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能撈就撈、能混就混,拖跨這個政府」?---嚴厲譴責要搞垮台灣的中國國民黨

2017/02/22

2月16日,前行政院人事行政局長、國民黨中評會主席團主席陳庚金在一場集會中高呼「能撈就撈、能混就混,拖跨這個政府。」又說「士農工商本就不一樣,如何齊頭平等?」擺明要「學毛澤東搞階級鬥爭!」場內的胡志強、郝龍斌、韓國瑜大聲拍手叫好,場外的洪秀柱、吳敦義等則表面輕描淡寫,實則力挺。幾乎等於是明目彰膽的表示結合中國,煽動顛覆的意圖。

對中國國民黨這種不擇手段的追求個人私利,而且毫不避諱引進外力,不惜搞垮台灣的共犯集團結構,我們給予最嚴厲的譴責。

1945年國民黨進入台灣以後,獨裁專制。在黨國一體的結構中,這些官僚自視優越階級,不需付出辛苦血汗,享盡特權富貴。現在,隨著時代改變,網路資訊公開透明,台灣人民強烈要求轉型正義必須落實,要求建立台灣社會可長可久的社會公義法制,所以有2016年國民黨大敗。

但是,去年敗選後,中國國民黨顯然至今依然不思改革,不打算重建未來在台灣可延續的基礎,除了極盡所能的阻撓當今政府推動的各項改革工作外,更毫不掩飾的當起中國併吞台灣最強悍的打手。陳庚金的這番言語,正是所有國民黨既得利益者心理話--不只要不擇手段衛護自己私利,更要搞垮台灣,當中國併吞台灣的幫兇!

我們要正告中國國民黨,台灣已經是相當成熟的民主法治社會,民主國家最重要的原則之一就是用「數人頭」代替「砍人頭」!2016年的選舉是台灣人民用選票代替武器的一場成功革命。

我們要提醒你們,在傳統的武力革命中,你們的人頭已經在2016年就被砍掉了!你們要深深感謝台灣民主政治對異議者的寬容,好好把握機會,自我檢討,台灣才會有你們的容身之處!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在國民黨執政時期那些全力支持學生抗爭,甚至鼓勵、歌頌人民使用暴力的合法性的社團與一眾公知,是否會持續採取全力護航民進黨的姿態,或改採更迂迴的方式自圓其說?歷史會記得台灣第三度政黨輪替後的社運場景。】
----------

