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喬

詩人、差事劇團團長。

文章列表

2017/11/04
  • 公共論壇
人在四川德陽,一個不是很顯眼的城市。飛機抵達成都機場後,還得一個鐘頭的出租車程,才能抵達。
2017/04/04
  • 公共論壇
劇場是當下的藝術。當下,在戲劇表現中,可以說成是時間對空間的置入,又或說介入。然則,因為空間在劇場中是較為固態化的(當然,環境劇場就較為不受此拘限);因此,時間藉此發揮了得以轉化空間的巨大功能。
2017/02/20
  • 公共論壇
立春前的北京,冬寒。我與劇場的助理綱塏,來到北京八寶山的追思堂,在映真先生靈位前行禮。同行的還有「新工人藝術團」的孫恆與呂途。
2016/10/13
  • 公共論壇
革命者在面對革命工作時的種種思想功課,到底如何在生命體驗中,具體展現深入底層民眾生活,進而開展階級翻轉的實踐,是新版書頁中較具深刻價值的所在。這也說明了,一部白色恐怖時期地下黨人的身體敘事劇場,...
2016/09/06
  • 公共論壇
這一次長達5個月的戲劇工作坊,恰是一趟對話的旅程。亦即,一個個被權力關係的軌範所征服的身體,到底如何去隱藏又顯現自身的不安與騷動呢?如果,沒有這樣的一種機會,讓被囚禁的青春用身體與社會對話,...
2016/03/10
  • 公共論壇
1990年代初期,因為藍博洲的引介,剛開始展開民眾戲劇之旅的我,經常與蔣碧玉女士往來(那時,我們都稱她蔣媽媽)。那是《幌馬車之歌》登在《人間雜誌》後,歷經雜誌因不堪虧損而停刊後的幾年。
2016/02/14
  • 公共論壇
相當關鍵性的一件事情是:劇場作為一種文化行動,一方面須與現實的抗爭同聲進擊;卻更要保有文化做為表現的主體性。因此,有了《台西村的故事》作為《返鄉的進擊》。這樣的進擊,是劇場人與民眾相遇時,...
2015/12/07
  • 公共論壇
如果,我們說,紀錄電影的美學建構在鏡頭所直面的對象體的話。《我的詩篇》的主體,就是影片中這被拍攝的六位農民工詩人,以及非常重要的,這詩人群背後廣大的、在現今全球化語境下被編入世界底層的中國農民工們。...
2014/12/28
  • 公共論壇
如同知名藝術評論者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所說,照片不能取代知性的工作,但能協助我們踏上此途。可以說,這項展覽便是依循著這樣的軌跡,將〈南風〉攝影作品,結合記錄片的一項展示。其目的,...
2012/12/16
  • 中國時報
2012-12-16 00:55 新聞速報【鍾喬/文】