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 捐款徵信】 小小的苦勞網 維繫我工作的理想與現實

2017/05/08

(製圖:鍾文)

文/陳逸婷(苦勞網記者)

1.
去年(2016)開始,我91歲的外公身體逐漸失去原本的活動能力,在幾次行動中摔跤,造成骨頭斷裂後,漸漸失去了生活自理的能力,外公外婆住在南部,由兩位同住的舅舅一同照顧,我的兩位舅舅,一位因癌症手術,捨棄了一整條腿後成為了身障者,另一位組了二孩家庭平日上班養家。照顧外公的活,於是成為外婆與身障舅舅的主要工作。我曾經以為,身障者需要家庭或者是國家的照顧,在採訪過程以及自己舅舅的身上,才看到無能力工作的年輕身障者時常是家中老年失能者的照顧者,還能夠工作賺錢的身障者,則幫忙家庭提供經濟來源。舅舅的情況較嚴重,癌症沒有隨著腿的失去而離開,他也失去了工作能力,成為了家中與外婆一同照顧外公的主要照顧者。

2.
我爸媽離婚早,傳統觀念裡,嫁出去的女兒是潑出去的水,母親離開了父家進了北部的夫家十來年,卻始終熬不到「幸福美滿的家庭」,母親離婚後帶著我們四孩回了南部,外婆便成了孫子的照顧者。外婆這一生都是整個家庭的照顧者,從民國50年代開始,外婆的父家拿了外公多數的儲蓄作為聘金,把家中老大的外婆嫁給榮民外公,兩個人一起用剩下的存款在眷村開起了饅頭店,外婆不只擔起了顧店做生意,更擔起了照顧家庭的所有工作,把自己的四個孩子養大,接著,把我們這批孫子帶大。外婆家,既是母親的娘家,也是我們成長的家。外婆的一生辛勤,到了現在將近80歲開始換成了無奈,無奈自己不識字、無奈自己無所成就、無奈自己為家庭打拼一輩子,還沒有休息的一天。

3.
母親隨北上工作的孩子們,一同搬遷,找了工作租了房子,住下。我與三個兄弟姊妹也都分別在台北工作租屋,我自己租屋繳學貸,我大妹租屋,我弟租屋繳學貸,我小妹與租屋的母親同住。弟弟25歲,南部私立後段大學畢業後,便一直找不到願意善待員工的雇主,現在在門市當銷售員,每天超過十小時的工時很「正常」,老闆要求員工都提早打卡規避加班費,弟弟說沒辦法換了幾個工作都差不多,這次想熬完一年再換,「履歷比較好看」。最小的妹妹19歲,高中畢業後,因為家庭經濟不穩定的關係,就出來工作,服務業做了幾間,高工時低薪資23k,是她人生的日常,現在也在門市當銷售,老闆吃定她高中學歷找工作不易,時常不經意的忽略她的業績獎金,拿到上個月的薪資,妹妹大驚,「我業績獎金才幾百塊?!」

4.
我回南部看外公,打電話給高雄的社會局要求喘息與居家照顧的服務,社會局前來認定外公是中度失能,有每個月的補助時數,家庭要花費的相當低,不過外婆大概捨不得小孩花錢,目前還沒用上時數。我趁母親節將近,包紅包給外婆,儘管知道再多的錢也跟外婆一輩子的勞動不成比例,母親節更是幫助社會暗示「好妻子、好媽媽、好媳婦」提供無酬勞動後,可以拿「愛」或者是家庭成員一句「媽媽妳辛苦了」來換的可恨節日,但在欠缺周全的照顧體制以前,我也只能這樣做。另一方面,榮民外公同樣省吃儉用辛苦一輩子,存到了一間南部的小平房傳給了有家的舅舅。而舅舅阿姨們再到我那租屋的母親,全都是一般受薪者,即便到了中年再十多年就要退休,他們所有人中,最高的薪水也不到50,000。除了有家的舅舅有房居住無掛念,剩下三人全部都中年單身無房,尤其身障的舅舅,外婆說「我走了以後,誰天天煮給他吃?」未來堪慮。

5.
今年(2017)是我在苦勞網的第五年,薪資水平從剛進來(2013)的25k,到現在全職人員32-35k的薪資水平,是四年中,隨著基本工資做出的兩次調整。讓我好不容易可以在拿紅包給外婆的時候說:「外婆不用擔心我,我現在生活比較有餘裕。」