藍佔領發言台 院會表決不成
場外激烈衝突 砍假案下週再戰
2016/12/02 苦勞報導 王顥中/張智琦/陳逸婷

《勞基法》修法爭議又繼續加開延長賽,先是破天荒兩度進出衛環委員會,今日(12/2)立法院院會中,原預估民進黨將挾人數優勢下強行表決通過,但卻因為國民黨立委下午佔領發言台導致會議無法進行,傍晚五點半,立法院長蘇嘉全宣布流會,修法將待下週二(12/6)院會再行處理。
爭議長達一年的《勞基法》修正案昨天在朝野協商無共識後,今日送入院會,而民進黨團顯然有備而來,在會議一開始便提案將《勞基法》修正案排入討論議程第一案。
眼看砍假法案就要通過,「2016工鬥」等勞團一早便緊急動員在立法院外施壓表達不滿,痛批民進黨「左手拿勞工選票,右手拿資方的錢」。從11月4日開始,勞團在立法院外展開絕食,至今已有三波絕食者陸續加入,然而,勞團犧牲身體健康的結果,只換到11月16日的一場公聽會,而即便公聽會上,除代表資方的工商企業界外,多數出席發言者均反對目前砍去七天假的《勞基法》修法版本,民進黨在會後卻仍堅持既定修法方向,顯見公聽會的召開,只不過是在抗爭壓力下不得不為、過過場的策略。
本週立院密集進行朝野協商,先是在週三確定將「一例一休」(36條)和「砍七天假」(37條)兩項條文送交院會;週四再送交「特休假」(38條),一併進入今日院會表決。在民進黨佔國會席次絕對優勢的情況下,進入院會表決,也就等同於通過民進黨的版本。
在目前民進黨傾向的《勞基法》修法版本中:
針對週休二日,民進黨採取「一例一休」(36條),也就是其中一天其實放不到的版本。
針對國定假日,民進黨砍去七天休假(37條)。
針對特休假(38條),民進黨版本中,年資五年以上的勞工特休日數遠低於公務員,且沒有解決實務中特休假往往放不到的配套條款,砍假時「全國一致」的說詞,到這兒則變了調。
白天在立法院場外抗爭中,勞團與警方發生多次推擠衝突,其中最高峰是在中午休息時間,當時勞團正聚集在立院青島東路側側門,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欲返回立院,繞經人潮最多的青島東路側門,爆發激烈推擠衝突,柯建銘一度被人潮推倒在地,後續在優勢警力的反制與戒護下才突破人牆,由警力保護返回立院。
從柯建銘出現在青島東路側,一直到由警方戒護離開,過程大約五到十分鐘,由於人潮眾多,警力必須費力將抗議人群與柯建銘區隔開,然而,這五到十分鐘的時間,卻構成了柯建銘返回立院後大做文章的材料,聲稱「台灣民主輓歌已經響起」,而民進黨立委則給柯建銘英雄般的掌聲。同時,包含台灣社,以及台灣北、中、南、東、客社等親綠社團,也立刻迎上乘此機會「譴責勞團暴力」,帶起公共輿論一陣「反對暴力」的風潮,過去這些社團在不久前的國民黨執政時期,衝撞的衝撞、丟蛋的丟蛋,隨著政黨輪替一切彷彿船過水無痕。
今日中午休息時間時,國民黨一度佔領主席台,但經過下午朝野協商後,國民黨同意離開主席台照議事程序走。然而,稍後國民黨立委王育敏發言時,因台下民進黨立委發出聲音干擾,引發國民黨立委群情激憤,稱本來同意表決,但因民進黨太過傲慢,「連發言也不給人發言」,集體佔領發言台抗議。這時蘇嘉全出面緩頰,表示願意多給王育敏十分鐘的發言時間,但王拒絕接受,藍委群起鼓譟批評民進黨是「多數暴力」,企圖直接表決通過議案,要求將《勞基法》修正案延至下週再審。
擺不平現場的蘇嘉全,只好宣布休息十分鐘和各黨團協商,結果休息到下午五點三十分,藍委仍不肯離開發言台,蘇嘉全最後宣布因協商氣氛不佳,將延至下週二再處理。立院場外的勞團聞訊,宣布這是「所有人階段性的成果」,並且表達將繼續抗議的決心,工鬥成員盧其宏表示,「我們只能抗爭到底,並呼籲民進黨不要使用多數暴力,不要再硬幹砍假,與台灣勞工為敵」。
砍七天假案,民進黨從行政到立法各高層數度夜宴拜會資方,私下先行承諾年底前一定砍假,經歷了工人絕食、衝撞流血,以及柯建銘口中那十分鐘的所謂「民主輓歌」,才好不容易又拖延了一次院會,下週二,可以預期勞團肯定又會捲土重來,發動一樣甚至更高強度的動員抗爭。
民進黨團,究竟是否還可能懸崖勒馬,真誠進行更多的社會對話,或者依然故我執意表決通過,引發可以預見的更激烈的社會衝突,並且自斷未來三年執政的穩定性與正當性?而在國民黨執政時期那些全力支持學生抗爭,甚至鼓勵、歌頌人民使用暴力的合法性的社團與一眾公知,是否會持續採取全力護航民進黨的姿態,或改採更迂迴的方式自圓其說?歷史會記得台灣第三度政黨輪替後的社運場景。

2009年7月28日,前台灣社秘書長楊文嘉接受中評社專訪時說,2006年國務機要費案正如火如荼時,陳水扁透過同鄉會要求台灣社主辦活動挺扁;活動結束後,陳水扁在總統府小辦公室召見他,拍胸脯向他保證絕對沒有貪錢;沒想到,扁家洗錢案發生後,他對照時間發現:每次泛綠辦大型活動的時候都是陳水扁家族做「資金大挪移」的時候,他看了很震撼、心碎。楊文嘉同時抨擊,最讓他難過的是:當初為了「延續本土政權」,過去和他一樣主張本土價值的人一忍再忍,把標準一放再放,像台灣南社、台灣北社的標準低到比「阿扁之友會」還不如;這麼多人的共同理想卻染上了污點,拿台獨來說,就像是瘟神,「與陳水扁搞在一起」就等於台獨,實在很悲哀。楊文嘉說,他創立台灣北社與台灣社,主要是希望有各式各樣的社會團體在「政治、社會、經濟、傳播」4個支柱下鞏固本土理論;但隨著社運團體淪為服務民進黨的工具、以及民進黨執政時濫用社會力也掏空社會力,這些理想就不可能再繼續存在。

