員福特、克萊斯勒及通用汽車,可以毫無阻礙地介紹汽車,順便刺激台灣多蓋高速公路。蓋一條高速公路用掉了台灣十分之一可耕作面積,還要解決麻煩的農民問題,天啊,台灣人口是美國的十分之一,但土地面積僅及美國的二百五十分之一,台灣確實有夠多的車子及高速公路,造成二氧化碳的排放、砍樹、及擁擠不堪的都市,如果認為這些現象是追隨美國式經濟成熟必經的過程,台灣你就繼續下去吧!
感謝台灣—付出你們人民的健康、土壤的健康以及個人建康的代價來繼續保有我們製藥及化學公司的利益。
台灣一直是全世界每人用藥量的第一名,我們喜愛目前台灣支付醫院及診所看護的健保給付方式,有利於推銷美國最新及最貴的藥,也感謝台灣允許全民健保預算大量花在藥品上,全球各地的藥廠感激你們忽視傳統醫療或地方性的藥廠,台灣獨厚洋藥,畢竟對我們是大商機。
感謝台灣—讓美國教你們成為拼經濟的模範生。
感謝你們繼續犧牲脆弱的環境,讓美國教你們成為全球最揮霍的消費者與浪費的製造者,是拼經濟的模範生。順便恭喜你們,2005年台灣已被世界經濟論壇評比環境永續指標第145名,為146個國家倒數第二,與海地、伊拉克、北韓同列為墊底國家。
感謝台灣—嚥下我們偉大美國所做的廣告、宣傳及包裝。
由於你們自己的推波助瀾,我們已能夠勸服所有台灣人像他們所要的美國一樣,光鮮亮麗,快樂幸福。雖然我們知道,美國在全世界各國中,各種社會問題始終名列前茅:自殺率、謀殺率、犯罪率、肥胖、憂鬱、濫用藥物、墮胎。
但是,誰在乎呢?

一位持不同聲音的美國商會會員
於2005年台北市美國商會謝年飯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