6.
我跑的每一則新聞,都反映了台灣勞工與整體社會面對的問題,也是我自己的成長環境中,天天在面對的經濟問題,從長照托育、無薪家務勞動到婚家批判;從高教市場化、學貸、青年貧窮化、到高工時低薪資的服務業工作者;從上一代租屋到自己也租屋的居住權問題;從年金改惡,到我老年若領17k到時候要如何負擔租屋,無房產的自己與家人屆時要住哪裡的問題...。

我曾經聽過一位很有知識的工運前輩說道:「勞工被資本主義用一條透明的繩子綁著,你以為自己是自由的在工作,實際上不是,底層勞工,一天不工作都不行。...過去工廠裡面的工人都乾乾瘦瘦的,因為上廁所很麻煩,就不喝水,久而久之又乾又瘦。...工人為了維持工作,不敢請病假,生病了就吃消炎藥,加速回崗位的時間。」這條繩子也繫在我身上,每個月的房租學貸讓我甫畢業就知道我的選擇有限,而能夠讓我維繫理想與現實的工作環境,目前而言,就是這個小小的苦勞網。

7.
現在苦勞網的編採團隊編制,只有三個全職記者,以及一至兩位特約記者,主要的編採工作全數落在這個團隊身上,還記得去年我們推出的「性勞動專題」嗎?那個時候,我們曾有四位全職記者,當我埋首專題的採訪與資料整理時,其他記者就擔負起日常的跑線工作。當我看到其他媒體發布他們專題製作的規模與人力時,我回想當時製作專題的五個多月,這個專題由我一人從研讀文獻、策劃約訪、到整理逐字稿再到最後的撰稿,甚至到配圖的拍照,除了每篇文章的主圖美編外包以外,由我全權負責。資源的限制激發我去做原先並不擅長的事情(我現在甚至還會基礎美編...,座談海報都自己來),然而,這是扭曲的、錯誤的、不得不的示範,是沒有辦法「專業分工」造成的「一條龍」問題,但這同時也是我們在資源限制下,想做好報導的唯一方式。

到了今年,我們已經不可能再讓一個記者去完全地花數月時間做出同樣規模的專題,因為財務與人力的縮減,所有人都只能專注在日常跑線上,而即便如此,我們每個月還是面對約五萬的財務赤字。我們很想把事情做到更好,但也需要更堅實的空間和更多的資源去發揮,讓我們的分工更明確,專業更得以施展,請呼朋引伴,慷慨解囊,捐款支持我們。

 •    定時定額捐款

   線上信用卡
   非線上信用卡 (郵局帳號或信用卡紙本授權書 doc | pdf

    •    單筆捐款

   線上信用卡
   ATM 轉帳(虛擬帳戶)
   超商代碼繳費(iBon、FamiPort 等)
   銀行匯款或郵政劃撥捐款
   郵局帳號或信用卡紙本授權書(doc | pdf

 

 

建議標籤: 

回應

貴單位去年12月發起緊急募款,表示平均每月約有「4萬」額度虧損,募款文稱如果平均每月再增「4萬」收入,即可達到收支平衡,而之後公布的徵信文亦表示募款已達成目標。

12月整月募款結果,除了募得每月新增的「7.9萬」固定定額捐款(每月7.9萬比貴單位所需的4萬缺口多出3.9萬),同時在單筆捐款方面,也募得「91萬餘」款項。

亦即今年度起,平均每月收支不但可達到平衡,也額外增加了91萬餘的現金存款量可靈活使用。(未包含去年剩餘不明存款量及今年陸續新增的捐款收入)

整體來說,貴單位12月發起的緊急募款活動十分成功,所得的成果可以說是超過募款需求好幾倍的豐收,在此道聲恭喜。

然而今日公布的3月徵信文,撰文記者提到「每月面對五萬的財務赤字」,這句話自然讓人想起,方不久前,苦勞網募款不但達到收支平衡,甚至算得上是豐收,怎才過了幾個月,現在又提出「每月面對五萬財務赤字」來作募款文宣?

試想,原因難道是每月擴增了五萬塊的支出?如是的話,令人不禁納悶,今年苦勞網人事規模與去年12月差不多啊,那麼,「每月多花掉的五萬」是用去哪裡了?