318後的起義市民 反被陳菊市府提告入獄?
2017-03-19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張丞賢(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眼科醫師)

三年前的今日,熱血人民不怕警棍噴水柱闖入立法院,反抗執政國民黨黑箱操作。隨著反抗日趨熱烈,這群戰士也走入綠營,奉小英為精神領袖,並在兩年後送她入總統府。
這群綠營的死忠追隨者,秉持反黑箱作業的精神,試圖與高雄執政近十年的陳菊抗議,希望公開公平讓市民討論公共議題。不料,雖同為綠營,卻同樣遭執政者毒手。
伐木富商的後代為了彰顯祖先的功業,指定在高雄市中央公園的一片茂密林地蓋館紀念先人,並給市府經營為圖書館。如此爭議的決定竟然是市府與富商私下決定,並拉進該里的20名里長簽名背書。對此市民當然有話要說,可以公民論壇,可以公投,只要公開公平討論。
得不到市府的適當回應,市民靜坐市府前期待負責官員對談,無奈連續五週每日靜坐仍得不到回應,最後得到的是被警力驅除。在對峙中,一位護樹志工因為憤怒而自言一句不雅的英文"fuck",市府1999主任及警察竟對號入座指稱此志工辱罵他們,立刻予以逮捕。最後是警訊後上手銬,送地檢署。
此志工是318的活躍份子,並有多張與小英總統合照,甚至陳菊也在場並一同入照。如此忠實的追隨者,只因為想要表達意見,想要對談,竟然被他曾支持的陳菊來凌遲逮捕及最後判刑入獄!
縱使最後上訴庭上,法官通情達理,同理他當時處境,請他向當時派出所道歉來緩和警民誤解,結果最後宣判竟然意外的還是維持原來入監60天。如此追殺自己陣營的追隨者,讓人不禁唏噓:沒有永遠的同志,而人民卻是弱勢無權的犧牲者。
政治無情,追隨者跟著起舞,卻不知上頭政治人物在演什麼戲碼。今日蠱惑群眾反抗黑箱,明日卻自己黑箱做政治決定,反而是同樣來質疑的百姓遭殃被修理。在此318週年紀念日,為所有天真的人民提出警告:要放大眼睛檢視所有政治明星,不能讓虛假的外表騙取你付出支持。

變做「台灣」國民黨了後
2007.12. 《TGB通訊》第099期 作者:Kaut(左派台獨人士林長昇)

蘇貞昌在「世界台商長昌之友會」表示:歷經2000、2004年大選,泛藍都不放棄中國統一路線,所以一定要讓2008成為統派的最後一戰,這樣「中國」國民黨選後就會變成「台灣」 國民黨。
姑且不論中國國民黨選後為什麼一定會變成台灣國民黨,即使變成台灣國民黨之後呢?這兩黨的本質難道會有所改變,從此不和財團、黑道、地方派系掛鉤,攜手合作共建美麗的福爾摩沙共和國?
老實說,我們從民進黨編列的一億六千萬競選預算就知道,這是一場平民老百姓都玩不起的遊戲。若不是背後有巨大利益集團的支持,這樣的選舉經費誰拿得出來呢?既然兩黨的本質都相同,那麼這次選舉又有何意義呢?
有一些獨派的朋友會說:2008如果被馬英九拿去了,那麼第二天五星旗就會插滿台灣的土地上。對此我不禁感到好笑:如果連保衛自己國土的決心都沒有,只想靠一張選票解決一切事情,那麼請別自稱自己是獨派。我個人覺得:投機派較適合這些人或團體。
從前台灣民亂時,百姓們總會在家裡放著兩種旗幟:一種是政府軍的,另一種則是反抗軍的,到時候再看輸贏插旗幟。我想:這也是現今很多台灣人心中的想法吧!雖然知道要愛台灣,要台灣更好,可是卻沒有更進一步的決心和勇氣。
我在想:假如有一天,台灣每個人都準備兩副棺材,一副自己用,一副裝敵人的屍體,那麼台灣就會建國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