在存款充裕下,擴大支出不是不可以,但每月五萬並不是小數目,撰文記者也沒有說明因何每月多花了五萬造成「每月面對五萬赤字」的狀況?

讀畢募款文我感覺遲鈍了好ㄧ會兒,腦海冒出好幾次問號「是怎回事?這回事?那回事?」,接著才想起網友曾經對苦勞網如何使用捐款經費的質疑,類似「人謀不臧、虛報薪資、揮霍公帑」..,這些傳言居然不會單憑苦勞網在感謝捐款文裡例行公事寫的「我們會善用你們的捐款」而自動消失。

去年12月募款之後,外界對苦勞網財務的認識是,「這樣的募款成果,可以讓苦勞網再經營個幾年沒問題」,但,隨之才短短幾個月,今公布的三月徵信內容,驚人地又來告訴讀者、告訴大眾他們每月面對五萬赤字,需要大家的捐款。

募款本身當然沒問題,問題在於,苦勞網有清楚、詳細且誠心的讓讀者真正了解他們的財務狀況,包括「預算規劃」(經費收支運用)、「決算報告」,及「工作計畫與內容」嗎?

好像沒有喔!

遺憾,僅以模糊、簡單、不負責任的這句「我們每月面對五萬的財務赤字」於文末來作募款,而其含意、意義與所據何來?都關係著網友是否又會產生「苦勞網又在騙錢了?」的疑問。

再者,本月公布的財務表格赤字是負1萬8,與撰文記者表示的每月5萬顯然不符,文中也並未說明每月5萬這個數字是如何而來的?

以上問題,還是回到繼續建議貴單位,需對外好好的說明「今年度預算收支規劃」、「工作計畫與內容」,以及公開「歲末收支決算」和「存款量」。

(註:貴單位公布的去年12月收支餘絀:+99.7萬,接著的今年1、2、3月財務狀況若按撰文記者說的每月負5萬,另外還有一筆貴單位沒公開、無法加入的去年12月緊急募款時「剩餘不明數字」存款,可推估出至今年三月底,存款結餘至少尚超出84.7萬以上)

稍有工作經驗的人們都知道,要了解一個團體的財務狀況,需有多項資料來分析與呈現。

以苦勞網為例,苦勞網一直採「只願意」公開每月收支餘絀,其餘皆不願公開說明的態度之下,是看不出其真正財務狀況的。

這種慣習的苦勞網在去年12月嚐過甜頭後,現在仍持續以打迷糊仗的方式來作募款。

最後,
一樣關於募款誠信,誠摯建議貴單位人員先對自己團體的財務狀況有清楚的認識之後,才來向民眾募款,這樣不僅僅是對民眾負起責任,同時也可避免貴單位的信用與名譽一再受損。

感謝讀者提出的疑問,提醒我們把財務狀況描述得更精確。徵信文中「每個月虧損約5萬」的說法確實不甚精確,虧損5萬元是特指今年2月份的財務狀況。
・以2月為例,定期定額收入是209,800元,支出是265,381元,合計是負55,581元。
・3月定期定額收入207,750元,支出236,978元,合計負29,228元。

我們去年在告急時,當時呈現我們的財務狀況,收入部分是以去年度每月「合計總收入」(定期定額+單筆)計算。然而,為了能持續穩定運作,我們的目標是希望每月「定期定額」收入,能達到收支平衡,因此,未來在估算每個月所需收入時,要呈現「每月還虧損多少」的狀態,也不會計入每月的單筆收入,只考慮定期定額收入,並對照每個月的平均支出。

此外,去年在我們告急的時候,所新增加近來的捐款者,多是採取藍新(線上金流)系統,由於捐款者可以自己設定捐款期數(最短2期),我們無法掌握新增加捐款者的捐款期數,只能得知每個月的實際入帳與請款狀況。
・去年11月的定捐是152,000元,經去年12月告急後,定捐數字提升到239,850元;直到今年4月份,定捐數字已經掉到199,250元,意思是說,剛新增的定捐已經流失4萬。
・在告急前,我們說每月平均收入20萬,是因為每月平均都有5萬的單筆捐款;但在過去幾個月來,每月單筆捐款數字也有下滑。

綜上說明,對於我們的描述錯誤,特此致歉。

苦勞網就是「人禍」二字,因此才會隨隨便便出來向民眾騙錢捐款。
要有救的話,唯有人事換血一途,其他沒什麼可行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